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七七章 请求总前指查实

    第二天醒来,上级传来敌情通报:“越304师继续朝北疾进,目前尚未查清其目的地和企图。越346师先头部队尚在洛寨休整,但人数稍有变化,因无法靠近侦察,故不能确定是否有后续部队达到。”

    而潜伏在野ji岭周围的明哨、暗哨、巡逻人员、侦察人员都报告情况正常,未发现敌情有明显变化。

    与郭拙诚有点mihuo不同,看了敌情通报、听了情报人员的汇报后,刘大卫、朱建军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刘大卫更是对刚进来的郭拙诚笑道:“郭队长,我们昨晚可是虚惊一场啊。”

    朱建军更是语带讥讽:“幸亏我们没有走极端。”

    郭拙诚拿着电报稿看了又看,说道:“虚惊一场总比大吃一惊为好。我们必须加紧浮桥架设。争取在346师到来之前冲出去。”

    刘大卫以为郭拙诚这么说是掩盖他昨天的“失态”,就大度地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我们必须加快桥梁建设。这事我们都熟悉了,你们特战队cha不上手,你们远道而来先好好休息一下。”

    郭拙诚的部队确实没有认真训练过架设浮桥,几次临时训练架设浮桥都是架设供士兵通行的便桥,与能承载坦克的浮桥不可同日而语。既然专业的问题,就jiao给专业人士去做。郭拙诚告别刘大卫、朱建军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听了郭拙诚通报的上级敌情通报,陈垚随口地说道:“情况真有点怪。越304师跟我军在鹰嘴山、薪庄等地打死打活,累得半死,他们长途行军后没有休息。而是继续北进。可为什么几乎没有打过仗的346师到了洛寨地区,离我们只有五个小时的路程了,却要休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柳援朝接口道:“是啊。我从地图上看,越346师走的路比越304师走的路还好走一些。不如越304师一样需要避开我军主力走山上、走丛林。以前有资料不是说越346师是越南王牌师吗?难道他们就这么一副niaoxing,经不起一点折腾?”

    听了他们的话,郭拙诚一下豁然开朗,明白自己刚才在看到敌情通报时为什么mihuo、为什么不解了,他说道:“敌人在玩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

    陈垚和柳援朝都困huo地看着郭拙诚。~~他们刚才只是闲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并没有怀疑越军什么,现在见郭拙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还真糊涂了。

    陈垚问道:“修什么栈道,又渡什么陈仓?”

    郭拙诚说道:“现在在洛寨休整的很可能不是真正的越346师。是用来mihuo我们的。而真正的越346师也许就已经到了我们周围。”说到这里,他大声喊道,“盛国忠!”

    “到!”正在洗簌的盛国忠连忙跑了过来。

    郭拙诚果断地命令道:“立即发报给东线军团总前指:请迅速查清在洛寨地区休整的越346师真实身份。我等怀疑越军在mihuo我们。以掩护其主力潜入野ji岭,急盼。另:如若情况属实,请总前指直接下令我部炸毁坦克立即撤离,以免我部陷入敌重围,造成更大的政治影响。郭拙诚”

    盛国忠立即转身离开,去拍发郭拙诚的电报去了。

    柳援朝有点不放心地问道:“我们这么单独跟总前指请示,他们会不会有意见?”

    郭拙诚说道:“总前指授予我们独立行动的权力。也授予我们单独联系的权力。……,我不想跟他们解释太多,不想又hua时间吵吵闹闹。“

    柳援朝也只是提醒一下,他绝对没有为难郭拙诚的意思。听了之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让你任总指挥就好了。我总有点信不过他们两个。”

    陈垚苦笑道:“人家都喜欢论资排辈,有什么办法。……,也许用不了多久情况就会改观。千万不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郭拙诚说道:“算了,不说这些没有用的。要我指挥一个坦克营,我还真有点不自信,先实地瞧一瞧、学一学也有好处。趁现在还没吃饭,我们一起到外面走走。看看周围的地形。”

    当天se大亮后,人们的视野一下开阔了很多。郭拙诚等人从村子的西头走到村子的东头。对这个村子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

    整个村子夹在两山之间,两山最窄处是农舍集中地。而东面喇叭口处则是一片稻田,与中国南方山区的稻田相同,它们很多都是依着山势开垦出来的梯田。一条从东南到西北的山路横穿整个村子,顺着山形转弯曲折。

    因为东边山势险峻,山路狭窄曲折,最窄处仅仅二米左右。而西边因为地势平坦,山路显得宽而平。傍着山路有一条常年雨水冲刷出来的河流,河水从东边顺着河流缓缓流下,注入村子西边的一条较大的河流中。本来这条河上有一条大石桥,但现在已经被越南特工炸毁,只剩下几块石头散落在桥墩周围。

    越观察越觉得这是越军布下的一个陷阱,越看心情越沉重。

    可是,当他们看到一辆辆威风凛凛的坦克,看着视坦克如生命的坦克兵,郭拙诚现在还真说不出要炸毁它们的话来。这里的坦克分两类,分别是59式主战坦克和62式轻型坦克。其中62式轻型坦克是应对南方恶劣路况和水网密布的特点研制开发的,优点是重量轻,能水陆两用,缺点是装甲单薄,火炮的口径也没有100毫米。

    来自前世的郭拙诚知道这种坦克所装备薄弱的装甲容易被手持反坦克武器——如4——轻易击穿,在前世中越边境战争中,有不少这种坦克在战斗中被越军摧毁。

    看着62式坦克的庞大身躯,郭拙诚心道:“如果越军真的包围了这个村子,就用这种坦克吸引越军的火力,反正这玩意又没有什么用。”

    他们从东边往回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jing神抖擞地上山清剿越军,另外一队队的士兵则准备到河边架势桥梁。也有一部分士兵在砍伐收集周围的茅草、芭蕉叶,这些都是产生烟雾的好材料,只要点上几堆,新鲜的茅草、芭蕉叶都能发出浓烟,能将周围“淹没”。

    吃完早饭,郭拙诚带着特战队也走了,他们从一座陈旧的木桥上跨过那条穿过村子的河流,迅速地冲上对面的石岩山。在这里,已经有了二营的战士建设重机枪阵地,他们还用炸(yao)炸出了几个掩体,利用石头的裂缝修筑了一条战壕。

    不过,凭特战队战士的眼光看,这些掩体和战壕都不合格,不知道是因为山体太坚硬无法挖出合标准的工事,还是因为他们认为越南特工、武装民兵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值得他们认真对待。

    郭拙诚想到清剿如耗子似的越军特工不需要太多的部队,人多虽然可以加快清剿速度,但也大大增加战士牺牲的几率,他和陈垚、柳援朝商量了一下,决定大家轮流清剿。由陈垚、柳援朝带两个排留下,在这里修筑标准工事。郭拙诚则带一个排先行。

    穿着mi彩服的四十余人很快就在绿se丛林中消失。直到这个时候,二营的士兵才明白难看的mi彩服有这个便于隐藏的作用。

    大约走了三百多米,走前面的孙兴国突然慢慢地蹲了下来,随即他将手背在背后朝郭拙诚比划:“一点钟方向发现越军!大树后来,两人正在chou烟。”

    郭拙诚立即调转枪口,迅速抠下扳机:“啪啪!”

    两声枪响,两声惨叫。一个越军猛地窜起,但随即倒地。他的脖子被子弹撕成了两片。

    郭拙诚的枪声响起不久,左右两边也时而响起了零碎的枪声,显然他们都开始遇敌。周围不时有惨叫声传出,不但有越南人的惨叫,也有中国人的惨叫,但越南人的惨叫更多。

    又mo索着往前走了大约一百米,这次郭拙诚首先发现目标,四十米外的一棵小树下,有一个黑点稍微移动了一下,带动一颗小草摇晃着。小草的晃动引起了郭拙诚目光的注意,很快他发现了那个黑点竟然是枪口。

    几乎没有思考,郭拙诚就按下了扳机。因为无法确定枪口后面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郭拙诚没有采取单发,而是将弹匣里的子弹全部she了过去。炙热的金属弹头在目标位置画了一个虚拟的圆形,快速地扎入草丛里。

    子弹刚刚she出枪口,郭拙诚低声吼道:“躲避!”伴随着他的吼声,他的身体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飞快地滚到了一棵大榕树后。

    无数的子弹很快就朝他刚才she击的位置扫了过来。只打得周围的树枝、树叶哗哗作响,碎木屑和断枝漂了郭拙诚和孙兴国满头满身。

    气势虽然吓人,但对他们却没有什么损害,两人相对竖起了大拇指。孙兴国比划着,手语告诉郭拙诚:“听到了两声闷哼。刚才你至少干掉了对方三个。”

    比划完,孙兴国略微抬起头,扫了一眼,但很快缩回脑袋,引得越军又扫来一连串的子弹。甚至一ting重机枪的子弹也扫了过来,将旁边一棵碗口大的松树拦腰斩断。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