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59章 争论

    第459章争论

    马修德继续说道:“我们搞什么清查账目,知道的人会知道我们镇里是为了让他们工厂好,不知道的人会认为我们是进去整人的,就如之前的工作队,他们不知道我们要抓多少人,这样一来,工厂还怎么生产?工厂的领导还怎么领导下面的工人?再说,我们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呢?唯一的好处恐怕就是制造恐慌气氛,就是造cheng ren人怀疑别人,所以,我坚决反对现在清查。”

    郭拙诚立即扣住对方的话柄,问道:“你反对现在清查,那你赞成什么时候清查呢?”.

    马修德一时说不出话来,按他的意思当然是永远不清查才好。可是,让他明白无误地当着众人说出来,却也不敢。现在郭拙诚并没有明言是针对他的,如果自己激怒了这个愣头青,谁知道他会不会真的专门对着他来?思考了一会,他环顾左右而言他,说道:“我不觉得这种造成相互之间不信任的行动有什么好处,只会……”

    郭拙诚却针锋相对地打断马修德的话说道:“定期对国营企业进行工厂账目清查可是有明确制度规定的,完全是一次正常的行动,怎么可能造成造成工厂内部相互不信任?我想工厂的工人一定会赞成这种行动,普通管理者也赞成。如果说相互不信任,或者说人心惶惶,那只是某些领导、只是某些既得利益者。请马镇长不要把这少数的人等同于所有工人、管理者。”

    马修德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话明显就是不相信工厂的领导,你要为你的话负责。你这番不负责任的话如果传出去,将会使工厂的生产陷入停顿,会给工人们的思想造成混乱。”说到这里,他转头对其他说道,“我希望各位做事情、想事情要从马驿镇的前途出发,从大局出发,不要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只捞取自己的政治资本。这种人终究不会得逞的,一定会被广大人民所唾弃,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

    对于马修德貌似大公无私的无耻之言,郭拙诚只感到好笑,他说道:“我当然会为我的话负责。历史的车轮究竟会碾碎谁,不是我们现在所能知道的。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要说的是两个内容,首先我们镇的这三个主要工厂生产经营情况已经很糟。如果我了解的没错的,从前年起就处于亏损状态,每生产一天的产品,工厂就亏损一笔资金,它们都需要我们镇zheng fu、我们马驿镇的农民填钱进去。我认为这种局面必须改变,如果能扭亏为盈,我们当然尽量扭亏为盈,如果不能扭亏为盈,我们就把它们给关掉,我们现在不需要三个窟窿来给镇里装门面,老百姓也背不起这三个无底洞。

    第二内容是为了给国家一个交代,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为了让其他工厂汲取经验和教训,我们必须对这三个厂好好调查,好好研究。调查什么?首先当然是调查其财务情况,看里面有没蛀虫,确定工厂是不是由蛀虫导致的,如果是,那我们就要碾死这几个蛀虫,让他们把吞吃的财物吐出来。这些财物即使不能上交国库,也可以当工人的工资发下去,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我们镇里的财政负担。对于这样利国利民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做?”

    马修德大声说道:“小郭书记,你太幼稚太片面了。你以为现在工厂亏损就停掉工厂,这样一来就万事大吉了,我们的财政支出就减少了?错!错的离谱!

    首先,我们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不搞资本(主义)破产的那一套,什么工厂效益好的时候就大肆招收工人,一旦效益不好了,就把骗来的工人赶出去,让他们流落街头,让他们衣食无着,这种事只有资本家才能做得出来。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我们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绝对不能让他们自生自灭。

    我们一旦就三个工厂关闭,那我们镇就几乎没有工业了,就完全断绝了实现工业现代化的道路。将来重新再建工厂、再招工人,那得浪费多少钱?到时候又有谁会来工厂上班?而且按你小郭书记的办法,让这么多工人没事做,让他们在街上游手好闲,我们的社会治安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如果他们天天到我们镇里闹着要工作,我们镇zheng fu还要不要上班?其他单位还能工作得下去吗?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马修德前面说的有点无礼,直接给了郭拙诚一个“幼稚、片面”的评价,但在后面说的话却让其他人都听进去了,特别是说到三个工厂关闭的情况下,几百工人整天无所事事,很可能发生不可预计的事情。几个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不说主抓治安的马达鸣心里深以为然,就是马贵博也认同马修德的话。

    甚至朱彩虹也觉得将工厂关闭有点不妥,虽然明知道关闭比不关闭好:就是街上的老大妈也知道那三个工厂现在就是无底洞,吞噬金钱和财物的大怪物。

    感受到众人神se的变化,马修德得意洋洋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不得不承认马修德这个家伙虽然坏得交底流脓,但他的嘴巴功夫却是一流的,至少在农村是一流的,估计现在一般的县级领导也没有他这么好的口才,听起来真是忧国忧民,富有正义感和责任心,而且将这事提高到了政治的高度。如果不是郭拙诚知道这个家伙无耻、无度地吞吃公家的财物,如果不是他亲自抢了他大肆捞来的六千元老百姓血汗钱,他很可能会被他的这番话所感动,会认为他真的是为民请命的好干部。

    因为马修德这家伙是站在道义的高点上说的话,而且国内确实也没有什么“企业破产”一说,现在的时代根本不像前世,一个企业经营不下去了,破产就是。现在如果将国有企业破产,那可是一件政治上的大事,不说郭拙诚不想冒这个险,就是更上一级的领导也不敢冒这个险。

    郭拙诚知道在目前氛围下不能直接反驳马修德的话,那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即使自己说的有理由,在前世都认为理所当然的话,现在说出来无人认同,也没有人敢认同。

    他思考了一会,只好另辟捷径,以迂回的方式来应对这个家伙。他说道:“马镇长,听了你的话,我还真是感动啊。我都怀疑现在的你和外面流传的你是不是一个人。我告诉你,我建议将三个工厂关掉,不是让它们破产,而是寻找更好的产品,只不过是让工厂暂时停歇一会,让工厂的工人进行技术培训、进行思想教育,等我们找到了新的好产品了,我们的工厂马上转产,为国家做出新的贡献。

    无论是经营企业还是打仗,都要灵活运用。我问你,你知道井冈山红军第一次、第二次反围剿之所以胜利,第五次反围剿之所以失败吗?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前面的反围剿之所以胜利,是因为红军执行了伟大领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不跟国民党反动军队搞硬碰硬的战斗,不拼消耗,而是诱敌深入在运动中寻找战机,集中力量消灭敌人的一部,从而取得了战争胜利。相反,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由于执行的是李德的错误办法,搞的是阵地战、处处设防、广筑碉堡,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这才迫使红军丢失了根据地,被迫进行长征。

    将井冈山反围剿的情况应用到我们马驿镇的企业,我发现我们的三个企业就是在搞阵地战,在死拼消耗,明知不敌而浪费有生力量。到头来将一事无成,最后也只能被迫承认失败,因为我们的财政是有限的,国家给的补贴也是有限的。

    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汲取第五次反围剿的教训不搞阵地战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学第一次、第二次反围剿的经验避实就虚呢?一边锻炼我们的工人队伍,增强他们的战斗力,一边寻找战机,寻找合适的产品,等机会来临,我们重振旗鼓,一战而胜之?”

    马修德占据的是道义高点,又将工厂的关闭上升到政治高度,而郭拙诚则将工厂的经营与红军反围剿挂上勾来,虽然不是很贴切,但也充分说明了问题,不但避开了马修德挖下的政治陷阱,还让马修德仓促之间不敢说反驳的话,虽然那位伟大领袖已经逝世多年,但现在也不是有人敢随意议论甚至诋毁的。

    再说,现在现实摆在这里,工厂一天天亏损,这么继续下去不到工厂翻身无望,镇zheng fu迟早会被拖得死去活来。

    在政治上解决了关闭工厂的麻烦,在座的人也很快认同了郭拙诚的话:暂时停顿一段时间,寻到新的产品后再开工比现在更好。

    这样一来,郭拙诚和马修德可谓打了一个平手。马修德脸上的得意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459章争论

    第459章争论,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