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69章 开始致命的反击

    马达鸣慌忙说道:“不会,不会,以前是我鬼迷心窍。我不会再这么自私了。”

    “我们拭目以待!”接着,郭拙诚吩咐道,“等下你让你们的会计到招待所找我拿钱,一千五。……,镇里某些人估计这一周都不在镇里,有些事你大可大胆地做。”

    马达鸣有点茫然地看着郭拙诚,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

    走到门边的郭拙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听说过有叫‘群赞子’的人吗?或许是一个人的绰号。”

    说完,也不管马达鸣如何反应如何回答,他大步走了出去。

    马达鸣似乎一直在强撑着,等郭拙诚走出去后,再也无力支撑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紧急思考、消化刚才所听到的,同时权衡比较自己的得与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达鸣才从地上爬起来,急匆匆地冲进派出所的会议室,对着里面吃惊看着他的干jing下令道:“宋建国、吴跃青,你们两个王八蛋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他的脸上还有血污、尘土和泪水,衣服不但脏而且撕烂了好几处,站在会议室门口跟乞丐差不多,但他身上的气质和威势让人不敢小视,甚至大家都觉得这个所长第一次有了杀气,对,杀气,一种让人心底冒寒气的杀气。

    正在念报纸的指导员崔有林戏谑的目光从报纸后she过来,感受这种杀气后,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点迷惑地看着宋建国、吴跃青茫然地站起来离开。

    等马达鸣离开后,崔有林自嘲地笑了一下,心道:“我刚才怎么啦,似乎有点怕他。……。他被那小子收拾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在这里抖威风,哼,打不过人家就知道拿部下出气。……,跟着马镇长好好的,却受不了马贵博那个老乌龟的激将法,去讨好这个小年轻,你以为他能给你好处?狗屁,这下挨揍了?也应该汲取教训了?自作自受,活该!”

    想到这里。崔有林甚至希望马达鸣就此反出马修德的阵营,这样一来,马修德就会抛弃那个家伙,更加看重自己,好处就不会让马达鸣一个人得了,自己也许就能得到好处,也能解决家属的工作。

    此时的崔有林以为郭拙诚这次到派出所是来趁热打铁的,以马达鸣在会议上投了他一票就来鼓动马达鸣彻底投靠他。只不过郭拙诚显然想错了,马达鸣之所以投票,仅仅是因为受不了激。受了马修德那么多好处哪里敢轻易转身?就算他马达鸣想转身投靠,他家里的老婆、小舅子、父亲也不会同意他背叛马修德,也不会容许他忘恩负义。

    肯定是因为郭拙诚劝诱不成而恼羞成怒,两人争吵之后继而大打出手。现在郭拙诚失望而去,而马达鸣感觉自己被揍了一顿实在丢了面子,特别是在众手下面前,是以将宋建国、吴跃青叫过去狂骂一顿,发泄一下怒火。

    崔有林以为自己猜中了一切。很是得意,很高兴能看到他们两人的笑话。不过,他对郭拙诚的武力还是欣赏的,也担忧今后他凭借这个本事而插手派出所。他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喃喃自语道:“那家伙这么年轻,怎么这么能打?时间久的。恐怕派出所的小伙子都会被他吸引,都会因为要当他的徒弟而成为他的人。这样一来,派出所不就成了他郭拙诚的了?不行!我得找马镇长说说,提醒他注意。”

    ……

    看到办公室里一片狼藉,宋建国、吴跃青都不敢进去。

    马达鸣双眼一瞪,吼道:“快点!磨磨蹭蹭的哪像一个爷们?这里老子被打的地方,看到老子被揍成这样你们满意了?给我滚进来!”

    这吼声传到了会议室,大家悄悄地笑了。随即又传来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众人都默默祈祷:“青猴子、国吊子,你们自求多福,我们可帮不了你……”

    ……

    马达鸣对这个忐忑不安的部下厉声说道:“今天老子分配你们一个艰巨的任务,完成好了,老子还认你们做兄弟。完成不好。今后别说你们认识老子。听见了没有?”

    宋建国、吴跃青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齐摇头道:“不行!不行!我们不敢做!”

    马达鸣一愣,问道:“什么不敢做?老子都没说什么任务,你们怎么就知道不敢做?”

    宋建国嘀咕道:“所长,这还用说吗?不就是帮你出气,利用一个机会悄悄地打新来的郭书记……郭拙诚一顿,为你出气,我们哪敢啊,就算壮着胆打,也不够他一只手……”

    吴跃青也低着头小声说道:“他那么厉害,我们怎么打得过啊。不说我和国吊子,就是再来十个国吊子……十个青猴子,也不是他的对手……,马所长,我真的不敢干!”

    看着两个摇头不已的部下,马达鸣哭笑不得。他说道:“你们两个王八蛋,老子说了要去打他吗?老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过去还不是直接被他拍死?老子会让更多的人来看我们的笑话?打架本来就有输有赢,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竟然让你们来编排老子?”

    两人一齐抬头,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不是去打郭拙诚?那太好!你说,你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绝不推辞……,不,保证完成任务!”

    马达鸣鄙视地看了两个开始胆战心惊现在却大肆表决心的手下一眼,讥讽地说道:“如果我让你们做一件我们公安人员应该做的,但可能得罪镇里主要领导的事呢?”

    两个家伙再次你看我,我看你,青猴子小声问道:“马所长,你说是镇里的主要领导,不是最高领导?”

    国吊子也偷偷地看着马达鸣,等待他的回答。

    马达鸣忍不住敲了青猴子的脑袋一下:“真他玛的胆小鬼,有什么事老子担着,你们还怕?一句话,干不干?不干,老子找另外的人,老子不信所有的人都像你们一样胆小,都像你们一样不愿意进步、只想怎么被撤职。干的话,就给老子干好,拿出一个公安应有的本事和志气来!”

    这下两个家伙都急了,连忙说道:“干!为什么不干?我们是公安人员,天天不干正事,只在街上游荡,岂不成了流氓地痞?”

    马达鸣低声道:“这事必须保密!别事情还没有开始做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国吊子,老子看你没有什么担当,就分配你一个轻松些的事,你带几个信得过的兄弟,好好查查今天早上在县道上跑的车,问问当地的人,调查是哪一辆车运了石头来到我们马驿镇。马路上的那些石头到底是车上的人故意扔下去的还是意外掉下去的。”

    宋建国眼睛瞪得大大的,脱口问道:“马所长,这……,你这是与上面的人作对啊,就是傻子也知道那些石头是人为丢的,我们这么查,万一上面的人知道了,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真的要这么干吗?”。

    马达鸣反问道:“你以为我们不去调查,人家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到时候无论是秦怀生还是郭拙诚捅到上级,责任就全在我们身上。出了问题,上面那些王八蛋会为我们挑担子?你想得美!因为事情重大,又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就是我们想掩盖也未必能盖住,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结论、自己的证据。

    不过,调查这事还得秘密进行,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实话告诉你们,这些调查结果是为了保我们自己xing命的,也许这事真被人遮盖而永远不浮出水面,那我们调查出来的证据就用不上,只能压在保险箱里直到变成灰。但是,万一有人翻出这事,那时候我们就拿它们出来保命。

    只要我们有了证据,我们就不会被人作为替罪羊,那些王八蛋想把责任往我们身上推也推不了。***,你们到底懂不懂?”

    宋建国、吴跃青眼睛一亮,连忙点头道:“懂!懂!这样最好。”

    宋建国不满地说道:“我当时一看现场就知道有人在玩鬼。哼,他们真把我们当傻子搞,老子当时就想戳穿他们的。”

    吴跃青也说道:“马所长,我们早就应该这样了。他们权力大,拍拍屁股就能走,我们却只能硬扛。我看我们还要调查昨天……”

    马达鸣对宋建国说道:“快去!如果连这种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你就不要回来,直接从山崖上跳下,摔死算了。”

    宋建国答应一声,连忙离开。

    等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了,马达鸣说道:“你刚才说的没错。你悄悄地带人到昨天埋葬女尸的地方给我悄悄地验尸,必要的情况下可以解剖尸体。找与她亲近的人,问问她死之前有什么表现。反正一句话,你必须给我把情况调查清楚,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她到底受了什么委屈,谁做的。”

    一贯嬉皮笑脸的吴跃青这次异常认真地说道:“马所长,我保证完成任务!”说着,他的眼睛红了,说道,“她死的太惨了,她……”

    (感谢欢爱影响、由z甲的月票)。。

    第469章开始致命的反击

    第469章开始致命的反击,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