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12章 大权到手

    面对突然出现的军分区司令张子滕,马庆豪、赵洛夫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由网友上传==

    张子滕继续怒道:“不说郭书记不会同意,就是他同意,我也会阻止。我不信我这个地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做不了这个主。我告诉你们,马修德、张恒德死定了!不说是你们,就是皇帝老子也救不了他们!其他犯罪事实我不说,仅仅前几天他们合谋利用卡车制造车祸谋杀郭书记、谋杀县委组织部部长,他们就犯下了死罪!刚才张恒德已经坦白,涉及到的人不仅仅是马修德、张恒德、萧雨chun和那个司机,还涉及到某些人!”

    因为郭拙诚和秦怀生有意保密,而其他人只知道郭拙诚上任的时候出了车祸,并不知道是有人谋杀,因此无论是马庆豪还是赵洛夫都是第一次得知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两个人的身体都变得僵硬。

    从这件事上受到的震撼远远超过他们说张子滕的坏话被张子滕当面听见。他们所受到的刺ji和内心的尴尬无以复加!

    他们因为紧张因为吃惊,都忘记去想目前这个场景就是郭拙诚刻意制造出来的,刚才他比马庆豪、赵洛夫更早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而且听力敏捷的他早已听出是张子滕来了,所以有意将说话声放大,故意当张子滕听见。

    马庆豪、赵洛夫异口同声地说道:“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这样?”

    张子滕眼里全是哀伤和痛楚,声音嘶哑地说道:“难道这事有趣吗?难道我张子滕闲得无聊说这些事逗你们开心吗?”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马修德的事是瞒不住了,加上做的其他坏事,马修德也注定死路一条。

    马庆豪、赵洛夫也终于认识到郭拙诚之所以下车伊始就开始针对马修德来,开始处处刁难马修德,最后bi得马修德无路可逃,只能到处求人,是因为他自己首先害人xing命在前。

    现在的马、赵两人觉得郭拙诚不但情有可原而且太温柔了。如果是自己。当时立马就跟马修德翻脸,立马就向上级领导汇报,要求县委甚至地委组成联合调查组,与马修德等人不死不休,哪里会这么从容做事?

    此时的赵洛夫一下子就将伺机收编马修德、张恒德势力的想法抛到了太平洋:开玩笑,不说收编这些桀骜不顺的家伙困难,就是不困难,将他们收编进来也是引火烧身≡己哪有这么大的能力为他们揩屁股?搞不好自己都会栽进去。

    他讪讪地张子滕说道:“张司令,实在对不起,我们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没有想到您高风亮节,能够做到大义灭亲。”

    旁边的马庆豪心里一阵鄙视:玛的,你说你自己就是,干嘛把老子给代表了?你才是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老子可没有。老子肯定他张子滕也是知道自己罩不住了,只好壮士断腕,所以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如果里面没有擎到县委组织部长秦怀生。我相信这个家伙会设法将张恒德搭救出来∝怀生这么久隐忍不发,连杀身之仇都没有提起。应该是和郭拙诚一样,正在蓄势待发,就如藏在草丛中的响尾蛇,正在等待时机,要将更多灭掉。

    毕竟县委组织部长级别高,正要孤注一掷,就是张子滕这个地委常委也难摆平。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怀生也好,郭拙诚也好,都是要吃人的v子滕除了抛弃张恒德,没有任何其他路可走。

    不过,马庆豪心里就是再不爽也不敢出言驳斥,知道赵洛夫这家伙这么说无非是将自己绑在一起以共同对付张子滕可能爆发的雷霆之怒。

    不知道真的是因为感受到赵洛夫、马庆豪是一起的,实在难以对付,还是因为出了这种事心里太难受,张子滕听了赵洛夫的话后没有提起他们刚才说的话,而是提议道:“马县长、赵书记,现在情况虽然还不完全清楚,但大致情况你们一定了解了。也就是说你们长河县公安局的领导已经不足以承奠查马修德、张恒德等人的案子,里面有不少干jing涉嫌参与其中,让他们查只有越查越luan,越查越糊涂。

    在此,我以地委常委的名义建议你们长河县县委立即将县公安局局长张恒德停职拘押,立即将县公安局副局长周迪辉停职检查,另外一些涉案人员也要停职,如马驿镇副镇长孔进喜、财政所所长萧长石等。

    同时,我建议立即任命马驿镇派出所所长马驿镇代理县公安局局长职位,有关刑侦方面的领导干部先由他临时指派,将来等案子完结后再由县委下文批准。”

    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是命令。

    说完这些,张子滕抬眼看了郭拙诚一眼,郭拙诚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张恒德已经无法挽救,张子滕开始实现他的承诺,全方位地支持郭拙诚,以换取他在仕途上的安全。

    现在张子滕只能把宝押在郭拙诚身上,具体地说就是把宝押在郭拙诚那张特殊的持枪证上,他知道这种持枪证绝对不是一般高官所能得到的。

    他这是第一次见,以前只是听说过而已,能够持有,估计省委书记都要买他的面子。

    郭拙诚点头的动作很轻微,马庆豪、赵洛夫都没有看见。

    他们两人正在用眼神商量,相互对视一眼后,马庆豪说道:“我同意张司令的提议,我和赵书记马上打电话向县委书记袁兴思同志汇报。我相信有了张司令的支持,有了我、赵书记、县委组织部部长秦怀生的同意,这事应该能确定下来。”

    马庆豪刚才不爽赵洛夫代表自己,但他现在一下又代表了县委组织部部长秦怀生,其用意当然是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压袁兴思就范。他肯定秦怀生和郭拙诚是一路的,无论是秦怀生还是郭拙诚,一定会同意将马达鸣突击提拔为县公安局代理局长。

    他现在还没有向袁兴思汇报就在张子滕面前夸下海口说这事就在这么定,不仅仅是因为他想在张子滕面前证明自己的能耐,而且他确实有这个把握。

    长河县现在的势力分为四大块,分别以袁兴思、马庆豪自己、赵洛夫、马修德和张恒德为首,马庆豪自己的势力和赵洛夫的这方势力相加,基本与袁兴思的势力相当,马修德和张恒德的势力虽然分崩离析,但有了张子滕在这里,他们联合起来的实力完全有与袁兴思的势力一拼的本钱,开常委会讨论的话,袁兴思肯定拉不到足够的票数,如果开常委扩大会议,袁兴思更会一败涂地。

    张子滕对长河县的势力也很清楚,立马说道:“那就这么定了。马县长,你们两个先打电话给秦怀生部长通一下气,然后向袁书记汇报。郭书记,你现在给马达鸣打电话,宣布组织上任命他为县公安局代理局长,我马上就去县公安局亲自坐镇。”

    让一个镇党委书记打电话宣布另一个人为县公安局代理局长,这事若是平时绝对会让人惊掉下巴:这也太那个了?下级任命上级?虽然只是宣布,但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但是,无论是马庆豪还是赵洛夫都没有异议,郭拙诚当然更没有异议了。

    虽然是不是由他宣布这个任命丝毫不影响他对马达鸣的控制,但能够有这个机会显示他的存在,自然更让马达鸣和周围其他的人对他另眼相看,更有利于他对马驿镇的控制。有总比没有好,更何况这是张子滕送给他的礼物,拒绝的话显得不很礼貌不是?

    就在张子滕、马庆豪、赵洛夫准备离开的时候,朱彩虹急匆匆地敲men进来,说道:“郭书记,马所长打电话过来找你。”

    郭拙诚心里一动,连忙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在电话里,马达鸣报告说他们在棉纺厂里没有找到马修德,经紧急审问副厂长李建强,得知马修德仅仅在棉纺厂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郭拙诚失望了哦了一声,然后将张子滕刚才说的话向马达鸣做了通报,同时要求马达鸣赶往县公安局,迎接张子滕后立即把县公安局接管过来,一定要稳住那里。

    这个时代不是前世,现在的军分区司令对下级公安机关有很大的约束力,因为公安机关是半军事机关,在人事安排方面,军分区至少有一半的话语权,而且其武器装备和弹yao领取都是由军分区控制,如果有张子滕这个司令员去坐镇,马达鸣在县公安局的权威立马蹿升,那些不服气的领导只能乖乖地听话,等到上级正式的文件下达,马达鸣就稳稳站稳了脚跟,就牢牢地将县公安局抓在手里。

    马达鸣自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连升几级,一跃成为县公安局的一把手,听了郭拙诚的话,他感到头有点晕,既惊喜自己的跃升,更佩服郭拙诚的能力,同时庆幸自己跟对了人!转业到地方来工作了这么多年,不但职位没有任何升迁还被人从县城赶到了偏僻的地方,现在跟着郭拙诚只有几天就得到了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的职位,这反差真是太大了!

    (感谢张恪许思唐婧的月票和评价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