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400章 错综复杂

    第400章错综复杂

    如果袁兴思胆敢这样,真的不给郭拙诚一个好的位置,那你就等待郭拙诚身后刺头喷出的怒火,而且这怒火肯定不会烧向他袁兴思,而是烧向他身后的老板——地委书记唐刚。[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无论唐刚能否摆平那个刺头后台,沈小山都能站在一边看热闹,欣赏他的得意杰作。

    除了这些,估计沈小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郭拙诚这个刺头放在你长河县,就是让他发挥搅屎棍的作用,让你袁兴思在今后的工作中郁闷,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

    “草!这个光瘪三真是厉害啊,竟然想出如此高招,还环环相套呢。”袁兴思不得不承认沈小山的思维慎密。

    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只敢在办公室偷偷地对着蓝天骂娘、对着地板哀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袁兴思的反响却威风得多,只见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破口大骂:“我草你光瘪三的姥姥,竟敢拿这种事坑害老子,老子跟你没完!”

    这话通过men缝、窗户缝传了出去,很多人都会心地一笑,知道袁兴思这个大老粗又在发飙,只是不知道这次针对的是谁,不知道哪个人又成了他嘴里的瘪三。

    现在的县委书记办公室可不能与前世的县委书记办公室相比,里面不但没有装潢豪华的休息室、睡房、洗手间,连小会客室和小会议室都没有,就是办公室也只有十几个平方,里面的用品更简单,就是一桌书桌、一个资料文件柜兼书柜,一个存放机密文件的保险柜,还有就是几张椅子和一个茶几。不说比不上前世乡镇和居委会一把手的办公室,就是与村干部的办公室也没法比。

    条件好的县,县委书记的办公室还能有一台新的台式电风扇,加上晶体管收音机算是一套高档电器了。条件不好的县也就是一个吊风扇和一台旧收音机就应付了。

    对于袁兴思的骂声,大多数人不知道骂谁,但他的通信员知道。作为他的心腹,通信员常常在袁兴思这里听到“光瘪三”这个词,开始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这个“光瘪三”指向谁,等到有一天无意中注意了地区专员沈小山的脑袋,发现他脑men顶上光溜溜的,只是用周围的头发来掩盖,加上沈小山的名字中有一个近似的“山”字,以及袁兴思的阵营与之敌对,这才知道这个“光瘪三”是专指地区专员的。

    坐在外面的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沈小山又怎么啦?刚才打电话来的可不是专员,甚至都不是专员那个阵营的,你为什么发火?”

    除了保密电话,除了袁兴思桌面上那台红se电话机的来电是袁兴思亲自接的,其他电话都是他这个通信员先接听,一般下面乡镇来的电话和县直机关来的电话,只要他认为不是很重要,他都可以直接回复或者征询了袁兴思的意见后再转到袁兴思这边。

    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在普通百姓心目中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但他还是没有使用红se电话机的权力,打过来的时候是用的普通电话,经过了他一番客气的询问后才转到袁兴思的桌子上。他自然知道打电话的人,只是不知道具体内容而已。

    这时,袁兴思在里面吩咐道:“小马,给我拿点茶叶过来。”

    通信员连忙应道:“好的。”心里更是疑云重重。

    说完这两个字,小马立即起身,走出他那个不到三平方米的小房间,来到了走廊上。确认办公室的men关严后,他就站在离men约三米远的地方如标枪似地站着。

    这是他和袁兴思早已经约好的暗号,拿茶叶过来并不是真的到县委办公室去拿茶叶,而是表示县委书记袁兴思有si密电话要打,为了不让外面无关的人听见,也为了不让其他干部不知情而冒失撞入,通信员小马就临时充当警卫员。

    没办法,现在的条件确实如此简陋。这在前世不可想象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却显得非常正常。

    袁兴思拿的是红se保密电话,对着里面的接线员命令道:“给我接地委书记办公室。”

    为保密电话服务的接线员显然素质极高,不但很客气地应答了袁兴思的话,而是很娴熟地将线路接通,并发出振铃声。

    袁兴思很幸运,接电话的正好是地委书记唐刚。

    听到唐刚那声威严的“喂!”,刚才怒气冲冲的袁兴思立马lu出了满脸的笑容,魁梧的身躯也弯了下来,很客气地说道:“唐书记您好,我是袁兴思啊,我有一件事想向您汇报一下,想聆听您的指示。”

    对于袁兴思的客气,唐刚只嗯了一声,说道:“兴思啊,说,什么事?”

    袁兴思如被主人顺着maomo了几下的宠物狗,立即眉开眼笑地说道:“唐书记好。刚才地区那边有人打电话给我,转达了那个人关于安排一位转业军官工作安排的事。我认为这是他扔烫手山芋给我们,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了又想,想顺手推舟又不知道对不对,所以想请示您一下。”

    显然袁兴思不是不知道如何动作,已经打定主意的他只是想向领导汇报一下,既让上级领导知道这么一回事,又让领导知道自己谦虚,在大事不会luan做主。

    唐刚稍微沉思了一下,说道:“你啊太敏感了,一个普通的工作安排嘛,有必要这么郑重其事?不错,你一个大老粗也知道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有很大进步啊。我知道你们县的人事安排已经进入尾声,相关大的调整没有,小的调整还是可以的。既然人家这么安排,你就按照他的做,你是下级,上级的指示还是要听的。还有事吗?没有事了我就挂了,等下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我主持。既然组织上让你成为长河县的一把手,你就要负起责任来,不要事事都向上级汇报。我挂了!”

    显然唐刚也知道袁兴思的意思,知道他已经拿定了主意,而且知道他所说的顺水推舟是如何做,觉得这样很好,也就没有多说。

    袁兴思连忙点头道:“好!好!唐书记再见。”

    实际上他刚说了一个“好”字,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但他依然一丝不苟地把话说完。说完之后,眼睛又看着电话机话筒,盯了足足三秒钟,这才把话筒放在座机上。ting直腰板、收起笑容,然后威严地坐下来。

    他回味了一下刚才唐刚所说的话,仔细领会了里面的jing神实质,感觉领导终究是领导,什么话都说得很平淡,如果比仔细分析还真不明白里面的道道:“一个普通的工作安排”就是唐刚对这事的定xing,以一件普通的事情来对待地区专员的明确指示;“上级的指示还是要听的”,这话得反过来听,意思是有时候不听也是可以的。

    搞定了对上的问题,袁兴思就开始思考对下面的问题,思考如何利用这次机会让自己小小地开心一点,让那些不对付的人狠狠地郁闷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在官场上县级单位不算大,县处级县处级,在真正的官员眼里还只是基层干部。但即使如此,作为县委书记的他也知道管理一个县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多事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特别是人事方面的事尤其如此。每一次人员调整,每一次官员的升迁或贬低,无比牵动无数人的心,很多时候影响这些人一生的命运,甚至整个家庭整个家族的命运,不可能不慎重。

    科级干部,级别很低,是正式官职中最低的一级,但也是县委能直接管辖、直接任免的最高职位,再上升一级就是副处级,县里只有建议权没有任命权,至于正处级干部,连建议权都没有,最多在某个县长调离或退休的情况下,上级咨询县委书记的时候,县委书记才有权提一下意见,这些意见只能作为上级领导的参考而已。至于县长,上级领导都不会问他,总不能出现某个地区领导向县长问道:“你觉得下一任县委书记由谁担任合适?”

    真有上级领导这么问县长,那往往说明上级领导已经不看好这个县长,将这个县长排除在提拔成为县委书记的名单中,相当于当面打脸。

    正因为县级领导能直接管理的最大级别是科级,这个级别的干部安排权自然成为了县级领导争抢的对象。每次围绕科级干部的调整,县里的领导都要进行一番龙虎斗,也往往因为这番龙虎斗,县里的各相关势力不可避免地进行整合,那些在干部调整中表现强势,争取到了最佳位置,争取了更多名额的势力自然能得到更多的回报,得到更多人员的投靠,实力势必进一步加强,也更有利于下一次干部调整中得分,以此形成良xing循环。

    相反,那些在干部调整中失分的势力,很可能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人心惶惶、离心离德的他们在下一次的干部调整中很可能失分更多,以此形成恶xing循环。

    (感谢枫贱、aman2511、游侠电玩的打赏,感谢湘江绝恋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