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62章大 大刀阔斧

    第二天,上级组织又给长河县送来了新任命的县委书记。

    让郭拙诚大跌眼镜的是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竟然就是张子滕!

    他这次任命是地委常委兼长河县县委书记,虽然卸任了军分区司令,但地委的常委帽子没有出掉。对于他的职位安排,说不清他到底是升了还是降了,甚至都无法说清楚他的权力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只有张子滕、郭拙诚两人心里清楚,张子滕这个县委书记是挂名的,他下来之前接到的任务就是全力支持郭拙诚的工作,为郭拙诚的工作保驾护航。也就是说,如果郭拙诚的工作一切顺利,他就可以坐到一边睡觉,如果郭拙诚工作不顺利第562章大 大刀阔斧,遇到了阻力,他张子滕就立即赤膊上阵,把阻力给砍掉。

    一切得罪人的事情,张子滕应该有觉悟地承担起来。

    上有地委领导和县委书记张子滕的支持,下有副书记赵洛夫、公安局长马达鸣的拥护,加上郭拙诚独自一人将马修德、张恒德拉下马的事实,长河县还真没有不服气的,没有一人出头跟郭拙诚对着干,心里都认同了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县长。

    人们还纷纷传言,原来的县委书记袁兴思、县长马庆豪之所以全部调走,之所以调到其他地方去,就是为了给郭拙诚让位的。

    这事说的有鼻子有眼,不由得别人不信,也不由得其他人不小心翼翼对待郭拙诚。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郭拙诚在长河县站稳了脚跟,他也大刀阔斧地开始了施政。首先进行的就是改建和新建三个工厂,改建的工厂就是长河县红旗机械厂,这是全县技术含量最高的工厂,有铸造、焊接和机加工,曾经生产过小型水泵,农具,为外地工厂加工过缝纫机和自行车配件,因为现在不景气,处第562章大 大刀阔斧于半停工状态。

    厂里领导早在去年就已经向县里打了报告。请求进行具有自主品牌的自行车生产。但因为资金和技术问题,县里不想也不敢答应:没钱!有钱也怕工厂把钱扔到水里。

    现在这个厂就靠县里可怜的补贴维持着,问题一下摆在刚上任的郭拙诚面前。

    郭拙诚仔细比较了生产自行车和手扶拖拉机的利弊,决定还是原主意不变,充分利用216厂的优势全力生产手扶拖拉机,将这个红旗机械厂改名为长河车辆厂。

    一旦确定,郭拙诚就全力以赴,立即召开由县领导和原长河县红旗机械厂领导以及马驿镇相关领导组成的联席会议。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宣布改组工厂,成立长河车辆厂的领导班子,由典新明任代理厂长、吴立军为代理书记。

    典新明负责技术、建设以及与216厂的接洽,而吴立军负责人员协调,上下级衔接。

    厂房的调整布置,设备的安装布局。由216厂的技术人员负责,原红旗机械厂的工人负责配合。

    典新明显然还不具备当厂长的能力,但郭拙诚只是希望一个传声筒而已,他作为县长不方便出面,就由典新明来负责传达和督促实施。

    对于这么一个规模不大的厂。又有216厂的全力支持,加上郭拙诚在幕后指导,工厂的改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实际上,郭拙诚也没有将太多的心思放在这里,因为他还有两个工厂要筹集。

    第一个就是马驿镇的野苹果榨汁厂,建设这个厂最大的难题不是建设新工厂所担心的市场和资金。因为现在国外有企业已经承诺收购,这种野苹果汁有多少他们收多少。郭拙诚也知道,不说马驿镇这点点苹果汁,就是生产出来的量再大十倍、百倍都能卖掉,前世的苹果汁可是用万吨来计算的。

    至于资金和设备更不是问题,不说省里早已经派银行领导到马驿镇进行了接洽,出乎郭拙诚意料地承诺这个工厂需要多少投资,他们银行就提供多少投资。就是让郭拙诚自己私人掏钱也能办下来。

    果汁压榨生产线已经在法国订购,很快就会装船起运,工厂的设计正在进行,征地也很顺利。现在的农民都很老实,土地即使分到了手里,也不认为是自己的。镇里说收购他们的土地,农民就认可这个收购。

    当听说镇里将安排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进厂当工人,农民一个个不但不生气,反而高兴得跳了起来,根本不提什么青苗赔偿费、土地征用费,而是主动帮助镇里平整土地,铲除庄家,砍伐树木,根本不要一分钱的工费。

    现在城市居民和农民的差别太大了,大得他们做梦、大得他们就是倾家荡产也想成为镇里的人,成为吃皇粮的人。

    那些没有被征地的农民反而一个个瞪因为嫉妒而发红的眼睛,一次又一次找人打听或直接请求镇里能不能多征一点,把他们家的土地也征收了。

    听到这些消息,郭拙诚真是yu哭无泪:前世的征地怎么就那么难呢?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筹建这个工厂最大的难处就是工人的招聘。应该说想招聘到合格的工人很难,不仅仅是现代化的生产线cao作要求高技术的技术人员,对卫生要求严苛的管理流程也制约了当地大多数农民成不了合格的工人。

    对于食品厂那些工人的卫生概念,郭拙诚是深有体会,他真的怕了他们。

    没办法,郭拙诚只好对招聘进来的人进行严格而昂贵的培训:先把他们集中在镇里,进行了半个月的组织纪律教育和卫生教育,从基本的坐、走动作做起,并严禁在工作期间吸烟、随地吐痰。严禁在工厂范围内随地大小便,严禁留长发和长指甲,勤洗手勤消毒勤换衣服,坚决养成带帽子和口罩的习惯。

    为了增强培训效果,为了彻底扭转他们懒散和邋遢的习惯,郭拙诚还让张子滕出面向组织请求,从现役部队里jing挑细选,派出了一个连的士兵陪着这些工人一起培训,一个军人陪着一个工人,先由军人做出表率,然后让镇里的工人或招工进来的农民学着做。

    另外,他还搞了一个让人眼红也让人害怕的奖惩制度:所有没违反组织纪律和卫生纪律的人每天奖励两元!每违反一次,扣一元!

    等半个月这些人基本有点模样后,镇里给他们统一下发服装,然后用车将他们一股脑运到香港,在香港的一家食品厂参观学习和培训。

    香港那边当然是田鸿蒙安排人联系的,也付出了一笔不菲的费用。这个具体的执行人是刘云健,他把工厂卖给了网络游戏集团公司之后,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好,跟着弟弟刘晓健做了几天的房地产开发,觉得那不是自己的菜,干脆跑到田鸿蒙这里请求打工。

    田鸿蒙手头人少,加上刘云健的人脉不少,自然欢迎刘云健的加入。等他报到后,田鸿蒙安排他主持跟远东音响设备集团公司的谈判,着手谈判收购或入股的事宜。<,但刘云健却不认为孙长以及他所拥有的远东音响设备集团公司。

    自然,在谈判的时候,刘云健存心不让对方好过,趁远东音响焦头烂额的时候狠狠地宰对方一把无疑是他最大的愿望,至于顺带为网络游戏集团公司谋取最大的利益,也是不可忽略的附带品,谁叫他现在为田鸿蒙打工呢。

    听到外公让刘云健主持对远东音响设备集团公司的谈判,郭拙诚不由笑了:老实人也有不厚道的时候啊。

    在香港呆了半个月,马驿镇的工人在那里开了洋荤之后,再回到镇里接受技术方面的培训。

    花了这么多心血,工人们总算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食品厂那些参加了培训的工人这才明白自己自诩为很干净的工厂是多么的不干净,自己都为自己以前的行为脸红。

    郭拙诚进行的另一件事就是利用县里剩余的技术力量和资金力量筹建另一个工厂——洗衣机厂,着手生产双桶洗衣机。

    在郭拙诚这个重生看来,现在的双桶洗衣机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垃圾家电。就是一个小型电动机,一个带波轮的圆形桶,一个小口径的甩干桶,再加两个带发条的定时电路开关,甚至连水位传感器都不要,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就能洗能甩干。

    有了这两个功能,就足够了,就足以让这时候的人们以为是高档电器。

    因为放水、洗衣、甩干等等动作都是人工完成的,无须自动控制,主要的技术难点就是防水泄漏,严防漏电。最困难的就是如何把洗衣机外形设计得漂亮一点,看起来豪华一点,让年轻人结婚的时候喜欢当高档家电摆放在家里。

    对于外形、外观的设计,郭拙诚根本不感到困难,不说可以参考现在外国的洗衣机外形,就是自己搞出一个式样来也不难,最多是请美术家把他讲述的形成外观图而已。

    前世的洗衣机见识的还少吗?

    (感谢……的月票)(未完待续)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