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七五章 升官得先保命

    刘大卫和朱建军对老百姓和越军的偷袭行动并不感到惊慌,在他们看来越军都是乌合之众,打打偷袭可以,拼死抵抗一段时间也有可能,但面对面地拼杀和长久的战斗,他们肯定无法与中**队相比,只要部队在明天天亮后查明相关敌情,暂时处于守势的他们就可以收拾这些狡猾的王八蛋。

    他们计划由坦克营坚守村庄,而由步兵营清剿周围的越军,等这些越军清剿完毕或逃跑后,坦克加入追击,不但解了围还消灭了大量敌人。他们两个甚至还高兴自己的部队能引出这么多敌人呢。

    上级为避免让越军知道中**队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并没有向332团通报敌军的真实动态,只命令他们早日摆脱困境。两人不知道有两个越军正规军师正朝这里赶来,自然觉得上级这么快就派援兵过来有点小题大做,是看不起他们。

    刘大卫因为坦克不能上山,在这里无法取得最大战果而有点郁闷,朱建军心里却为其他部队过来抢他们的战功而气愤,以至于郭拙诚的特战队来了,他都不想去迎接。

    郭拙诚为他们的消息闭塞、自以为是而感到好笑,他问道:“你知道我们特战队为什么如此轻松地进来吗?”

    朱建军不以为然地说道:“这还用问?我们二营控制了周围的制高点,你们又是特战队,收拾几个蟊贼还不简单?如果在这种里外夹击之下,你们还不能进来,那还不如回家去抱老婆算了。”

    刘大卫怀疑地问道:“难道他们是有意放你们进来的?”

    郭拙诚点了点头:这是他站在山顶看了地形后才明白的。

    刘大卫追问道:“为什么?”但从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惊讶看。实际上他知道为什么,只是不相信而已。

    朱建军也很快明白过来,问道:“你是说他们已经装好了口袋,放你们进来,一起吃掉?他们……他们有这么好的牙口?不怕崩了牙齿?如果不是情况不熟,我现在就下令出击了。就凭这些上不了台盘的耗子,能把我们全部吞下?我呸!”

    郭拙诚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暂时必须保密的消息。越304师、越346师的前锋已达先街、洛寨地区。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针对你们而来……”

    “什么?两个正规师,都是越军王牌——”郭拙诚的话音未落。刘大卫和朱建军几乎同时惊讶地喊道,“我们怎么不知道?没有敌情通报到我们这里。”

    郭拙诚很牛叉地说道:“我们是直接从东线军团总前指得到的。肯定比你们得到的早。而且,依上级领导的意思,就是让我通知你们,然后我们商量一个办法出来。

    如果越军不是针对你们而来,那么我们还有不少时间研究突围。如果越军真的是针对你们而来。或者说他们行进途中知道了你们被困在这里而疾进,那么我们的时间分分秒秒都很重要了。

    刚才我在山顶看了地形,我认为这里是越军精心设下的一个口袋,这个地形表面看起来易守难攻,只要堵住两头的口子,然后在周围制高点上布置几个阵地就可以了。可是。如果仔细研究周围的山形,就会知道这里反而是易攻难守之地。我们困在里面很难冲出去,而外面的人可以轻易从山上攻下来。

    这样一来,我们现在的处境就很危险了。在此之前上级已经给我们下了命令:第一必须确保部队能突围出去。为保证这一点,武器装备可以不要,坦克可以扔掉。第二,在确保人员突围出去的前提下,争取将坦克带出去。”

    刘大卫立马说道:“不行!人在坦克在,坦克丢人亡。我们坦克兵要把坦克都扔掉了,还当什么兵?叫花子都要保住一根讨米棍呢。我们要与敌人拼一个鱼死网破,他们想吞掉我们。我要把他们给撑死。”

    听了刘大卫的话,郭拙诚笑了:我们大范围包围越军。越军往里面钻,要把我军撑死。现在越军小范围包围我军。刘大卫要把越军撑死。呵呵,到底谁撑死谁?不过——,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越军一个王牌师撑死,那可是一件大功,能够让越军偷鸡不着蚀把米,有利于我军提前消灭包围圈里的越军。

    可是,两个被包围的营,加上他们特战队,还真不够越军一个师塞牙缝的。看了地形的郭拙诚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马上扔掉一切重武器和辎重,马上突围出去,然后在外围偷袭或者加固兄弟部队的包围圈。

    只不过,郭拙诚也理解现在的中**人,他们对武器装备看得太重要了,不说一台价值几十万的坦克,就是为了一辆普通汽车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而献身的英雄事迹每年都有宣传,生命没有财产重要早已经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

    要知道现在一个工人的平静工资才五十多元,一个士兵的津贴才几元钱,一辆价值几十万元的坦克需要多少工人不吃不喝才能赚回来?更别说用士兵的津贴了。

    现在的坦克营因为战争而加强,除了损坏的两辆坦克,现在他们还有四十六辆坦克,十辆油罐车、八辆弹药补给车、四辆维修车,总价值接近三千万。虽然这个价值还不及前世四辆现代化主战坦克的价值,但在这个时代,对贫困的中国而言,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否则,也不会因此惊动东线军团总前指,不会让许大将军将他的心肝宝贝——特战队——派往野鸡岭,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聪明的郭拙诚能带坦克营安全地突围出去。

    郭拙诚不但理解刘大卫的心情,更明白许大将军等军中大佬的心思。估计这些大佬到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还不如当时就把这个坦克营直接派到前线去。原想让他们在后方先适应适应战场环境、积累一些战斗经验,随带威慑一下那些被包围的越军,等打高平市、谅山的时候再大发神威,却不料在这种小地方栽了跟头。

    现在中国可没有多少个满编制的坦克营。

    想起这些,连许大将军的心尖尖都疼痛不已,对332团团长更是恨不得马上拖过来枪毙:你玛的,怎么这么愚蠢,把自己威风凛凛的坦克营送到敌人的虎口中?

    如果这个坦克营真的就此覆灭,估计这个团长不死也得坐牢。

    当然,对于一心想当官的郭拙诚而言,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只是这机会跟风险比,实在太渺茫了,他就是真的官迷心窍,也不敢往这方面想。他现在的心思都集中在如何带协助他们突围,也就是逃跑。

    郭拙诚问道:“村子西面的桥什么时候能修好?”

    东面方向的路被山上滚下来的巨石卡死,不说短时间内无法疏通,就是疏通了,这条路也太狭窄,如果不把沿途的敌人肃清,随时都可能被敌人偷袭,随时担心山上滚下石头,或者路上埋设反坦克地雷。如果行进在这种地形里,还不如就在村里抵抗,至少这里地方宽阔,坦克有迂回的地方,可以在运动中躲避炮火。

    所以,坦克营唯一的突围途径是西边,走原路返回去,与后面前来增援的大部队汇合,到时候就不是越军欺负他们,而是他们追杀越军了。

    两个营长同时摇头道。朱建军说道:“五个小时肯定无法修好。不仅仅是器材不足,更主要的是越军的疯狂阻拦,他们不时从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冲出去,打上一梭子,我们就得派人追剿。他们的迫击炮肯定已经设置好了诸元,好几次只发几炮就把我们的努力付之东流。我们准备等明天天一亮后就派大部队上山,先清剿了他们,或者将他们驱赶得远远,然后再修筑浮桥,多少时间也没有什么关系。可现在……”

    郭拙诚问道:“如果由我们特战队现在就去驱赶越军,确保你们不受骚扰,你们什么时候能修好桥梁?”

    朱建军吃惊地看着郭拙诚,问道:“你们特战队能确保我们不受骚扰?不可能。我们今天下午曾经派出两个连队进行驱赶,但失败了。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那些冷枪打过来,损失了我们好几个兄弟。”

    旁边一个军官说道:“我们还担心这是越军在故意引诱我们出击,只要我们离开了坦克营,那些***说不定就围上来了。”

    刘大卫不满地吼道:“我们坦克营不是娇娇滴滴的小姐,我们会保护不了自己?你们纯粹是自己无能,不要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朱建军说道:“老刘,我们现在不是讨论问题吗?我们接到上级的命令就是确保你们坦克营不受敌人偷袭。真要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那我就得担责任。”

    刘大卫怒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坦克营成了你们的累赘?”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柳援朝不满地说道:“请各位安静一下。现在我们队长问的是你们在不受骚扰的情况下,多久能修好桥梁,或者能架设好浮桥。”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小声问一声,有月票吗?)。

    更多到,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