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八四章 找到出路

    电报第二部分的内容是东线总前指通报野ji岭周围的敌情:敌346师和敌304师确实采取了更冒险、危险更大的围点打援计策。只不过在特战队的提醒下,中**队采取了应对措施,不会让越军得逞。现在越304师的重炮已经运往伏牛山一带,但具体将在哪里建立炮兵基地,待查。

    电报中还指出总前指已经提醒增援部队和围歼部队注意越军重炮,同时也提请特种大队注意。

    对于总前指提醒特种大队注意重炮,郭拙诚认为这仅仅是上级对下级的一种关心而已,他不认为越军真的这么“照顾”他们,如果越军真要消灭他们,只要不太在乎伤亡,几次冲锋就可以拿下周围阵地,然后居高临下倾泻弹yao就能达到目的,除非越军不想冲锋而是远距离用重炮轰炸红溪村里的坦克,否则没有必要劳神费力把重炮运往野ji岭周围。

    问题是红溪村里的坦克现在困在一小块地里,根本用不着重炮轰炸如此“lang费”,而且远程轰炸之后还得用步兵来完成最后的清剿,依然避免不了最后的短兵相接,越军指挥官会这么傻?

    郭拙诚看完顺手递给了刘大卫,看着前面一列坦克随口说道:“难道真的没办法带走它们?”

    对于郭拙诚随口而说出的话,刚跟陈垚等人一起下山的孙兴国最喜欢接口,吊儿郎当的他也随口说道:“难说。既然我们建立不了一条陆地通道,那我们就建一条水上通道。这样一来,这些大家伙不就可以走了?”

    其他人没有理他的话,因为刚才刘大卫这个坦克营营长都说了坦克无法走水里。

    郭拙诚却一愣。问道:“建一条水上通道?怎么建?”

    孙兴国接话其实也就是凑一个兴而已,哪里真的有什么办法,他听郭拙诚如此认真地问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只是瞎说一下而已……”但见郭拙诚沉思的样子,他还真的思考了一下,说道,“刘营长不是说河里的水少了吗?如果我们有办法让河里的水涨起来,不就可以了?”

    张剑讥讽地说道:“你不说别人不会把你当傻瓜。你以为你是龙王老爷。可以把嘴一张就吐水出来?那你说说,你能有什么办法让水涨起来?”

    郭拙诚却突然说道:“对啊。首发如果我们能让河里的水涨起来,淹没这些石头、礁石,那我们的水陆两用坦克不就可以顺着河流走了?”

    刘大卫将电报jiao给陈垚。苦笑着说道:“如果能有水淹没石头,那当然可以。问题是现在是越南的旱季,我们到哪里找这么多水来?”

    如果不是郭拙诚说这话。他都不会理,最多如张剑一样讥讽地嘲笑对方一下。

    让人想不到的是,郭拙诚ji动起来,他兴奋地说道:“如果让村子外那条大河流涨水,当然不可能。但如果让这条横穿庄子的小河涨水却可以。只要我们把它堵起来,往河里注水不就行了吗?”

    几个人一下子明白了。

    刘大卫急忙问道:“你是说我们先把这条小河堵死,然后把山上的那个湖炸开。把水流到这里?”说着说着,他就ji动起来。因为ji动,他的身体都有一丝颤抖,双眼通红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对柳援朝问道:“你看了这么久的地图。算一下,如果我们在这里筑起大坝,堵死这条小河,让水位抬高,我们的坦克能到达什么位置?”

    柳援朝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以为然,觉得郭拙诚被孙兴国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误导了,可是见郭拙诚如此一本正经,他不得不认真地思考起来。思考了一会,他的神情ji动起来。甚至有了乐不可支。

    几个人都奇怪地看着他,就是孙兴国这个始作俑者也忍不住说道:“不会真的可以?”

    所有人都知道柳援朝对地图有一种天然的领悟力。如果他说可以建立一条水上通道,那肯定就是可以。

    在众人的期盼中,柳援朝说道:“如果只考虑海拔高度,水位抬高十米,我们至少可以上溯到三公里之外,如果加上河水本身流动造成的水位落差,最远甚至可以到达五公里。……,对了,如果真的能够达到四公里,那里就有一个沼泽地,不但可以脱离敌人的包围圈,我们还有广阔的迂回地,完全可以与敌人周旋。”

    有了这个想法,一个个心都动了。特别是刘大卫更是高兴嘴巴都快裂了,急忙下令工兵排的人过来设计大坝的建设。

    贯穿村子的河流并不宽,最窄处只有十米宽。综合考虑之后,他们决定在将大坝建在村子西面,这里虽然河宽达十八米,但两边夹山,有利于把坝建的更高,而且这个位置更有利于接纳从山上冲下来的湖水。只需要在山坡上炸开几道石梁,湖水就能从天而降,漫过半个村子流入到小河中。

    剩下的问题就是寻找建坝材料和如何mihuo敌人。材料很好找,现在村子里已经没有一个村民,村子里那些无主的房子、瓦片、砖头、木材都可以使用,他们还可以搬运周围的石头,甚至就是69式坦克也可以充当坝基。它们可是铁疙瘩,不可能在水里运动,与其让越军缴获,还不如废物利用。

    此外军用帐篷也是好东西,可以铺在坝坡上防止渗水。

    mihuo敌人的事也不复杂,依然采用在上风口点燃新砍的茅草、芭蕉叶就行,大不了多点几堆,将村子外围的空间也掩盖起来,反正附近的山坡上茅草、野芭蕉多的是。

    官兵们说干就干,刘大卫更是亲自上阵,带着文职参谋人员在村子周围砍伐茅草,然后在不同的地点焚烧,为了加快散烟速度,他们还从69式坦克里chou出燃油浇在这些茅草堆上。很快整个村子和村子外面很多地方都被浓烟笼罩。不说远处的越军看不清村子里在干什么,就是在村子里的中**人也有不少士兵被呛得泪水横流、咳嗽不已。

    同样为了加快建坝速度,更为了大坝的结实,很舍不得坦克的刘大卫也不得不接受了郭拙诚提出的sao主意,将三辆59式坦克开到河底,chou干燃油并在车里装满石头之后再被土块、石头掩埋。

    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当知道他们的行动能换回自己的xing命,能换取胜利的时候,更是如此。短短三个小时的时间,一道长十九米、底基最宽处达五米、高十米的由泥石、钢铁、树木等材料建成的hun合坝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小河上游来的水在慢慢蓄积,水位在一寸寸提高。

    为了确保上游能漫过更多的石头,能够是水陆两用坦克达到更远的距离,士兵们还在继续加高、加固大坝,并使它朝两边延伸,一直连接到山脚下。这是在选择大坝坝基的时候就考虑过的,没有选择最窄处建坝,因为这里正是两山最接近的地方。

    看着结实的大坝,郭拙诚等人心里很是期待,期待山顶上的湖水冲下来能将小河的水位抬高,毕竟靠小河自己的上游来水蓄积,想达到理想水位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朱建军高兴地问道:“郭队长,我们是晚上动手还是现在白天就动手?”

    郭拙诚断然说道:“现在就动手。因为我们现在无法确定这水会不会按我们的要求冲下来,在白天我们还有机会想办法解决,到了晚上黑灯瞎火的,不被湖水淹死就不错了。再说,谁也不知道越军心里的想法。万一他们知道我们识破了他们围点打援、破釜沉舟的计划,说不定就会立即发动进攻,到时候我们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说到这里,郭拙诚坚决地说道:“时间宝贵,能提前一秒绝不延迟一秒。……,朱营长,你们的水道修好了没有?”

    朱建军马上说道:“早修好了。其实也不是修什么,就是炸开一道石梁,让水顺着山道冲下来就行。只要开口的位置不错太远,水一定会顺着山凹往下冲,笔直冲进村子里。”

    郭拙诚下令道:“十分钟后,你们二营用一个连的兵力向越军发起发冲击!……,刘向阳!”

    刘向阳急忙跑过来:“到!”

    郭拙诚大声道:“利用一连的冲锋做掩护,用迫击炮炸开山顶的水坝。不许炸错位置,必须保证一次xing成功,有把握没有?”

    “有!”刘向阳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最多三发炮弹就行!”

    之所以用迫击炮而不是人工用炸(yao)包,也不是用多men迫击炮轰炸,就是为了mihuo敌人,让敌人误以为迫击炮是误炸中大坝的。而且只用少量的迫击炮炸坝,可以更好地控制泻下的水量,不至于从上面冲下来给大坝和庄子里的士兵造成伤害。

    十分钟后,二营一连如期在南面向越军发起了进攻。猝不及防的越军一时间手忙脚luan,慌忙向后撤离,无数的子弹、炮弹跟在越军后面追。

    两颗迫击炮弹如期“错误”击中山顶蓄积水源用于灌溉的石坝,引发湖水奔腾而下。

    (感谢枫贱的打赏,感谢寒冷若冰—之冰冻的月票,感谢w小ai的评价票,感谢各位的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