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52章 无法自圆其说

    秦怀生不是傻子,哪里会就这样轻易被周迪辉蒙哄过去?随便戴几顶高帽子就将这种事揭过去,就是毛头孩子也不会。

    不过,秦怀生同样知道现在无法跟眼前这个家伙较真,无论周迪辉是被马修德收买为他说话,还是周迪辉自己为了宁人息事、不想也不敢深挖背后的内幕,手头没有铁证的秦怀生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逼迫周迪辉继续侦查。

    他之前听了郭拙诚的话,此时他装作很无奈、很不满的口气说道:“这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行,我也是快进土的人了,你周迪辉只要你的良心过得去,我接受你的解释。”

    虽然周迪辉内心狂喜,但还是说道:“秦部长,我知道你的心情,也理解你对这件事的怀疑。我们公安局也没有立即收手的打算,这事确实有点巧了,我们还得研究还会继续侦查。请领导放心,只要我们找到了蛛丝马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向你汇报。”

    秦怀生冷笑几声,没有再说话。

    郭拙诚却问道:“周副局长,既然你们知道确实有点巧,那我问你,巧在什么地方?”

    周迪辉一愣,心里立即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了安抚秦怀生而没有注意措辞,却被这个小子抓了把柄:对于公安人员而已,巧就是线索,必须设法排除或能把这种巧合解释清楚,而不是如一般人一样说巧合就是巧合,实在不行就归结到鬼神、运气上面去。

    也不是说公安局侦破案件的时候不承认巧合,但只有解释不好,立马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会让人觉得自己刚才的汇报是假的、是哄人的。

    他心里一边骂着多嘴的郭拙诚,一边组织措辞。良久才说道:“小郭书记,也没有什么巧合。如果一定要说巧合的话,那就是灯泡厂的卡车为什么刚好在这条险峻的路上刹车失灵了?我看了那卡车的底盘,看了下面的刹车管和刹车片,按道理这种陈旧的卡车应该早就该失灵才对,能够拖到现在才出事,真不好说是这个司机的命好还是不好。

    另外一个巧合是,司机从山上坠落下来,他中途怎么就没有抓住一棵树一个块石头什么的?他也是山里人,经常爬山越岭。可以说是从小就上山下山,从高处坠落的事情肯定遇到过几次,多少有点经验才是。而且一掉下来就死了,还摔成了肉饼,哎。”

    他这么说显然是避重就轻,先断定刹车失灵再说其他。殊不知一个谎言需要十个另外的谎言来掩盖,他这么一开口,疑点又出现了。

    郭拙诚立即问道:“周副局长既然看了卡车底盘,又看了刹车管和刹车片,可以说对卡车的情况很熟悉了。那我请问刹车管漏气的大致位置。还有是哪边的刹车片有问题?”

    周迪辉内心一阵慌乱,脱口说道:“刹车管在中间坏的,两个车轮的刹车片都有问题。”

    郭拙诚冷笑道:“可我钻进去看的时候,没看见刹车管的中间有问题,倒是在车桥上分叉的地方有点问题,右边车辆的刹车片在冒烟。”

    周迪辉正要说自己记错了,情况正是如郭拙诚所说,但他很快明白郭拙诚这是在套话。是在引自己上钩,连忙说道:“你这是瞎说。我不得不以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提醒你,如果你提供假的证言证词,就受到法律的严惩。”

    郭拙诚说道:“我如果提供假的证言证词当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有人执法犯法,是不是更罪加一等?”

    周迪辉心里发虚。不由快速思考起来:他这么说一定是在诈我。当时他一定吓得惊慌失措,哪里还有胆量钻到底盘下面看情况。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有底了,说道:“如果我执法犯法,当然是罪加一等。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有现场的照片和侦察人员的报告作证。而你呢?我就问你,你能看懂吗,知道那是刹车管那是刹车片吗?还说钻到车盘底下。……,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这件事,不要感情用事。虽然我对你们的遭遇感到同情,但事实就是事实。”

    郭拙诚平静地说道:“看来你不知道我的履历,不知道我曾经上过战场。不说在这种和平的环境里。就是在越南战场上我也不怕。越南的汽车和我们中国的汽车差不多式样,当时我和战友深入敌人阵地抓舌头,道路被越军封锁,为了带着舌头回来,我们在越军军车下面呆了十四个小时,修好一辆他们丢弃的汽车,开着它强行冲关才完成上级首长交给的任务。你说我对这种卡车了解不?”

    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解放牌汽车就是仿制苏联的汽车,越南无论是从苏联购买还是从中国得到的援助,他们的军车不是解放牌汽车就是和解放牌汽车的父辈。一个能修好汽车又能开回来的人自然对汽车有了解。

    他们根本就没怀疑郭拙诚这是在瞎扯:他从来就没有趴在越军的军车底下躲了十几个小时,他才不会干这种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纯粹靠运气来赌博的事。当然,他也没有完全说假话,他对解放牌汽车确实熟悉,而且当时他确实看了卡车下面底盘没有任何问题。

    周迪辉恼羞成怒地说道:“这是我们公安局内部的事情,破案的内容是机密,不能随便告诉局外人。我刚才只是随便说的,避免这些内容传出去,影响我们的破案。”

    郭拙诚笑问道:“我是局外人吗?当时我可是坐在吉普车上。现在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汇报的吗?既然是秘密,那你现在还汇报什么?”

    周迪辉狡辩道:“我是在向秦部长汇报案情。……,我不过是不好意思让你回避,你不要得寸进尺。”

    郭拙诚没有理会他的狡辩,又问道:“对了,你说的第二个怀疑,我也感兴趣。这个卡车司机常年在山里,正如你所说的确实应该有攀爬山地的经验,不会就这么一直摔落到底。我想会不会是因为有人故意打伤了他,打晕了他甚至打死了他,所以才这么从上面一直摔到底下呢?”

    周迪辉冷笑道:“你这是肆意猜测。那里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哪里会有人打伤、打晕他?你不要危言耸听,还打死他呢。除非有人早就埋伏在那里,可埋伏的人怎么可能知道他会跑到上面去?怎么可能知道他往那里跑?”

    郭拙诚注意到马修德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不由笑道:“周副局长,到底是当公安的,逻辑分析能力还是不错的,埋伏的人怎么可能知道他会跑到上面去?怎么可能知道他往那里跑?你的怀疑很对,我也奇怪。上面有人打伤他,可以解释他坠落过程中为什么没有抓东西缓冲一下,而新的问题却是上面怎么会有人呢?周副局长,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你说是不是?”

    周迪辉对郭拙诚一口一个周副局长很恼火,但一时又不能要求他改口,毕竟自己确实只是一名副局长。对于郭拙诚表扬他逻辑分析能力不错,他更听成了是讥讽。

    他说道:“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

    马修德也插嘴道:“公安机关调查也好,破案也好,都是以法律为准绳的。不能随便臆测。好了,好了,既然汇报结束了,那我们玩点什么好?下午二点半上班,还有半个多小时呢?秦部长,我们打扑克?”

    秦怀生看了郭拙诚一眼,说道:“周局长,郭书记说的并不是无的放矢,更不是主观臆测,你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派人到上面去看看,也许真能发生蛛丝马迹。虽然我不能肯定这次车祸是人为的,但小心没大错。”

    在周迪辉听来,这是秦怀生在给自己梯子下,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那个司机是被人打晕或者打死后摔下来的,汽车底盘下有问题也是手下的公安汇报的,而且汇报的时候吞吞吐吐,一看就不是真是的汇报。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场车祸到底是人为的还是纯粹的意外。他到达现场的时候,路上大块的滚石已经被清理,只剩下一些稀稀拉拉的石块,有的碗口大、有的脸盆大,虽然车辆在这些石块中穿行有困难,但也不是绝对无法通过。

    当然,作为一个干公安出身的人,还是发现了一丝不寻常,也发现了一些疑点。但先入为主的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些疑点,在他想来要组织这场车祸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除了足够的胆量,还要有严密的组织,还要有高效的通信手段,有能力把握这辆吉普车的行踪……,太难了!

    而且在出发前张恒德明确告诉他,这起车祸只要没有铁证证明是谋杀,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再引出太多的波澜,现在长河县的治安足够他们头疼了。(未完待续)

    第452章无法自圆其说

    第452章无法自圆其,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