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八一章 又一次升官

    柳援朝说道:“可是万一他们守不住怎么办?”

    郭拙诚说道:“借助坦克的炮火应该能坚持一段时间。「域名请大家熟知」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等。”

    柳援朝本想说什么,但见郭拙诚苦思的样子,连忙住了嘴,双眼期盼地看着他。不但是柳援朝,陈垚、陈鹏、孙兴国、张剑等人都无一不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郭拙诚忍不住笑道:“别这么看着我好不好?我又不是神仙。”

    张剑说道:“你比神仙厉害,我相信你有办法。”在他心里,这是说的真心话,没有一点拍马屁的意思。

    孙兴国则yin阳怪气地说道:“就是刘大卫他们,舍不得这些坦克,结果连人都危险了。如果当时就听了师傅的,哪里会有这么被动?刚才进攻的越军明显没有用全力,如果真的派一个营上来死缠猛打,我们非损失更多的人不可,阵地能不能守住难说。”

    陈垚说道:“不要埋怨这个埋怨那个,如果你是刘大卫,还不一样舍不得这些心肝宝贝?你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我让你去炸那些坦克,你下得了手?”

    突然,宋军指着南面战斗发生的方向,惊讶地问道:“咦——,那是什么?白晃晃的,好像是水柱,山上怎么有这么多水?”

    柳援朝白了他一眼,说道:“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那里有一个人工湖,这里的农民用石头砌了一道坝,蓄积的水采取自流的方式灌溉农田,你没看见那么多梯田吗?它们的水从哪里来?总不会是农民用桶挑上去的?”

    柳援朝有事没事就喜欢看地图。他对野ji岭周围的地形基本都都了解。

    陈垚眉头皱起,担忧地说道:“郭拙诚,如果越军丧心病狂地炸毁石坝,那么多水冲下来。下面的半个庄子都会被水冲掉。我们的战士……”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话里的意思都明白:大水一冲下来,很多人都会被淹死。

    所有人更加担忧了,旁边几个二营的战士更是脸se苍白。

    郭拙诚说道:“别担心。水坝能建那么高,当地农民在建设的时候肯定就已经考虑了安全问题。我相信刘营长和朱营长已经知道这个水库的存在,既然他们没有对此担心。说明他们心有成竹。”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道理,但安慰作用有限,那些士兵心里在想:也许刘大卫、朱建军他们压根就没有注意。就算当地农民当时考虑了石坝垮塌的可能,但他们肯定没有预计到有人会故意破坏啊。如果越军人为地选择地点爆破炸毁大坝,情况肯定会失控!湖水肯定会冲进村子里。

    郭拙诚现在也无法给与过多的安慰,况且他的职责也不是安慰人,他想陈垚jiao待一下后。就带着宋军这个狙击手兼警卫员下了山。

    当他来到刘大卫的指挥所时,刘大卫正忙得焦头烂额。看见郭拙诚进来,连忙问道:“北面情况怎么样?”

    郭拙诚说道:“越军暂时停止了进攻。就是不知道越军下一次什么时候来,来多少兵力。”

    刘大卫有点内疚地说道:“对不起,我实在舍不得这些坦克。”

    郭拙诚大度地说道:“我理解。谁处在你的位置也舍不得。其实,我自己也舍不得,这么好的装备,谁愿意还没有用就扔掉。”

    就在这时。亲临南面战斗现场的朱建军一身硝烟地跑进来,右边脸上还流着血。

    他抓起茶缸就喝,喝完。说道:“敌军的火力太猛了。兄弟们顶不住!刘营长,我们还是炸毁坦克,集中两个营和特战队的全部力量,朝一个方向猛冲,我就不信突围不出去。”

    显然经过了刚才的战斗,朱建军改变的态度。见识了越军凶残的他终于知道,如果继续死守这里,等不到援军。他们就会被越军消灭,到时候不到坦克保不住,连人都会死得不能再死。

    这时,nv卫生兵急匆匆地跑过来,打开yao箱就要包扎。朱建军大声道:“没事!被蚊子咬了一下而已。你出去!”

    nv卫生员大声道:“不行!抢救伤员是我们的职责,你必须jiao给我们包扎。”那口气就如朱建军是一件物品似的。

    不知为何。朱建军有点服她,眼睛里面不耐烦的神se很快消失,而是老老实实从旁边拿过一条马扎走到刘大卫身边放下,坐下后让她处理伤口。

    刘大卫断然说道:“不行!就是死我也要和坦克死一块。要走,你们走!”

    朱建军偏转一下身体,避开nv卫生员后,低声说道:“老刘,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舍得炸毁它们?它们是你的心肝宝贝,难道就不是我的心肝宝贝?昨晚我们有机会突围,我都不同意郭队长的意见炸了它们,现在我求你炸它们,是因为我……因为越军太多了,他们已经包围我们了。我们再不采取断然措施,我们近千人都会死在这里,最后坦克也会落在他们手里。……”

    刘大卫大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可以走,我们在这里掩护你们。我们坦克营可以用火炮给你们炸出一条通道来,保证你们顺利突围,这总可以?等你们走后,我们再跟越南鬼子拼!”

    朱建军说道:“可以只留一部分能开炮的士兵就行啊。大部队还是一起突围。再像原来一样优柔寡断已经不行了,必须当机立断!否则,时间拖的越久,我们的处境越不利,他们的包围圈更严密。你们不知道,刚才我看到越军的炮弹落在山顶那个大水池里时,我的心脏都快跳出口腔了,万一他们把东边那道小一点的石坝炸掉,我们呆在村子里的士兵就会损失惨重——其他书友正在看:。”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对郭拙诚说道:“郭队长,你劝劝刘营长,没有他们坦克营加入冲锋,我们也难以突围出去。说实在的,还是你昨晚说的对,如果昨晚这么做了,我的手下就不会死伤这么多了。刚才才打了多久,就牺牲了六十多名战士啊。”

    郭拙诚心里一惊,南面和北面相加,死伤超过了一个连。而二营一共才三个营,哪里能经得起如此损耗?怪不得朱建军急了。

    刘大卫很矛盾地看着郭拙诚,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希望郭拙诚说炸毁坦克突围好还是留下坦克兵与敌周旋好。他也知道仅仅靠损失了一个连的二营和特战队是很难从越军包围圈里突围多远的,现在多一个人冲锋就多一份力量。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郭拙诚的嘴巴,似乎他的话能决定他刘大卫的命运似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郭拙诚的话还真能决定刘大卫的命运。现在他们三人中以刘大卫为首,但上级并没有如此明确,是朱建军、郭拙诚默认这个现状而已。如果郭拙诚、朱建军联合起来反对,刘大卫就成不了为首的人。

    被两个营长焦虑的目光照she下,郭拙诚并没有急于说话。现在他的脑海快速地运转着,现在的他没有时间怨天尤人,更没有时间思考如果昨晚如何如何,现在就会如何如何。

    朱建军忍不住催促道:“郭队长,昨晚你那么干脆,今天情况更危急了,你怎么反而婆婆妈妈了?”

    郭拙诚正要说话,通信兵大步进来,说道:“东线军团总前指急电。”

    刘大卫连忙说道:“念!”

    “我军对洛寨之敌进行了强攻,根据火力侦察和俘虏jiao待,留守在该地区的越军均为地方武装民兵和零散部队,越346师主力已经达到你部所在区域。

    又据增援部队报告,他们遇到了越军强烈阻击,无法按预定时间到达野ji岭。

    鉴于形势严峻,总前指命令你们立即轻装突围。

    为统一指挥,总前指任命你部临时组成特战大队,由郭拙诚任特战大队队长(团级)、陈垚任政委(团级),朱建军任副大队长、刘大卫任队参谋长。

    望你部在郭拙诚的组织下,结合当面敌情,迅速制订突围计划并上报。无须等待上级批准即可实施,总前指将在外围安排部队接应你们。”

    谁也想不到上级会下这么一道命令,更没有想到这道命令竟然是从东线军团总前指下来的。如果说任命郭拙诚为特战大队队长还可以让他们两个理解,但命令陈垚为队政委就有点不同寻常了,这意味着特战大队的一把手、二把手均为原特战队的领导,无疑说明了上级对特战队的重视,几乎是用明确的语言要求一营、二营服从郭拙诚的指挥。

    陈垚第一次被上级任命为营级干部,受命于为难之际的郭拙诚又连升了实实在在的两级。

    朱建军托着刚打了绷带的脸,对郭拙诚说道:“郭大队长,你下令!”

    刘大卫低下脑袋,咬着牙说道:“我服从上级命令!”

    nv卫生员一边收拾工具,一边悄悄地打量着郭拙诚,眼里闪过一丝异彩。然后不声不响地出去了。

    郭拙诚出乎意料地朝朱建军问道:“朱营长,你能不能说说刚才你们南面的战斗是你们凭火力打退了越军的进攻,让越军无法占领我军的阵地,还是越军主动撤退?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