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41章 就是你的脸

    看着郭拙诚在台笑呵呵的样子,台下的人却一个个如傻了似的。

    不管大家如何想,不管是怀疑他聪明绝顶还是愚蠢无知,都一致认为这个家伙不同一般,xing格和作风与以前调来的镇党委记完全不同。

    就在这时,郭拙诚对着马修德问道:“马镇长,你安排谁守门啊?开会时间马就到了。”

    马修德现在也巴不得事情闹大,大声说道:“我安排马贵博副记亲自把关。马记一贯以来团结同志,遵守纪律,有他把关肯定没错的。”

    马驿镇里姓马的、姓张的、姓萧的都是大姓,三个姓加起来占了全镇人口的六成,镇里面的干部自然有不少是同姓的。

    在医院的时候,秦怀生跟郭拙诚谈起马驿镇的干部时也谈到这个马贵博,虽然秦怀生因为身份敏感,没有说马贵博是谁一阵营的人,但郭拙诚知道这个马贵博在镇里是一个老好人,与任何干部都保持一团和气,实际就是一个没有原则的滥好人,对马修德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求自己无过。

    现在马修德将他推出来,自然就是看中了马贵博弱懦的xing格。

    马修德短时间里就想到用马贵博,说明这家伙脑瓜绝对好使,他这么做可谓一箭双雕:既可以为难马贵博这个好好先生,把他放在火烤,让其进退不得:无论是马贵博按照郭拙诚的要求不让迟到的干部进来,还是出于面子放那些人进来。马修德都有好戏可看。不说那些迟到的人会怎么样发飙,至少郭拙诚和马贵博之间会种下不信任的种子,甚至能激起相互之间的仇恨。

    但他似乎忘记了,他这么爽快地答应郭拙诚分配的任务。本身就给了现场所有人一个印象:郭拙诚毕竟是级任命的镇党委记,马修德再强势也得听从他的吩咐。

    至于马贵博如何做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郭拙诚到马驿镇所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降服马修德,只要搞定了这个家伙,马驿镇的事情就好办得多。

    当马修德说完,会场不少人的目光都变了,有惶恐、有惊讶、有狐疑,但更多的是希翼。马修德自己也明白刚才又被郭拙诚小小地耍了一把。心里很是郁闷。

    坐在郭拙诚身边的秦怀生心里道:这小子不错啊,有手段,这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玩的炉火纯青,不知不觉就达到了目的。又让人无法说什么,高!

    到现在,秦怀生对郭拙诚越来越充满了信心,虽然他感觉郭拙诚有点大大咧咧,说话口无遮拦。但这家伙有办法、有魄力,年纪轻轻却能镇得住场子。

    再说,年轻人不都有大大咧咧、说话不太注意的毛病吗?既然我秦怀生这个老古董都能原谅他,其他领导一样能原谅他。他身后的人更能原谅他。如果因为郭拙诚大大咧咧就因此而判断这小子心无城府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家伙绝对是鬼jing鬼jing的。

    想到这里。秦怀生有点激动,感觉自己如果能力挺郭拙诚。将来就是退休了也能落一个慧眼识珠的好名声,最重要的是能为自己的儿子找一棵可以乘凉的大树。

    现在自己的儿子在不好不坏的县农业局呆着,坐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如果自己退休了,他想进步就更难了。如果有了郭拙诚的照拂,可比自己照拂儿子还好得多,毕竟自己想照拂儿子还有不少顾忌,很多人都盯着,郭拙诚照拂就没有任何问题……

    郭拙诚不知道秦怀生在想什么,他似乎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又取得了一个回合胜利。他顺着马修德的目光找到马贵博,笑着说道:“马记,那就麻烦你了。只等时间一到,请你将到会人的名字记下来。然后在外面记下迟到者的名字,让他们写出检讨,告诉他们准备接受批评和处分。至于那些缺席会议的人员,你也一一通知到,要他们在明天早晨八点前把事情经过写清楚交给你。如果确实因为有事而无法参加会议,请他们找周围的人证明。”

    好好先生马贵博脸一脸的不愿意,但见郭拙诚盯着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好。我努力把事情办好。”

    郭拙诚却严肃地说道:“马记,我不得不批评你一下,你的士气太低落了,什么叫努力把事情办好?听起来就让人感到怀疑,怀疑你是不是会坚持原则,怀疑你敢得罪人。我问你,这事很难办吗?我都已经明确告诉你该怎么做了,你只要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做就行,没有任何技术难度。

    就算你的行为有得罪人的地方,那也是我得罪人,那些人只会把怒火烧到我身,与你何干?这事我jing告你,你没做好,我请求级严厉处分你,做好了,没有奖励,这是组织给你的任务,是应该做好的。你自己思量着办,你是愿意牺牲自己让自己背处分还是愿意让违纪不遵守规章制度的人受处分。”

    一个新来的镇党委记竟然面对所有干部的面训斥一个年老的副记,这是什么情况?谁见过这么狂妄的家伙?会议室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这小子是疯狗啊?

    看到马贵博被郭拙诚训孙子似的训得一言不发,马修德乐了:小子,你狂,老子看你狂,还没任就得罪了一大片人,呵呵,好啊。我喜欢。

    马修德高兴,他的那些爪牙也高兴,副镇长孔进喜说道:“还是年轻人厉害啊,刚一来就八面威风,把我们这些老家伙训的灰头灰脸。连党委副记都被骂孙子似的,我们这些小兵将来还怎么活?”

    坐他旁边的另一个男子也笑道:“马记一贯都是兢兢业业地工作,群众口碑很好,想不到今天一下就受到了jing告。几十年的清誉就全毁了,呵呵……。”

    ……

    这些人显然是煽风点火,在故意激化矛盾。不说与马修德一伙的议论纷纷,就是那些与马修德不对付的人也绝对郭拙诚这么不给老干部面子有点过分。

    马修德故意说道:“安静!现在是开会!这是小郭对大家的严格要求,我们马驿镇是该整顿一下了,有了年轻的记,我们有些领导就不要摆老资格,不要百自己的老资历,而是应该积极工作。成绩是属于过去的,不是属于现在,我们小郭记看的就是现在,看的就是将来。过去的功劳再大,在这里都没有用,大家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从这个时刻起老老实实地做。俗话说路遥知马力ri久见人心,各位睁大眼睛等着瞧,好好努力。”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但话里很yin险,暗示新来的郭拙诚年轻气盛,不会在乎大家以前的资历、成绩,为了他的政绩,他只会行自己的一套。同时话里还讥讽郭拙诚的得意也就得意这段时间,过了这段时间老子就会让他好看。

    郭拙诚不顾下面一些人的担忧,却一脸平静地看着腕的手表,说道:“还有九秒钟,马记,这事就交给你了。”<吩咐道,“把全镇副股级干部的花名册给我拿过来,马!”

    声音很干脆,中气也很足,完全不像刚才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

    台下的人都以为马贵博是被郭拙诚和孔进喜等人说得恼羞成怒而赌气说的这些话,心里肯定恨郭拙诚这个没长毛的小子入骨,但郭拙诚、秦怀生甚至马修德都知道,这个好好先生现在之所以这个样子,全是因为郭拙诚采取的激将法激发出了马贵博的雄心和残存的勇气。

    只要是在官场的人,就是马面临退休的官员,他们一样时刻有着出人头地、让人敬仰的企盼,没有一个人真心愿意躲在yin暗地角落被人无视,更不愿意趴在别人的脚下苟延残喘。作为镇里排马修德之后的副记,马贵博怎么可能甘心一直默默无闻?以前是惧于马修德的yin威,他不敢振臂高呼,只敢自保,但并不是说他没野心。现在一个强势的年轻人来了,一个在短短时间里就占风的司来了,他当然得抓住这个机会表现自己,让自己在马驿镇显现出来。

    马贵博心头是有火,但他的火针对的是马修德等人,不是针对郭拙诚。今天被郭拙诚jing告,确实让他落面子,但最大的罪魁祸首不是郭拙诚而是马修德,是马修德这王大蛋把自己当枪使,郭拙诚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久在官场的他岂能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特别是孔进喜等人的挑拨离间更说明了问题。如果自己就这样跟郭拙诚闹别扭,高兴的、得利的只能是马修德一伙,傻子才这么干!

    马修德感觉马贵博如换了一个人,心里暗叫一声糟糕:马贵博这王八蛋难道还有想往爬的想法,过去他做好好先生难道都他妈的是装的?草!这下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家伙不会就此投靠过去?

    感谢打你的脸的月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