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03章 谈话的技巧

    第403章谈话的技巧

    县委书记袁兴思内心嘲笑了着马庆豪,脸上则依然bo澜不惊地笑道:“你们两位同意按照沈专员的指示将这位年轻的同志安排到马驿镇?好!少数服从多数,我这一票虽然没有多少意义,但也投赞同票,三比零。[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就这么决定了。”

    那口气似乎不是他提议的,他只不过是服从他们两人的提议而已。

    事情也就这么初步定下了,至于当事人郭拙诚自然没有征询意见的必要。

    接着,袁兴思又吩咐赵洛夫道:“洛夫书记,这相关工作就要你做了。你先跟恒德局长说一声,通知他县委班子的决定。然后叫组织部老秦他们早点把这次人事调动的文件打出来,利用大家都在家的机会把字签了,争取大家开开心心地过一个好年、安稳年。今年我们县的粮食生产获得了历史上少有的大丰收,农民都高兴,都夸党的政策好,我们就给他们喜上加喜。”

    老秦就是县委组织部部长秦怀生,一个干了十几年的老组织部长,因为快退休了,对谁都不怎么鸟,因为在县里呆的时间长,跟本地人赵洛夫的关系还好于跟袁兴思的关系,人人往往把其归于赵洛夫一伙,实际上这家伙处于超然地位。

    因为这家伙马上要退休,加上xing格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袁兴思也懒得拉拢他,也没有将他从组织部部长的位置上赶走。

    刚才被袁兴思将了一军,马庆豪心里很不舒服,心道:你升别人的官,老百姓高兴啥?还喜上加喜?马驿镇那个老家伙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上次人事会议上可是说好了让他接镇党委书记位置、让他党政一把抓的。现在甩开他,他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赵洛夫也从兴奋中回过神来,脸上lu出一脸的苦涩:张恒德那个王八蛋好说话就好了,我这么一通知他,他还不反天了?马驿镇的马修德可是他的连襟加铁杆,这个老家伙想当镇党委书记都想疯了,也努力了多年,好不容易在上次人事会议上初步通过了现在却告诉他不要他当了,他会乖乖地听命?鬼信!

    可想到自己是抓党群工作的,组织部长秦怀生又是那个德xing,就是命令他去找张恒德谈话,那老东西估计也会萝卜白菜说一大堆,反而会说县领导出尔反尔,不如不理他。这么算来,这事也就只有他出面才最适合。

    赵洛夫心里只能自认倒霉:但愿那两个王八蛋不会闹大事才好。不行,我得想想办法,要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从县委书记办公室出来后,赵洛夫打电话给公安局要公安局局长张恒德来见他。

    民兵出身的张恒德倒是动作迅速,没有几分钟就亲自驾驶一辆吉普车赶了过来。一进赵洛夫的办公室就抓起桌上的茶缸喝了起来,嘴巴一擦,问道:“赵书记,你找我什么事?”

    赵洛夫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的大大咧咧,身为公安局局长,没有一点讲究,也不管别人有病没病,抓着别人有水的杯子就喝。

    不过,如果你就此认为这个人心无城府、大大咧咧、开朗正派,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个只是他的表象,否则的话前任县委书记不会被他整得丢了官职坐进监狱。

    赵洛夫忍着心中的不耐,看到自己的通信员同时泡来两杯茶,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张恒德道:“张局长,这段时间忙不?”

    张恒德回答道:“还行。不过快过年了,一些小偷、扒手什么的就要出来赚钱,他们也准备过年,我们必须加强巡逻,保持高压态势,让他们不敢妄为。……,赵书记,我知道你不是喜欢闲聊的人。你就说,找我什么事。”

    赵洛夫笑道:“了解一下公安系统的情况,难道就不是工作?你不会说我越界了?”

    张恒德笑了笑,说道:“哪能啊。我们全体公安人员都非常希望你到我们那里检查指导呢。你们领导就是忙,忙到连到我们那里检查工作的时间都没有。”

    等两人都坐下后,赵洛夫认真说道:“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通知你。”

    张恒德脸se微微变了一下,问道:“看赵书记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请说。”

    赵洛夫说道:“这就看你怎么理解,怎么想了。如果只考虑个人利益,只考虑眼前利益,这个通知也许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从公家的利益出发,如果从你将来的事业来考虑,这个通知未必就不是一个好消息。”

    见张恒德低头喝茶,赵洛夫知道这家伙心里想开了,就说道:“上级组织要求我们县接收一位军队转业干部,因为这位干部在中越边境战场上立了奇功,组织上要求我们县在安排他的时候不能降低他的行政级别,必须安排正科级职务给他。”

    张恒德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脱口问道:“正科级单位、部队转业军官?不会让我姓张的腾位置?”接着,他笑了一声,轻轻将茶杯放下,说道,“好啊。我正累的要死,让他来受受苦,历练历练。”虽然是笑,但脸上却呈现一片气愤之se。

    赵洛夫笑道:“张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工作累一点是累一点,但你是**员,作为**员就应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了。我们长河县的治安还是需要你来领导,将来我们的公安人员也需要你的指导嘛。人家虽然是部队来的军官,但人生地不熟,一下子怎么开展工作?你还得多关心他,传帮带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嘛。”

    如果说张恒德开始只是猜疑,心里并不慌luan,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局长宝座被拿掉,再怎么说自己在长河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外来军官就想顶掉自己,想得美!他刚才手哆嗦一下不是害怕而是有点奇怪,感觉都快过年了,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大家伙。

    可听了赵洛夫后面的话,他的心真的有点虚了:“难道让这个家伙先跟着我学,等他熟悉情况了,能独当一面了就代替我?那我到哪里去?”

    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会担心这些,就是真的有人代替自己的位置,那自己也只有高升,别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了他的亲叔叔在地区军分区当司令员,怎么也不可能把他晾起来。

    可是自从上半年争常委失败后,张恒德有点胆虚了,自己的亲叔叔竟然出面阻止自己前进。他担心这个叔叔知道了他做的那些龌龊事,为了明哲保身,他很可能慢慢地将他打下去,一旦东窗事发,自己连累不了他。

    因为他知道自己干了多少坏事,知道事情一旦暴lu自己即使不死上好几次也得将牢底坐穿。现在的他虽然在人前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但在人后他却惶惶不可终日,有时还为以前的所作所为后悔,对从小带他偷jimo狗的马修德有了一丝丝怨恨。

    张恒德有点心虚地点了几下脑袋,说道:“是啊,我们应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对于年轻人应该关照,应该帮助。……,赵书记,那你说将他安排一个什么位置?他可是正科级,是跟我平起平坐的,又是军人出身,真让他当一个助理什么的,他会不会安心工作?现在几个副局长的位置都坐稳了,人家也不会放手啊。”

    赵洛夫见自己敲打的目的达到,看到张恒德这个家伙有点紧张,虽然不明白张恒德为什么一下变得比以前谨慎了,但他心里还是很高兴。

    不过,他的高兴是在心里,并没有在脸上表lu出来,而是平静地说道:“他是军人,分到你们公安局工作是理所当然的。这次公安局人事调整,不是有一位同志要提拔副局长吗?我们认为可以让这位同志暂缓一下,毕竟他的经验还有所欠缺,也没有什么立功表现,群众的呼声也不高,再忍耐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张恒德连忙说道:“赵书记,不行啊。这都说得好好了,哪能说该就该呢?如果这么随意改,组织的威信哪里去了?领导的威信哪里去了?这对这位同志也是巨大的打击,会大大地挫伤同志们的积极xing,我希望上级认真考虑。同时,我也代表我们全县公安干警表示,我们不答应!这么多领导干部,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功了,而且立功也不是当领导的必要条件。”

    真是官字下面两张口,要怎么说就怎么说,什么经验欠缺、什么群众的呼声不高,都是没有具体指标,还不是你们随便说?

    看到张恒德突然强势起来,赵洛夫不惊反喜,因为他知道这个准备提拔为副局长的人g上,有传言甚至还说张恒德还侵犯了这个人刚刚十七岁的nv儿,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传言很广,说的有鼻子有眼。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