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22章 怒骂部长

    郭拙诚继续笑着说道:“可现在是在和平环境下的单位工作,同志们都要吃要喝,都要养家糊口,仅仅靠讲奉献,仅仅靠理想和纪律是不行的,根本行不通的。对于这一点,我想你许部长也好,我也好,大家都有切身体会。我们搞了这么多年军工,而军工企业都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说明我们以前的做错了,即使不能算错,至少可以说是不对,很有改革的必要。许部长,难道我们还要让军工厂继续这么拖下去,一直拖到死吗?

    我们讲奉献不是说干部职工不要享受,而是要干部职工不推诿,要勇于承担责任,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敢于创新、敢于拍板,这才是新时代的奉献。我不希望他们喝着清水,空着肚子,忍着病痛咬着牙关忘我的工作。那样的话,效率不高,从长远来讲,对他个人对我们单位对我们国家都是有害的。有了病就要治,没有吃饱就要先吃饱。没有房子住就会睡不好,工作起来就没有力气。

    所以,我近期的目标就是要让我手下的所有干部职工吃好、喝好、住好,让他们有高的工资、高的奖励,让他们走出去有自豪感,我要让我们的单位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自然而然地,他们对我们的单位和从事的事业会产生归属感和真诚度。因为我们是高科技单位,他们就应该得到享受,应该得到尊敬,应该过上幸福的ri子。”

    许部长想不到自己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引出郭拙诚这么多话来,而且丝毫不给自己留面子,好像自己专门来跟他作对似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怒火。

    郭拙诚之所以一口气说这么多。是因为他早就看不惯这些人。不知道是因为权力架空了声有怨气,还是因为昔ri的那些臭(老)九的工资收入现在比他们的高了,让他们不忿。还是因为嫉妒,嫉妒自己到任后经济效益一天天狂飙,昔ri穷得咣当响的单位。现在一下就有钱了,人们只要稍微一比较,就能看出他们的无能,肯定就有人说他们的闲话。

    这些老人一直对郭拙诚有怨言,时不时说郭拙诚几句,什么太年轻不稳重,什么思想境界太落后,一门心思钻进钱眼里,什么只知道享受。把过去吃苦耐劳的事情都往了,什么只知道搞金钱挂帅……

    单位的人现在越来越不鸟他们,下面军工厂的领导来都不怎么理睬他们。看见了他们最多打一个招呼。喊一声老领导,如果没有看见。他们干脆就没有这么一回事,既不去问候看望,更没有人去汇报,彻底地讲他们甩到了一边,让他们牙齿恨得痒痒的。

    开始的时候,郭拙诚遇见他们还主动打招呼,遇到他们有什么意见,很耐心地跟他们讲解,征求他们的意见。可是,这些人不断倚老卖老,完全一副稳坐钓鱼台等待郭拙诚上门请罪的样子,郭拙诚几次努力失败后,也心烦了,干脆眼不见为净。

    今天许部长亲自上门,又摆出一副老领导家训小辈的模样,郭拙诚干脆就与他长篇大论地辩论起来,先把这个老头的优越感打掉再说。

    许部长不悦地说道:“小郭,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搞资本主义,这是培养新的贵族,培养新的地主资本家。你不会不知道,如果按你的政策了,有的人一年就能有一万多元的收入。这简直就是西方国家那一套。”

    郭拙诚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许部长,我现在问你,我们党的宗旨是什么?”

    许部长说道:“你什么意思?你在考我吗?”

    郭拙诚说道:“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什么叫为人民服务,那就是让人民过得好,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我现在让他们多得一些有什么不行?怎么就与资本主义扯上关系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分配原则是多劳多得,人家可是付出了对应的汗水才得到这些的。请问许部长,我违反了哪一条法律、法规?”

    许部长怒道:“你这是弯曲,这是诡辩。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对所有人民,不是只指少数几个人,不是你看重的几个知识分子,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包括广大的工人、农民。我问你,全国的工人和农民都有这么高的收入吗?”

    郭拙诚笑道:“您这是为难我了,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既然组织上安排我管理这少数的人,我就为这少数的人负责。如果组织上让我管理一个县的人,我就为一个县的老百姓生活负责,让我管理一个省的人,我就为一个省的人负责。当然,如果谁让我当国家主席,我就为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负责。

    甚至如果各国zheng fu联合起来让我当联合国主席,我就为所有地球人cao心,您说呢?现在如果我替全国人民cao心,有人肯定会说我是野心家,是yin谋家,再说,我的能力也有限,现在管理这点人马都很吃力,哪里还能管那么多人?”

    许部长噌地一声站起来,说道:“你什么意思?你在调侃领导,在调侃老同志老革命吗?”

    郭拙诚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是在回答你刚才提出的问题,只是说明我不是在培养贵族老爷。”

    许部长说道:“你完全可以把多余的钱交给国家,现在国家都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你现在给他们这么高的工资,纯粹是拿国家的钱收买人心!你这是搞小团体,搞山头主义!”

    郭拙诚说道:“许部长,您这是压高帽子啊,您把这么多高帽子压下来,您就不担心我的脖子被压断?我现在不知道您是因为怒火攻心失去判断力,还是因为眼界本来就不宽广,我现在把钱用在改进我们的军事技术,让我们的军工生产更多更好的产品,不也是最需要钱的时候?国防,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国家的重中之重,只是在其内部有所偏重而已。

    我相信你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如果你现在还在全面地管三机部,当军工厂奄奄一息的时候,我想你绝对会不断地向上级要钱、向组织要钱、向国家要钱。这是必然的,也是正当的,我理解也认同。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赚钱了,能够自保了,你就要我把钱奉献出去呢?你这不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吗?

    再说公平,这个世界有完全的公平吗?你说我下发的工资多了,是在搞山头主义,是在拉拢人心,而我要说,我是尊重知识分子,尊重人才。我问你,我们中国人难道天生就比西方人贱,比西方人不值钱吗?人家一个月的收入就是几万美元,我们的专家一年收入一万人民币算什么?我们的专家真的就不值得过几天好ri子吗?

    我现在向许部长表示一下决心,我决心让我们的专家跟西方国家的专家一样:他们有的我们的专家也有,他们能住洋楼,能开汽车,能到处旅游,我们的专家也能有这些。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您年龄不小了,再生气很可能出现脑溢血、脑中风什么的,平静!平静!

    您也不用多想,我现在只和你讨论一下公平。就算按你本人的收入来,你又能做到公平吗?你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是三百多元,而普通工人呢,才三十几元,你什么时候说过你只领三十几元过?好,就算你说过,你只领三十几元的工资,那你知道广大农民的收入不?我告诉你,农民一年的收入不到十元。你能把你领到的三十几元送给农民不?让你的生活和他们一样不?

    不能!不是你自私,也不是你舍不得送,是因为谁也不会这么做,因为大家都拿的心平气和,都拿的理所当然,你真要送了,人家会说你是傻子,是图表现。所以说,所谓的公平都是相对的,绝对不可能实现的,我们最多是最大的努力把这种贫富差距缩小一点而已。现在您指责我,可以说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许部长气得胡子翘了起来,愤怒地说道:“你这是污蔑,你这是强词夺理!我说了不让你提高他们的待遇吗?我只是说不能让他们拿太高的工资,这样影响不好,我是在帮助你,我是在减小三机部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

    郭拙诚笑了,说道:“许部长,你多虑了。首先,我谢谢你的好意。其次,我要说的是你白cao心了,我所做的事没有什么不良影响,反而可以说是好的影响。我不只是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专家能一年赚一万元,我要让大家知道只要工作出se,成绩突出,我一年可以给他五万、十万,甚至五十万,一百万元都可以,还可以是美元,如果真的能让我们的战斗机成为世界一流的战斗机,我们的坦克能够成为世界一流的坦克,我可以做主给他一百万美元,一千万美元!”

    (感谢青火)、700926、yitinghualin、磐石的月票,感谢tw101620的评价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