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23章 恐惧的内衣

    第423章恐惧的内衣

    马修德不满地看了张恒德一眼,反问道:“怎么能说没有用呢?这些证据只要不拿出来,他就有把柄抓在我们手里。等我们今后慢慢将知情的人调开,没有人证明是柴灿灿勾引他,他就无计可施。另外,只要他将来找其他nv人做nvxing。只要到关键时刻拿出来,他还不乖乖地听话?”

    张恒德郁闷地说道:“那还要多长的时间?玛的,想到那么漂亮的nv人被他这么用了,老子心里就不舒服。……,老马,你是不是心里有鬼?怎么突然这么怕一个新来的?”

    马修德想起被郭拙诚夺走的人造革皮包,想起皮包里的东西,他不由一慌,但随即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做的事。他今天从我们马驿镇那边过来,谁知道他知道了多少事情?你说我能不怕吗?”接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种人要么一直跟他搞好关系,要么干脆……,哼!一了百了!”

    张恒德立即点头道:“是啊,干脆杀了他,这样才一劳永逸。你说为什么不现在就抓?”

    马修德见张恒德跃跃yu试,很不满地问道:“你敢现在抓过去,在县领导出手之前立即将他杀了吗?”

    张恒德再专横跋扈也不敢这么做,怎么可能将一个正科级干部抓过去就是一枪?他嘀咕道:“那也没有必要这么快啊,……,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妥当些?”

    马修德将张恒德扯到更偏僻一点的地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会,最后举起手往下一斩,说道:“这是最好的办法,稳妥、可靠,不留痕迹!”

    张恒德咧开嘴笑道:“这才是我所喜欢的。行,这事我来安排。那我先回去了。”

    就在马修德偷偷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张恒德却说道:“我不能就这么走掉,连招呼都不打就溜了,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也会引起招待所的人怀疑。我先陪他喝一杯酒,说几句话,然后借口有事就可名正言顺地走开了。”

    马修德心里暗叫一声糟糕,马上说道:“这是小事情,你就不必过去了。谁不知道公安局的事情多,情况紧急?你还是全力以赴做好那件事,千万不要lu出马脚。”

    张恒德狐疑地看着马修德:“老马,你今天怎么啦?我总感觉你不对头。以前人家掌握了真凭实据不还是没有搞下我们,今天那小子也就看了一张纸条而已,字条上又没有名字,只是一些代号,你怎么就怕成这样?再说,他还有证据在我们手里,他现在心虚着呢,你怕个mao啊?”

    马修德心里有苦说不出,只好说道:“我不是怕你时间紧吗?那种事越小心越好,时间多一点考虑就周详一些。”

    张恒德说道:“我是公安局局长,其他事也许我不如你,但做那种事我可比你men清得多。得了,走!我们进去。”

    马修德苦着脸说道:“那小子不让我进去,说看着我恶心,吃不下饭。你看……”

    张恒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啊哟呵,在我们长河县的地盘上竟然有人敢对你说这话?他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哼!老子就不信世上还有这么疯狂的人,走!老子还真想看看这个小子牛气哄哄的样子。”说着,张恒德大步朝餐厅走去。

    马修德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心里如打鼓似的嗵嗵嗵直响。他害怕的不是郭拙诚在打他、羞辱他,而是他担心人造革皮包里的那条荷hg上就尽量避开老婆,可他老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哪里能忍得住?开始的时候以为张恒德这个se鬼变心了,准备抛弃她另找新欢,于是就拿她所掌握的证据要挟他:如果抛弃她另找nv人,她就把掌握的证据jiao给上级,让他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妻子的父母在长河县也有一定的势力,加上她的姐姐又是马修德的老婆,张恒德打骂妻子可以,但还没有到敢于杀她灭口的地步。被bi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被人踢成太监的事说了。nv人开始还能忍,并积极鼓动丈夫到处治疗。但长时间治不好并且医生断言其无法治好后,她也死了这条心,慢慢地物se能让自己开心的男人。

    张恒德很自然地成了她第一个物se的对象,因为两家是亲戚,马修德和张恒德又是一丘之貉,常常凑在一起商量如何做伤天害理的事,随时都可以到她家来,而且无论什么时候来,张恒德都不怀疑,也听凭马修德在家里呆多久。<到了自己的身体上。说句实在话,马修德开始并不喜欢与她jiao欢,不仅仅是因为他不想与张恒德之间闹出矛盾,更主要的是作为土皇帝的他不缺nv人、不缺年轻貌美的nv人,有了那些尤物,哪里会将一个半老徐娘看在眼里?怎么会喜欢全身上下都已经开始松弛软塌的nv人?

    <g上的功夫很不错,特别是嘴巴shun功一流,能让马修德(xing)趣盎然,能够在她身上收获在其他地方收获不到的男人威风。

    久而久之,两人就勾搭成jian了,甚至于马修德对其他nv人都没有了原来的兴趣,大部分jing力都用在她身上。

    可以说她的行为算是做了一件善事,拯救了马驿镇不少可怜的nv人。张恒德之所以一直meng在鼓里,一是因为对马修德放心,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位连襟会给自己戴绿油油的帽子。二是因为他对妻子有点内疚,也心虚,平常尽可能不与妻子面对面,不想看到她哀怨的目光,偶尔回家一次都是回来做一做样子,或者送点礼物给她,让她开心一下。

    最后一个主要原因是张恒德喜欢摧残其他漂亮的nv人,没有心思关注家里的事。听任马修德在家里进进出出。

    那条荷huase短ku是张恒德一次到南方出差办案时为老婆买的香港货。这是一套才面市的高级情(趣)(内)衣,布料高级、式样新chao,那种yulu未lu的效果不但让男人蠢蠢yu动,连nv人自己都兴奋不已。看到自己老婆穿着这套内衣而眼里冒充的火hua,张恒德却只能惭愧而逃。而让被她招来的马修德白白地得了好处,不但好好地欣赏了这种内衣所穿出的暧昧效果,他更是在她身上兴奋地鞭挞了好久,让她兴奋得狂叫了半天。

    自感因此年轻了不少的马修德想象着将这套内衣穿在其他年轻nv人身上将产生的效果,认为至少不会比穿在眼前这个半老徐娘的身上差。于是他借口太想她,时时离不开她而提出拿走这套内衣,还情意绵绵地说见衣如见人,让他天天mo着、闻着这套内衣,就如时时和她拥抱在一起一样。等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拿出来让她穿。

    nv人听了马修德如此“情深意切”的话很是感动,如果不是担心张恒德万一哪天问起这套内衣而出现麻烦,她真想将它们全部jiao给他,为了安全她只是将内kujiao给了他,同时不忘告诉他不许有一秒钟忘记她。

    殊不知这个嘴里答应得好好的男人压根就不是因为思念她而要的衣服,而是想欣赏其他nv人穿上后的妩媚。虽然他只拿了一条内g上的战斗力强大了不少。当然,这条短ku也成了他每次进城必带之物。

    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这条短ku却被郭拙诚给抢走了!

    现在张恒德又要去见他,这叫马修德如何不着急?真让他知道了,这个鲁莽的家伙一气之下还不把他给活活掐死?就算逃过了张恒德这一关,消息传到自己老婆那里,那个母老虎绝对也不会让他轻松:老王八,老娘对你搞别的nv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竟敢连自己的姨妹子都搞,太畜生了?!让老娘如何今后如何做人?

    看着张恒德大步过去,马修德每迈一步都觉得异常的艰难,心里也更将郭拙诚恨上了天,如果有可能,他真想一刀一刀将这个小子割成碎片,一块块烧着吃!

    看到两个家伙一前一后的进来,郭拙诚将刚夹的一口rou扔进嘴里,笑问道:“你们还真是没礼貌,说是请客,两个主人都不在。我刚才还担心你们是不是跑了,留下我来结账呢。我看这桌菜至少值一百元,很贵的,平时我可舍不得这么吃。呵呵,你们来了,我总算放心了,只不过这些菜也被我吃得差不多了,真是不好意思。”

    !d@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