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32章凶手摔死

    第432章凶手摔死

    卡车司机在动手前可谓胆气十足,完全称得上将生死置于度外,但事情真的发生在他眼前,他却害怕起来了。「域名请大家熟知」看到凄惨的现场,听到吉普车里传出的惨叫,他脸se变得惨白,恐惧的他也不管对方死没死,而是慌luan地推开车men,失魂落魄地跳下车,从楠竹堆里扒开一个口子后朝车后狂奔着,直到跑了很长一段距离,这才想起了什么,稍微犹豫了一会,然后转身朝山坡上冲去,四肢齐用力,不管坡上片石扎手也不顾荆棘刺rou,只是失魂落魄地往上爬,就如身后有鬼找他索命似的。<的晕头转向,虽然他早有准备,虽然两车都是车头撞击,但卡车巨大的惯xing还是将他从座位上抛了起来。

    重新落回座位后,郭拙诚这才嘘了一口气,心里暗叫一声好险:幸亏那个司机只是憋着一口气,并非真正的视死如归的勇士,到了最后一刻胆怯了、犹豫了,否则的话,自己虽然不至于死去,但也非受伤不可。

    回过神来后,郭拙诚迅速将秦怀生、小王的伤势仔细检查了一遍,情况不是很糟:虽然两人都发出惨叫声,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心里害怕而叫,实际上并没有受多重的伤,更没有生命危险。

    秦怀生因为是躺着,又在吉普车的后座。他只是因为车辆相撞的瞬间身体被抛了起来,落下的时候碰伤了胳膊,左肘部有一个伤口,流出了一些鲜血。额头上撞出几块红印。

    司机小王也是因为在车内碰撞伤了几处对方。但是,倒霉的他在两车相撞的时候没有出事,却在撞完之后,看到吉普车车men被撞开而下意识地从这里往外跑,不想几根楠竹从车顶上滚落下来砸在他右tui和右胳膊上,造成右小tui骨折,剧痛无比,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嚎叫。

    郭拙诚笑了一下,动作飞快地从小王身上扯下一块布,将一把扳手当夹板将小王的右小tui绑了起来。

    之后,他说一声“你们等着我”就窜下了车,先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卡车驾驶室,然后冲向卡车后面,目光四处扫描,终于发现左侧山坡有一个向上攀爬的身影。

    因为山坡上灌木杂草很深,他只能看见一点点影子。

    郭拙诚低声骂了一声:“王八蛋,这次看你往哪里逃!”然后迅速朝那个家伙追去。即使那个家伙早出发一段时间,而且对方在逃命,是使出全身力气试图逃离这里,但郭拙诚自信能抓获对方,最多也就是二十分钟而已。

    可是,他还没有爬上几分钟,就听见上面传来一声惨叫:“群赞子,你——,我……,啊哟——,救命啊——”

    接着一道黑影从上面悬崖落下,随即下面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郭拙诚一愣,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目光急切地寻找那道黑影坠落的地方,略为思考了一下,然后依然奋力朝上面爬去,只不过他的目光不断地收集周围的情况,特别是注意上面有没有石头滚下。他可不想被人第二次算计,最后还是死在这里。

    郭拙诚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上来的路上可谓风平lang静。等他爬到山顶,却发现这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除了群山和灌木、杂草。

    郭拙诚有点不甘心地搜索着四周,并爬上不远处一块luolu的大石头,站在上面四处眺望,但依然没有看见什么,只看到几只小小的麻雀在抢吃草籽……

    在上面搜索了一会后,他只好无可奈何地转身下山,心里骂道:“杀人灭口的家伙倒是见机快、动作干脆,这么快就消失不见了。怎么就不在这里拦截我呢?”<人形的卡车司机。这个凶恶而倒霉的歹徒此时不但脑袋破碎、脑浆四溅,就连腹部也被山坡上的石头划开,lu出了令人恐怖而恶心的内脏,散发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郭拙诚厌恶地看了这具稀烂的尸体几眼,这才回到车祸现场。

    他没有急于去理会吉普车受伤的两个人,而是从卡车背后钻进车底,仔细观察着它的刹车系统、传动系统。足足看了十分钟,他才从车底爬出。

    等他重新回到吉普车旁的时候,秦怀生和司机小王都没有再惨叫,两个人在咒骂着丧心病狂的卡车司机,在庆幸郭拙诚的当机立断,感叹郭拙诚出神入化的车技。

    郭拙诚将司机逃跑,却不慎坠落下来摔死路边的事情说了,跟着他们谴责了几句卡车司机罪有应得,自己一行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话后,开始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虽然这是马驿镇出县城的jiao通要道,但真正在这里路过的人不多,如果坐在原地等,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有人过来。还不如自己走出去,等到有人的地方让他们报信、报案。

    为了尽可能保持车祸现场,三人都没有做太多的动作,只是把秦怀生的公文包、司机小王认为重要的物品放进了郭拙诚的行李包,然后郭拙诚背着小王,搀扶着有点晕头的秦怀生,一步步朝马驿镇走去。

    一路上,秦怀生不断哀叹:“现在的人真是丧心病狂,丧心病狂啊!……”直到走了一里多路,他才不再唠叨,也不再需要郭拙诚的搀扶,一个人朝前走着。好几次他都想出口相询,但看到郭拙诚背上的小王,只好住了嘴。

    郭拙诚知道秦怀生想问什么,但他没有说。

    秦怀生现在已经猜到这次谋杀是针对即将到马驿镇上任的郭拙诚,自己和小王只不过是这次谋杀的牺牲品。至于那个司机从高坡上摔下来死了,不是司机的同伙将他杀人灭口,就是郭拙诚刚才上去失手杀了他。

    秦怀生可不怀疑郭拙诚的杀人的能力,更不怀疑他杀人的胆量,而且他也有杀人的理由:一个刚才战场上下来的军人,可以说见惯了生死,在他们眼里杀人跟杀ji、杀猪差不多。上级将他一个正科级干部、一个战斗英雄退伍转业,心里本就怒火中烧,现在又派到一个穷到没ku子穿,局势异常复杂的马驿镇,肯定火气更大。遇到这个谋杀他的司机,年轻气盛的他还不出重手撕了这个王八蛋?

    无论是对方的同伙杀人灭口,还是郭拙诚将其杀死,都是一起了不起的大案,都能掀起轩然**o,绝不适合在这里谈论,特别是不适合面对郭拙诚这个可能是凶手的人谈论。真要惹火了他,自己和小王都可能会被他杀人灭口。

    当然,他心里更多的相信郭拙诚不是这种人,绝不会做出将他杀灭的事来,他也不希望郭拙诚失手杀了那个司机。即使是他杀的,如果需要,秦怀生还愿意帮这个小伙子洗刷干净,愿意为他作证是司机自己失足摔死——那个家伙实在死有余辜!

    但是,这些都需要两人si下jiao谈、si下通气,必须秘密地对好措辞,以便应对调查人员的询问,减少纰漏的出现。

    看着一脸平淡的郭拙诚,秦怀生心生佩服:“这小子真有大将风度,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就是我这个老家伙都难以做到。”

    与秦怀生内心bo涛汹涌不同,司机小王则单纯多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想到这次谋杀是针对的郭拙诚的,甚至都在怀疑这次是不是真的谋杀,会不会是巧合,会不会是卡车的刹车失灵、路上又刚好有山上滚下的石头。

    即使有人说这是针对郭拙诚的谋杀,估计他也不会相信。在他想来,郭拙诚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连领导都称不上,根本不值得有人来谋杀他。如果真的是谋杀,那也是卡车司机认出了这台吉普车是县委书记的,因而想谋杀县委书记。无论是秦怀生还是郭拙诚,他们都只是因为坐了这辆车而当了冤大头。他心里甚至有了一丝内疚,代替县委书记的内疚。

    想起刚才的惊险,小王还冷汗连连:如果不是郭拙诚当机立断夺过他的驾驶权,这辆车肯定出大车祸,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能留下来。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吉普车会在石堆前倒过头来,以长长的车头对着那辆大卡车的车头,而吉普车的车身却骑在石头上,这才避免了惨祸的发生。

    作为司机,他明白吉普车骑坐在石头上无论卡车有多大的力气,也不过是撞烂吉普车的前面部分,很难冲到吉普车车身上碾压,也很难将吉普车和它下面的石头一起推下悬崖。如果是自己开车,即使不在路途中被撞下悬崖,也会将吉普车绝望地停在石堆前,以吉普车的尾部对着卡车的车头。那样一来,处在石头和卡车之间的吉普车会被卡车挤成面饼!里面的三人没有一人能存活下来。

    此时的小王把背着自己前行的郭拙诚视为了救命恩人,心里还对yu言又止、不时看向郭拙诚的秦怀生很不满,以为秦怀生是因为郭拙诚没有搀扶他这个县委领导而生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