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364章抱紧不松开

    第三六四章抱紧不松开

    这一刻时间突然固化:省委领导的握手动作定格、校领导的巴结动作定格、记者的采访动作定格、学生们的欢迎动作定格……,现场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无法理解的一幕。

    郭拙诚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伸手拍了拍女孩的后肩,说道:“小雪,小雪,我们大家不都是好好的吗?你哭什么?别哭了,哭哑了嗓子等下怎么给大家做报告?”

    怀里的女孩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全身绷紧,但很快就变得软弱无力,几乎全身都挂在郭拙诚身,如喃喃似地说道:“队长,你认识我?你知道我的名字?”

    郭拙诚这下更是无语了,真有一股以头撞地的冲动:小姐,有你这么样的吗?我不认识你,你这么冲过来抱着我干什么?你难道有随便抱人的习惯?

    但他没有说这些话,又拍了拍她的后肩,说道:“快站好,都是战斗英雄了,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呢?”

    怀里的女孩不动,但哭声没有刚才的大了,身体也平静了许多。

    郭拙诚正要收回双手轻轻推开她,她却用低得比蚊子叫还低的声音说道:“再喊我一次,我就松开,要不我不松,……”接着又威胁道,“就是不松开,丑死你。”

    郭拙诚无语,犹豫了一下,说道:“小雪,别闹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女孩很满足地嗯了一声,双手松开,低着脑袋在郭拙诚胸前忙乎了半天,突然抬起头挺起胸,迅速而认真地敬礼,声音洪亮地喊道:“报告队长!谢谢!”

    她的脸布满了红晕,丰满的胸脯因激动而剧烈地起伏。因为两人刚才拥抱的方式分开,她的胸脯前端一下一下顶着郭拙诚前胸。

    幸亏郭拙诚还没有到青春期的年龄,否则被她这么一刺激,下面的小弟弟愤怒地站起来,那可就出大丑了。

    没有人注意到,在面包车旁、在一簇鲜花后面一双刚才神采飞扬的眼睛里射出一道阴戾的光芒,恨恨地落在郭拙诚的脸。

    郭拙诚被女军人的动作弄得背冷汗直流,但他装作平静的样子朝旁边移开一步,然后转身走向张国华,走了两步后对一直挺立、一直敬礼的张国华低声道:“稍息!”

    “是!”满头大汗、脸部肌肉因左腿的伤痛而抽搐着,不过,他的脸写满了喜悦,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郭拙诚,生怕他就此消失不见似的。

    郭拙诚差点又起了鸡皮疙瘩,不过战重逢的喜悦占了风,没有时间考虑是不是搞玻璃,而是心情激动地前抱住了张国华。

    直到这时,所有的人才回过神来,摄影记者也开始举起了相机,文字记者则冲向郭拙诚。显然,他们有太多的问题要问。

    郭拙诚在张国华耳边轻轻地说了两个字,然后迅速伸开两条胳膊,双手握着张国华右手,很正规地摇动着。如果不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大家还真会以为他们的关系一般,只是主人和客人的关系。

    不远处的省委宣传部长也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由紧凑起来,他看了旁边的省军区司令一眼。

    省军区司令懊恼地说道:“差点忘记了。我怎么就没有提前跟他说一声。老魏,这保密工作就靠你了,你手下的那些记者可得嘴巴闭起来。”

    省委宣传部长小声问道:“你知道他在部队的事?”

    省军区司令摇头道:“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只知道他参战了,立了特等功。其他的都是中央直接管,档案都无权调阅。队长?队长是什么领导?这女娃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省委宣传部长苦着脸道:“你不知道,我还能知道?你放心,保密的事我会做好,保证不会让记者们乱说乱写。至于向级报告今天的事,就靠你了。这可是你们军队的事。”

    省军区司令点了点头,感叹道:“我还真看不透这个娃娃。”心里道:凭他的战功和人脉,在部队发展不比地方差啊,为什么就退役到学校当教匠?搞一个计算机出来也不过是赚点钱,给人家做做玩具而言,哪有带领千军万马过瘾?真是的。

    刚才的一幕只是一段小插曲,虽然在所有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原来制订的计划依然稳步就班地进行着,虽然记者都有很多问题想问,都知道郭拙诚身有故事,加不少记者知道郭拙诚是开发风靡美国的星火计算机的带头人,心里更是如猫爪在抓,可惜面来命令,而且是省委宣传部长亲自对他们下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采访郭拙诚!刚才拍摄的有郭拙诚头像的胶卷必须交。

    记者异常郁闷,但也无可奈何,他们随着演讲团的战斗英雄一起被全校师生将迎进了大礼堂。至于省委领导,自然有校长等人迎接。

    赵启东校长做了欢迎词,省委宣传部长和省军区司令都讲了话,对演讲团的到来表示欢迎,也说明了演讲团演讲的重要意义,要求全校师生认真听,仔细理会,在学习和工作中处处以英雄为榜样,严格要求自己。

    等他们讲完,英模的演讲正式开始。

    所有演讲者都有讲话稿,基本都按照讲演稿进行演讲,洒脱一点的人脱开讲演稿可以讲一会,把战斗讲得活灵活现惊险不已,但还是顺着讲演稿进行的发挥。至于那些谨慎者则基本按照讲演稿在念,只不过时而抬一下头,偶尔用自己的语气复述着讲演稿那些死板的文字。

    毕竟是经过了文学大家的润色和修改,或许这些本来就高手写就的,只是参杂了一些真实的战斗,所以师生们听起来还是兴奋不已,基本都产生了代人感,为战斗形势紧张而紧张,为英雄没枪没弹焦急而焦急,为战斗最后取得胜利而欣喜……

    特别是那些家在边境的学生,有家人受了越南当局迫害的学生,他们这时显得情绪很激动。当演讲者说到越军心残手毒时,他们有的甚至哭出声来,还有的喊着口号,会场气氛很热烈,效果也比郭拙诚在京城做报告好得多。

    虽然郭拙诚对这种报告不以为然,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听了这些的演讲。

    从大会介绍和英雄的演讲中,郭拙诚知道第一个下车的那个英俊的演讲者属于西线军团里的一支部队。

    演讲中,他主要讲述了攻占越南郎连镇的战斗中,他是如何指挥一个排进攻的,是如何巧妙地炸掉了敌人藏在一栋水泥楼房里的火力点,及时为后续部队打通了前进的道路的。在之前为了增加他的光辉形象,演讲中加了诸如他虽然是高官子女,但坚决要求前线。在分配任务时,他还利用自己是高官子女的优势压级给他最危险的任务。为了抢救负伤的战,他冒着弹雨匍匐而行……

    说到得意处,他不仅能哭能笑,在台还做出持枪瞄准的动作,也做出投弹的动作。

    魁梧的身躯、潇洒的动作、显赫的战功,加磁性般的声音,勾引得那些涉足未深的女大学生惊叫连连,就是男同学也被他的英雄事迹所感动,一次又一次把热烈的掌声送给他。

    在台神采飞扬的他一次次把多情的目光看向坐在主席台的女军人小雪,只可惜这位惊艳的女军人没有理睬他,她的目光大部分都落在郭拙诚的身,白皙的脸不时出现一丝羞涩的红晕。

    他好几次顺着她的目光,将阴戾的目光投向郭拙诚,可惜郭拙诚基闭着眼睛在听,让他白白浪费了不少感情。

    小雪是第三个开始演讲的,她的演讲基本都是照本宣科,说的是她作为卫生兵抢救伤员的事情。

    对于战斗,最惨烈、最危险的战斗郭拙诚都经历过,现在听演讲自然提不起多少兴趣,他笔直地坐着听讲,都是为了礼貌。听到小雪演讲时,他倒是对这个在战场被他忽视了的卫生兵充满了一点点好奇,想知道她们是如何在战斗中渡过的,想知道这些娇娇滴滴的女孩子如何面对那些血淋淋的伤员、残忍的碎尸和化脓生蛆的伤口……。

    他睁开眼睛,认真地听着她的演讲。

    他睁开眼睛的动作别人没有注意,但被台的两人注意到了。正在演讲的女军人心花怒放,声音说得又脆又甜。已经演讲完的那个英俊军人则怒火大盛,咬牙切齿。

    郭拙诚也感觉这个家伙有点不正常,但他根本不屑理他,而是认真地听着女军人的演讲,一边在脑海里回想那段刻骨铭心的场景,感受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在硝烟弥漫的战场里,他似乎看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在那里拼命,背着体积比她大得多的士兵疾跑着……

    张国华的演讲主要也是讲述的战斗过程,显然这些演讲稿也经过了艺术加工。演讲中他将自己守军备库的那一段时间里说得一无是处、屡犯纪律,接着又将自己在级首长教育下如何刻苦训练、如何一点点提高成绩。

    感谢枫贱的打赏,感谢锋风雪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