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73章 坦诚谈今后的仕途

    副总理虞罡秋摇头道:“你能确定你发明出来的抽油机能代替现在的磕头机?别人经过仔细比较后,他们真的愿意淘汰旧的买你的新的,还有利润可言?”

    取代过去的磕头机是肯定,这在前世就已经用事实证明了,郭拙诚肯定地点了点头。

    虞罡秋急切地说道:“那你快设计啊,还等什么?”

    正被金钱困恼的副总理真的有点失态了,这么多钱能解决多少大事啊。而且,眼前这个小子还真有点石成金的本事,说的也许真有点谱,不完全是吹牛。

    郭拙诚笑道:“淡定!副总理同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哦。再说,我能在这车上设计什么?”

    虞罡秋戏谑道:“原来你也有不能做的事?”

    郭拙诚说道:“我不能做的事可多了。”

    开完玩笑,虞罡秋马上言归正传,又问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抽油机,现在你连样品都没有,你怎么就知道那么好?怎么就能取代现在用得好好的磕头机呢?”

    郭拙诚说道:“如果我不这么说,你会放过我吗?我只是在现场微笑了几下,你就以为我想到了好点子。领导的话一定不能错,我只好承认这事,承认想到了好办法。哎,做领导的手下难啊。”

    虞罡秋再次无视他的无病呻吟。过了一会,他问道:“小子,你在领导面前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你可不要说你年轻不懂事。年轻是年轻,但不懂事却说不上,鬼jing鬼jing的。”

    郭拙诚不好意思地说道:“还不是因为首长你们平易近人。如果是别人,我屁都不敢放一个,危襟正坐,目不斜视。俗话说无yu则刚,我现在就是因为无yu才这么随便。”

    虞罡秋讥讽地说道:“你无yu?你的官瘾比谁都大。只是别人不敢说出来,而你敢直说而已。”

    郭拙诚认真地说道:“这只是我的表面现象。好像我真的很追求官位似的,实际上我知道我的仕途基本就到头了。”

    虞罡秋吃惊地看着这难得严肃的小子,问道:“仕途基本到头了?怎么说?”

    郭拙诚很坦诚地说道:“我现在是厅级干部,照这么发展下去,到省部级的位置不要十年。就算十年,那我也就是二十五岁左右。这足够骇人听闻了?我还能怎么升?剩下五十年我怎么办?进九重之地坐主席台中间的人?我自诩没有这个福气也没有这个能力,我郭家的祖坟还没有冒青烟呢。

    我最多就是首长你这个位置了,从现在到我退休还有五十多年六十年的时间,升官的阶梯也就三步。刚才说了我十年就能跨过省部级,那么五十年时间能升的也就是一步,从省部级升到副国级。我再有官瘾有什么意思?

    我现在这么嘻嘻哈哈,一是因为我确实觉得你们这些首长和蔼,不会计较我这个小年轻的失态。也许你们有人还自觉不自觉地将我看成孙字辈,如果我一本正经反而让大家失去了乐趣,我累你们也累。

    另一方面也是我不怕,只要我不违法乱纪,不恃宠而骄,不拉帮结派,我就不会真的得罪人,也不会给某些领导造成什么威胁。真要有人找我的茬,我也不怕,因为我耗得起,反正几十年就一步,耽误的最多我也没关系。”

    虞罡秋想不到郭拙诚能说出这番话来,说道:“你倒是懂得隐身。一副开诚布公、胸无城府的样子。可是,我怎么就觉得你小子yinyin的,喜欢算计人?你怎么不说五十年走两步也是简单的?”

    郭拙诚又笑了起来,说道:“你说我想走两步没关系。但如果是我自己说还想走那顶端上的两步,那你肯定会骂我是大野心家大yin谋家呢,呵呵。”

    虞罡秋也笑道:“你小子似乎可以贴这八个字的标签。……,不过,古人云,当仁不让也是一种美德。只要你经验丰富,只要你全心全意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谁能阻止你进步?难道我们**人还搞封建社会的那一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把戏。当然,全中国十亿人能坐上那个位置的只有区区几个,既有工作能力的要求,资历的要求,也有运气的成分。……,好了,不说这些事,顺势而为就行。争未必是争,不争未必是不争。现在zhong yang调你去三机部可是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让辜负大家的期望。”

    郭拙诚认真说道:“如果zhong yang领导放权给我,只要五年的时间,我会让三机部从现在包袱变成将来金矿,变成我们军队自豪的源泉。”

    虞罡秋看着郑重其事的郭拙诚,不由一阵恍惚,问道:“你知道三机部的情况?你已经猜测到上面要把你调过去?”

    郭拙诚摇头道:“不知道,也没猜到。但我能想象三机部现在的情况,特别是我突然建议增加两千辆坦克的情况下,估计所有的大佬心里都没底了。”

    虞罡秋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两千坦克可不是小事,特别是现在国家的重点转移到经济上,全国各地都需要大量的金钱、大量的物资,到处都在喊东西少了,钱少了,我们的身体就是劈成十块八块的,也应付不过来。就算一辆坦克只算十万元的成本,那也是两个亿。足够建设几个容纳上万人的工厂了。”

    一辆坦克十万元的成本显然是低估了,最多只算了坦克的物资成本,没有算工人的人工费,至于开发费、仓储费等等更没有计算在内。在现在这个时代,人工费都非常低,一个熟悉工人的平均工资不到两百元,不足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高技术工人的六十分之一。至于中国科技工作者的人工费与发达国家科技工作者相比,差距更大。

    人家一个月的工资有可能上三四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至少有十多万,就算按国家规定的汇率一点五元算,那也是四到六万人民币。中国技术员的工资比工人的平均工资高不了几元钱,与外国技术人员相比,相差一百多倍。

    “造导弹的比不过卖茶叶蛋的”,这句话就是从1980年之后传出来的,因为科级工作者的工资,也就是二百到三百元,而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一天赚十元并不困难,自然一下就超过了他们。

    郭拙诚问道:“如果我到三机部当部长助理,权限有多大?”

    虞罡秋看了郭拙诚一眼,问道:“真的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郭拙诚说道:“既然是领导命令,我当然无条件执行,但为了能把事情办的更好,我希望能有一个适合我把事情办好的舞台。于公于私都有好处,您说呢?”

    虞罡秋笑道:“你别一会喊我为‘你’,一会喊我为‘您’,我一听你说出‘您’字就心里发毛,感觉你又在挖坑陷害我,躲在旁边看我傻乎乎地跳进去。”

    郭拙诚也笑道:“怎么可能,我敢吗?真要这样,你一个巴掌甩过来,我还不立马倒下。”

    虞罡秋看了看车外,说道:“这事等下再谈,我先见了省里的领导再说。你自己好好思考,该怎么办好。刚才我说是这么说,但为了今后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你可以提出你全面的要求,只要我们认为你是真心为了工作,组织上一定会同意的。”

    陪虞副总理去油田考察的只是一名与油田总指挥级别相同的副省长。在中国的官场级别很重要,很多事情都要注意。如果这次陪副总理下去考察的是省委书记、省长,油田方面又要拿出另外的jing力来接待省里的大佬,不利副总理和油田方面的工作。更何况虞副总理之前就是石油部部长,很多事情他们都希望能单独交谈,有了省委书记、省长插进去,多少有点不便。

    看到一个孩子似的年轻人从虞副总理的车上下来,除了省委书记姚致雍没有什么惊奇外,省里的领导都惊讶地看着郭拙诚。

    有人虽然认出郭拙诚这个小年轻是自己下面一个县的县长,但对他从副总理车里出来还是不解。

    姚致雍吩咐自己的秘书带郭拙诚到招待所去休息。

    这个安排又让不少官员联想翩翩。

    在招待所里,郭拙诚想了很多,还在纸上写了不少内容。其思考的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有关长河县的事情:

    自己走之后有两件事不放心,长河县的领导变动会不会影响长河县大好的经济形势,特别是拖拉机厂和洗衣机厂。拖拉机厂还好一些,反正只要产品质量不是太糟糕,在上级提供足够原材料的情况下,还有好几年的滋润ri子过,至少到1988年前还是不愁没有利润的。

    洗衣机厂则不同,按照原来的历史,这种双桶洗衣机的市场情况并不妙,特别是出口,其寿命很短。主要是技术含量太低,只要有小型电动机,双桶洗衣机做出来就不难。现在它之所以销路好,主要是现在国内商品奇缺,连无用的东西都有人抢着要,实用xing强的产品自然也有人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