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88章 坚决拒绝

    郭拙诚冷笑一声,转头对张介阳问道:“你的意思呢?”

    张介阳哪里不明白郭拙诚的意思,这是让他发出声音啊,他连忙说道:“郭书记,我建议你和朱秘书,还有我和龚村长去就行了。”

    郭拙诚认同地点了点头,转头对朱彩虹道:“小朱,你是坐摩托车去还是坐三轮汽车去。三轮汽车里面暖和些……”

    朱彩虹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坐什么车,我就坐什么车。”

    郭拙诚没有劝她,而是说道:“走!”

    叶曙光、萧小娥老实没有说话,他们本来就不愿意去凑那份热闹,天寒地冻的,此时能不去,自然是不去最好。

    再说了,有着郭拙诚这么一个变态在,他们去还有什么作用呢,就是他们加起来,也根本就不够人家一只手。

    本来张介阳想劝朱彩虹坐三轮汽车的,但见她坚决的眼神,也就住了嘴。

    一辆摩托车、一辆三轮汽车一前一后朝山里进发了。越往山里走,路越来越狭窄,越来越陡峭,好几次车轮不宽的三轮汽车都不敢踩油门,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前移□至连郭拙诚都在想,三轮汽车装着满满一车人怎么敢走?就是我当司机也不敢这么放心。

    随着山路的深入,两边山上的野苹果树越来越多,看上去红彤彤的一片,很是养眼。

    紧贴在郭拙诚背上的朱彩虹对着他的耳朵小声问道:“郭书记,刚才吃饭之前你是不是埋怨我多嘴?我看你成竹在胸的样子,一点也不生气。”

    郭拙诚略微转了一下头,感觉到她的嘴唇碰上了自己的脸,连忙回过头,说道:“知道我成竹在胸,为什么还那么说?”

    朱彩虹故意将嘴唇又凑近了一些,说道:“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姓龚的,明知道你有办法对付他。我还是忍不住。他和那个女的一唱一和,忒讨厌。你说呢?”

    她吐气如兰,温柔的嘴唇在郭拙诚的脸上抚摸着,让郭拙诚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幸亏这女孩是有意逗他一下,看他紧张的样子,立马移开嘴唇,得意地笑了起来。否则的话这么险峻的路还真有点够呛。

    在郭拙诚等人朝荒山岭前进的时候,马驿镇派出所所长马达鸣正在县公安局副局长周迪辉的办公室激烈地诉说着什么。

    周迪辉脸se铁青,用手指戳着桌上的一叠材料吼道:“你不签字?凭什么不签字?难道你认为这起意外车祸还有什么内幕不成?”

    马达鸣抬起头,看着周迪辉身后的墙壁,说道:“我不知道有没有内幕,我只知道谁侦查的谁签字。”

    周迪辉怒道:“现场侦查人员已经签字了,现在就差你这个领导签字。”

    马达鸣摇头道:“我不是现场领导,这个结论也不是我做出的,我不认同就这么结案。因此我不能签字。倘若要我签字,也可以。但……”

    周迪辉冷笑道:“你还有条件不成?这里面可是有你们马驿镇派出所的干jing,他们提交卷宗。当然由你这个所长签字。”

    马达鸣固执地说道:“我的条件是,要么按照我的意见重新勘查现场。要么谁做的结论谁签字,谁认同这个结论谁签字。”

    周迪辉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副局长在上门签字?我问你,你凭什么怀疑?你今天必须给我拿出证据来!”

    面对周迪辉的狂怒,马达鸣掷地有声地说道:“我没参与侦查,当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但是纸面上的这个结论,也同样没有证据来证明。一个关系到县委党委领导。关系到一个镇党委书记的车祸,就这么急急忙忙结案,我认为不正常!”

    周迪辉咬了牙齿…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周迪辉在故意隐瞒事实,故意在帮助那个死去的司机掩盖犯罪行为?那我问你,我凭什么帮助那个司机,那个司机是我的亲戚还是我的家人?我周迪辉犯得着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人来得罪县委领导吗?”。

    马达鸣说道:“我没有怀疑你,我只认为支持这个结论的证据太少。”

    周迪辉说道:“卡车刹车失灵,这是现场干jing统一做出的认定,还要什么证据?现在我们侦查的重点最多就是放在司机为什么死亡这个问题上。而司机为什么死亡,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是因为害怕而逃跑,因为逃跑而失足,因为失足而摔死。如果你说调查他摔死的原因,我还认可你,你现在却说卡车刹车失灵的证据不足,你这不是胡搅蛮缠?”

    马达鸣冷笑道:“周局长,你真的认为我胡搅蛮缠吗?那个刹车失灵的证据真的经得起推敲吗?”。

    周迪辉举起手yu拍桌子,但手举到半空就变成了虚压,说道:“好,好,你这个倔驴子,我不跟你争这个。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心里到底是不是怀疑有人要害死秦怀生这个县委组织部长,或者是要害死这个新来的,大家都不熟悉的郭拙诚?

    秦怀生马上就要退休了,如果你和他有仇,你会在这个时候害死他吗?为什么就不等他退休了再说?而且,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头,你又有什么必要杀他,只有一招不慎就是自己枪毙,犯得着?

    至于郭拙诚,人家才从军队下来,谁知道谁认识他?谁跟他有仇?如果说有仇的,那整个长河县也就是马驿镇的镇长马修德和他有仇,但这个代替他坐上镇党委书记的小仇足以让马修德冒着生命危险去做吗?郭拙诚真要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他,难道他还能坐上镇党委书记不成?就算最后查不出他是凶手,组织上也不会让他坐上这个位置,而是派其他的人来坐。你说,他是愿意跟这个啥也不懂的年轻人搭班子好,还是愿意跟上级新调去的官场老油条搭班子好?

    马达鸣,现在我说这么多,就是让你好好想想。长河县没有一个人有杀人动机。一个没有杀人动机的案子,而且肇事者自己已经死了,你还这么起劲干什么?想立功也不是这么想的?……,好,好,算我说错,你是在工作上一丝不苟在做事中jing益求jing。但是,我们做什么都要讲大局?

    马驿镇的情况如此糟糕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们长河县的治安也不行,县里的领导早对我们县公安局有意见了,现在你又为了自己的政绩而捅出这样一个惊天大案来,一旦真正立案并上报,惊动的可不是我们长河县的领导,惊动的还有吼地区的领导,很可能还要惊动省里的领导。那我们长河县公安局就出名了,出恶名了,你懂不懂?”

    马达鸣倔强地说道:“反正我认为这个案子的疑点很多,不认同这个结论。如果领导一定要这么处理,我没意见,但我不会在这上面签字。”

    周迪辉好不容易压抑下怒火又爆发了:“马达鸣!你以为马驿镇就你一个人适合当所长?我告诉你,能够担当所长的、愿意当所长的有一大堆人。今天我问你,你到底签不签字?不要说我官僚,我现在也给你三条路走,第一、签字!咱们依然是战友,是同志,你继续在马驿镇好好干,等机会来了,县局调你上来。第二、不签字!要么你自己写出辞职书。第三,既然你不认同,那你马上给我把凶手抓出来,抓来了,我周迪辉向你道歉,我的副局长位置让给你。

    哼!我问你,你眼里到底有没有组织,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领导,有没有大局观念?去!给我站到走廊里去,在那里好好反省十分钟,然后给我一个答复!”

    马达鸣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转身朝走廊走去。

    看着马达鸣的背影,周迪辉牙齿恨得痒痒的,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成了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他脸上露出沉思的神se。刚才他见马达鸣拒绝签字,心里确实有点气愤,但暴怒的样子有一部分是装的,他心里其实也打起了小九九:

    他也是老刑侦出身,虽然他到现场的时候,现场被人破坏,可他一下就看出了一丝不寻常的苗头。虽然他不能就此断定这是一场jing心筹划的谋杀案,但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意外交通事故。考虑到自己的仕途,考虑到现在县公安局在县领导、地委领导心目中的形象,更考虑到这起案子一旦立案惊动上面很多大人物不说,自己还得首当其冲地带人去侦破,直接与某些幕后人斗争,无论将来结果如何,自己都会成为两方大战的炮灰,周迪辉犹豫了,也害怕了,权衡再三后,他决定向顶头上司妥协。

    顶头上司张恒德在他接到案情出门的时候,就专门喊他到办公室,吩咐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下面会有人配合他。

    在周迪辉想来,上面有领导吩咐,下面又有人顶缸,这事自然就此打住,天大的案子也能遮盖。即使有人将来翻案什么的,他周迪辉也没有什么责任,最多就是用人不察、把关不严,受一个不痛不痒的处分而已,将来张恒德还不给自己好处?

    与自己的仕途甚至xing命相比,不痛不痒的处分算得了什么。

    (感谢猴子0420的评价票)

    >,

    第488章坚决拒绝

    第488章坚决拒绝,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