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一三章 与总司令激辩

    全文字无广告第三一三章与总司令激辩

    许大将军瞪着眼睛说道:“我们掠夺他们的财产?这不与日本鬼子当年侵略我国一样吗?我们可是仁义之师,行的可是正义之举,岂能将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如果是军火、粮草还好说。(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郭拙诚说道:“战争一旦发生,战斗的双方就是敌我矛盾,相互之间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置对方如死地。正义只能在我认为可以的时候才能施行,仁义只有对方认可的时候才算仁义。我们国家虽然喊的是自卫还击战,但越南并不认为我军攻进来是正当的,更不可能欢迎我们,所谓的正义、仁义是我们单方面认可的,越南并不承认。

    这些不但可以从越南官方的广播、报纸上听到、看到,更能从越南老百姓对待我军的反应感受到。可以说,真正的越南人,没有一个人欢迎我们进来。既然如此,我们何必用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呢?

    战利品由战胜者处理,这是战场通行的惯例,这里设备我们放弃不管,可以,用炸(药)炸毁也可以,那么拆下来搬运回国也可以。

    最高首长在访问美国时说过:‘小朋友不听话,我们要打他的屁股’。为什么打他的屁股,不就是因为他们不听话而惩罚他们吗?这套采掘、选矿、冶炼设备是苏联援建的,技术水平高,投产之后对越南的经济作用很大,如果我们将其拆走,就能极大地削弱越南的经济实力,能大大减缓越南经济恢复的速度,延长他们经济复苏的时间,这比多消灭他们一个师甚至一个军还要效果好。

    既然效果如此好,又不需要牺牲我们年轻战士的生命,我们何乐而不为?许老,你是首长,肯定知道我国经济现在是什么情况,军队的建设、武器装备情况更是熟悉。这次在野鸡岭的战斗很被动,虽然侥幸冲出来了,但全军上上下下谁不捏了一把汗?我们的军队之所以会被越军包围,还不都是因为舍不得那一营的坦克而缩手缩脚吗?因为痛惜这些国家财产而放不开手脚吗?

    许老,您说,是我们所谓的‘仁义之师’面子重要还是我们战士的生命重要,是奢望越南给我们一个好评价重要,还是改善我国人民的生活状态重要?是极大地削弱越南经济基础重要、是提高我国科技技术水平重要,还是担心虚无缥缈的国际影响重要?”

    许大将军想不到郭拙诚放出如此多的炸弹,把他炸得昏头转向,更将他心里那一层遮羞布炸得粉身碎骨。(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他心里苦笑:“这个小崽子说的对啊,所谓的仁义之师还不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戴的高帽子,是自己加上去的?无论是越南也好,还是苏联也好,或者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好,谁会点头承认?

    难道还真的想越南人高举彩旗迎接中国大军不成?既然这些虚名不可能得到,为什么就不能得一点实利,让我们国家得一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呢?可……这实在与以前的想法不同啊,这与强盗有什么区别?打到人家家里,还把人家的东西都抢走?”

    郭拙诚知道许大将军这一辈人心底纯洁,与自己的父亲、爷爷辈一样,就是自己饿肚子也要给朋友,给客人吃多吃饱,有时候家里自己都缺粮食,但看到可怜的邻居时,母亲不还是给对方帮助?更别说去抢别人的东西,实在有点触及他们心里的底线。

    这也是前世很多人不理解中国当时如此困难的条件下,为什么还勒紧裤袋支持越南、支持非洲的原因。因为这一辈人太大公无私了,太有怜悯心了。

    这个时代的人的思维真的与前世的人有代沟,很多农家主妇看到乞丐来了,真的可以省下自己吃的送给乞丐吃,对于前世人真是不可理喻。

    现在若想少林弟子出身、心底常怀慈悲的许大将军下令将越南的宝贝抢回家,实在有点为难,就是战利品也不行。

    来自前世的郭拙诚对于抢越南人的财产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唯一考虑的就是如何抢,如何抢得更多,如何抢更好的。他想了想,说道:“许老,我知道你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你想想,我们当年支持了越南多少东西啊,听说越军没有枪支,等胡(志明)前往北京要装备的时候,中央可是下令从主力部队手里把枪收集上来送出去的,宁愿让自己的军队赤手空拳也要让他们有武器。

    可是,现在的越南人呢?他们记恩了没有?没有!你现在怜悯他们,你就保证他们受了这次打之后,将来就不再给我们制造麻烦了?也许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们又要与他们开战,难道你愿意我们的战士,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年轻的战士又一次大批大批地死在他们的枪口下?死在他们的先进武器下?”

    徐大将军被郭拙诚逼到墙角上,他苦笑道:“小兔崽子,这些道理老子还能不懂?只是心里有点……”

    只要不是他下令自己闭嘴,郭拙诚就不会住嘴,他继续说道:“调皮的孩子犯了错,家长要打他的屁股,多少得打痛他们?否则的话,他还以为家长是闹着玩的。现在越军最精锐的部队都在柬埔寨,他们在那里蹂躏柬埔寨的人民,我们现在想打他们也打不着,只能在这个地方打打他们的二流部队,打打他们的武装民兵,虽然他们这里也布置了几个王牌师,但与我五十多万大军而言,算得了什么?

    据我的估计,我军用不了多久就要撤军,只要占领了高市、谅市,前面的越南领土就是平原,几乎无险可守。古代每当中**队攻到这里,越南国王就要俯首称臣。现在虽然越南高层不会投降,但我们也不可能进攻人家的首都。如果我们就此撤军,算什么打小朋友的屁股,还不如说是在他屁股上抚摸了一下,是变相地鼓励他:孩子,你这次犯错犯得好啊,下次再犯。”

    许大将军乐了,笑道:“你这兔崽子就是花花肠子多,说来说去不就是看中了那些设备吗?你以为抢了那些设备,他们就难受了,他们就汲取教训不犯了?”

    郭拙诚说道:“您看您,怎么能说抢呢,那是我们的战利品好不好?不知道的听了您这么一说,还以为我们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强盗呢?”

    许大将军瞪了郭拙诚一眼,说道:“反说的是你,顺说的也是你。总之一句话,那些东西你是要定了,是不?”

    郭拙诚点头道:“确实!如果我们将它们运回国,仅仅就它本身的价值,就可以解决我们这次战争军费的八分之一,为什么不做呢?我们国家又不是很富裕。”

    许大将军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郭拙诚,脱口问道:“这么值钱?不可能?”

    郭拙诚心里暗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许老,敢情您还贪财啊,开始不想要是因为感觉它价值太低?现在我听你的呼吸都粗重了许多。”

    许大将军一脚踢在郭拙诚的大腿上,怒道:“认真点!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怎么知道?”

    郭拙诚奇怪地问道:“我在电报里好像说了?我们缴获的资料上就有啊。这个‘00a号’项目总投资高达二点三亿美元,如果加上他们已经粗炼出来的钛矿、镍矿,再加上他们自己投资的一些设备,其价值大约在三亿美元左右,你说有没有这次战争军费的八分之一?或许能达到五分之一也说不定。”

    许大将军显然不是一个教条主义者,前世攻占谅山市的时候,因为心痛于战士的大量牺牲,他一怒之下命令部队彻底摧毁谅山市的一切设施。

    此时的他眼睛死死地盯着郭拙诚。

    郭拙诚继续说道:“这个矿是钛矿,用来提炼金属钛的。钛是一种贵重金属,它的质量轻、强度高,能用在飞机、卫星上,也可以做导弹的外壳,还能做潜水艇的外壳,既轻便又牢固。这个矿区的设备,其价值远远不是二点三亿美元所能比拟的。对提高我国国防工业水平具有重大的意义。”

    许大将军收回盯着郭拙诚的目光,果断地说了一个字:“拆!”

    郭拙诚可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主,见许大将军改变了主意,马上说道:“我还有一个建议……”

    许大将军大手一挥,说道:“别说你的狗屁建议了。一个精锐师不够,那就上两个精锐师,干脆,派一个军上去!一切按你的要求来,立即从国内召集工程师和矿工。”

    郭拙诚说道:“许老,你错了。我不是……”

    许大将军虎目圆睁,怒道:“老子又错在哪里了?”

    郭拙诚只感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但他坚持说道:“我建议我军减缓进攻速度,不要急于拿下高市、谅市。”

    “就为了你拆这些玩意赢得时间?”许大将军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小子的权力欲也太大了,当连长就要全营的权力,当特战队就要调动全师配合,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直属团团长就要指挥全军团?”

    (感谢我想20、wjshg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