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77章 跟他们算总账

    第477章跟他们算总账

    这些人的声音都很小,加上男人们喷出的烟雾,烟雾缭绕的会议室显得很怪异。「域名请大家熟知」

    这些(知)青显然也不知道丁泽海喊他们来干什么,有人悄悄地问通知他们的丁泽海,丁泽海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什么也不说。

    实际上,丁泽海自己也不知道郭拙诚喊这些人来干什么,他只知道郭拙诚不会害他们,更不会抓他们。

    倒是有几个聪明的(知)青猜想很可能是镇里的领导为了表示他们的“善心”,为了更好地控制怨气原来越大的(知)青,估计又会放一个二个表现好的(知)青回城,或者还会请大家吃一餐好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全镇的稳定。

    就是不知道谁会成为这次施舍的幸运儿,就是不知道这个幸运儿是因为送礼物还是奉送了白huahua的身子,也在猜测中午聚餐有什么好菜,最好是有大块大块的红烧rou。

    (知)青都在盼望幸运的光芒能落在自己身上的同时,又不无恶心地猜测别人用了什么手段。只有少数几个家里没钱、自己在农村表现不好的男xing(知)青没有任何想法,他们过来只是为了看看热闹,噌一餐甚至几餐好吃的而已。一般来说,被容许进城的幸运儿都会在回城的事情确定后凑钱请大家吃一餐,以庆祝自己终于脱离苦海。

    当然,“脱离苦海”四个字不敢公开说出来,脸上可能还要装出依依不舍的样子,但谁又不明白?

    可是,当他们看到马达鸣一身jing服从走廊上经过,正忐忑不安的(知)青都lu出一丝惊慌和畏惧,心里猜测自己可能把事情猜的太美好了。

    马达鸣自己也不知道郭拙诚葫芦里卖的什么yao,听说郭拙诚要他来,他就来了,手里拿着昨天chou空写好的检讨书。

    等进了郭拙诚的办公室,他关好men,一边将检讨书jiao给郭拙诚,一边小声而关心地问道:“郭书记,你喊我来有什么事?刚才我那里有点事,来晚了一点。……,你把那些(知)青都喊来干什么,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郭拙诚没有说什么,只是扔一张新到的《人民ri报》给他看,自己则拿过马达鸣的检讨书看了起来,不时在上面写上一点什么。

    经过前天的那一件事情,马达鸣现在都畏惧郭拙诚,生怕他给自己的师傅欧阳志坚告状,更怕师傅臭骂他一顿后不再视他为徒弟。看着他在自己的检讨书上写字,他很是羞愧,但不敢说一个字。

    说实在话,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的师傅欧阳志坚为什么这么尊重郭拙诚,就连那个团长刘大卫也如此推崇他。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郭拙诚不说从营长位置转业的吗?你一个堂堂的主力团团长为什么怕他一个营长?”

    mihuo归mihuo,但马达鸣不敢再质疑郭拙诚什么,而是认同了郭拙诚就是自己的领导,认同了自己无论如何要服从他,不仅仅是组织要求。见郭拙诚递了报纸给自己,已经报纸上有什么与自己有关的内容,连忙认真看了起来。

    可是他把今天的报纸看了又看,没有发现上面有任何特殊的文章、更没有社论。一般人都知道,如果报纸上刊登了社论、特约评论员文章什么的,往往预示着国家有什么新的大事会发生。

    马达鸣几乎将每一个标题都看了,内容也快速地游览了一遍,但实在没找到与自己有关、与马驿镇甚至长河县、海沭市有关的信息。

    丈二和尚mo不着头脑的他正要埋头认真将手里的报纸从头到尾仔细读一遍时,郭拙诚总算说话了:“一张报纸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就不能坐着休息一下?”

    马达鸣脱口说道:“这是你给我看的啊。”那口气又郁闷又奇怪。

    郭拙诚说道:“我见你一进来就问过不停,让你看看报纸安静点,你没看见我正在批阅你的检讨书吗?你看你,都派出所所长了,几百个字的检讨书都错了十几个字,你老师难道没有告诉你怎么打标点符号?句号就那么金贵,通篇文章到最后才有一个,我真是佩服你。”

    马达鸣气得差点吐血:草!有这么摆谱的吗?老子也是党委委员好不好?我到你办公室来了,你不说起身迎接,连站起来一下都不行,有点过分?这个我可以不计较,但你竟然还计较我问了你几句话,计较检讨书上有错别字,真是岂有此理!

    郭拙诚笑道:“怎么,不高兴?”接着,他说道,“我今天找你来,就是你我两人今天把这些(知)青全部放走,让他们都回城去。

    “啊——”马达鸣吃惊地张大嘴巴,再次脱口说道,“你疯了?……,我是说,这是马修德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你这么不是故意与他们对着干吗?他们一定会发雷霆之怒,你刚来就这么做,是不是太咄咄bi人……”

    郭拙诚打断他的话,反问道:“我让他们回城错了吗?”

    马达鸣一愣,说道:“错倒是没错,可是……可是……这也是通过了镇党委研究决定的,如果我们两个单独这么做,可有点越权了。”

    郭拙诚冷笑道:“集体研究决定?一个错的决定,一个与上级jing神相违背的决定,都是做不得数的。再说,马镇长他们现在不都请假了吗?按照相关流程,我是可以代替马修德签字的。而你是派出所所长,完全有权签字批准这些(知)青迁移户口,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法律和制度上的麻烦。”

    说着,他故意笑着道:“我不让他们太累,为他们减轻负担。他们感ji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马达鸣瞪大眼睛,吃惊地问道:“你……你这是用调虎离山之计,故意bi……故意让他们请假离开的,对不对?对了,我记得星期六的时候你就说他们会离开一段时间,你……你怎么预计得这么准?”

    郭拙诚冷笑道:“什么我用了调虎离山之计,还bi他们?别把我说得那么聪明,那么凶残,这可是他们自己主动请假的。我问你,我bi他们了吗?……,调虎离山?哼,他们也配是虎?最多就是一堆耗子!”

    马达鸣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些(知)青可是满腹牢sao,困在我们这里他们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什么,担心我们抓他们的把柄。可是,一旦我们放他们回去,你可是放虎归山,他们肯定会抱怨,肯定会把这里看到的、听到的、自身感受到的都说出来,写出来,一旦他们将这些举报到上级,举报到组织上,那我们……”

    郭拙诚问道:“你是不是有很大的麻烦?如果我驱虎吞狼的计策把你也吞进去了,那可是偷ji不着反蚀一把米了。”

    马达鸣连忙摇头道:“我当然没有问题。……,我才来马驿镇没有不久,就是想在(知)青身上作恶也没有时间。问题是马修德、张恒德他们问题可不小,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郭拙诚说道:“那不就得了。你担心什么?既然他们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知)青也是人,他们长期被这些王八蛋欺负、压榨、凌辱,他们当然有权反抗,有权举报。我就是要(知)青回城后举报,就是希望(知)青把这些王八蛋做的丑事给揭发出来,让他们尝尝铁窗的滋味,尝尝子弹的滋味。再说,(知)青回去了,你手下的调查不更顺利了吗?”

    马达鸣眼睛一亮,脱口说道:“是啊,这些(知)青一出来,马修德他们一定手忙脚luan,哪里有jing力阻拦我们的调查,哪里有时间反对你派出的人进入工厂清账。呵呵……,我明白了……”

    说到这里,他再次lu出钦佩的神情,说道:“我明白了,你这个清查三个工厂账目的行动其实是虚晃一枪,为的就是把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这里来。怪不得你当时不在乎马修德主管这件事,怪不得检查组的人大部分都是马修德的人你也不反对,他们阳奉yin违他们请假拖时间,你都睁一眼闭一只眼。呵呵,我当时还纳闷着,说你好不容易强行通过要去清账,怎么突然就放弃了主导权,变得虎头蛇尾了呢?佩服,佩服啊。”

    郭拙诚笑道:“你就别拍马屁了,我又不是诸葛亮。这下放(知)青回城没有意见了?”

    马达鸣说道:“没问题!我不得不再说一次,你用的真是好计!放(知)青回城,就是驱虎吞狼。不过,你可要做好他们疯狂反扑的准备,这些(知)青不举报还好,一举报,他们绝对会狗急跳墙。”

    郭拙诚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要做好应对的准备,你主管的调查必须抓紧时间,我搞全面开hua、四面出击,如果你的工作不得力,那我就白忙乎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们算总账。”

    马达鸣正要说话,只见朱彩虹抱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默默地将抱来的东西往马达鸣面前一推。

    马达鸣扫了一眼眼前的东西,又盯着朱彩虹看着,脸上的神情快速地变化。

    (感谢枫贱、yewang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