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63章 产品被包销

    郭拙诚之所以敢这么大刀阔斧地进行三个工厂的开工建设,是因为他有这个便利条件。三个工厂同时开工在其他县是一件难事,不说长河县这种贫困县,就是靠近省城甚至京城里的富裕县也未必有这个魄力,因为缺钱、缺有技术的人、缺原材料。

    对于这三个制约工厂发展的问题,长河县却没有多大的问题:

    首先长河车辆厂几乎被216厂包圆,只要腾出原来县里的机械厂厂房就行。需要花钱的地方不多,也就是房屋整修什么的,至于工人们工资,老机械厂的工人继续由县里补贴,216厂的工人暂时由216厂垫付。有了216厂做后盾,技术人员更是不少而且还有多余的,毕竟手扶拖拉机不是什么高技术,产品定型后根本不需要太多的高技术人员。这些多余的人被郭拙诚安排到了洗衣机厂。

    而这个厂所需要的材料,也暂时由216厂走军方的途径向上面要,这比地方zheng fu往上面要原材料方便而简捷得多。虽然国家已经进入大发展时机,但军方需求的原材料还是能够满足的。

    加上省科工委、国家计委多多少少看在郭拙诚的面子上,给216厂开一些口子,216厂不但能为这个车辆厂要来足够的材料,还能帮助洗衣机厂解决部分原料问题。

    至于果汁厂——被郭拙诚命名为长河食品有限公司——根本不需要向上级请求什么原材料,原材料都是用钱向农民收购野苹果,野苹果如果没有结出来,还没有成熟,就用其他水果,如梨子、桃子、奈李、杏子等代替,反正农村里哪种水果多,外国佬能收什么果汁他们就用什么水果榨汁就是。

    这样一来,只有洗衣机厂才需要县zheng fu出面按正常的渠道向上级申请缺少的原材料。

    在郭拙诚这个前世就具有丰富企业管理经验、丰富官场经验的人主持下,在全县干部职工的努力下,特别是216厂的帮助下,三个工厂从无到有慢慢成形。

    除了忙乎三个厂,郭拙诚还忙于微处理器芯片的设计。滇南大学的粟广笙教授在征得上级组织的同意后,拿着他的微处理器设计图纸,带着几个专家风尘仆仆地赶到长河县。

    虽然他对郭拙诚当上了县长感到很惊讶,也惋惜这么好的技术人员竟然去当官去从政,心里很有明珠暗投的感慨,但他还是将这一切抛开,虚心地向郭拙诚求教。

    郭拙诚前世并非计算机专家,更不是微电子专家,他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对z80芯片。80x86等微处理器的功能熟悉,面对谦虚的粟广笙教授,郭拙诚只好把他所知道的全部对粟广笙等专家们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当然,讲的都是原理xing的,功能xing的。至于怎么设计相关逻辑电路怎么进行生产,他不知道也没有过多地说,更多的心思用在复核图纸上的逻辑电路。当然,他顺便把一些先进的理念灌输给他们。

    一群专家在这里呆了一个月,觉得收获巨大,等很难从郭拙诚身上再榨取他们所需要的技术之后,这才打道回府。他们并没有因为郭拙诚没有说出具体的设计办法、没有说出具体的制造方法而轻视他,反而加深了他们对郭拙诚的尊重。

    粟广笙他们走后不久,长河县的三个工厂也准备就绪,在五月底的时候它们都投入了生产。很巧合的是,三个工厂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先后生产出了产品:第一台双桶洗衣机下线、第一台手扶拖拉机下线、第一罐果汁出厂。

    正如郭拙诚所预期的一样,除了果汁国内无人问津外,双桶洗衣机、手扶拖拉机下线后立即被闻讯而来的顾客订购一空。

    之所以只是被订购一空而不是抢购一空,是因为郭拙诚下令暂时不能出售,必须留在仓库里,等聚集了一定数量再说。

    再说什么?无疑就是宣传。因为上级宣传部门早就给他打了电话,省里准备重点宣传长河县。这种不要钱的广告,郭拙诚自然不会放过。能够让省里的宣传部门宣传,不但是对他个人仕途有利,更对工厂产品的销售有利。

    当两家工厂好不容易生产出能摆满各自行政大楼前的广场的产品后,长河县召开了一个隆重的产品展示会。不但海沭地区的领导和媒体来了,鲁河省的官员和媒体来了,连国家级的媒体也出现了好几家,还出现了好几家电视台的摄影记者。

    面对媒体记者无数的长枪短炮,长河县的人激动了,县委书记张子滕竟然也紧张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回答记者的问题时,都只敢拿着稿子念。

    因为形象实在有点猥琐,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最好只得将张子滕请回到他办公室,让他安静下来,背熟稿子了再接受采访。

    等记者们吃饱喝足走了之后,早已经焦急不耐的各地采购员们以为这些是自己欢乐的时间了,以为自己只要拿出大把钞票就能把这么好的产品买走而大赚一笔。

    不料,一名来自国家计委的领导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这位领导告诉张子滕说道:“所有产品不得销往国内,必须向国外销售,因为这里的产品已经被作为出口产品纳入国家计划中,主要出口中东、非洲和南亚。这两个工厂必须为国家赚取宝贵的外汇而做出国营企业应有的贡献。”

    这顶大帽子压下来,不但长河县的领导、工厂领导乖乖听命,就是那些眼睛瞪得如狗卵似的外地采购员也只能大骂着离开。

    最后还是郭拙诚据理力争,先执行那些已经签了合同的顾客后再对外出口,这才安慰了一部分采购员泼凉泼凉的心。

    国家计委的那名领导笑着对一直躲在幕后的郭拙诚道:“谁叫你们的洗衣机这么漂亮?谁叫你们之前生产的jing品板手扶拖拉机质量那么好?不拿它们出口就没有天理了。对于这两个厂,国家将给与全力的支持,而且在技术成熟后,真正在国外打开市场后,将极大地扩大这两个厂的规模。不但满足外国的需要,也满足国内顾客的需要。”

    已经习惯了国家大包大揽的郭拙诚没有就产品生产和销售的事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没有用,但他说了生产管理的事、说了工厂体制的事。

    那就是他请求上级容许他在工厂执行厂长负责制,执行岗位承包制,执行效益工资制,容许工厂的工资分配打破大锅饭,拉开技术人员和普通工人的差距,让有能力、敢创新的技术人员拿最高的工资,让能开发新技术新产品的技术人员先富裕起来。

    国家计委的那名领导只是一个负责执行的官员,无权回答郭拙诚这种在这个时代看起来大逆不道的问题,但他更不敢反驳、批评大胆过分的郭拙诚,因为他知道郭拙诚的身后代表什么,只是答应将郭拙诚提出的问题向领导做详细的汇报。

    在等待上级领导批复的时候,郭拙诚在办公室里奋笔疾书,将前世工厂管理的事情写出一个详细的执行方案出来。

    前世的企业改革大部分是成功的,但也有很多失败的地方,主要体现在对企业领导的监督失去作用,很多地方都执行了厂长负责制的改革办法,但他们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以前zheng fu对企业管的太紧太死,从产品开发、产品定型、原材料供应、产品生产、产品销售都包揽了,甚至连工人的吃喝拉撒睡都要管。而进行厂长负责制的改革进行之后,zheng fu则几乎是放任不管,让企业成了厂长或厂领导小集团的私人物品,随意予取予夺。

    领导们更是把企业的工人看成了奴仆,要他们下岗就下岗,要削减他们的工资就削减他们的工资,他们成了工人们的主子,想这么做就这么做。

    权力没有了监督,制约失去了平衡,工厂自然也难以发展,而这些厂领导也很快坠落成了工厂的蛀虫,利用公款大吃大喝到处旅游,拿企业的钱贿赂上级为自己的仕途开路,为自己营建高级住宅,利用企业的资源开办关联企业,等等,等等。

    领导们吃得嘴上流油,企业再困难,他们的私人小ri子过的红红火火,苦了的只是普通工人。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为了争取好一点的岗位,可怜的工人们不得不给领导送钱送礼物,甚至有的女人还不惜送上自己的身体。

    郭拙诚虽然来自前世,但他前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来到这个时代,现在的他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不知道如何避免企业领导的权力过度膨胀,因为他不是神仙。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结合前世的经验做一些预防,最好的预防办法自然就是执行阳光政策:公开!一切所有能公开的东西全部公开,除非涉及到企业的商业秘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