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七六章 总前指舍不得

    刘大卫瓮声瓮气地说道:“八个小时,至少!”接着,他说道,“就是桥架设好了,也没有用,这一路过去还不知道要排多少反坦克地雷,要提防道路两边的偷袭。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还是只能明天白天出发。”

    柳援朝哀叹道:“说来说去,结果就是今天晚上走不了,最快也要明天早晨,是不是?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刘大卫讥讽地说道:“这还用你说?难道我们愿意呆这里?你以为就你们聪明?”

    现在刘大卫、朱建军、郭拙诚都是营级干部,郭拙诚年纪小资历浅,虽然受上级重视,但在没有上级明确指示的情况下,率领一个连队的他在这三人中还是只能排在末尾。而刘大卫和朱建军两人长期以来以刘大卫为先,朱建军大部分时间都是配合和保护坦克营,自然这三人中刘大卫为长,现在他训斥柳援朝还真有这个资格。

    柳援朝心里虽然不忿,但也无可奈何,只冷哼了一声就走到一边去了,眼睛在二营参谋手里的地图上扫描着。

    郭拙诚可不想就这么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他说道:“如果你们确定今晚不能带走坦克,我坚决要求现在就开始炸毁坦克,然后立即撤退!我们不能赌越军不会过来,更不能赌越军会对我们仁慈。”

    听说要炸坦克,不说刘大卫气得跳了起来,就是朱建军也坚决反对:“不行,现在还没到最后时刻。我们现在不能说越军正规军不会过来。但也不能肯定越军正规军会过来。如果我们的援军和越军正规军同时达到呢?他们越军也是长途奔袭,到现在已经很累,很可能休息。

    再说,就算他们过来,也是强弩之末,未必能一下摧毁我们。我们只要再坚持几个小时,援军就到了。到时候里应外合完全可以将敌人消灭。郭拙诚,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如果你们不来,我们也能……我坚决坚持到援军到来。实在不行,我们就从现在开始改变战略,坚决以守为主,立即加大工事的修筑力度,我就不信挡不住这些越军的攻击!”

    有了朱建军的表态。刘大卫更是大声说道:“对!我们的坦克兵如果不能驾驶坦克打敌人,我们完全可以坚守阵地!坦克上的机枪完全可以拆卸下来加固阵地防御。如果你们特战队怕了,你们走!现在你们离开还来得及!”

    柳援朝一听,又忍不住了,说道:“我们特战队怕?我们的战斗你们知道吗?我们是不想你们被越军活活打死。”

    朱建军说道:“谁知道你们怎么打的,反正我们又没看见。现在就一句话。无论你说说坚守还是说突围,我们都同意,但要我们自己主动炸毁坦克逃跑,不行!我就不信这么多坦克。这么多炮弹打不死几个敌人,只要能消灭一个越军也比白白炸毁强!”

    刘大卫更是说道:“我们坦克兵还真没怕过谁。就算我们困在这里,越军没有一个加强团上来围攻,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刘营长。”这时一个通信兵从外面进来,说道,“团长电话,询问特战队的战士到了没有!”

    刘大卫大手一挥,说道:“到了!可人家胆子小。要炸坦克呢。你告诉团长,就说我们一营、二营坚决坚守阵地。等待援军到来。我们不会给英雄的332团丢脸,不会让其他部队的人看不起。”

    通信兵一愣。脱口问道:“什么?炸坦克?”但随即明白自己的职责,大声应道,“是!”

    不知道是谁将郭拙诚的话泄漏出去了,很多本来已经睡觉休息了的坦克兵一下朝指挥部走来,围着指挥部大声囔着。本来对前来救援的特战队很有好感的士兵现在对他们却怒目而视,如果不是特战队的人懒得理他们,估计两方很快会发生肢体冲突。

    坦克兵无不大骂特战队的人贪生怕死,骂郭拙诚是逃跑主义者,说他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说要炸毁坦克,实在让人气愤。

    不说坦克兵,就是特战队自己的战士也觉得郭拙诚这个建议太臭,哪有战斗还没正式开打就放弃坦克逃跑的道理?但要说郭拙诚胆子小,则特战队没有一个相信。心存疑虑的战士只好沉默以对。

    不但野鸡岭这里的干部战士矛盾重重,就是军方高层也举棋不定。接到无线电台传来的刘大卫、朱建军、郭拙诚三人的不同意见后,以332团以及它所在的师、军的首长们都坚决要求让部队自行突围,如果突围不成功再就地固守,等到援军到来,绝对不能未遇敌就炸毁坦克。他们向东线军团总前指表示即使情况最坏,他们的援军也一定能将一营、二营安全地接应出来。

    东线军团总前指的大佬们虽然他们的意见分为两类,其中有人认为应该好好考虑郭拙诚的建议,应该当机立断,早点将部队从越军包围圈中突围出来,但他们的意见并不与郭拙诚完全相同,他们同样舍不得丢弃那么多重装备。这些过惯了穷日子的大佬们实在心痛损失这么多设备。

    在前世,不说许大将军这么高级别的大佬,不说省长、市长等高官,就是一个县长也能随意拍拍脑袋而决定上马一个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项目,一旦因为决策失误而失败了,他们也就轻松地笑笑,说是外部环境不好,将其视为交学费。

    如果真有人跟他们较真,他们就拍拍屁股走人,到另外的地方任职。有的官员甚至受贿几千万、上亿,他们的钱足够建好几个坦克营了。

    所以前世当过市长的郭拙诚在现场能轻易说出马上炸毁坦克,部队立即上跳出包围圈,以战士的生命为第一考虑因素,而总前指的大佬们却绝对说不出来。

    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争论,一份命令直接从东线总前指拍到了野鸡岭:“东线军团总前指令:一、此时敌情未明,你等可于天明后查清当面之敌,顺原路退回。二、突围未果,你等就地防御,若敌情严重,可伺机撤出,由少部殿后士兵炸毁坦克。三、我三路援军正星夜疾进,预计于明日中午前达到野鸡岭。四、为统一指挥,你等可临时组成指挥部,由刘大卫、朱建军、郭拙诚组成决策机构。但郭拙诚所率领之特战队有自行行动权。……”

    这个命令虽然来自军队最高层,但依然是一个拖泥带水的命令,说得好听一点就是让包围圈里的部队见机行事,说得难听一点优柔寡断。

    从将刘大卫的名字排在最前面可以看出,上级还是希望能把坦克完整带出,而从后面给与特战队有自行行动之权,说明上级并不完全反对郭拙诚的建议。

    显然上级是想鱼和熊掌兼得,舍不得部队也舍不得坦克。

    这个越级而来的命令让刘大卫、朱建军大惊失色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们原来的方案。郭拙诚虽然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但他也无法得知越军的战略企图,同时也不想自己因坚持炸毁坦克成为众矢之的,只好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表示服从集体决议,在临时组成的指挥部里和朱建军一起成为刘大卫的副手,接替序列排第三,也就是若刘大卫在战斗中牺牲,朱建军自动接过指挥权,若朱建军牺牲,则郭拙诚成为总指挥。

    因为意见“统一”了,特战队与一营、二营的矛盾分歧也无形消失了,加上特战队毕竟是从外面主动进来的,是帮助他们的,一营、二营的战士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们。有人还主动送来吃的,安排特战队住在农民的房子,虽然这些无主的房子很破烂,睡外面与睡里面差不多。有的房子里还比外面都了一股霉味甚至一股尿臊味,对习惯了睡野外的特战队士兵而言,这种待遇是一种受罪,但终究是一种待遇。

    郭拙诚和刘大卫、朱建军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决定特战队不参与他们的架桥、修桥活动,而是单独地在村子北面的山里清剿越南特工和武装民兵,为全军万一无法从公路突围出去后寻找另一条逃生通道。

    当然,三个人还商量了有关后勤补给、阵地防御、阵地掩盖等事情,之后,郭拙诚等人在后勤部门安排的帐篷里休息、睡觉。虽然远处不时传来枪声,或者偶尔有一声迫击炮炮弹的爆炸声,但疲倦的他们还是睡得很香甜。

    出指挥部的时候,郭拙诚又一次看见了那个女卫生兵。只见她从一个黑暗的地方出来,悄悄而快速地整理着衣服,一副匆忙而羞涩的样子。

    看见郭拙诚他们,她一愣,脸一下变得血红,双手捂着脸,慌忙跑了。

    郭拙诚茫然不解,不知道这个女兵为什么每次见到他就脸红。与她相对应的是,柳援朝此时也脸红不已,他转过头,装着没看见女卫生兵的样子,目光死盯着远处的群山。

    等郭拙诚他们走后,女卫生兵的同伴笑她:“小雪姐,你们真是有缘啊。连上厕所出来都能撞见。”

    “你!再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哼!”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求月票)。

    更多到,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