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38章 将警察关进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还提醒对方道:如果这个小年轻真是处级干部的话不是大人物的子弟就是立有特殊的功劳绝对是一个不可轻视的人物怎么可能是他们三个人孤零零地在外面走没有一个jing卫?怎么可能在那种小破地方住宿?他们拿着介绍信哪个地方zheng fu不会热情地接待他们?

    得到派出所所长的提醒对方深以为然。

    殊不知郭拙诚这次出行本来就是作秀就是做给其他领导看的显示他不骄不躁。他就是以轻车简从来展示他的平常心以显示他虽然年纪轻轻爬高位但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搞特殊化。

    而且这次落宿小村镇完全是因为突然大雨路况实在太差大量消耗汽油不说还根本跑不起来无奈之下只能在这里临时住一晚准备等明天天晴后再出发。郭拙诚心里压根就没有去麻烦地方zheng fu的意思。

    镇招待所、县委招待所、地委招待所郭拙诚他们都住烦了年轻的他们想尝尝草原不同的风味想吃一吃城里吃不到的牧民食物开始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哪里会想到发生这种事?

    当然派出所所长误解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的分析不能说没有道理。

    在现场的派出所所长就这么误解了接听电话的那个领导被派出所所长误导后更是误解了这个领导也断定郭拙诚官不大。他的权势不足为虑。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命运就这么决定了。

    因为他断定郭拙诚不足为虑的时候再一瞬间就决定了他要为许举振报仇他看见侄儿被打得那么惨脸部被烧得皮开肉绽特别是听到侄儿痛苦的惨嚎他的心快爆炸了:这不仅仅是侄儿受伤更是在他这个堂堂县长的脸更是挑战他在这个苑同县二把手的权威是可忍孰不可忍!

    县长沉默了一会后声音低沉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挂了电话。

    所长放下了电话后回过头对着手下怒道:“看什么看?你们怎么一下就变傻了变得比怀孕的女人还小心了?给老子拿出血xing来只要不死人出了事老子兜着大不了老子亲自到京城去道歉到京城接受处分干活去!”

    就在手下还在犹豫的时候。派出所所长冷笑道:“你怎么这么蠢?也不好好想想人家最大也不过是科级干部能比县长大?能比地区专员大?真有什么麻烦也就是写几封检讨书而已老子保你在其他地方吃香的喝辣的保你当副所长!滚!给他们都暗地里打一个招呼。好好招待他们!如果想不出一点自保的办法你几十年算是白活了。滚!”

    习惯了领导训斥的手下一下子就心领神会了:自保的办法?有!就是不把对方的情况问得太清楚先打了再说这叫不知罪不怪罪。如果首先把对方的情况搞得一清二楚了反而无法给对方下马威。那样的话。怎么为级报仇?怎么替许举振他们出气?说不定把所有情况搞清楚了还要好酒好菜地招待他们那不是了三位大爷回来了吗?

    派出所所长见得手下眉飞se舞知道这家伙想到了招数笑着踹了对方的屁股一下说道:“给老子记住了。县官不如现管。”

    这个jing察先通知了其他jing察好好“招待”闫宇和刘伟轩然后才回到郭拙诚所在的审讯室。当他进来时外面已经开始了**的摧残。只是因为派出所的隔音效果好郭拙诚和另外的两个jing察没有听见。他们还在按正常的程序在询问和记录。

    这个jing察不急不慢地走到郭拙诚后面突然抽出jing棍狠狠地朝郭拙诚打出。那个正在询问的jing察眼睛一下瞪得圆圆的不知道同伴为什么突然发飙。

    郭拙诚开始没有注意以为自己平平安安到达派出所。这里的jing察也没有什么过分虽然被jing察询问感到有点憋屈但这是人家的职责只要他们严格按照程序来他也不准备做什么只等离开这里后找地方zheng fu反映一下张晓峰父子的事情希望法院能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判决这对父子。

    在他想来没有说出自己工作单位和职位的时候人家jing察都没有动武现在说出了工作单位和职务他们最多是怀疑一下最多会花一点时间查证肯定不会动粗。

    他之所以愿意跟着jing察来这里是因为他知道出了殴打火烧五个混混的事后他们三人不可能继续安安静静地呆那个小镇了即使jing察不去那些牧民和周围的居民也不会让他们安生肯定会又好奇又害怕地询问他们会猜测他们是什么人会四处宣扬他们是如何厉害如何有后台……这反而会破坏他之前出发时所希望的低调计划反而变成了高调反而会让某些有心人故意微服私访故意在下面当包青天捞取名声。

    另外郭拙诚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在派出所这里为吉普车灌满油。只要灌满了油明天就是路很烂车速不快也可以走。

    本来不想惊动其他人本来想低调又低调的他只能随势而为没有必要再装逼:公开身份就公开身份。

    可他实在没有想到人家为了出气而不想让他马公开身份要先打他一顿再说。

    至于今后的善后工作这些家伙并不在乎如果郭拙诚真的是国家科级干部甚至处级干部到时候就拿几个小角se顶包就是。只要他们不出面郭拙诚就算是处级干部、厅级干部又能怎么样?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

    这个刚走进来的jing察突然暴起等到郭拙诚听到身后的风声不对等到对面的jing察一副惊讶的表情郭拙诚这才凝神定气迅速转头并快速起身。

    但对方的动作太快加郭拙诚终究迟缓了一步而且这个jing察明显也是练武之人这一下没有完全躲避开jing棍砸在他的胳膊发出一声闷响。

    jing棍更多的力量砸在了郭拙诚坐的铁椅声音又响又脆。

    郭拙诚没有问为什么而是顺手就是一拳重重地击在施暴者的脸一股鲜血和几颗门牙一起迸飞起来发出一声惨叫。

    这家伙连退三步才站稳咬牙切齿地大喊道:“他们是特务!快拿下!”

    “特务?”不但两个jing察惊呆了连郭拙诚也被这个名词气得说不出话来:“草!你狗ri的想象力真强啊。竟然给老子安下特务的帽子牛!”

    两个jing察一听立马跳了起来奋不顾身地朝郭拙诚扑去。

    嗵嗵几声闷响三条汉子一齐软倒在地。

    郭拙诚摸了一下被打肿的胳膊好整以暇地走出审讯室。

    站在走廊里听了一下大步朝前面不远处的房间走去猛地一脚踹开房门怒火中烧的他冲进去两手同时化掌为刀将两个正在施暴的jing察给砍倒在地将趴在地的刘伟轩扯起来。

    “没事?”郭拙诚下检查了一遍虽然脑袋和腿出血但没有什么大碍。

    虽然伤不重但知识分子出身的他还是受不了剧痛一边抽着冷气一边说道:“哎呦嘶——太无法无天了动手就打人这还是jing察吗?这……”

    郭拙诚现在可没时间听他诉苦说道:“跟我来!”

    然后快速地离开了这个房间。走了几步听到另一个房间里有打架声和惨叫声郭拙诚又是一脚踹开房门将两个目瞪口呆的jing察拳倒在地。

    闫宇的表现比刘伟轩的镇定些擦完嘴角的血对着两个弯腰痛成虾米状的jing察就是两脚然后对郭拙诚说道:“是他们所长通知下来的说是要给我们教训说是看看我们这些外地人还敢在这里乱伸手不。”

    郭拙诚不用想都知道这里的jing察肯定是收到了命令否则他们不可能这么干。

    他一手抓着一个jing察如拖死狗似的拖到刚才自己讯问的房间因为只有这里才有铁椅子、铁窗、铁门可以临时将他们关起来。

    刚才被打倒的三个家伙还没有苏醒等郭拙诚将另外四个jing察扔进来后这些家伙才眼睁睁地看着郭拙诚将他们扔到一起码起来。

    正要叫喊郭拙诚又是一人一掌刀几个家伙又翻了一下白眼再次昏迷。

    这次刘伟轩也缓过气给这些jing察一人几脚总算出了心中的闷气。

    将这些jing察收拾后郭拙诚这才朝所长办公室走去。

    进去的时候所长正在打电话:“许县长你放心这些小事我一定能办妥的。听说他们是三机部的工作人员即使他们私人没有钱他们单位有我一定会让他们掏出钱来。是我知道我知道县长您不会在乎这点钱主要给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记住有些人是不能随便能动的。

    我会让周围所有的人记住这一天。您放心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与你无关将来真有什么麻烦我一人担当大不了我到京城去赔礼道歉。我就不信面的人不讲理打了人烧伤了人难道就无能逍遥法外?古代还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呢?……”

    (感谢邻近美眉、chufa2、1l9g11hua、书虫盐如鱼、四知堂先生、冯涛7779的月票)(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