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八0章与最高首长密谈

    第三八0章与最高首长密谈

    许大将军说道:“……,我不懂什么现代科技,但我知道将来的战场是远隔几百里、几千里甚至上万里的战斗,是九天之上的战斗。我还知道当年国民党可是有八百万军队,最终还是被我们不到二百万军队给打垮了。说远的大家听得没意思,那就说说这次中越边境战争,在这次战争中我们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连队,仅仅一个连队,他们所取得的战果比我们普通一个团的战果还大,所发挥的作用甚至比一个师的作用还大。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兵真正的贵在精而不在多。因此,我宣布改变我的意见,对,我同意裁军!如果组织上要裁高级军官,请第一个裁我,让我许某人解甲归田,让年轻一代上来。”

    许大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郭拙诚就注意到贤圣同志的神情轻松了很多,目光有意无意地在郭拙诚脸上扫了一下。

    因为许大将军这根顶梁柱突然“叛变”,反对裁军的人一下没有缓过气。

    这些反对裁军的人中,有的人如许大将军一样确实是出于公心考虑,既舍不得看着成长壮大的部队被裁减,又担心裁军之后取不到预想的效果,到时候改成四不像,那军队就毁了,万一苏联入侵那国家就危险了。但也有几个人是怀有私心,很担心自己的势力受损,担心自己的部队被裁减,担心自己的亲信被解甲归田。

    抱着公心的人不知道如何说起,怀有私心的却不敢过多的发言,因为这里的人哪个不是精明人,只要说出话来,人家就知道你的本意。

    最高首长贤圣同志见会议气氛突然朝自己期望的方向转变,当机立断定下了裁军的调子,并当场宣布成立裁军领导小组,组长由他亲自担任,五个副组长中许大将军排在两位元帅的后面,居于第三位。显然许大将军刚才的表态为他赢得了红利,为他取得了一个令人羡慕的位置。

    接着,贤圣同志要求总参谋部在一周内拿出一个裁军初步方案交裁军小组讨论,与会的将军们立即回各部队稳定人心、做好裁军前的各项准备工作,特别是在军方高层按照军委的思想进行通气。

    这个会议结束后,郭拙诚没有再坐下去,而是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服务员很热情地给他送来了中餐。

    看到郭拙诚,两个女服务员眼神里充满了仰慕和疑惑,称呼他时不再用登记时的名字,而是用首长称呼。

    郭拙诚早已经习惯了接受别人崇拜的目光,对她们的表情熟视无睹。吃完饭,他就坐在房间里看报纸。刚好将一张《光明日报》从头版看到最后一版,一个工作人员就走过来,客气但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郭拙诚同志,首长请你过去一下。”

    郭拙诚看了他一眼,问道:“哪个首长?”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说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不知道是因为虞罡秋、许大将军亲自登门让他产生了习惯,还是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招呼感到有点不爽,郭拙诚心里产生了一丝抗拒心理。但这丝抗拒只是一瞬间存在,两世为人的他很快告诫自己要低调,特别是在这里地方,随便哪一个都是他的首长、领导,人家喊你过去,你就得过去,难道还奢望又有高官上门?

    想到这里,郭拙诚笑了一下,连忙起身,收拾一下就跟着对方走了。

    走到一间小型会议室前,工作人员让郭拙诚在走廊里稍等一会,他则轻轻地推门进去。没有几秒钟,工作人员出来,轻声道:“贤圣同志请你进去。”

    郭拙诚吃惊地问道:“贤圣同志?……,是他找我?”

    重生而来的郭拙诚一向不迷信权威,在领导面前也能挥洒自如。这固然是因为内心有充分的自信,也是因为自己故意做出与年龄相符的事,让人觉得自己还是孩子,没有多深的城府,还外带一点天真不懂事。

    但是,对最高首长的召见还是很惊讶的,毕竟对方是一国之元首,指挥几百万军队、领导数亿百姓的国家领导人,能够想到他这个小官员,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召见,真的三生有幸。

    郭拙诚对工作人员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推门而入。

    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所敬佩和熟悉的贤圣同志,一个是一位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看他们都把目光扫过来,郭拙诚连忙客气地说道:“两位首长好。”

    中年人显然不认识郭拙诚,他有点狐疑地打量了郭拙诚一下,又把目光转到贤圣同志身上,忍不住说道:“首长,这个工作人员的年纪不大哦。”

    贤圣同志笑道:“是不大。呵呵,我们在使用童工呢。”又对郭拙诚说道,“先坐下,等下我们再谈。”

    郭拙诚老实地点了一下头,正要找远处的沙发坐下,贤圣同志却用手示意坐他身边的位置,然后说道:“郭拙诚,这位是姚致雍同志,他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讲原则的务实干部。也是我们国家的农业专家,我国的杂交水稻能取得辉煌的成绩,他功不可没。以后你要多向他学习、取经。”

    还没有坐下的郭拙诚连忙站直,客气地说道:“姚首长好,今后可能麻烦您,请多多指教。”

    姚致雍到现在还搞不清郭拙诚的身份,现在倒是知道了他肯定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具体是干什么的、什么身份,他却一无所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他眼里还是小孩子的郭拙诚已经是一名党的高级干部。

    他心里还怀疑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是不是贤圣同志或者他的战友的后辈呢,心里还感到奇怪,正嘀咕着:“贤圣同志不是对自己的后辈要求严吗?怎么在这种场合把他推出来?这里可是谈工作的地方。”

    他满肚子的疑问,但还是先客气地对贤圣同志道:“首长过奖了,我还做的很不够。杂交水稻都是科学家们努力的结果。”接着又微笑着对郭拙诚道:“你好。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你。”

    贤圣同志玩味地看了两人一眼,微笑道:“致雍同志,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呵呵。你们省正在安装的那套钛矿设备就是他给我们抢回来的。别看他年纪小,他可是这次中越边境战中的英雄,是全军特等功获得者,在军队中名气大得很哟,用如雷灌耳也不为过。如不是他违反军令,擅自行动将那套钛矿设备偷运回国,他现在可是领兵上万的师长。你可要好好感谢他,没有他的付出,我们就得不到这套价值昂贵的设备。”

    显然,贤圣同志在这里给郭拙诚打了一点埋伏,“解释”了郭拙诚现在不是军人的原因。

    姚致雍惊喜地站起来,连忙伸出双手,对郭拙诚说道:“郭……,小郭,真的没想到这里见到我们的英雄啊。你不知道,那套设备运到我们那里,好多专家都喜得睡不着觉啊,那可是真的宝贝,苏联人还是有不少好东西。专家们都说有了它,我们的工厂机械设计和制造水平一定能上一个台阶,对我们研究工程材料也有很大的帮助,真是谢谢啊。等它安装完成投入使用的时候,请你过去参观考察。”

    他也知道贤圣同志说什么郭拙诚违反军纪、丢失了师长职位什么的都是虚的,只是为了应付国内某些正义之人的责难而故意说出的一个理由,毕竟按照中国人的道德标准,将人家的东西抢回来有点不地道,因为这套设备又不是武器装备,是民用产品。

    虽然他不是军人,但作为一名高级干部也知道那套设备不是某一个军官决定运走就能运走的,那可是近万吨重的东西,必须调集无数的车辆、无数的工人、无数的专家才能完整地拆卸下来运送回国,还需要大量的部队保卫和沿途警戒。不说这个小孩子当时在战场上不可能是师长,就是统兵一万的师长也没有这个权力和能力运回那个庞然大物,更何况当时还运回了数万吨已经开采出来并经过了初步筛选的钛矿以及傍生的锰矿,此外还有备品备件、辅助设备、环境监控设备,甚至连越南矿工的某些生活用品都运了回来,真是猛啊!

    郭拙诚谦虚地笑道:“我们只是取回过去支援他们的一些利息而已。算不上什么功劳。”

    姚致雍一愣,接着笑了起来。只因为最高首长在这里,不敢畅怀大笑,但他的笑声还是清楚地表达了他渲泄了心中郁闷的心情。想起过去中国人民无私支援越南,到头来却被越南这么对待,只要是中国人谁不郁闷?谁不对忘恩负义的越南人恨得咬牙切齿?

    贤圣同志拿起一支烟,一边划燃火柴,一边笑着说道:“你啊你,你堂堂的省委领导怎么跟一个孩子似的?此一时彼一时,当时美国人打到了我们国境线旁边,我们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朋友被他们吃掉?我们难道能忍受美国人的飞机天天在我们门口飞来飞去?……,好了,这些事今后你们有时间了再掰。”

    知道最后首长要说正经事了,郭拙诚和姚致雍都连忙收住笑,坐正了身子。

    (感谢的黄花菜柜子、wjshg、清火)、清风鹰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