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16章 县委书记也来了

    可以说,马庆豪、赵洛夫现在以防守为主,尽量保护好自己的势力不受损害。**而郭拙诚则是以进攻为主,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大肆扩充实力。

    实际上,郭拙诚压服彭和文的想法才有,等马庆豪、赵洛夫一离开,这个在马修德阵营里摇鹅毛扇的家伙就主动走进了郭拙诚的办公室。

    看到彭和文进来,郭拙诚心里虽然有点高兴,但脸上却波澜不惊,他甚至都没有理睬这个家伙,一直低头看着文件。

    彭和文显然小看了郭拙诚,想不到郭拙诚小小年纪就懂得这种方法,也知道如何使用这种方法。

    这是领导干部树立威信时常常采取的冷处理。

    聪明的他很自然地配合郭拙诚的动作,默默地站在郭拙诚的办公桌前一动不动,甚至连咳嗽都没有。

    这种冷处理包含两个含义:第一个含义,老子现在心里不爽,你看你干的事,像人干的事吗?也就是说采取冷处理的领导心里全是怒火。第二个含义,你小子还有一点点可取之处,老子还不想一下子整死你,你自己好好想想!

    知道马修德已成昔ri黄花的彭和文等待的就是第二个含义,他知道自己前途和命运在郭拙诚一念之间。连军分区司令、县长、县委副书记都在这个小子面前低头,马修德、张恒德算一个屁?如果我彭和文还看不出哪边赢哪一边输,那几十年算是活到狗脑子身上了。我可不会傻乎乎地为马修德那个刻薄寡恩的家伙陪葬。

    一个小小的镇党委书记来了才几天,就将马修德逼成了丧家之犬,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干掉无数实力雄厚的对手,这种人不值得投靠,还投靠谁?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彭和文的腿站麻了。额头出汗了,郭拙诚才一边看着文件一边说道:“你自认为犯了血债没有?”

    彭和文一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没有一丝懈怠,听了郭拙诚的话,连忙说道:“没有!我从来不做杀人、强jian等丧尽天良的事,他们也知道我这个底线,不让我知晓。”

    郭拙诚讥讽地哼了一声:“够不够得上判刑?”

    彭和文直接回答道:“够!至少三年,最多十年。都是收取贿赂和参与分赃。这是能加入马修德一伙的条件,没有把柄,他们不会接收。只会打压。”

    郭拙诚冷笑道:“那你还有理由?你助纣为虐,罪责不会轻于马修德、张恒德犯罪团伙里其他主犯的罪责。你以为我们只会根据你收受贿赂多少定你的刑期吗?难道我们不考虑你在团伙里面推波助澜?凭我对你这几天的了解,我肯定断定你在里面的地位不低,或许还是一个军师的角se。

    你没少给马修德出主意、想办法?就算没有,就凭你知情不报、协助罪犯实施犯罪的事实,你就无法逃脱正义的惩罚。你敢说这次马修德、张恒德这次设计谋杀我和县委组织部长秦怀生,你毫不知情?”

    彭和文看着郭拙诚说道:“知情。但这是我事后猜测出来的。我只为他们去县城献计献策,但谋杀你和秦部长是他们在县城定下来的,直接打电话招萧雨chun过去实施,我从他们的行为动作能猜出。但没参与。……,另外,我可以争取立功,公家的功和私家的功都可以立。”

    郭拙诚问道:“不怕人家说你卖主求荣?”

    彭和文脸不红心不跳,说道:“他从来不是我的主子,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他的奴仆。以前全镇成全上万的人指着我们这些王八蛋的脊梁骨骂,我都忍受,现在只是被马修德、张恒德等少数几个骂。算不了什么?谁又不被骂?我相信现在马修德、张恒德骂你也骂得不少?”

    郭拙诚嘴角翘起,微笑道:“你倒是脸皮厚。别人感到很羞耻的事,你却说的大义凛然。好,马修德那种人也不配人家拥他做主子。你说说,你准备怎么为公家立功。”

    听到郭拙诚没有驳斥私人立功,心里一喜。但依然平静地说道:“我知道马修德掌握的黑档案放哪里。”

    郭拙诚沉下脸,冷笑道:“好你一个投机客。你怎么不说你知道王(张)江姚的犯罪事实?向国家领导人举报的话,你的功劳不更大?”

    彭和文脸上全是惊讶的神se,第一次失态地问道:“你找到了他藏匿的材料?不可能啊。……,是啊,我知道了,怪不得马县长他们那么轻松地回了县城。怪不得他们和你……,我应该早就想到啊。可是。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呢?”

    郭拙诚再次冷笑道:“就这点干货?”

    彭和文说道:“其他的不值一提。马修德还藏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什么古玩,金银,也藏有一支手枪。说出这些地址,不知道算不算得立功。”

    郭拙诚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道:“你是聪明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去!”

    彭和文心头极其沮丧,但依然抬头说道:“我保证让郭书记满意。”

    看着彭和文转身朝外面走,郭拙诚说道:“回来!”

    彭和文转身不解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说道:“把马修德办公室里藏有三个保险柜的事写在纸上,把ri期写……就今天。……,今天早晨我和你什么时候碰面来着?”

    彭和文不笨,这么明显的暗示根本用不着听琴声而知雅意,心中大喜的他强行抑制着内心的激动,慌忙朝郭拙诚鞠了一躬,说道:“谢谢郭书记!”

    郭拙诚这是把发现马修德隐藏的三个保险柜的功劳算到他的头上啊!什么是戴罪立功,这就是戴罪立功,是真正的反戈一击!

    郭拙诚之所以把这个功劳扔到彭和文身上,最大的目的当然还是为了更好、更快地吸收马修德、张恒德的势力,只有张子滕一个人帮忙肯定不会很顺利,毕竟人家是堂堂的地委常委,高高在上不说,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很多事情他根本不适合出面。如果有张子滕在上面威逼、引导,下面有彭和文这个昔ri的骨干鼓动规劝,一切就能水到渠成。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把这个功劳扔到彭和文身上,就能洗刷郭拙诚时刻盯着同僚的嫌疑。虽然他能发现马修德藏匿保险柜的地点纯粹是靠赌,是凭他当特战队养成的观察细微的能力,和前世几十年的官场经验,以及前世听说过这类事情而一举发现破绽。

    但别人不会这么想,他们其他人只会认为郭拙诚为了整垮政敌而处心积虑,一直在努力收集马修德的把柄,在时刻关注马修德的一举一动。否则别人跟着马修德这么久怎么没有发现藏匿这么好的保险柜,而郭拙诚轻易就找到了?

    郭拙诚可不想别人把他看成yin险的人物,看成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间谍。作为一个想在官场走得更远的人,他必须给人们树立一个阳光的、正面的、光明正大的形象。

    所以,发现保险柜的功劳必须让另外的人来背,现在彭和文正好需要它,而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对自己又有点用处,何不送一个顺手人情?让他戴罪立功?

    既然想养狗,你就必须扔骨头,这个道理就是小孩都懂。

    彭和文认真地写了他所知道的一些东西,然后毕恭毕敬地出了书记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不远,全身无力的他差点栽倒在地,只好强撑着往办公室走,心里庆幸自己逃过了最关键的一难。

    马驿镇似乎成了官员的朝圣地,下班前一刻,县委办公室打来电话,明天早上县委书记袁兴思前来考察工作。

    接到这个通知,郭拙诚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袁兴思绝对不是来视察工作这么简单。他之所以来,不仅仅是想了解马修德、张恒德的案子,而是因为他看到马庆豪、赵洛夫一身轻的出现在县zheng fu里,与离开县zheng fu时的情况完全相反,这让他心生疑窦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危机,他必须了解他们转变的具体原因。

    他最担心的就是马庆豪、赵洛夫因这件事而捆到一起,他们联合起来共渡难关,将来一起与他袁兴思抗衡。

    如何渡难关他不管,他也知道像马庆豪、赵洛夫这等身份的人,不会在马修德、张恒德的案子中陷进多深,最多就是收受了一些贿赂,然后对马修德、张恒德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他们受贿的事实抓在手里,他袁兴思也不敢真的对他们怎么样,最多是敲打敲打,让他们老实点,从而让自己在长河县一言九鼎。

    作为官场的老油条,袁兴思知道如果自己凭借这点事而对马庆豪、赵洛夫穷追猛打的话,最终结果如何难说,但他一定会在上级领导心中留下掌控力不足、心胸狭隘的印象。

    况且,真要把这两个家伙干下去了,把他们送进了监狱,爽是爽了,但自己作为县里的一把手就没有责任?马驿镇和县公安局出了这种窝案,上级想到的第一个责任者就是县委书记这个一把手。他至少逃不脱一个管理不严、人事组织不力的责任。

    (感谢jlkk、看闲书人的月票)(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更多到,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