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四一章 密谈

    第三四一章密谈

    更有甚者,由于有些人极度自卑,出了成果后还特地请“外国专家”评审自己的科技成果,似乎不被国外专家认可就不是好的科技成果。

    对于被邀请参加技术评定,外国专家自然欣喜若狂,这种活动不但能无偿获得了很多价值极高的关键技术,还能吃好的喝好的,临走带走一些。

    遇到阴损的外国专家,他们出于某种目的还故意把我们很先进的技术贬得一文不值,国人羞愧之下给这个技术来了太监手术,将运行好好的科研机构就此解散,技术的后续开发也就此夭折,他们不知道的是就是那些“看不起”这个技术的外国专家在国外继续将其深化、将其产品推向市场。

    这方面以日本人做的最绝,1985年日本友人参观了沈阳某工业自动化研究所。中国科学家在日本同行面前显示了自己的科研成果。为了得到日本人的赞扬,他们把几乎整个自动化项目都拿出来,请日本人进行所谓“审定”,但是即使作为日本,他们此时完整的工业自动化还只是一个“雏形”,还落在中国的后面,因为中国有成形的科技项目,只是尚未大规模推广而已。

    在这个研究所学到了中国的关键技术后,第二年日本对外宣布首次制造研发成功整体化工业自动项目,直到此时这个研究所的中国人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九十年代初上海某船舶制造企业将经过自己多年心血研制的“集约化数字焊接系统”通过学术交流的方式无偿地送给日本人。这可是六十年代无数科学家花了无数心血才研制出来的。日本专家当时对这套技术贬得一无是处,让中国专家以为自己的技术真的不行,从而放弃了继续开发和使用。

    当1992年中国花费12亿美元从法国引进电子数控设备时,才发现这套设备所有技术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中国自己的,是法国人从日本购置到。至于日本的技术怎么来的,不用想就知道了。

    众所周知,在改革开放的时间里,日本从中国免费得到的宣纸制造秘密、陶瓷制造技术等等,更是不胜枚举。这不能只怪日本人狡猾、奸诈,更应该怪国人没有自我保护意识,对国外的事情特别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了解太少。

    现在郭拙诚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宣示知识产权的重要,显示技术秘密蕴含的利润,想必国人今后在展示自己科技秘密前会不由自主地想一下,从而提高一些警惕心,想必将来失密的事情就不会如前世那么多。

    如果真是这样,那郭拙诚的苦心就达到了目的,足以大笑三天了。

    郭拙诚知道专利的价值,身为美国商人的杰克自然也知道专利的价值。他没想到郭拙诚最后送给自己这么一份礼物。无论是操作系统,还是文字处理、表格处理、游戏等等应用程序,都可以在美国申请专利,将来凭出售这些专利也可以坐收利润,这可是一块巨大的馅饼。杰克乐了:“呵呵,到底是外甥,知道让我这个舅舅分享这么大的好处。”

    他不知道他实在有点自作多情了。

    但聪明的他理解郭拙诚的意思,不但没有在脸上表示出惊喜,反而提出要延长专利共享的年限,共享申请专利的年限,最少十年。也就是说十年内滇南大学有关计算机方面的专利都由他们出钱申请,由他们共享这些专利。

    郭拙诚寸土不让,死死咬住两年不放。杰克半真半假地从十年降到九年,再降到八年,但郭拙诚依然未动。

    “七年!这个必须给我们这个期限!”杰克大声道。

    “两年!”郭拙诚简单回答。

    “六年!再少我们无法忍受!”杰克再次大声说道。

    “两年!”郭拙诚回答。

    “五年!我们销售你们的计算机根本不赚钱。五年可以不?”杰克恳求道。

    郭拙诚干脆不再回答,而是伸出两个手指头。

    “四年!仅仅四年,不行的话,降低计算机的价格,一万五!”杰克威胁。

    郭拙诚瞪了他一眼。

    杰克马上说道:“计算机每台两万三千美元,但必须给我们三年的专利共同申请期。”

    郭拙诚总算松了口:“两年半,每台两万三千美元!”

    杰克懊恼地说道:“两年半,每台两万一千美元!”

    郭拙诚坚持道:“两年半,每台两万三千美元!”

    杰克道:“两年零八个月,每台两万三千美元!”

    郭拙诚也退让道:“两年零七个月,每台两万三千美元!”

    “成交!”杰克恨恨地说道。

    副校长等人此时感到有点自卑,感觉自己真的太愚蠢,根本跟不上郭拙诚的思维,更理解不了郭拙诚与杰克的行为:一个专利的期限有必要这么坚持吗?区区几个月就要多花费三千美元,而且是每台三千美元,难道他们疯了?

    副校长等人知道,不是郭拙诚和杰克疯了,而是是他们自己想不明白而已。这个专利期限肯定有这么值钱,否则郭拙诚和杰克不会抠的这么死。毕竟杰克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又是布鲁斯家族派来的代表,不可能是傻子,更不是来中国做撒钱童子的、也不是来做亲善大使的,而是来赚钱的,来发财的。

    “专利真是一个宝啊!”在他们的心里,这一刻专利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想不重视都难。通过参与这次谈判,他们感觉自己学会了很多很多的知识,同时,他们也惊讶郭拙诚为什么懂这么多,心理更认同了郭拙诚的领导地位。

    接下来,杰克提出双方执行协议的起始点从他们在美国销售一批计算机后开始。话里的意思自然还是有所怀疑,怀疑郭拙诚他们生产的计算机是否是世界一流的计算机。毕竟他们都不是计算机方面的专家,他们五个人喜欢并不代表美国的计算机用户欢迎。

    对于这点,郭拙诚以超出杰克想象的大方,自信地说道:“就以下半年在美国举行的‘全美计算机展览会’上所取得的订单总数排名来决定,如果我们的计算机排名所有参展厂商订单的前三位,则我们的协议就按目前商定的开始执行。否则,算我们违约,重新商讨协议,或者干脆就此中断合作。”

    听到郭拙诚如此自信的话,杰克连忙点头同意:不说排名前三,就是排名前十,我们布鲁斯家族也大赚了。

    对于排名前三,郭拙诚有充分的信心。如果不是担心出现意外,郭拙诚会干脆把话说死:不占据第一不算数。

    开玩笑,这些计算机融合了未来五年的理念,如果还不能打败其他企业生产的计算机,他得买一块豆腐撞死。

    谈妥了最基本的问题,细节上的问题就没有必要在这里谈,相互安排手下的人准备协议文件。杰克主动邀请郭拙诚和他单独交谈。郭拙诚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

    其他中国人不知道这个杰克还邀请郭拙诚这个“贪婪鬼”谈什么,还有什么好谈的。如果他们是杰克,绝对不会邀请郭拙诚单独面谈,而是与他决斗。

    就是这个小孩子让杰克“损失”惨重,郭拙诚绝对是他最大的罪人。

    果然,两人落座后杰克苦笑道:“郭先生,你真是谈判高手啊,我们都被你一个人引着走。二万三千美元的价格实在太高,仅仅销售计算机,我们只会亏本。”

    郭拙诚笑道:“你难道不明白,我这次本来就不想你们通过销售计算机赚钱,而是帮助我们把利润集中起来,全部用于建设生产线,全部用于扩大生产。你们的利润只能从专利转让上赚到。再说,我们现在的大部分元器件、外设都是从你们那里采购的,你们多少赚了一些利润。”

    杰克道:“那能有利润?仅仅满足我们的人工费而已,你以为我们的采购人员全美到处跑,不要成本?……,你给的专利共享期太短了。”

    郭拙诚道:“你别偷换概念,共同申请期可不等于专利共享期。你找我不是为了哭穷的?”

    杰克说道:“但愿将来的计算机价格会降下来。二万三实在……”

    “又来了。你放心,价格不但会降还会降很多。”郭拙诚说道。前世电脑都快降成了白菜价,拼装的兼容机才三四千元。

    杰克诚心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自信?”

    郭拙诚半真半假地说道:“因为我知道未来计算机的发展。知道我们的计算机将引领世界潮流。这么好的产品如果不争取一些利益,将来你肯定会笑我们太天真,太傻了。再说,你们赚得多未必是好事,只有我们也赚的多,我们才有研发、生产的动力,这样才能实现双赢。”

    杰克问道:“据我观察,你们谈判小组的人,除了你,一个个都没有任何谈判经验,对计算机的行情也是一无所知,对专利、品牌等知识产权地保护更是感到莫名其妙。如果不是你的坚持,我们完全可以用每台计算机八千美元的价格将代理完全拿走。如果事先或事后,你将情况跟我们说一说,我们布鲁斯家族完全可以将一部分利润转给你个人,最少可以给你利润总额的百分之二十!”

    (感谢枫贱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