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94章 提前试验

    郭拙诚没有其他本事,但他现在手头有的是钱、有的是权。

    有钱,他能购买风洞实验室所需要的设备、材料,能让科研人员安心而愉快的工作。

    有权,他能从全国各地调集这方面的专家过来,只要听说谁的名气大、经验足、发表过相关论文,郭拙诚就让人送上借调函、飞机票、出差补贴、专家经费过去,让他们立即赶到川昌省来进行大会战。

    有权有钱,他还能敦促国家有关部门购买外国高端设备、尖端设备,可以组织与国外同行的技术交流。

    郭拙诚的行为并没有让这里的专家和领导感到厌烦,更没有人觉得他是瞎指挥,甚至有专家崇拜他,因为他到了研究所后,利用一切可以挤出来的空余时间认真学习,不断向一些专家求教,在两周之后,他竟然画出了一张具有超前技术的战斗机外形图,其流线型的外表,科学的外观布局折服了不少航空专家。有人感叹郭拙诚真是天才,短短这么点时间里就画出了如此超前的图纸。

    看着专家们一个露出钦佩的眼神,郭拙诚心里很不好意思:因为他画出的外形图根本就是前世司空见惯了的歼十外形图,也是这个研究所前世研发出来的闻名世界的著名战机,这张图他可是真正的盗用。

    飞机整个机体外形呈双三角形布局,前面一个两个鸭翼和机体组成小三角形,后面的大机翼和机体组成一个大三角形。加上长水滴形驾驶舱,在这个时代看来很科幻。

    很可惜的是,郭拙诚不记得具体的数据,只知道一个大概,只知道长宽高的大数据,否则的话,他可以直接画出外形的设计图而不是直观图。

    虽然郭拙诚的行为很让人惊讶,但科技天才云集、技术jing英密集的研究所并没有人怀疑郭拙诚是先知先觉,而是只认为他充满了幻想,很有创意。

    自从郭拙诚提出要高鸭翼三角形布局后,研究所的人就开始到处搜寻这方面的资料,很快他们发现国家上早有这种设计的理论探讨,早有不少人发表了相关论文,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瑞典saab公司,他们已经有了成型的飞机,而且中国自己竟然也有人在前几年进行过类似研究,竟然也有人发表了相关技术论文。

    他们如获珍宝地将相关资料收集起来,大家一起潜心研究。

    郭拙诚来到这里后,也看到了这些资料,所以当他画出这张图纸后,人们并不觉得这张图纸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大家只是表示了一下钦佩而已。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反对或者质疑郭拙诚的“发明”。

    当图纸提请专家们讨论后,一个从沪海市借调过来的专家吴越泽就公开反对,他说道:“鸭翼三角形布局根本是一种落后的技术,美国曾经开发和研究过,但被他们放弃了。因为这种鸭式飞机有三大缺点:首先,前翼对主翼存在着强烈的下洗,使主翼升力降低。尽管前翼的升力是正的,弥补了部分升力损失,但配平时的总升力不见得比后尾式的升力高多少,效果也不见得有明显改善。

    其次,鸭式布局配平问题不好解决。一般情况下。鸭翼的负荷要比尾翼大,往往为尾翼的三到四倍。因为把鸭翼放到前面,全机焦点随之前移,重心也需向前调整。这样鸭翼离重心的位置近,力臂短,使它的配平能力受到限制。再加上主翼对前翼有上洗,在大迎角时前翼容易先失速。这对起飞着陆和大迎角机动来说是不利的。

    第三个缺点就是由于脱体涡在主翼面上的生成、发展、破裂和漂移,它们对飞机的升力和纵横向的力矩特xing影响很大,使得纵向力矩曲线出现极严重的非线xing化,并导致了飞机的cao稳品质变差。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常规鸭式布局飞机不得不增大飞机的安定度,以求得纵向力矩曲线变得较直。这样一来,飞机的配平阻力增大,前翼的配平能力减小,导致飞机的机动xing和起降xing能变差。

    正因为鸭式飞机有这么多问题,所以自从瑞典开发出这种飞机后,美国就没有效仿,根本就不朝这个方向努力。

    如果我们不追求国际先进技术,只尝试这些技术,我们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是可行的,我们可以慢慢来。但如果我们要追赶世界先进技术,我的目的是为了跻身世界前列,那我们的目光就应该落在美国的战斗机上,朝美国的技术看齐。

    现在美国追求的是先敌发现和隐身,无论是先敌发现还是隐身都是为了更有效的打击敌人保护自己。我认为,这才是我们今后研究的方向。”

    郭拙诚听了吴越泽的话,有点傻眼了,因为他是航空技术盲,听他说得如此专业,如此振振有辞,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驳。他心里甚至在想:“早知道这家伙会唱反调,当时不借调他来就好了。……,好像,好像这家伙对气体布局研究很专业,还真不能赶走他。”

    正在他难堪不知道如何回击的时候,这个研究所的副所长晋苑博说道:“吴教授,你说美国放弃了鸭式布局?我认为这种说法还为时尚早。相反,他们也正在积极研究和不断改进这种布局。他们之所以没有全力以赴进行研究,是因为美国在发动机技术上很发达,他们是世界上最不愁飞机发动机推力的,因而没必要在气动上斤斤计较。

    众所周知,在飞机上获得越大的气动收益,就有越大的控制难度和风险。美国现役的f15鹰式战斗机就是典型,仅仅靠低翼载荷和高推力机动xing就获得了很好的xing能。f15依靠其强劲的发动机而获得了极高的推重比,其数值超过了1,而单位翼载荷则很低,使得f-15既便是在高速转弯的时候也并不会丧失速度。

    而我国的发动机技术相对落后,如果我们过分地追求高级,过分地依赖发动机,那我们根本无法跟上世界先进战斗机的步伐。鸭式布局固然有控制难度大的风险,有配平困难的风险,但也不是不可以克服。瑞典专家在这方面就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他们采取近距耦合鸭式布局,利用前后翼间脱体涡的有利干扰实现了高升力。”

    因为大家都是进行的技术探讨,吴越泽听了晋苑博的话倒也没有生气,说道:“如果我们将来的发动机技术取得了大的进步呢?难道我们就重新再开发?”

    郭拙诚肯定地说道:“当然。有什么样的食材就做什么样的菜。如果我们有了强劲的发动机,我们就研制相对应的战斗机。我不认为鸭式布局那三大缺点不能克服。”

    郭拙诚对航空技术不懂,但他知道鸭式布局在前世也不是落后的技术。

    另外一个专家说道:“今后的情况怎么样,今后再说,我们只要求我们新设计的飞机比现在的歼七、歼八强就行。我建议现在我们一边对这个外形进行风动实验,我们一边寻找合适的机载雷达和航电设备。国家在经济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给了我们这么多资金,又给予我们这么多支持,我们若设计不出一个xing能优良的新机型实在说不过去。”

    吴越泽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保留我的意见。但我主动请求负责整架飞机的外形气动布局设计。我这次从沪海市过来,就是冲这个来的。说真的,我很欣赏郭主任画出的这个外形的战斗机,但愿我们国家在鸭式布局方面走在其他国家的前列。”

    在设计飞机气动模型、准备进行相关风洞试验时,郭拙诚又有点固执地建议飞机模型按照整长十六点四米、翼展宽九点七米、高五点四米、机重八点八吨来设计。

    当然,他还是说了第一次按这个数据来设计制造模型,至于今后则根据专家自己的设计来进行。

    对于郭拙诚的又一次固执,专家们都默认了,虽然他们不知道郭拙诚说出的数字基本就是前世歼十飞机的外形参数。

    看到这个研究所在自己的“逼迫”下提前开始第三代战斗机的研制,减少了很多无序的摸索,郭拙诚很得意:前世的歼十飞机本来就是你们这些人发明出来的,我给了你们这么多提示,我就不信你们不能提前发明出来。

    飞机的事情忙完后,郭拙诚离开了这个研究所。他先到了川昌省的省城看望爷爷nainai和姐姐,然后又去了伯伯家。

    在有心人的运作下,现在他的伯伯从工厂调出来成了县里的领导,他的儿子在工厂也被提了干,担任车间副主任。

    郭家的ri子真可谓蒸蒸ri上。

    在爷爷家里呆了两天,郭拙诚又到了水甸县,会见熊端阳、夏国荣等以前的朋友。

    熊端阳这个昔ri的混混现在已经荣任县公安局局长,夏国荣这个昔ri的农村壮汉,现在也成了派出所所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