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25章 张开狮子口

    “还可是什么?你啊你,就是太老实了。等我明年提前退休了,我都不好意思向厂领导推荐你,你这么不稳重。”厂办主任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厂办主任其实年纪不大,才五十岁,可是因为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待业在家,心里很烦。虽然他是厂办主任,算是厂里中层干部中的实权者,就是那些没权力的副厂长未必有他的权力大,本来为自己的儿子解决两个就业指标并不难。问题是他的两个儿子都才二十岁,刚高中毕业,按厂里的文件要求,暂时根本轮不到他们,必须等几年才可能轮到他们。

    越是工厂效益差,人们对工厂的依赖xing就越大。因为大家手头的钱越少,生活越困难,越不能长久地等待。明明知道现在进厂没有什么效益,但招工指标反而比以前更紧张更困难,人们的眼睛也更锐利,死死地盯着厂领导,只要他们给自己开后门,告状信立即如雪花般飘进各级组织、各级领导的案头。

    现在可不是前世,不但工人的胆子大,而且领导的胆子也小,还没有经过金风银雨的锻炼,大多数厂领导还没有胆量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后花园,他们对工人还没有辞退、下岗的权力,最多就是给一个不痛不痒的处分,对职工的影响根本不大,以至于职工并没前世那么惧怕厂领导。为了自己的利益,普通工人都敢与厂长面对面地辩论。

    再过几年。等进行厂长负责制。厂长的权力大增后,这些厂领导就不是普通工人所能仰视的了,他们随时都能让人下岗,随时都能让保安将普通工人驱逐。

    他们拿企业的钱大吃大喝,用考察的名义出国旅游、为自己私开的企业谋福利,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现在厂办主任为了让两个马高马大的儿子有事做、不在外面当混混、早ri让他们懂事结婚、让自己早ri抱上孙子,他只好在老婆的威逼下委屈自己,以提前退休为代价,让两个儿子上班。让他们进来领取百分之七十五的学徒工资,自己领取百分之七十的退休工资。

    如果是在前世。他如此可怜的cao作,肯定会让那些国营企业的领导笑掉大牙,一定会用讥讽的目光、嘲笑的语气说这个厂办主任太失败了,竟然如此委屈自己。

    他们不知道的是。厂办主任这么做还是开了后门的,虽然还没办理正式手续,外面就有职工在说他的闲话了。^^外面的工人说别的工人提前退休只能解决一个指标,凭什么厂办主任提前退休就能解决两个指标?

    当然,厂办主任还是有话回复别人,因为他的两个儿子是双胞胎,有本事你们也生一对双胞胎啊。反正是要提前退休了,厂办主任可不会再注意形象。

    排了这么多年的队,眼睛早盯上这个位置的厂办副主任一听,连忙说道:“主任。不是我不稳重啊,实在是这个镇党委书记太年轻了,看上去娃娃一样,绝对看不出有十七、十八岁。

    你想想,如果他没有……没有后台,他能当上镇党委书记吗?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比我们厂里的科级干部可硬多了。而且,你看看,这纸上写的东西有点怪异,似乎有什么约定。万一他真的和省领导熟悉。我们不帮他传递的话,那不一样得罪了人?”

    “什么,不到十七岁?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厂办主任脱口问道,“不可能!”

    声音比较大,惊动了正好无意转头看向这边的那位省科工委领导。只见他皱了皱眉头,很“随意”地问道:“你们工厂有什么事吗?”

    厂党委书记也听到了厂办主任的惊呼。心里虽然怪厂办主任不稳重,怪这个家伙因为提前退休而不时满腹牢sao,他心里早就不满了:草!你是为了你那对双胞胎儿子才退休的好不好?老子又没有逼你退。为了这事,老子一样为你承担了责任呢。

    他先对省里的领导歉意地笑了一下,然后虎着脸对厂办主任说道:“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有什么不能说的,大声说出来。”

    厂办主任正懊恼自己脱口说出了话,他狠狠地瞪了副手一眼,然后走过去,赔着笑脸说道:“领导好,是这么一回事。有一个地方基层干部到了我们厂,说是想我们厂领导接见他。他听说有省科工委的领导过来了,又想见省领导。本来我们不同意,但他说省里领导一定会接见他。……,你看,他写了一张条子过来了。”

    说着,他将条子递给了已经伸出手的厂党委书记。

    厂党委书记展开后,扫了一眼,脸上立即露出不解之se。因为纸上的字太少,根本不需要认真看。纸上承载的信息也少,让他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意思。

    省科工委领导见了厂党委书记的神态,也产生了一丝好奇心。

    说实在的,他早就不想继续视察什么了。对于这个工厂,他熟悉得很,现在又没有什么新任务,视察不视察还不是一样?只是因为他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来应付厂领导的纠缠,被顶头上司安排下来的他又不想在会议室听厂领导的诉苦,只好做出这个亲民动作,一边拖延时间一边设法慢慢地将上级的难处告诉厂领导:上级下拨的订单很少很少。

    现在有了其他事,他自然愿意分散一下心思,伸出手笑着道:“既然给我的,那就让我看看。我们军工厂也要尊重地方上的同志嘛。”

    当他的目送扫了一眼那寥寥几个字后,脸se突然变了,连忙对着厂办主任问道:“他……他人呢?”

    厂办主任还在懊恼中,为自己给厂领导添了麻烦而自责。

    厂办副主任心里一动,连忙说道:“他在会客室。”

    省科工委领导一边将纸条折起来小心放进自己的口袋,一边吩咐道:“快走!快带我过去!”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就是随这位领导下来的其他省科工委干部也莫名其妙。

    只有厂办副主任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心里立即狂喜起来:哈哈,我猜对了!那个小伙子果然有后台!

    他连忙在前面带路。

    省科工委领导此时满面喜se,一改刚才稳重的模样,急匆匆地跟上,快速的步伐根本不像一个五十多岁的人。

    看到郭拙诚,省科工委领导立即伸出双手,惊喜说道:“郭教授,真的是你来了?”

    这下连厂办副主任都惊呆了:郭教授?他怎么可能是教授?他不是马驿镇的镇党委书记吗?

    郭拙诚也伸出双手,说道:“徐主任,你还记得我这个小子?”

    “记得!记得!”省科工委领导连忙说道,“你可是大专家、大能人,我怎么能忘记呢。在广桂省测试设备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对你可是佩服得很。我一直想拜访你,可就是不知道你在哪里。今天总算找到了你,太好了!”

    对于路上厂办副主任说的郭拙诚现在的身份是镇党委书记,他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像郭拙诚这种人不是他有权力询问的。

    其他人一个个再次变得痴呆:你说什么?拜访他?你一个堂堂的省科工委副主任,怎么会去拜访一个镇党委书记?就算他真是教授,你也用不着这么客气?更用不着这么激动?

    这个徐主任亲自将厂党委书记、厂长等人介绍给了郭拙诚,也把郭拙诚介绍给了他们。相互握手问好。

    只不过厂党委书记、厂长等人脸上的笑容明显是僵硬的,是努力装出来的。

    郭拙诚一边跟厂领导握手问好,心里一边暗乐。等握完手,他转头对徐副主任说道:“徐主任,今天我可是来求216厂帮忙的。你是领导,你得帮帮我。”

    两个厂办领导心道:果然是来化缘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年轻一开口就要多少钱。

    对于地方上巧借名目要钱的事,他们司空见惯。即使工厂太困难,每次都会送对方一点。这些地方领导从来没有空手回去过,只是数量多少的事情。现在有了省科工委领导帮忙,还不知道这个身份奇怪的年轻人会不会狮子大开口:“可是,我们216厂自己都无法生存了啊。”

    想到这里,他们一齐把怜悯的目光看向厂领导。

    两个厂办主任着急,厂党委书记和厂长自然更着急:草!我们还没有从上面要来钱,你挖墙角的倒来了。

    他们只感到心往下坠,因为只见徐副主任说道:“行,既然是你郭教授开口,没说的,我保证尽我所能满足你的要求。”

    厂党委书记、厂长的脸se一下变得煞白:尽你所能,你是崽卖爷田不心痛,你满足了他们,我们吃什么?

    郭拙诚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就知道徐主任是一个关心下级组织的好领导。今天还真是运气,想不到能遇到你。”说着,他转头对厂党委书记、厂长问道,“鲍书记、盛厂长,徐主任答应了,你们不会有不同意见?我可知道我们军队的企业都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是不是?”

    (感谢鹰矢、沧海孤鸿5779、robin的评价票)(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更多到,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