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19章 一网打尽

    当然,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袁兴思做的都是合法的,也是符合组织原则的,从官方立场上想找他的什么麻烦,那是绝对找不到的。....自己若就此生气、就此骂人,那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传到别的领导心里,人家只会说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郭拙诚只好说道:“组织上的心意我理解。我也非常谢谢袁书记的关心。我年纪轻,阅历少,对很多事不是很了解,我希望袁书记今后能更多的教导我,让我尽快成熟起来。”

    郭拙诚这话说得非常活,说得非常冠冕堂皇,听的人则可以多方面去思考,可以朝自己有利的方面思考,也可以朝自己不利的方面思考。

    袁兴思一愣,他没有想到郭拙诚会这么说,不由又看了郭拙诚一眼。看到两眼清澈一脸天真的小年轻,他终于认定郭拙诚是在向自己示好,也表明他还没有完全倒向马庆豪他们那边。

    不过,袁兴思知道这小子的话不能全听,从他说的话里明显可以看出他还存在一些疑虑,还不太相信自己说的全是真的。想到这里,袁兴思笑着说道:“小郭,我年纪是你的两倍多,按年龄,我当你的叔叔伯伯都够格,我们现在抛开上下级关系,就以你伯伯的身份跟你说几句真心话。你看可以不?”

    看郭拙诚点头,袁兴思说道:“你年纪还小,对官场如战场没有任何亲身体会。很多人当面给你送笑脸。背后却给你递刀子。就说这次,你关照一下下面那些普通干部是可以的,这种人就是杀了也没有什么意思,让他们活着反而对你有好处。让他们知道戴罪立功,让他们知恩图报,这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你就这么放过一些领导,可就有点不明智了。

    当然,开始的时候他们会感谢你,很记得你的好。可是今后呢?今后可不会这样了,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如果你有把柄在手下人手里,你会一直对这个手下很好,会一直对他很放心吗?就算很好,那多半也是装的。是为了不让你把把柄掀出来。一旦把柄过了失效期,或者说证明那些把柄的情况不存在了,那些把柄就不是把柄了,人家只要有机会就会把你往死里整。...到时候,你可不要说人家恩将仇报。这是你自己讨来的。

    当然,你会说你这么做是为了跟领导搞好关系,能够让自己的工作更快地开展起来,也可能是为了跟上级领导保持一致。这种想法很好。也是应该的,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首先得想清楚该跟哪一个领导走,跟哪一个领导搞好了关系。其次你要知道那些关系是有用的。哪些关系是长久对你有利的。我得提醒你一句,那种建立在相互抓把柄,相互掩盖错误基础上的关系是不牢靠的,也是组织所不容许的。”

    虽然袁兴思没有点出马庆豪、赵洛夫的名字,但他举例的时候说的是郭拙诚的上级,这样一来这两人的名字自然呼之yu出了。

    郭拙诚现在还需要袁兴思的帮忙,特别是镇zheng fu班子人员的组成上,还需要袁兴思的帮助,没有他认可,自己希望的名单很难顺利通过。

    虽然袁兴思无法破坏他对马驿镇的控制,就算袁兴思从外面调一个镇长过来,也无法对郭拙诚形成有效的牵制和掣肘,但袁兴思如果阻难的话,很不利于他提拔有功之臣。

    而且,他也确实不想就此投靠马庆豪、赵洛夫,相互利用可以,但绝对不会因为利用他们而失去袁兴思的支持。

    他说道:“袁书记,你说的我理解。我这样做也纯粹是为了把这件事控制在可控范围内,不造成太大的影响。这对我们马驿镇不利,也对我们长河县不利。刚才我也说了,我这个人最讲纪律,最讲制度,我坚决服从县委领导的领导。”

    袁兴思听了郭拙诚的话,大喜,连忙说道:“好,好。有你这句话,组织上就放心把马驿镇交给你领导了。”

    郭拙诚心道:这家伙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一定要我说出这句话来,向他表明了态度,他才做出这个承诺。

    既然组织上放心把马驿镇交给自己,郭拙诚自然就不客气,马上接过他的话头把自己对虞马驿镇干部调整的事说了一遍。

    对于马驿镇这个穷得咣当响的地方,袁兴思没有多大兴趣,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但为了拉拢不知道有多深背景的郭拙诚,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他还是认真听取了郭拙诚的汇报,也对相关人选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为了表示大方,他的意见都是建设xing的,确实是为了郭拙诚好,郭拙诚也马上以听从领导的指示为借口,修改了相关职位的人选。

    谈完工作,袁兴思在大会议室召开了副股级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安抚和造势,为郭拙诚造势,安抚所有的干部。他要求各级干部认真工作,不要受马修德事件的干扰,紧密团结在郭拙诚周围,把马驿镇的工作搞上去。

    会议很简短,会后郭拙诚陪着袁兴思考察了相关单位,兴趣不错的袁兴思还让郭拙诚带着到农村转了两个村。

    在回来的路上,见有人推着装满了野苹果的板车,袁兴思很好奇地问郭拙诚这野苹果摘下来有什么用,难道镇上有人购买?这酸酸的东西怎么吃?

    郭拙诚笑着告诉他,这些野苹果是自己收购的,目的是为了把它们榨成汁,看能不能卖出去。看它们那么漂亮,榨出的汁估计也漂亮,或许还真有人吃。

    袁兴思大笑起来,说道:“就是不榨成汁,味道也酸的牙痛。把它们榨成汁了,那还不酸死人?除非有怀孕的婆娘想吃酸的,那么可以用水兑一下,把酸的浓度降低,再加一点糖,她们会喝上一口。就算如此,她们购买的量也太少了,根本赚不回销售费用。”说完,他笑道,“小郭,你想把马驿镇发展起来的想法是好的,你有迫切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觉得野苹果这个项目还是希望不大。”

    郭拙诚没有将自己的计划全部说出来,只是说道:“只是尝试一下,看看南方人有没有喜欢的。这些野生水果实在太诱人了,让它们在野地里烂掉实在可惜。”

    袁兴思也没有再劝郭拙诚打消这种在他看来有点儿戏的念头,笑了笑,说道:“试试也好。”

    心里则把郭拙诚归于政治上不成熟,做事不成熟的人:这事成功了还好,如果失败了,老百姓怎么看你?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东西,你还鼓捣,不是傻吗?不是想出风头吗?

    下午,袁兴思就打道回县城了,上车前,他关心地说道:“抓捕马修德的工作可得抓紧,这种人自知罪孽深重,很可能铤而走险,也许会采取过激行动报复社会。特别是你,他可是恨你入骨,你可要注意安全,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要跟其他同志在一起。”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谢谢领导关心,我会注意的。”

    心里则道:我还巴不得他来呢。来了就是送功劳给我。

    他又说道:“我们马驿镇派出所和县公安局都已经装网以待,我估计他现在还没有心死,还在期待奇迹出现。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今明两天会有消息。”

    袁兴思心里不以为然,他不相信马修德会这么天真,知道公安局张网以待还露面。他笑着说道:“是吗?那我们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郭拙诚却知道马修德这人过惯了颐指气使的ri子,过惯了人人奉承的生活,让他在外流浪还不如死了算。他现在并不知道他藏匿的黑材料已经被郭拙诚找到,肯定会设法回来把黑材料偷走,想用这些真凭实据摆给张子滕、马庆豪、赵洛夫等人看,以鱼死网破来威胁这些家伙,逼他们出面为他扭转当前的不利局面。

    送走袁兴思,郭拙诚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郭拙诚所料不错,就在当天晚上马修德就潜入他的办公室准备拿走那些档案,却被郭拙诚安排的干、马修德的儿子、张恒德的儿子等人的罪行很快浮出水面,杀人、诬陷、强jian、贪污、受贿、勒索等等罪行都是骇人听闻,其中包括设计谋杀郭拙诚、秦怀生;设计陷害以前县委书记;将前任镇党委书记推下悬崖摔死;用美人计陷害以前镇的领导;用金钱行贿继而又告发以前县领导的事……

    这一条条罪行足以将这些人送上断头台。

    他们一伙人在(知)青身上做的禽兽事更令人发指,一共十八名女(知)青,就有八名女的被他们强jian或玩弄或亵渎,有三个女(知)青因为不堪受辱而被迫自杀,有一个被逼人jing神病。

    (感谢aman2511的打赏,感谢wjshg、19780512、冰原飘风的月票)(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更多到,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