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八九章 会见钱老

    第三**章会见钱老

    郭拙诚镇定了一下,说道:“我认为我们国家对于敌特的防范是很严格的,也是很到位的,从这方面泄漏秘密的可能xing很小。器:无广告、全文字、更反而是我们内部,一些没有注意的途径容易发现泄密。打一个比方,假设我是这个yao厂的一名普通技术人员,看到这个方法活动了国家奖励,心chao澎湃之下写一篇通信稿,标题叫《团结奋斗,勇攀世界医学高峰》,新闻稿里将厂领导夸的一塌糊涂,说领导如何领会中央jing神,说领导如何有远见,说技术人员如何在得知父母死亡的情况下依然战斗在试验第一线,等等。

    为了文章的真实xing,里面自然少不得将技术的一些内容写上。对于这么一篇宣传好人好事,宣传我们国家优越xing的文章,你说主管工厂宣传教育的领导是不是很可能大笔一挥,同意推荐?报纸、电台收到如此鼓舞人心的文章,会不会不加思索地批准发表?有的人为了出名,很可能绕过厂领导的审查直接向报纸、电台送。文章发表后,报纸电台的领导很可能还意犹未尽,派记者来继续深挖新闻线索。”

    如果这些话是其他人说出来,虞罡秋肯定会付之一笑:这纯粹是猜测、臆想和推测,难道我堂堂的副总理没事做,就凭你的这几句话就要求下面各单位严防死守防止泄密?你知道你这些短短的话里涉及多少部men、多少行业、多少领域吗?真要动起来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说话的是郭拙诚,而且他是郑重其事地说的,可以说他今天这么焦急地找自己,就是为了说这段话。从过往的事情看,这小子的预言太准确了,这小子的判断力太厉害了,不重视不行。而且,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作为一名被领导异常器重的少年高官,作为一个一心往上爬的官mi,他绝对没有闲得无事找事的无聊,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这样肯定对他的仕途没好处。既然他说了,肯定有原因,我们绝对不能拿他是一个孩子来敷衍他、思考他。

    他相信郭拙诚绝对是意有所指,虞罡秋严肃认真地说道:“对于二步发酵法生产维生素c中间体—2-酮基-l-古龙酸的方法我们会严肃认真地对待,绝对不会让其泄密。我还会召集有关部men研究保密的方法,封杀一切能导致泄密的渠道。同时制订出一套有关杜绝从杂志刊物、报纸电台电视泄漏重大科研秘密的法律法规。这套法律法规不仅仅是针对这个方法,而且还针对军事、国防、高jing尖科研的项目。”

    郭拙诚放心了,他很高兴地和虞罡秋说起相关保密方法,把前世的一些经验说了出来,话里有意无意地点出某些重点科研项目存在的泄密方式和渠道。虞罡秋再次为郭拙诚的博学和严谨感到惊讶,也将他所知道的保密方法说出来和郭拙诚探讨。

    两人足足谈了两个多小时,双方都觉得达到了目的后这才停止了讨论。郭拙诚很客气地送虞罡秋上了汽车,直到他的汽车身影消失了才转身回宾馆回房间。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郭拙诚安心呆在宾馆,哪里也没有去。表面上他是在思考如何向钱雪森汇报建议,实际上他在思考如何建立他的游戏公司,如何开展业务,如何剽窃前世日本特别是任天堂的成功经验。

    而外面的世界可以说是吵翻了天,针对苏联入侵阿富汗,上午一个谴责,下午一个敦促,今天是美国特使访华,明天是英国首相访美,……

    与前世不同,这次中国没有只是在报纸上大肆谴责,而是有了实际动作:叶元帅代表军(委)考察沈辽军区和京meng军区,号召全军动员起来,做好防备苏联入侵的准备,加强防御工事的修筑,积极练兵,坚决将入侵的敌人消灭掉。

    聂元帅也代表中央慰问值守在青疆军区的指战员们,要他们立足西部,提高警惕,严密监视苏军的动向,绝不给苏军以任何可趁之机。

    报纸电台上不断刊登或播放抗日战争期间游击队打击侵略者的文章,电影院也免费播放电影《地雷战》、《地道战》、《上甘岭》等等战争影片。

    听了广播,看了新闻,郭拙诚忍不住笑了:“哈哈,真想不到这帮老头还会这么玩幽默,比我说的雷声大雨点小好多了,这么做还真让美国人无语啊:面对苏联的咄咄bi人,我们身处最前线,首先应该自保啊。阿富汗我们是可怜他们,也对苏联很气愤,但我们担心苏联会杀一个回马枪,突然入侵我们中国。”

    美国人在气得吐血的同时,也只能苦劝中国:苏联人不敢打你们好不好,人家阿富汗有我们两个国家支持,他们苏联肯定会疲于应付,不可能彻底占领这个国家,哪里还敢入侵中国?你现在吓成这样,过去帮助越南对抗我们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们害怕过?当年你们在珍宝岛直接对抗苏联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你们这么害怕过,现在怎么就当起了缩头乌龟?难道你们的胆子越来越小了?

    美国人就算再气,也只能跟中国说好话,劝说中国和他们一起阻止苏军南下。当然,这种劝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中国领导人肯定不会傻到你美国佬一劝说,我们中国就把xiong口一拍:没问题,我们上!

    感觉到这世的中国领导人相对前世领导人的改变,郭拙诚欣慰极了。

    虽然现在中国的改变不是他发出的号召,但国家领导人肯定受了他的启发,肯定听取了他的一些意见,这种良好的变化有他推动的原因。

    郭拙诚真想很自豪地对别人说一句:“我改变了历史。”

    因为要等待钱雪森,郭拙诚是在宾馆里过的元旦。元旦这天,副总理虞罡秋同志亲自过来邀请郭拙诚到他家去吃饭,但被他谢绝了。

    郭拙诚知道这些领导人时间很紧,难道有一个家人相聚的机会,自己过去实在有点打扰,再说自己一个小孩子,过去的话周围人都是长辈,不自在。而且容易给人造成自己攀高级领导人大tui的印象,传到最高首长耳朵里,未必高兴。

    他坚持在宾馆里和这里人一起过的元旦。他住的是军队的宾馆,里面的军人很多,郭拙诚在他们中间感受了那种熟悉的味道,跟着几个年轻人自由自在得多。

    虞罡秋也没有过多的坚持,很高兴地将中国与日本的谈判结果简单地说了一下,还说了美国全面放行郭拙诚订购的那三亿美元设备,而且还答应低价出售几条生产线。国家已经派专业人员前往美国考察。

    郭拙诚自然为此高兴不已。

    元旦过后,郭拙诚大部分时间都在书写有关游戏机的技术文章和营销方法,因为他知道自己将来到鲁河省仓沭地区任职之后,很可能没有时间管这些事,只有现在把前世任天堂的经营方法、营销技巧、产品思路写出来jiao给外公,让外公代表自己掌控这个未来前景无法广阔的公司。他相信有了这些资料,在外公和他国外的儿子杰克cao作下,公司一定能兴旺。

    直到第四天上午,也就是美国国务卿亲自紧急拜访中国领导人的时候,上级才通知郭拙诚说钱雪森同志的病康复了,请他前往。

    接他的小车一路前行,最后在一栋不起眼的四合院前停下。

    走进院子里,满面红光的钱雪森从里面亲自迎了上来,紧紧握住郭拙诚的手,说道:“你就是小郭?真……真是没想到。相片我看了好几次,可面对你,我还是很惊呀。你也太年轻了,快请进,我一直想找你聊聊,想你帮我们出出主意,事情实在太忙。这不,我刚从外地回来就麻烦你了。”

    显然钱雪森不善于撒谎,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绝对不像一个病人。

    郭拙诚ji动地看着这个前世今生都令他敬佩的科学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才说道:“您太客气了。我也就懂得一点点东西,哪里敢在你面前出什么主意?我今天是来学习的。”

    钱雪森拉着郭拙诚在沙发上坐下,说道:“你我都是搞科技的,我们就不要相互吹捧了,达者为师嘛。这话你肯定知道,术业有专攻你也清楚,你就爽快点。我知道你胆子大,在最高首长面前都能侃侃而谈,难道在我这里就拘谨?呵呵。……,我现在请教的就是有关微处理器在导弹控制上的应用。你是微处理器领域的专家,我想对导弹上那些传感器连线和数据进行整合……”

    郭拙诚脱口说道:“数据总线?”

    钱雪森想不到郭拙诚这么敏感,一下就说出他想说的东西,用不着自己过多的解释。

    现在中国的导弹和飞机一样,上面无数的传感器都带着几根根长长的尾巴,分别用来供给电源、接受指令、发送采集的信息,然后这些线一股脑地送到数据处理单元,布线复杂、接点太多不说,更容易产生误差、误报,很多故障竟然就是这些连接传感器的线和焊接的点产生的,而且这些故障很不好判断,很容易被误判为传感器的故障。

    (感谢raopinyu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