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七一章 最高首长认同

    全文字无广告 第三七一章最高首长认同

    军人伸手欲接郭拙诚手里的行李箱,郭拙诚却给了对方一个凌厉的眼神。

    对方只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他稳了稳神,有点尴尬、有点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客气地递给郭拙诚。

    郭拙诚随手接过,看了一眼后还给对方,然后也把手里的行李箱递给他。

    一路上两人无话,那个年轻军人专心驾车,郭拙诚坐在后面闭目养神,思考着如何向领导汇报。

    让郭拙诚有点吃惊和意外的事,车直接从机场开向西山,开进了一所戒备森严的大院落。一路上不断有人检查,郭拙诚一连掏了五次介绍信、军官证,就是那个司机也掏了三次证件,车辆被从里到外检查了两次,他们才得以七弯八拐地来到一栋彩色琉璃瓦盖的小楼下。

    从车里下来,又是两名明显是勤务兵的战士过来接过郭拙诚的行李箱,引他到了一所房间里坐下,泡了一杯茶后,说道:“首长们正在开会,请你稍等。”

    听说让他稍等,郭拙诚才感到真切起来,如果马上就带他去见什么首长,那才奇怪呢。这些领导该有多少事要做,怎么可能专门等待你一个小子?即使你是正厅级干部,到了京城,到了这个九重之地,根本算不了什么。虽然说没有一块砖头从上落下能砸死三个厅级干部那么夸张,但出门确实可以不时碰到。

    郭拙诚心里思考着:“到底是哪一位中央首长接见我?是国家计委主任还是国家科委主任?不会是国務院的领导?呵呵,那我太幸运了。前世,我还真没单独见过副总理以上的高官呢。”想起现在自己年纪轻轻就是正厅级干部,跟前世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前世奋斗了半辈子才到市长职位,也不过是正厅级干部,而且还是靠当时的岳父鼎立相助才逐步上位的,否则的话很可能就在那个机床里当一辈子的技术员了。

    “岳父这辈子会不会又转业到那个机床厂当书记?他的女儿该小学毕业了。我要不要现在去找他,认识他?”郭拙诚思绪到处飞。

    让他感到非常郁闷的是,这一等竟然等了四个多小时,勤务兵为他换了三次茶水。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开始的时候,郭拙诚还保持端正的坐姿,双手平放在膝盖着,就如一个军人一样。可是,长时间的坚持让他也有点吃不消,加上之前坐飞机也有点累,同时为了养精蓄锐不至于首长接见的时候有气无力,他放松了一下自己,身子轻轻地靠在沙发背上,借以休息。

    现在的飞机可没有前世波音飞机坐的舒适,从滇南省会到京城的飞机还是过去二十年前从苏联购买的伊尔-12,是1951年进口的。这款活塞式双发飞机当时购买的目的是用来做军用运输机的,只是后来因为民用航空飞机少,被部队改装成了客机,由此可见其舒适性如何。

    更何况苏联设计飞机、坦克的时候都没有如西方国家那样注意人性化,他们注意的是速度、力量和简单。与郭拙诚同机的很多人下飞机的时候都是脸色苍白,走路摇摇晃晃,远远没有前世的波音客机舒服,这种飞机的噪音能让你耳朵发酸,嗡嗡的声音直到下飞机好久了才消失。

    这一等,从下午五点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幸亏勤务兵送来了几块饼干,否则他的肚子非造反不可。

    当时间快接近十点的时候,勤务兵才过来小声说道:“首长已经回来了,请跟我来。”

    跟着勤务兵走进不远处一间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三个男子,其中一个站起来伸出手,笑着问道:“你好,你就是郭拙诚?真年轻啊。”

    郭拙诚对这个人隐隐有点印象,但一时吃不准是谁,所谓的印象,是来自前世的。他也伸出手,握住对方,说道:“你好,我就是郭拙诚。”

    对方这才说道:“我叫秦元辉,我是国務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今晚有首长专门听取你的汇报,等下汇报的时候不要太紧张,也不要太随意,只说与你建议稿有关的话题。明白吗?”

    郭拙诚连忙说道:“好的。我明白,我会注意的。”

    听了他的自我介绍,他终于想起了这个在前世担任过二届北方龙江省省长的人。前世从电视里看到他的时候,远比现在年纪大得多,是以刚才一下没有看出来。

    他刚才讲的都是郭拙诚需要注意的事项,就如过去臣子见皇上,都必须经过礼部一番培训,免得失礼惹得皇上不高兴。

    现在是新时代,自然没有那么多讲究,但一些必要的注意事项还是要提醒。一个地方上来的小干部,如果见了领导因激动而感情失控,或者嚎啕大哭、或者喃喃自语、或者邀宠献媚、夸夸其谈试图展现自己的优秀和忠心,都会让汇报进行不下去,耽误所有人的时间,会让上级首长心情很糟糕。

    他们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个人也在打量郭拙诚,脸上稍微露出了一丝惊讶,显然是惊讶郭拙诚的年轻,惊讶他能够出现在这里,惊讶他怎么够资格向首长汇报。

    郭拙诚也不为人知地打量了他们一番,从他们的年龄和动作看,他们的级别比秦元辉的低,估计是普通的秘书或记录员或其他工作人员。

    这时,秦元辉又言简意赅地说道:“你的那份建议稿我们这里已经复印了,你只需准备你汇报所需要的。你准备好了没有?”

    郭拙诚认真地回答道:“都准备好了。”

    秦元辉指了一个位置给他:“你先休息一下,首长们都在路上。”

    郭拙诚一愣:首长们?难道有好几个首长?看来真是三堂会审啊。

    虽然郭拙诚两世为人,胆量大,但到了这里,说不激动绝对是假的,要知道这里的任何一位首长都能决定他今后的仕途,也掌握着他的命运,他想不紧张都难。

    会议室一时安静下来,能喝水、咳嗽的声音都没有,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除了郭拙诚做在会议桌边,就是秦元辉也坐在远离会议桌的地方,和另外两人一样坐在远处靠墙的沙发上。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秦元辉说道:“来了。”说话间,他已经站了起来,但没有上前。其他几个人也先后站起,一个个如雕像一样矗立。

    郭拙诚自然也站了起来,目光看着门口。

    首先进来的是一个精瘦的独臂男子,他先扫了郭拙诚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但随即变得正常,还朝郭拙诚笑了一下,但没有走过来,而是站在门边,对着外面说道:“今天得吃点夜宵,我估计这个会议一时半会完成不了。”

    郭拙诚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男子是谁,更知道这位独臂将军不少事迹,包括前世的。他一直对这个老革命充满了崇敬。

    他内心真的想走上去,向这位老革命敬一个军礼,但考虑到纪律,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他只好停滞不前,按照秦元辉的要求站在原地用目光迎接。

    是的,当级别相差太大的时候,低级官员连迎接别人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人家高官不一定愿意跟你握手,也许他们不想让你打扰。就如前世电视里首长接见会议代表一样,先由会议代表排好队站好等待了,首长们才出来,跟排在前面的人一一握手,之后面带笑容坐在前面一排照相,以显示他们的亲民。

    这位独臂将军现在是国務院副总理兼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连他都要站在门口等待后面的首长进来,那这个首长该是谁啊?

    郭拙诚的心脏不由怦怦直跳:不会是他?

    他的猜想在下一秒得到了证实,一个爽朗而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好你个一把手,是在埋怨我占了你的位置?今天这个会我还非参加不可。我也想见见这个小朋友。”

    郭拙诚激动而欣喜地看着门口,但很快那位独臂将军朝郭拙诚招手道:“小子,你过来迎接一下老首长。”

    “是!”郭拙诚连忙答道,并动作迅速都镇定地离开座位走到门边,说道,“首长好。”

    独臂将军点了点头,然后对刚出现在门口的那位神采奕奕的老人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小朋友,看起来很标致,想姑娘似的。”

    郭拙诚哭笑不得:有我这么样的姑娘吗?但他很尊敬地对那位最高首长说道:“首长好。”

    最高首长伸出右手,握着郭拙诚的右手笑道:“蛮不错的。有股子军人的气质。走,进去开会,后面的家伙你就不要理了,今后再说。”

    除了最高首长贤圣同志,国務院副总理兼国家计委主任虞罡秋同志,还有国務院副总理、国家的主要决策人之一的大管家程蕴同志,以及国務院副总理兼中国科学院院长方俊毅,外交部副部长祁鹏多。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