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75章 与副总理的争执

    虞罡秋摇头道:“这么一来反而更复杂了,我们国内企业对技术使用基本都是无偿的,你只承诺整体价格增加一倍,但如果你把你们的技术转让费增加几倍,甚至十几倍,那我们的企业怎么办?”

    郭拙诚笑道:“首长,你现在就开始跟我们讨价还价了?我只知道技术使用绝对不可能继续免费下去,这样对我国的科技进步有巨大的阻碍。你放心,我们也不可能过于贪婪,故意把技术转让费定的很高很高。它就如普通商品一样,我们只是卖家,价格太高哪里来买家呢?没有买家自热无法交易。”

    虞罡秋摇头道:“我不是跟你讨价还价,我只是把问题说清楚而已。也许我不说,将来还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如果再把航空方面的管辖权也交给你呢?”

    郭拙诚说道:“我现在不敢保证。我对坦克虽然是门外汉,但多少还懂得一点点门道,但我对航空领域根本不知道,一无所知。我不建议上级现在就把这摊子交给我。”

    虞罡秋笑道:“我怎么听钱雪森教授说你对航空、导弹什么的都有很深的研究?”

    郭拙诚笑问道:“你相信吗?”

    “我也说不准。”虞罡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呵呵,如果我真能说准,我现在就不会跟你讨论这些了,直接安排你就是。……,这样,你先回县里工作,把要安排的事情安排好,领导找你询问的事情,你也如实说,比如长河县的人事安排问题,把你心里所想的都说出来。我知道你小子不是一个吃亏的主,所以也就不嘱咐你什么不要隐瞒、大胆地说了。”

    郭拙诚问道:“您的意思是我的去向已经确定?”

    虞罡秋说道:“走是肯定的。只是怎么走,什么时候走,如何安排,这还需要组织上通盘考虑。……,对了,我刚才差点忘记了,白天你所说的那个磕头机改进,你可要好好考虑,画出图纸做出样品来,让专家们看一看,如果确实可以,我们就组织大规模生产。或许还可以申请权利。”

    郭拙诚心道:还让专家看啥?前世都已经证明了是绝对的好货。

    他嘴里却说道:“虞副总理真是进步神速啊,竟然也想到了专利,不错!”

    虞罡秋哭笑不得,说道:“小子,你皮痒找打?你这是讥讽我还是骂我?”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郭拙诚说笑之后,收起笑容问道,“虞副总理,如果我这么把技术交出去,那将来专利的收益交给谁?”

    虞罡秋皱着眉头问道:“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我知道你小子现在账上有了好几个亿的资金,可是你敢拿回来在国内花吗?就算你拿回来,怎么花?难道吃一根人参扔一根人参?吃多了人参也没好处?你不怕补血补气补过头?”

    郭拙诚说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未必吃人参就是最好的。……,您就是总盯着我个人,这根本不是我赚不赚钱的问题,这是一种现代理念的培养问题。我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别人的技术不可能白用,自己的技术也不要随便被别人用,只要有技术,你就不愁没有钱。只有这样,只有大家的心目中有了这个概念,技术和知识才能促进我国的技术发展,才能让更多天才、更多技术人员从事创造发明,从事技术开发,追求技术进步才能在全国形成一阵勃勃生机,科技和发展才能产生良xing循环。”

    虞罡秋嘲笑道:“你是把你拿钱装扮成千金买骨?……,哼!你打扮再漂亮也摆不脱‘贪婪’二字。”

    郭拙诚不以为然地笑了,说道:“有时候我私人在外面有钱,可以做很多国家不便于出面的事,这绝对也是一件好事。”

    虞罡秋又嘲笑道:“你这只铁公鸡还舍得从自己身上拔一根毛下来无偿支援国家?打死我也不信。”

    郭拙诚说道:“你太小看我了。虞副总理,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我不生气。否则,我和你好好辩论一番,你想想,我的钱多了,外国人的钱是不是少了?”接着,他自己转换口气说道,“当然,这个说法似乎不科学,但我可以说,我如果有了很多钱,我至少可以借给国家应急。这次我要销售两千辆坦克,我就没有指望国家掏钱出来,什么销售费用、人工工资,都是我私人掏腰包。”

    虞罡秋笑道:“那你中间会在提价后再销售给别人?这个我可以给你开口子,但不容许你私人赚国家一分钱,只要发现你往私人腰包里揣了一分钱,我就找你算账!……,说,改进后的磕头机怎么生产,怎么销售,你说出一个章程,我来跟你谈判。”

    郭拙诚很快说出了一个章程:由郭拙诚所拥有的国外公司持有新型抽油机的专利,指定国内机械厂进行生产,专利费按每台五百元计提。对于出口的抽油机,按每台两千元的专利费计提。如果由郭拙诚所拥有的公司包销产品,则按每台三千元的专利使用费计提。

    如果国内生产企业无法满足国外企业对产品的需求,郭拙诚的企业专利向国外生产企业转让时,其专利转让费用不得低于两千元人民币。

    在质量同等的情况,国外企业的产品不得对国内企业的产生产生冲击,也就是不得授权过多的国外企业进行生产。

    从国内抽油机计提的专利费不转到国外,而是由郭拙诚所拥有的公司在国内成立一家石油化工研究所和石油机械研究所,从事石油行业相关高科技研究,两家科研机构均有权在国内、国外聘请专家进行研究。

    对于郭拙诚的提议,虞罡秋倒是没有什么异议:首先是郭拙诚对国内的专利收费比较厚道,只有外国的四分之一。还有就是郭拙诚主动提出优先保证让国内企业吃饱,只有国内企业无法满足国外市场需要的时候才授权国外企业生产。其次是他们从专利中计提的专利费最后还是用在国内,在国内成立科研机构。也就是,肉还是烂在锅里,没有被外国人赚去。

    当然,虞罡秋之所以不反对,最大的原因就是郭拙诚的产品还只是一句话,连半张图纸都没有,是好是坏甚至能不能制造出来都难说。

    而且在虞罡秋看来,现在的磕头机足够简单,维修也方便,制造技术成熟,怎么可能会全面换装呢?

    如果现在死劲地争,到时候什么都没有,纯粹是浪费感情。再说,只要他还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不成?只要对国内不利,马上修改协议就是。

    郭拙诚知道虞罡秋在想什么,只是笑了笑:事情还没有一点迹象,没有必要考虑太多。

    郭拙诚在省委招待所睡了一晚,第二天就和秘书闫宇汇合,然后开车回去了。

    过了三天,地委书记唐刚招郭拙诚谈工作。

    接到地委办公室的通知,郭拙诚知道自己的事情算是定下来了:调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他拿着这两天准备的资料,自己撰写的建议、想法、计划前往地委。

    这是唐刚第四次看到郭拙诚,上一次是郭拙诚担任县长之前的组织谈话,中间两次则是地委开会,郭拙诚坐台下的人群中,他坐台上,两人根本就没有进行过私下谈话。

    想到他就这么进京,唐刚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感觉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错了。

    长河县原来的县委书记是袁兴思,是他唐刚的亲信,可是为了给郭拙诚这个年轻人让路,为了不让原来的县委书记给他造成掣肘,上级不顾他唐刚的反对而调走了袁兴思。然后安排本来是地委常委、军分区司令的张子滕去当县委书记,组织上不但让郭拙诚放手大干,而且也顺便洗刷了张子滕的污点。唐刚本来以为张子滕会从一个du li的立场转而投靠他,结果袁兴思走了,这个张子滕也失控了。

    自然而然地唐刚心里有点不待见郭拙诚,这几个月也没有去长河县调研、视察,准备过一段时间等心情平和了一些再和郭拙诚加深一下关系,谁知道他竟然要走了。

    作为地委书记的他主动跟下面的人加深关系,实在是有难言的苦衷:郭拙诚这家伙的背景太深厚的,他怎么也看不透这个小伙子到底是何方神仙。

    除了背景不明白,另一个让他不得不放下架子的是郭拙诚的本事,这家伙简直是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在马驿镇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被他搞出了一个野苹果汁榨汁厂,不是亲眼看到一台台铮亮的外国高级设备运进来,谁会相信没有人吃的、酸倒牙齿的野果子竟然是宝贝,是金蛋蛋?

    这小子刚刚调到县里当县长,马上就搞出了两个工厂。如果说手扶拖拉机厂是因为216厂全力以赴帮忙建设起来的,那么洗衣机厂却完全是郭拙诚一手建起来,利用的只不过是以前的厂房,而且他这两个工厂的产品竟然被外贸部报销,全部用来出口,国内的人想买还买不到。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