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16章 半路冲出的女人

    郭拙诚一阵无语:大姐,没文化不可笑,可偏偏要显示自己有文化就有点可笑了?

    茶杯女似乎有稍微高一点的文化水平,笑着指点道:“这是笨拙的拙,就是很笨很蠢的意思,就如乡里人喊儿子为狗剩、石头一样,名字取差一点好养活。i”

    郭拙诚再次无语,也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爷爷不会取名字:您老随便取一个大众化名字多好啊。用古的典故来取,现在显摆不成反而被她们取笑了?

    旁边的汪道璐想笑而不敢笑。今天他确实是受张恒德局长的指派来跟郭拙诚接触的。张恒德要求他尽量对这个年轻人示好,了解他的性格和对马驿镇的看法,但又不能表现太亲热、也不要急于求成。

    这事想成功显然有难度,但汪道璐不得不做。因为他知道张恒德他们将根据他了解的情况对这个小子采取相应的对策:收买、色诱、利用、控制、……

    住宿手续很快办好,汪道璐很热情地抢过郭拙诚的行李包,说道:“郭科长,你第一次来不熟悉这里的情况,我送你去。三单元207号房间,是不?走,我带你过去。”

    对于汪道璐的客气,郭拙诚没有拒绝。虽然他能顺利找到房间,但有了汪道璐带路,就不必问服务员了。现在这个时代的服务员可没有前世的服务员客气,除了她们的领导,她们可都是爱理不理的。更何况郭拙诚也想通过他来了解马修德等人意图。

    没走几步,汪道璐将郭拙诚的行李包带子移到肘部,站在走廊边,一边掏烟一边说道:“你看完,连烟都忘记装。不好意思。请——”

    郭拙诚只得跟着他一样停住脚步,推开他递过来的烟说道:“我不抽烟。i你自己抽。”

    汪道璐掏出的是一包过滤嘴香烟。他掏出一根一定要塞到郭拙诚手里,说道:“抽,抽,学着玩嘛。你当领导的不抽烟,将来不好与我们这些下属打交道。这玩意迟早要学的,不如早一点学会,呵呵,早一点交好领导,早一点与我们普通群众打成一片。”

    因为郭拙诚不是他的直接领导,距离又相距遥远,估计完成了这次差事将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见面,加郭拙诚的年纪小,刚才一直很和善,并没有摆什么官架子,所以汪道璐在他面前放得开,有意无意地教育郭拙诚,同时也对自己能完成局长交待的任务而充满信心。

    人们一般都好为人师,极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没有恶意。

    郭拙诚只是拒绝了他递过的香烟,也没有说其他什么。当他轻轻推开汪道璐递过来的香烟时,眼睛无意中看到前面有一个身影闪过。

    见郭拙诚真的不想抽烟,汪道璐讪笑着将过滤嘴香烟插回香烟盒,然后郑重其事地将这包烟重新揣回口袋,然后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无过滤嘴的劣质香烟,一边用汽油火石打火机点火,一边说道:“那烟是待客的,我可抽不起。”

    心里有疑云的郭拙诚不由稍微高看来了这个汪道璐一眼,觉得这汉子还有一个又能屈能伸的优点。

    郭拙诚笑着说道:“抽不起就不抽。无论是有过滤嘴还五过滤嘴,这烟都对身体没好处。呵呵,你以为真的凭几根烟就能巴结领导,结交好同事?只是烟鬼们自己安慰自己,作用也许有,但肯定没有你所的大。”

    见郭拙诚很随和,汪道璐笑道:“我这种人没办法。就算这烟只能取得百分之一的成功,我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我可不像你郭科长,这么年轻就身居高位。我这一辈子不知能不能爬到科长位置,听说今后当干部都得有文凭。郭科长,你有文凭没有?”

    郭拙诚认同地说道:“将来文凭肯定重要,我也想拿呢。……,不过,既然你有这么大的雄心,将来肯定会有进步。”

    汪道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让你见笑了,好像我就是官迷……,啊——”他突然一身惊呼,身体也随之转了半圈,“干什么!你谁啊——”

    当他走到前面拐角的时候,突然一个女服务员冲了出来,正好撞在正在闲谈的汪道璐身,不但将汪道璐撞了一个趔趄,转了半圈才稳住,手肘挂着的行李包也掉在地板,发出一声闷响。就是她自己,也惊叫一声,双手端着的陶瓷盘子、盘子瓷杯也飞了起来。

    跟在汪道璐后面的郭拙诚手疾眼快,见状立即迅速前冲。他一手抓着撞飞的瓷杯,一手抓住坠落的陶瓷盘子。

    那瓷杯的陶瓷盖子和里面滚烫的茶水却没法抓住,盖子砸在水泥栏杆摔得粉碎,而茶水洒了汪道璐和服务员一身,就是郭拙诚自己也被一些热水溅到了手。

    女服务员似乎吓傻了,慌乱地抱住郭拙诚,嘴里不停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怎么……,我怎么办,这杯子好贵……”

    汪道璐连忙将郭拙诚的行李包捡起来,对着女服务员吼道:“你还怪我吗?你这么突然冲出来,是不是想吓死人?还问我怎么这样,你看你,端着一杯茶有必要走这么快吗?着火了似的,快点给我道歉,给郭科长道歉!哎呦,烫死了,幸亏是泼在身,要不会被你烫死。”

    汪道璐对这类女服务员可不必顾忌,她们都是最底层的,做的都是苦活、累活,虽然欺负她们有点不光明正大,但问题是她做错了事还怪别人,能不让汪道璐光火吗?刚

    才行李包掉地的时候,里面发出一声闷响,还不知道里面摔碎了什么东西,也许自己好心帮忙反而做了坏事,让这个年轻人生气。

    至于刚才郭拙诚异常敏捷的动作,他根本就没看见。

    现在陶瓷盆和茶杯在他手里,他以为是郭拙诚无意中抢到的。

    被汪道璐训斥了几句,女服务员红着眼睛大哭起来,松开抱着的郭拙诚,蹲在地一边哭一边寻找茶杯盖的碎片:“唔……这要赔好几毛钱……唔……就是你们,领导要喝茶,现在……唔……”

    汪道璐真是气得七窍生烟,正要发火,见郭拙诚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以为他嫌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一咬牙,从口袋掏出五毛钱,心痛地扔在地,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算我倒霉。郭科长,我们走!”

    郭拙诚将手里的盘子、茶杯轻轻地放在女孩另一边的墙根处,然后笑了一下,跟着忿忿不平的汪道璐继续超前走,直到他们找到207号房间,用钥匙开了房门,那个女孩还在那里哭泣着。

    汪道璐狠狠地一脚踢房门,房门砰地一声响,与门框来了一次剧烈的接触,这才将那女服务员的哭声关在门外。

    郭拙诚从汪道璐手里接过行李包,翻出一包过滤嘴香烟递给他,说道:“麻烦你了。”

    “郭科长,你这是……,我怎么能要你的烟呢?”汪道璐想不到郭拙诚能拿出一整包高级烟了,一时束手无措。

    不得不说现在的人还是比较纯朴的,这些基层干部还没有如前世那样被金钱所污染,前世不说收一包烟、一条烟,就是收几万元、十几万元都敢收。

    郭拙诚将烟扔到他怀里,笑道:“你不是说烟能改善关系吗?我现在就先从你开始。”

    汪道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边讲烟小心翼翼地收起来,一边说道:“郭科长真是说笑话,我一个普通的公安,你是领导,应该是我交好你才对,嘿嘿。想不到你有这么高级的烟,怎么可能抽我那种破烟呢,呵呵,刚才我献丑了。”

    郭拙诚懒得跟他解释这些,而是问道:“刚才你不知道她会撞你?”

    汪道璐一下愣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什么?你说什么?我……我……怎么知道她会撞我?我又不是神仙。……,你是说……她是故意撞的我们?”

    毕竟是公安人员,稍一回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走廊拐角处并不深,是一栋楼与另一栋楼的交接处,两栋楼的走廊错开不到两米,就算她身体紧紧靠着墙壁走,然后大步朝他们走来,这么近的距离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冲力,除非她用力有意撞人。

    他脱口问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幸亏是撞的我们,如果撞的是县里的领导,就是不被开除回农村老家,也会受处分。……,喂,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我只是送你一下,我可不知道会有这一幕发生。还有,她怎么知道我们会走这里?刚才我看前台服务员可是随机给你定的房间。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哦,我明白了。”

    郭拙诚冷笑道:“你明白了什么?你是说我刚从战场下来,所以有点过度敏感。那么,我请你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而且你说的这几句话,比我还表现得敏感,分析这么到位。你怎么知道她们是随机定的房间?”

    汪道璐反问道:“那我问郭科长,她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就为了我的那五毛钱?我还不想给呢!我两天的烟钱就没有了。”

    感谢枫贱的打赏、感谢小草鞋女孩、毒者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