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28章 下毒手

    第428章下毒手

    作为一个司机,他虽然还不清楚这次马修德的意见如何,但就是用脚趾也能想到马修德不会高兴,郭拙诚这可是**luo地过去抢马修德的位置。以前上级组织还没有透风说让马修德当镇党委书记,马修德就对上级派党委书记过去怒发冲冠,将那些上任的人一个个赶跑,让他们丢官罢职。

    现在已经开过人事会议了,当时的会议上已经确定了马修德上位而且党政一把抓,大家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以为再也不会有人倒霉了,谁知半路里杀出了这个程咬金,马修德还不气得吐血,还不好好地算计一把这个年轻人?连带着自己这个送他上任的司机恐怕也会被马修德忌恨上。

    每次过年过节,他收了马修德不少礼,心早就在马修德这边,现在马修德失意,他也不高兴。就算马修德不会对他这个县委书记的司机怎么样,但脸se未必有原来好看,如果因此而在马修德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被马修德视为郭拙诚的帮凶,那可就糟了,每年的额外收入将直线下降。你说司机现在的心情能好吗?

    司机心里嘀咕道:“袁书记也真是,怎么把自己的车派出去,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随便哪一辆车都行啊。”他一直磨磨蹭蹭不想走,就是希望袁兴思能临时改变主意,临时有事出去,这样的话他就不用走那条险路,更不用惹马修德生气了。

    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小人物,平时依仗的就是“县委书记的司机”这个光环,别人都对他礼貌三分。但他知道人们的这种礼貌只是表面上的,只要他不再为袁兴思开车,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虽然他不断巴结袁兴思,在袁兴思心里也有不错的印象,但如果惹火了秦怀生这个组织部长,秦怀生铁了心要赶走他,他也无计可施,与大权在握的组织部长相比,他这个司机就如跟大象对阵的蚂蚁。县委书记绝对不会因为那一点点好印象留下他而得罪秦怀生。

    想明白这些,司机连忙说道:“秦部长,对不起,你误解了。我是今天被我家那婆娘无缘无故地骂了一顿,现在连早餐都没吃。我知道你老脾气好,所以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在你面前放肆,我向你道歉。”

    秦怀生余怒未消,手一挥:“开车!”嘴里还留着包子的味道,能不吃早餐?

    吉普车就在这种不尴不尬的氛围中前进了。

    对于像司机这样的小人,郭拙诚前世今生都见多了,对这种人没有什么太多的憎恨,因为他知道这种人欺软怕硬,只要自己能表示出强势来,这种人很快就由气势汹汹的野狗变为温顺无比的哈巴狗,而郭拙诚最不缺的就是强势,现在的他真不屑收拾这种人。

    刚到一个新的地方,只要别人没有给自己造成麻烦、没有迹象表明别人对自己不利时,郭拙诚只会保持睁一眼闭一只眼的状态,冷静地旁观。如果有人伸出爪子来yu对自己不利,郭拙诚就会设法斩断它。

    秦怀生年纪大又面临退休,正处于敏感时期,最讲的就是脸面,最希望得到的就是尊重,他早已经没有了追求仕途的**,只求风风光光高高兴兴地卸任,而司机这么怠慢他,自然揭了他的逆鳞,他也就比郭拙诚这个小年轻还容易生气,还怒形于se。

    现在司机就被“嫉恶如仇”的秦怀生所鄙视、所冷眼相待。

    想到通往马驿镇的途中会有一段险路,郭拙诚可不想因为司机心情不好而出事,等车出了县政fu大院上了马路上后,他设法和秦怀生攀谈起来,缓解他的怒气。

    郭拙诚问的、说的都是秦怀生的得意事——他曾经参加游击队打ri本鬼子、参加解放战争的事。虽然郭拙诚知道秦怀生在抗ri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没有立过什么功(如果真立了功,他的级别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估计也就是普通战士,跟着队伍到处战斗的士兵,但他还是很尊重地询问一些具体战例,特别是秦怀生得意的战例,他更是问了又问。

    慢慢地,秦怀生不再生气,也不再虎着那张老脸。司机所感受到的那种无形压力消失了,神情也不再那么紧张,开起车来基本上可以说得心应手。

    郭拙诚松了一口气,有意无意地将话题转到了长河县,对于秦怀生不时很得意地将话题扯到昔ri战火纷飞的年代,郭拙诚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甚至附和一句两句,让这个老头高兴得忘乎所以。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吉普车还没有出县政fu大院,车上的情况就通过电话传到远处,等吉普车上了大路出了县城,远处的人开始迅速而秘密地布置起来。<道:“现在你给我说实话,你敢不敢做?……,如果不敢做,我就找别人。敢做,就要做好。”<咽下一口口水,大声道:“马镇长,你就放心。不就是让他踩一下油men吗?有什么不敢的?你就看我们的行动。”

    话说的很坚决,但他的眼睛和双手出卖了他:他很害怕,目光四处漂浮,双手不停地颤抖。<的胆怯,他心里虽然鄙夷这个胆小的家伙,但没有发怒,而是语气和气地说道:“雨chun,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因为我和你爹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我一直把你当我自己的儿子看待。你父母在快要解放的时候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后,我一直在关照你。这些我相信你都知道,不用我多说。我现在说这些,不是要你感恩,而是要你记住,我就是你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无论你将来出了什么事,我都会关照你。

    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年做了一些什么,如果被人知道,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今天这事如果被发现,你我只不过早死几天而已,因为他现在掌握了我们不少事情,一旦让他过来坐上了镇党委书记的位置,利用他的权力,利用他掌握的线索,要查我们易于反掌。

    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小王八蛋的背景如何,不知道他有什么后台。若是他真有强大的后台,到时候我们想扳倒他也比扳倒其他人困难得多,或许我们反而被他一锅端了。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必须先下手为强,在他还没有掌握多少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先灭掉他,这才是最保险的。

    这是一场他死我们活的战斗,如果你想活命,如果你想你的老婆孩子不死于非命,你必须得干,而且要干好。我不是威胁你,情况本来就这样。你放心,如果这次你把他给干掉了,我给你一万元现金,而且把你写的那些材料、那些血衣都jiao还给你,你可以一身轻地过r眼里闪过一丝亮光,本想追问一下自己那些把柄能不能现在拿回去再做这件事,但话到嘴边忍住了,而是说道:“马镇长,你太小看我了。反正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也该死好几回了。现在又不是上刑场,有什么不敢?最多不过是让枪毙的次数增加一次而已。”

    想到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想到自己身上所背负的命案,想到马修德所掌握的把柄,想到自己如果不干马修德将对自己和老婆孩子的惩罚,萧雨chun胆子一下壮了很多,目光不再漂浮,双手也不再颤抖。

    马修德放心了,轻松地说道:“你放心,我们的好ri子还在后头呢。有我老马在,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去,小心点!”<离开的背影,听到他的脚步声在楼梯间消失,马修德这才缓缓地坐到椅子上,身体靠在椅背上,然后将椅背放倒斜躺着,嘴里喃喃地说道:“小王八蛋,这是你bi的我。我老马一生只有掌握别人把柄的份,怎么能让你抓住我的死,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看向背后的墙壁,然后轻松地笑了一下:“我就不信你们能跳出我的手掌心。做了第一次,你们都得乖乖地给我做第二次。想中途撒手?没men!”

    正在想象郭拙诚被车碾成烂rou而高兴的时候,办公室的men被轻轻敲响,随即一声甜腻的声音传来:“马镇长,是我。”

    马修德有点不满地回过头,对这men外大声道:“进来。”

    走进来的赫然就是昨天那个拿着喇叭筒对大楼前愤怒的人群软硬兼施的nv干部。昨天她在众人面前威风凛凛,今天却如一只受抛弃的猫,脸上呈现出一片郁闷和讨好。她轻手轻脚地将men带上,小心翼翼地问道:“干爹,您很累?”

    (感谢雷米恩、范荣兴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