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31章 虎口逃生

    直到郭拙诚将车开出了百米,小王才从惊恐中回过头来,双眼冒着星星,如看天神般地看着郭拙诚。-

    他不知道郭拙诚前世开了几十年的车,车技本就比他强不少,更何况郭拙诚在特战队更是苦练过,特别是这种吉普车更是练习的重点,不但因为地方基层干部用的多,中**队用的多,几乎是基层部队的标准配置,更是因为更多他知道越南军队也用的多。

    为了适应战场,郭拙诚当特战队队长的时候就明确要求每一个特战队战士都必须能熟悉驾驶这种车辆,能在夜间无光的情况下在复杂地形匀速前进。

    对战士们的要求如此,郭拙诚自己更不能落后,他们甚至还多次练习在驾驶员被敌军狙击手击毙的假想情况下,其他士兵如何保持车辆的平稳,如何快速更换驾驶员。今天的表现只是小儿科,只不过是郭拙诚小试身手而已,但对小王的震撼却足够了。

    郭拙诚没有理会小王的震撼,他心里想试一试后面卡车司机的杀气有多重,决心有多大。如果后面的人胆怯、犹豫,也许还能劝说对方中止这种愚蠢的行动,或者趁对方疏忽的时候弃车逃离,只要给他几分钟,几分钟之内秦怀生和小王不出事,郭拙诚相信自己能设法制伏后面的家伙,消除这次暗杀行动。

    如果对方是亡命之徒,一定要杀死自己,那么这个家伙绝对不会给自己哪怕几分钟的时间。坐在吉普车里的秦怀生、小王他们很难有脱险的机会。他们可不是特战队战士,不具备在运动的车辆跳车逃跑的本事。他们一直坐车也许还不会死,跳车的话很可能摔死或坠落悬崖摔成肉饼。

    郭拙诚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他们两人逃跑,见招拆招。尽可能将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

    因为只是昨天经过这里一次,虽然知道前面那些大弯、大直路,但他不敢就此断定那些弯道的半径和直道的具体长度。虽然他开车的速度比小王的快出不少,但也不敢太快。等到吉普车又来到一条短短的直路前,郭拙诚有意降低了车速,一直降到了四十公里左右。

    他一边从倒车镜里死死盯着后面的卡车,一边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加速逃离。他心里还希望自己判断失误,对方也许不是谋杀自己。这样的话就好了。虽然这种可能xing很渺茫。

    很快,刚才拉开一段距离的卡车又出现在后面,看见吉普车就在前面,卡车的速度不降反增。竟然高达六十公里以。接着,卡车司机的面孔也清晰地出现在倒车镜里,只见那个家伙双眼圆睁,牙帮咬的紧紧,额头青筋暴出。因为激动,他脸的肌肉微微颤抖着,随着发动机一声怒吼,加速的车头直接对准吉普车尾部撞来!

    如果被它撞中。即使吉普车车不被当场撞散变成碎片,也会被撞下悬崖摔成碎片。里面的人更不可能存活。

    过战场的郭拙诚立即断定对方是亡命之徒,这家伙此时已经如顽固的越军一样置生死于度外。不说用语言劝不住他,就是用刀顶着他的胸口,他也会继续施暴。

    郭拙诚大骂一声:“王八蛋!”,然后猛踩油门,发动机猛地吼叫,车身猛地一冲,郭拙诚眼疾手快,快速地方向盘往右边一甩,在卡车距离吉普车不到三米的距离时,吉普车如离弦之箭飞奔,双方的距离再次开始拉开。

    卡车司机受到了戏弄,也狂骂了一声什么,同时手忙脚乱地丢油门紧张地打着方向盘。等卡车正常后,他再次踩下油门,跟着吉普车猛追。

    郭拙诚暗叫了一声可惜:这王八蛋司机的技术真不是盖的啊,想不到他在距离这么近、速度这么快的情况下还能调整好车。怎么就不直接冲下去摔死呢?

    想到人家长年累月在这条险路跑,郭拙诚也不再哀叹自己的计谋失败,而是认真地驾车前冲。

    这个时候不说司机小王知道了危险,就是睡觉的秦怀生也看出了情况不对。他慌忙从座椅爬起来,通过灰蒙蒙的后窗盯着后面的卡车,嘴里大喊道:“你疯了!你疯子!”

    显然,他的呼喊是徒然的,不说后面的卡车司机听不清,就是听清了也没有一点效果。

    如果车没有其他人,就算现在的情况这么危急,郭拙诚还是有把握跳车保命,可是现在车有两条活生生的生命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么做。

    又跑了一段距离,离前面拦路石头不到四百米,几次拐弯的时候郭拙诚和小王都能看见前面拦路的大石头,不知道是出于掩饰谋杀现场还是出于降低车速的目的,路开始不时有一些脸盆大的石头胡乱地扔在路面。

    郭拙诚小心地驾车避让着,车速不可避免地降了下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担心车轮撞到这些石头而侧翻,更是因为坐在后排的秦怀生此时已经受不了这种惊险动作。好几次吉普车快速拐弯他都被甩到车体,脑袋和身体已经撞出了血包,人也开始呕吐。

    郭拙诚担心如果继续凭借自己的本事开快车,不用后面的卡车撞,这个老头恐怕会就此一命呜呼。

    当然,没有人知道郭拙诚降低车速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他要利用这短暂的时间观察前面的道路,思考最好的方法避开后面卡车的撞击。

    随着吉普车越来越接近拦路的石头丛,小王急得差点哭了起来:“郭科长,怎么办?前面过不去啊——”说着,眼睛又惊恐地看着后面那辆气势汹汹的卡车。

    此时的秦怀生倒是冷静了许多,说道:“小郭,慢慢把车速降下来,跑这么快,就是不被他撞死,我们也会掉下去。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撞死我们。”

    郭拙诚却说道:“秦部长,你躺好,死死抓住座椅的带子。小王,你把脚提到座位,努力把自己卷成一团,一手抱头一手抓住前面的把手!”

    等两人遵命而行后,他便放慢了车速,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路面,眼睛的余光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卡车。

    看着前面的吉普车终于不敢冲了,距离自己的车头越来越近,卡车司机得意地大叫道:“王八蛋,跑啊,怎么不跑了?冲啊,冲石头啊。”接着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就在卡车撞前一刻,郭拙诚大喊道:“抓紧!”接着将油门猛地一踩,车呼啸着朝前面的石堆冲出。

    在后面卡车司机看来,吉普车现在就如主动去撞石头似的。

    虽然前面的石头没有将道路彻底封死,但留出来的空隙不足以让吉普车通过,除非它在这一瞬间长出一对大翅膀飞起来。

    看到吉普车如自杀似地继续前冲,卡车司机一愣,双眼紧紧地瞪着,踩着油门的脚不由自主地放松了很多,甚至当对方离那堆石头只有二十几米而依然加速事,卡车司机甚至还将踩油门的脚移开,轻轻地点在刹车,嘴里吃惊地念:“草!他们自己想死啊,那就不用我去撞了,呵呵……,啊——”

    突然,卡车司机瞪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前面:只见吉普车在接近那堆石头的时候,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身竟然以前轮为支点车身猛地甩了起来,车的后身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接着又是一阵刺耳的咔嚓声,甩过去的车身堪堪骑坐在乱石堆,车的前头正好对准他的卡车!

    “这是怎么回事?”卡车司机如见了鬼似的,“它怎么甩起来的?”

    如果是前世,只要他看过有关塞车的电视就知道这是年轻人津津乐道的汽车漂移。可现在的他只感觉到匪夷所思,感觉到对方有神鬼附身。

    内心害怕的他看到这一幕后都忘记自己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了。就在他疑神疑鬼的时候,只见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小伙子坐在驾驶室讥讽地看着他,凌厉的目光里包含着无穷的杀气,安坐在吉普车里犹如一尊天神!

    卡车司机大惊失se,右脚本能地踩着刹车,双手慌乱地转着方向盘,不敢正面撞击吉普车,更不敢直面郭拙诚冷冷的目光,。

    但是,因为两车相距太近,加卡车的速度快、重量大,即使卡车司机松了油门、踩了刹车、转了方向盘,卡车还是在惯xing的驱动下前冲着,前轮撞飞了路面的石头、车头重重地撞了吉普车的车头,发出一连串的巨响:

    “嘭!”、“咚!”、“咣!”——

    装载在卡车的楠竹受不了这个撞击,在这个时刻散架了,无数的楠竹如标枪似地飞离卡车飞向前方,几乎将前面的吉普车掩盖。

    幸亏吉普车车身低,又有卡车驾驶室做挡板,楠竹都只是压在车顶,否则的话,吉普车里的人就是不死也会被这些楠竹戳得成烂泥。

    即使如此,吉普车里还是传出了两个人痛苦的惨叫和呻吟。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