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36章 地头蛇出洞

    看到郭拙诚脸高兴的表情,秦怀生也很高兴,说道:“除了刚才说的张彤彤你要注意,党委班子里还有一个叫马达鸣的人物你也得好好观察。-他也是从部队转业来的,家住南志公社,在马驿镇这里担任派出所所长。我跟他接触不多,但他来报到的时候,我特意找他谈过话。我认为这人心头还是有一股正气,是一个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分到我们县后,他先在县城派出所工作了一年半,去年年中才提升为马驿镇派出所所长。现在他正是踌躇满志的时候,不会轻易被人拉拢,就算他已经偏向了马修德一边,但我认为他涉入不深,还谈不同流合污,如果你能将他争取到你一边,不但对你工作是一大助理,对你的安全也将是一大保障。”

    说完这些,秦怀生又说道:“虽然我马要退休了,但我会利用最后的这段时间帮你做点事,反正我也干不了多长时间,把这张老脸豁出去了,怕他一个鸟?”

    骂完这句脏话,他笑了起来。

    郭拙诚也笑了,心道:如果县里有一个县委常委在自己背后撑腰,事情就好办多了。虽然秦怀生已经是一个过气的领导,连司机小王都敢怠慢他,但并不是说他没有能力、没有权力,只要他不真正退休、只要没到离开单位的那一天,他的权力还在。

    按照约定俗成,退休的官员在交接手续的半年内一般不再管事,时间都用在交接用在交用在对副手的传帮带。有意地让其他人自觉不自觉地将他忽视,以利他的下任顺利接管权力,但这只是一种习惯,并没有专门的文件规定必须这么做。只要没有签字交权,他组织部长的权力和职责都由文件白纸黑字地确定了,如果他要行驶自己的权力,就是袁兴思这个县委记也只能同意。

    当然,如果他这么做,可能引来别人的议论,说他贪恋权势,说他不肯放手。但对于想报仇的秦怀生而言。这点议论算什么?人们总不敢指着鼻子骂他,最多是背后说说而已。现在他已经只是象征xing地圈阅一下文件,有时甚至文件都不看,想安安心心渡过这段时间。可现在不是麻烦主动找门来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气呢,难道就这么忍了不成?

    郭拙诚笑着重复道:“哈哈,怕他一个鸟!”

    “呵呵,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马修德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就伸出双手,热情而客气地对秦怀生道:老领导,你来了!路发生什么事?真是惭愧啊。我们这穷乡僻壤什么都没有,就是恶人多。真是委屈老领导了。总算天有眼,你还没有什么大碍。刚才听了院长的汇报。我这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欢迎!欢迎到我们马驿镇考察指导!”

    至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有往郭拙诚身瞧,直接将郭拙诚无视。

    不得不说马修德很会表演,一件谋杀案被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好像秦怀生只是在路踩了一堆狗屎一样,仅仅恶心而已。嘴里更是一个老领导又是一个老领导,似乎秦怀生现在已经成了老朽,只能躺家里养老似的。

    秦怀生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了对方的手一下,说道:“马镇长,今天来真是打扰你了。最近过得还好?”

    马修德收回手,说道:“老领导,你这话说的,我们都难得请动你,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说是打扰呢。等你退休,我建议你到我们马驿镇来多走走,这里环境好,呆久了百病不生,长寿啊。”

    秦怀生摇头道:“马驿镇我可是不敢来啰,这次如果不是小郭,我命早就完了。真要在这里住下,长命百岁的话,那就是老不死,嫌都会被人嫌死。看着你忙的热火朝天,我一个轻闲的家伙想睡觉都睡不着。”

    显然马修德不是秦怀生的对手,加秦怀生心里不满,马修德内心胆怯,说了几句之后,马修德主动放弃,转而看着郭拙诚问道:“秦部长,这位是?”

    郭拙诚微笑道:“马镇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昨天晚都给我送了那么重的礼物,现在就忘记了。贵人多忘事我听说过,但像你这样忘记得这么彻底的情况都还是头一次遇到。呵呵,看来我还得自报家门一下,我就是这次县委派过来担任马驿镇党委记的郭拙诚,将来我们可是在一个马勺子里吃饭的同事,请马镇长多多支持。”

    马修德想不到郭拙诚当着秦怀生的面说出收礼的事,他心里一边骂着:王八蛋,那是我送礼吗,是你强抢过去的好不好?一边拍着脑袋说道:“呵呵,你看我,真是糊涂了。不过,你看起来比昨天成熟多了,一时间还真没有认出来。既然将来是同事,那好说得很,我也就痴长了几十岁,其他东西没有,工作经验倒是不少,有空我会好好说一说,到时候你可不要说我倚老卖老,在教训你哦。”

    郭拙诚笑道:“我年纪虽小,但走南闯北多了,为群众办事的经验不缺,也就不劳你老费心。我只是希望大家各施其责,都努力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不乱伸手就谢天谢地了。秦部长,组织是不是要求我们做一行爱一行?”

    秦怀生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认识,那就没有必要我再介绍了。马镇长,我们一起去镇里开会。马就要中午了,不能让同志们等急了。走!”

    马修德心里很不是滋味,作为地头蛇的他第一次感到被轻视:专门跑过来,老子水都没喝一口就走,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就甩开袖子走了,但今天因为内心有鬼,不敢过于嚣张,而是讪笑道:“两位请。我在前面带路。”

    医院副院长带着几个手下早已经等在走廊里,看见马修德、秦怀生等人出来,一个个笑容满面客气无比。不过,从他们的目光可以轻易看出,他们对秦怀生、郭拙诚并不怎么在意,他们尊敬或者说敬畏的目光是送给马修德的。

    看着马修德不顾周围人敬畏的目光而赌气前行,秦怀生轻轻地冷哼了一声。

    从二楼下来后,看着快要出门的马修德,秦怀生突然喊道:“马镇长,袁记的司机正在这里住院治疗,我们是不是过去看一下?人家是送我们来的,不能就这样不理?”

    马修德一个趔趄,连忙收住脚,心里狂骂道:我草你秦怀生老家伙的娘,早不说迟不说,等老子快出大厅了才说。老子哪里不理他了?不是你这老家伙还没等老子喘一口气就喊走,老子哪能丢弃那个家伙?不过,那家伙将来也不可能再为袁兴思开车了?就算不残疾,袁兴思也不可能让一个小腿骨折过的人为他开车。理不理他也不见得有多大不同。

    到达医院后,副院长第一时间向他做了简单汇报,了解了司机小王的基本病情。

    他也大声说道:“老领导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自责。只知道时间紧,只知道遵命而行,忙于接你去镇里开会,把这么大的事情都忘记了。准备等散会了再专门来看望王师傅,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先看望看望他。萧院长,你带路。”

    姓萧的副院长连忙说道:“好的,好的,请各位领导跟我来。”

    秦怀生指责马修德没人情味,马修德说自己本想去看望却被迫去镇zheng fu,两人打的机锋很普通,收获也是半斤八两。秦怀生的唯一收获就是把自己和马修德之间的裂缝公之于众,这番话等于告诉其他人:我和你们马镇长有矛盾。

    不过,他的这番努力算是白费了,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在萧副院长等人看来,秦怀生有这些情绪是正常的,谁被车祸吓一跳都会有怨气。他们根本就不认为秦怀生这个组织部长真的对马修德有意见,更不认为马修德得罪了县委领导势力也受损。

    看着两个人针锋相对,两世为人的郭拙诚觉得有点好笑,也觉得县里的、镇里的领导到底是县里的、镇里的,眼界窄了一下,气量也不阔,根本做不到不怒形于se,根本达不到胸有千沟万壑、脸平静如水的水平。

    看完司机小王,听了小王的一通抱怨,马修德带着秦怀生、郭拙诚朝镇zheng fu走去。

    昨天人声鼎沸的水泥坪里没有几个人,只有一个守传达的男子和一个送报纸的邮递员,有一个女人在楼梯间不急不慢地打扫卫生,看着马修德过来,吓得连忙躲到一边。

    走在后面的郭拙诚心里不由一阵冷笑,就是用脚趾也能想到这是马修德故意这么做的。当时秦怀生让姓任的女人打电话到马驿镇来,让马驿镇的干部准备开会,马修德就“真的”的将干部集中到会议室,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

    感谢枫贱的打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