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21章 部长兴师问罪

    牟小牛掌握了这些情况,知道哪里的物价高需求大,哪里的物资价格低市场相对充裕,他就能大笔大笔地赚钱利润

    虽然现在全国到处都缺乏物资、缺乏商品,但依然有更缺乏、更需求的物资和更渴望物资的地方,只要将相当充盈、价格相对低的地方将商品运到那些更需要的地方,这就是大把大把的钞票。更何况现在铁路运输极端紧张,如果能找到一个办法解决运输问题,想不赚钱都难。

    铁路运输紧张的问题前世一直没有解决,特别是2000年之前,铁路部门被称之为铁老大,管车皮的领导绝对是一个只可仰视的存在。

    如果一个人能搞到车皮指标,他身边立马会聚集一大批的人,都会争先恐后地送礼巴结你把车皮让给他装货,价格绝对好商量。

    如果想办物流,首先就要购买一批卡车、一批重卡,以重型卡车来进行长途运输。当然,私人组建大型运输公司还有一些政策上的麻烦,但郭拙诚相信只要现在就动手,在别人还在试探zhong yang的政策是真还是假的时候就申请,就以大手笔投资,国家为了显示自己的决心和态度,肯定会给牟小牛开绿灯。

    其实,郭拙诚知道这个时代赚钱的行当还有很多,还有很多比这个来钱更快、更多的,但郭拙诚从前世就在心里对交通运输部门的服务质量颇有微词,一直觉得他们太高高在上了。他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来提高他们的竞争意识,改变他们老子天下第一的思想。同时,他更知道交通的方便对国家经济的发展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物资流通、人才技术、资金是现代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在自己赚钱的同时。能服务更多的企业。让更多的企业发财,何乐而不为呢?

    跟杰克说完让牟小牛的公司全面代理游戏机在中国的业务后,郭拙诚又请杰克安排人员替牟小牛他们购买重型卡车。

    杰克对郭拙诚的安排没有任何抵触。很快答应他们可以帮忙,让布鲁斯家族抽出jing干的采购人员协助牟小牛。他向郭拙诚保证,他的人将借助美国物流公司的经验。帮助牟小牛建立一家具备现代化管理制度的物流公司。

    想到牟小牛将管理一家遍布全国主要城市的物流公司,同时又管理一家遍布全国主要城市的大宾馆、大酒店,郭拙诚自己都有点心动了,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到底有多少钱,一年的收入到底有多少?

    他心里笑道:“真可以说富可敌国?呵呵。”

    送走了杰克,郭拙诚这才正式处理积压下来的工作。

    第二天一早,郭拙诚刚刚上班,一个老年人走进了郭拙诚的办公室。

    郭拙诚抬头一看,连忙热情地招呼道:“许部长。你好。快请坐,请坐。”

    他一边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一边思考着这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许部长是三机部的正部长。可是因为郭拙诚插进来。成立了这个不伦不类的什么工业协调办公室,几下扒拉将三机部的工作扒拉了过来。一下就把这个部长架空了,看似是正部长,可实际上成了一个几乎坐在办公室养老的人。

    如果是后世,他这个年纪的人早该退休回家带孙子去了。可是,现在还没有实现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不但部级以上的干部有七十多岁、八十多岁的,就是厅局级干部也有年迈力衰的人。

    这些人几乎全是清一se的老革命,一个个资历老革命时间长,不但他们自己认为自己该呆在领导岗位上,就是其他人也觉得应该:革命了一辈子,总不能因为年纪大就把他们赶走?

    到了正部级,七十岁的人还被那些更老的人称为年轻人,zhong yang的大佬看见他们,还时不时小曹、小王、小李地喊,招呼的大佬觉得很正常,被招呼的人也觉得理所当然,甚至还希望大佬们喊他们为小曹、小王、小李,这不暗示着他们还能继续在领导岗位干下去吗?

    被架空的许部长自然有一肚子的火,但无奈被组织喊出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又得到了严厉的jing告,也得到了不少承诺,这才对篡权的郭拙诚睁一眼闭一只眼。同时,他心里也在想:“我看你这个小年轻能玩出什么花样?我就不信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能干出什么大事来,我就不信你能把要死不活的三机部带出困境。”

    但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个小年轻一下让三机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奄奄一息嗷嗷待哺的垂死病人,一下变成了生机勃勃的年轻人,而且还有钱帮助其他领域的军工企业,还有钱交给国家,而且是一大笔一大笔的外汇。每一笔数字都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资金的单位都是千万、亿!

    现在三机部的人走出去,人家都是笑脸相迎,一个个走过来说好话套近乎。试想三机部何曾如此辉煌过?

    如果说三机部如此发财得益于两伊战争的爆发,即使没有郭拙诚,国家也能从这次战争中赚不少钱,只是不能事先布局,赚不了这么从容,也无法获得如此高的利润,那么,三机部的机构改革就更让许部长差点掉了下巴:太牛了!

    自从郭拙诚执行科研队伍三三制,特别是大笔的资金砸下去之后,整个三机部的科研人员完全变了一个样,一个个成了钻研科技的疯子,过去懒散、吊儿郎当的人都不见了,以前那些混ri子的人都被组合下去,那些以前趾高气扬、只知道骂这个训那个的干部都被踢出了科研队伍,因为他们不需要这种人,他们只需要能做事的。只有做出了成绩,他们的团队才有巨额奖金拿,才能被赞扬被夸奖。如果连续三次拿出的成果都比别人差,这个科研小组不但没有奖金,还可能面临解散。谁不着急?谁敢不用心?

    现在坦克的改进就立竿见影,前年为了在坦克里装空调,又是讨论又是研究又是评估又是设计又是试制,搞了快一年,结果还是没搞好。可是现在,在坦克里按照无线电设备,安装夜视仪,安装红外探照灯,改进火控系统等等,都不比安装一台空调容易,但只有短短的两个月就拿出了样车,而且方案一个比一个好,做出的产品一个比一个牛。

    看到这些变化,许部长等老同志不得不闭上嘴巴,继续冷眼观察、继续冷眼等待,虽然越等心越慌,越等心里越没底,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之所以心慌,之所以心里没底,是因为他们感到自己的年纪来了,一天比一天老去,如果再等上三年五年的,还不到阎王老爷那里去报到了?

    几个老同志坐在一起一嘀咕,还真给他们嘀咕出一些道道来了。

    这不,今天许部长就信心十足地来到了郭拙诚的办公室,准备来这里刷存在。

    许部长进来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手接过郭拙诚从闫宇手里拿过来的茶水,说道:“小郭啊,今天我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不会嫌我老家伙啰嗦?”

    郭拙诚心里是有点嫌,但脸上却笑着,说道:“许部长,你太客气了,我怎么可能嫌啰嗦呢。我是小年轻,最希望的就是老同志的传帮带,这样我才能少犯错误。您许老将军经验足、政策xing强,我正要找您取经呢。”

    郭拙诚猜想着老头今天来干什么,一边嘴里敷衍着。

    老头得意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还是很尊重老领导的,那我就直说了。小郭,你来之后,我们三机部的变化还是有目共睹的,总的来说还是表现不错。但是,我觉得你的搞法有点不对,太过重强调物质忽视了jing神。

    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我们在战争年代是怎么过来的吗?那时候没有工资、没有个人的财产,没有物质奖励,我们一样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一样打败了ri本侵略者,打败了老蒋反(动)派。你现在这么弄,把物质和享受摆到了第一位,将来的革命工作还怎么干?难道将来万一没钱了,我们就不干了?伊拉克和伊朗的战争不可能打一辈子?”

    郭拙诚笑着说道:“许部长,干革命工作与拿报酬并不矛盾啊。战争的时候没有条件讲物质享受,我们自然就只能讲奉献讲纪律,讲深仇大恨讲国家的尊严民族的气节,可是现在有了条件进行一些物质享受,我们当然就要享受一些,更何况这种享受能促进工作的开展。

    您先别生气,我也上过战场。我在越南战场上也打了接近一个月的仗,在战场上我们就没有哪一个人讲什么物质享受,因为那根本不可能。就是给战士发一堆钞票、送几斤肉,他也带不了。在选择子弹和钞票的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愿意选择子弹。因为子弟可以保命,钞票在战场上只是废纸。”

    (感谢无聊ing、我想20的月票,感谢y19931的评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