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96章 火热的青春

    张恒德知道马修德之所以有这么大的信心说他能说服军分区司令,是因为他建立了一个档案柜,里面收集的都是地区、县、镇等与他打过交道的领导的把柄。里面不但有自己的,也有自己叔叔的。

    这些东西是马修德的护身符,是他的保命丸,很多人都想把自己的把柄偷出来,可是这家伙防范太严,没人准确知道他放哪里。有的说他放在办公室,有的说他放家里的地窖中,也有人说放他的情妇那里。

    但真正见过这些资料的人没有一个。

    曾经有一个副镇长想偷走他落在马修德手里的把柄,结果还没找到存放档案的位置就被马修德发现,只好仓皇逃离。几天后,他在街散步时被一群混混打成残废,双腿折断。伤口还没有结痂就被人赶出了马驿镇,最后落得流落他乡不敢踏入长河县一步。

    虽然张恒德与马修德狼狈为jian,两人在一起坏事做绝,但张恒德还是对马修德掌握自己的把柄很恼怒,时不时暗地里骂几句。但也仅此而已,不敢与马修德真的撕破脸。

    定好了计划、想好了步骤后,两人就分手了。

    按照分工,马修德负责说服张恒德的叔叔张子滕、县里的领导如县长马庆豪、副记赵洛夫、副县长谭庆兵等。张恒德的任务则是拿着郭拙诚与柴灿灿床的证据和受贿六千元的事逼迫郭拙诚就范。

    两人出了招待所之后就分手了,马修德继续按以前的预定前往张子滕家拜访,而张恒德则紧急赶往县局,找亲信商量如何用证据敲打郭拙诚,争取明天就去找郭拙诚。

    至于散布郭拙诚与朱彩虹偷情的事,马修德只需打一个电话到马驿镇就可以搞定了。

    北部的冬天是寒冷的,到了晚更冷。

    告别邓家后,郭拙诚骑着摩托车朝镇里驶去。本来郭拙诚要朱彩虹坐三轮汽车,等到津字岭和马驿镇分岔的路口再下来坐他的摩托车,可是朱彩虹却坚持要和他在一起。

    郭拙诚没法。只好把摩托车开慢一点,以免寒风吹病了这个娇娇滴滴的女子。

    因为摩托车晚不好带瓦罐,邓支决定等什么时候到镇里办事时。顺便把自己家做的野苹果条帮郭拙诚带过去。

    从邓家前往镇里的路比津字岭到镇里的路好不少,三轮汽车的速度远远超过之前的速度,郭拙诚的摩托车就慢慢地吊在三轮汽车后面行进着。

    刚刚离开邓家人的视线,朱彩虹的身子就靠了来。两只胳膊如章鱼触须似的缠着了郭拙诚,而且很可能为了保暖,她的双手一左一右地从郭拙诚的衣服前胸纽扣缝隙间插进去,两只小手紧紧地压在他的腹部。

    “哇——,郭记。你的身体真棒哦。……,这么冷的天,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衬衣,咦,还有一件无袖背心?那也太少了啊,你不冷?嘻嘻,真暖和。”被她这么一插,郭拙诚身子不由自主地有点僵硬。她身不时飘来的体香和紧贴自己腹部的温柔小手。让他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下面的小弟弟有点不安稳地抬头。

    感觉到她的小手在自己腹部的几块腹肌轻轻地抚摸,郭拙诚心里担心她小手主动下滑,或因为摩托车震动无意下滑,万一被她发现自己蠢蠢yu动,那就太尴尬了。

    可是。心里又似乎想她的小手下去。

    纠结的他更是心猿意马,车速越来越慢……

    她的脸紧紧地贴在郭拙诚的脖子。随着摩托车的震动,两人的肌肤不断摩擦着。也不知道是因为颠簸得难受还是chun情大发,她时不时嘤咛一声,酥软的声音让郭拙诚心颤不已,呼吸也粗重起来。<的热量。没走多远,紧紧贴在一起的肌肤就如两块炭火似的,两人再也感受不到外界的寒意……

    郭拙诚脑海中还保持着一份清醒,知道自己今天的行动刺激了她那颗少女的心,她现在成了自己狂热的粉丝,如果是生在前世那种追星族的时代,估计她早已经大胆表白大胆说出以身相许的话了。自己可不能助长她的心萌动,激情燃烧起来可不是小事,自己还没有做好容纳女朋的准备呢。

    再说,她现在还有一位痴痴的追求者,她似乎也不是很反对跟丁泽海来往,如果自己这么横刀夺爱,虽然说不不道德,但两男争抢一个女人的话传出去对三人的影响都不好,这可不是前世,那时候几个未婚男人抢一个未婚女人是正常不过的事。

    想到这里,郭拙诚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慢慢地将心思放在开车,不再如开始那样迎合她——脖子不时轻轻地顶顶她的面庞。

    当然,郭拙诚可不是什么道德模范,他可不会大煞风景地出言劝阻朱彩虹,更不会要求她坐好不要sao扰他。实在是因为软玉在怀——应该说软玉在背——的感觉太爽了,异xing的体香、细腻的肌肤、温热的气息、柔柔的语言、缠绵的小动作,实在让人开心惬意,远比一个人在寒风中孤独地前行爽得多。

    再说,她也有追求美满爱情的权力,自己凭什么反对她的追求?

    感觉到郭拙诚的变化,朱彩虹没有收敛,反而将樱桃小嘴凑去,轻轻地在郭拙诚脸亲吻着,噙着他的耳垂轻轻地吮吸着,鼻子里的呼吸越来越粗,更多温热的气息顺着他的衣领钻了下去。当她的小手无意中握着他下面的小兄弟时,她全身都软了,身子完全挂在了他背……

    郭拙诚全身忍不住一抖,摩托车摇晃了好几下才重新稳住,车速更是低了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看见前面的三轮汽车停了,张介阳、龚保卫等人毕恭毕敬地站在路边:到了分岔的路口,三轮汽车将走崎岖的山路前往津字岭,而摩托车将继续前行直达马驿镇。

    郭拙诚轻声说道:“他们在等我们。”

    朱彩虹抬起迷离的眼睛,这才依依不舍地将小手从他火热的小兄弟移开,用尽全力将无力酥软的身子坐正一些,稍微整理了一下两人的衣服。

    郭拙诚又小声道:“坐在车别动。”

    稍微加了一点速,离张介阳他们还有十米远的距离,郭拙诚就将摩托车停在路的另一边,然后快速从车跃下大步朝正要过来的张介阳他们走去,一边伸出手,一边客气地说道:“天都这么晚了,还等什么等,直接回去就是。今天你们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路小心一点。”

    张介阳他们连忙与郭拙诚握手,一边谦虚道:“不辛苦,不辛苦。郭记都这么辛苦,我们做手下的更应该向你学习。郭记,祝你一路顺风。”

    那个村民小组长显然是一个笨蛋,看了朱彩虹一眼,问道:“朱秘很累了?又这么冷,肯定很难受。”

    郭拙诚说道:“她说她冻腿麻了,下不来。让我代她问一声好。……,对了,吴组长,你回去后通知一下吴放军,还有他那个弟弟,让他们兄弟俩明天到镇里去一趟,我有事找他们帮忙。到了镇zheng fu找我也可以,找朱秘也行。”

    几个人一愣,不解地看着郭拙诚。

    小组长有点担心的问道:“郭记,你……,他们只是……”

    郭拙诚笑道:“不是找他们的麻烦,我真是有事请他们帮忙。”

    龚保卫心里一动,马笑着说道:“郭记,你有什么事找他们帮忙?他们可是粗人。有什么事你只要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保证帮你做好。”

    郭拙诚微笑道:“这事很小,用不着惊动你们这些干部。到时候有重要的事了,再请你们帮忙,那时候你们可不要拒绝。你们先走,现在天冷,朱秘她是女孩子,受不了这种寒气,我先走了。再见!”

    张介阳等人听了郭拙诚的逐客令,连忙说道:“郭记好走。”

    郭拙诚转身离开。

    当坐在摩托车的朱彩虹看不到三轮汽车的灯光后,身体又挂了来,小嘴凑近郭拙诚的耳朵,幽幽地问道:“拙诚,我……我……,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郭拙诚笑了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朱彩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配不你,可我忍不住。我现在只想抱着你,永远不分离。明知道没有结果,但我还这样,是不是很下贱……”

    郭拙诚笑道:“你倒是很喜欢纲线的。感情的事我也说不准,你就顺其自然。今天你被我感动了,也许明天一醒来,发现我只是一个莽汉而已。”

    朱彩虹出人意料地嗯了一声,身体更贴了郭拙诚的背,少女胸前的丰盈似乎要将郭拙诚包容起来……

    当郭拙诚和朱彩虹在寒冷的野外享受着原始的激情时,马修德正在军分区司令张子滕的房里对着张子滕怒斥。

    是的,是怒斥,如果外人进来,很可能会以为马修德是位高权重的级,而张子滕是人微言轻的下级,而不是事实的相反。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