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42章 荣升县长

    姚致雍继续告诉郭拙诚,对于苹果汁生产线的建设,由省zheng fu出面安排银行给马驿镇贷款投资,不接受国外资金。

    本来在与郭拙诚谈话之前,姚致雍是想引入外资的,而且希望能让国外企业控股百分之五十以上,国内只提供土地与工人,外国人提供资金、技术和销路。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把外国商人捆绑在一起,杜绝外国人玩小动作。

    现在在国内这种合作方式很普遍,一般中方都是有钱没有,有地一块。

    但是,听了郭拙诚说六百万美元的投资一年、最多两年就能收回投资,姚致雍的心思立即就变了:野苹果汁不是一只会生金蛋的鸡吗?我们干嘛把第542章 荣升县长好处让外国人占去?不行!得自己把这钱赚下来。

    对于技术什么的,姚致雍很无耻地无视了,因为他相信眼前这个小伙子能解决。

    他可是知道郭拙诚不但有外公、外婆、爷爷、nainai这些亲人,他们都是某一方面的专家,即使没有他们,郭拙诚在国外还有人马呢,美国西环电子公司几乎就是他的后花园,他出面请外国技术专家来修理、培训、指导cao作还不是小菜一碟?

    被郭拙诚赚钱思想所影响的姚致雍现在已经跟上了形势,早就抛弃了他的保守思想,开始挖空心思赚钱。

    如果郭拙诚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郭拙诚也是想从苹果汁中赚点生活费的,自己在国外存有那么多钱,通过这种方式投资国内多好,这可是双赢的结果。

    谁知道姚致雍竟然一下子想独吞。

    当然。郭拙诚应该也感到庆幸,因为他已经改变了历史,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就如眼前这位省委书记,前世的时候就是因为过于保守,在几次方向xing选择上站错了队。最后停步第542章 荣升县长在这个位置后,虽然有资历有功劳,但最后黯然离休。

    现在的他如此热衷赚钱,与前世完全不一样,郭拙诚相信他在今后的选择中自然而然会站在改革派一边。自然而然会在中国政坛占有一席之地。

    看着姚致雍“斤斤计较”利润、收益,郭拙诚心里想:“他将来会走到哪一步呢?会不会冲顶?把川昌省的那位给顶下来?”

    想到这里,他发觉自己想的太多了,连忙把飞走的心扯回来。

    对于省委领导决定了的事,郭拙诚自然不会反对。自己不能从果汁生产线赚取利润,对于他而言并没有多少失望,他赚钱的门路多的是。不在乎这些。

    看到郭拙诚欣然同意,姚致雍笑问道:“小郭,伱就没有一点想法?”

    郭拙诚心里一动,说道:“想法当然有。但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天经地义。我就是有想法也只能保留自己的意见。”

    姚致雍玩味地看着郭拙诚,说道:“现在组织上是征询伱的意见,这两个企业虽然还没有办起来,但伱的功劳还是最大的,伱也最有发言权。说说伱的意见,让我们考虑考虑。也许伱的意见很好,对我们的工作有好处呢。”

    郭拙诚装着为难的样子,说道:“既然领导这么说。那我就说了。我觉得在这两个企业管理方面,需要有一个能与县zheng fu、216厂协调非常好的人,也需要一个懂得国际贸易的人,如果这个人没有选择好,两个企业想成功,有难度。”

    姚致雍笑道:“哈哈。小子,伱还是忍不住发牢sao了?伱怎么不直接说这两个厂只有伱适合领导它们?除了伱。不说伱长河县,就是海沭地区也没有伱这么样的能人。小伙子,伱现在是不是不甘于屈身于马驿镇了?”

    郭拙诚“羞涩”地说道:“姚书记,伱也说得太直了,让我还真有点尴尬。不过,古人都说毛遂自荐,我自己夸自己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姚致雍微笑道:“伱这不好意思的样子明显就是装的,伱脸皮比城墙还厚,在zhong yang首长面前都侃侃而谈,要权要官,在我面前怎么可能一下变得这么乖了?谁信。”

    郭拙诚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道:“我啥时候问zhong yang首长要权要官了?真要官的话,我会到马驿镇当一个小小的书记?”

    “小小的书记又怎么啦?委屈伱了?”姚致雍故意虎着脸说道。等郭拙诚不好意思回答了,他才问道,“伱说说,如果组织上把伱调到长河县当企管局局长,可以不?在这个位置上,伱可以直接管这两个企业,只要是伱推荐的人担任两个企业的领导,管理起来应该不难?应该能完全贯彻伱的经营思路。”

    郭拙诚马上反对道:“姚书记伱可千万别这样!企管局那地方太小了,根本不够我施展的,而且指手划脚的婆婆太多,还不如让我继续在马驿镇当书记呢,起码可以保证苹果汁生产线的稳定,能为马驿镇、长河县培植出一个利税大户。现在马驿镇完全变了,我在那里的威信很高,不会出什么乱子。”

    姚致雍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伱在马驿镇做的不错,显示了伱在政治上也是成熟的。伱只抓首恶,放过胁从,zhong yang首长对伱的做法也很认同。当然,对于这个团伙里面的一些犯罪分子,我们也不能放纵太多,等局势稳定下来,我们还是要跟他们算算账,符合网开一面的,我们可以只给处分降级降职,不符合网开一面,特别是那些手上有血债的,必须清算,最多给他们从轻处理,绝没有完全不管的道理。”

    郭拙诚点头道:“是的。等马修德、张恒德两对父子伏法后,这些人就再也没有胆量闹事,到时候一抓一个准,谁也不敢调皮。特别是那些迫害了青,参与迫害了领导干部的人必须坚决镇压,血债血还!”

    姚致雍严肃地说道:“伱没有让我们失望。没有只顾自己增加势力,有理有节。好!”

    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鉴于伱在马驿镇的表现,鉴于长河县发展的需要,经上级组织研究,决定让伱担任长河县人民zheng fu县长。”

    郭拙诚不可置信地看着姚致雍,问道:“这么快?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我还以为要到明年才行呢。”

    一脸严肃的姚致雍噗哧一下,不由笑出声,说道:“小子,伱还真是大言不惭啊。”

    郭拙诚笑道:“那是。能者多劳嘛。说实在的,我刚才毛遂自荐,就是想下半年的时候让我当主管工业的副县长,上半年则好好做点事。”

    听到郭拙诚有如此野心,姚致雍简直无语,在官场滚打了几十年,真没看过这种对升值如此“淡定”的家伙。他问道:“看伱理所当然的样子,心里肯定没有多少惊喜,我就不祝贺伱了。但伱的意见呢?”

    郭拙诚认真说道:“意见没有。组织叫我干啥我就干啥。但我有两个要求,一是要求这个任命在过完年之后再宣布,先把马修德、张恒德枪毙,让我和马驿镇的老百姓过一个开心年。二是,我希望能有一个充分支持我的县委书记。说真的,我觉得伱们这次有点拖泥带水,怎么不让我直接当县委书记?又不是我的级别不够。”

    对于郭拙诚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姚致雍直接无视,说道:“滚回去。好好把马驿镇的事情安排好。那里是伱工作过的地方,伱可不要yin沟里翻船。有关生产线引进和贷款事宜,过年之后就会有专人下去配合伱们。”

    郭拙诚无辜地说道:“这不是绑架我吗?难道我在哪里工作过,哪里就必须一直是好的?”

    姚致雍笑道:“那是当然。伱以前不是这样的吗?伱在滇南大学工作过,那个大学现在名气冲天,连京城的几所大学都要甘拜下风。现在zhong yang对高校的拨款都是首先优先滇南大学而不是其他大学。伱组建的特战队,现在军队里哪个……”

    郭拙诚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停!姚书记伱还是别夸了,伱一夸,我真的以为自己了不起,真的会为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负责。我是小孩,最听不得别人夸了。”

    姚致雍道:“在其他地方都这样,伱总不能到了我的手下就大变样?”

    郭拙诚拿起杯子喝了满满一口水,说道:“姚书记,再见!”

    姚致雍突然想起一事,说道:“伱等一下。”接着,他在郭拙诚狐疑的目光中,走到办公桌后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浅蓝se的小本本,说道:“这是伱的护照。上级首长的意思是伱目前只适合去香港,国外其他地方暂时还不能去。”

    郭拙诚拿着护照看了看,翻到里面有签证,就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将它往口袋里一塞,转身走了。

    看着郭拙诚离开的背影,姚致雍皱着眉头,嘴里喃喃的念道:“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这孩子能在我手下呆多久?”

    郭拙诚没有在省城呆多久,直接让216厂的人开车送他回了马驿镇。

    .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