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七一章 卖了他,让他数钱

    孙兴国先是反驳道:“师傅,你这话太没道理了?难道标准配置还不对?”但很快他想到了什么,可一时又说不清,只好连忙请教道,“师傅,请你给我说说,为什么?”

    郭拙诚说道:“如果是在我们国内,或者在边境边缘,这种武器配置当然无瑕可击。可是,这是在越南内部,他们又是参战部队。官兵们早就知道我国的56式冲锋枪是我国仿制越军ak47的产品,但质量不过关,经常发生故障。

    我们前线战士都知道越南的ak47比我们的56式冲锋枪耐用,比我们56式半自动步枪xing能强火力猛。你说,他们跑了这么远,打了这么多的仗,怎么可能没有一个战士换上越军的ak47?这正常吗?……,特别是深入敌人内地的侦察兵,哪个不尽量使用最好的武器?难道他们嫌自己的命长?”

    孙兴国点了点头,说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回事。不过,也许有人就是那么古板呢?……,算了,我承认这一点,我也不相信有不喜欢更jing良武器的战士,更不相信侦察兵有这么蠢。”

    一般在前面开路,深入敌境侦察的都是中**队jing锐中的jing锐,都是平常所说的侦察兵,他们的素质一般远远高于普通士兵。上级对他们的行动并不严格要求,对他们的武器装备更是尽可能优化,尽可能配备好的武器给他们,自然不会干涉他们在战场自行更换武器。

    孙兴国问道:“那他们的服装呢?我还是想不出有什么疑点。”

    郭拙诚却没有急于解释,而是说道:“你自己想。”

    从事实推导出结果难。但从结果反过来找原因还是容易的。孙兴国想了一会,总算找到了一点点疑点,但不肯定地问道:“师傅,是不是他们的衣服太整齐太干净了,好像是才从后勤部领回来穿上的?”

    郭拙诚说道:“新旧不能说明问题,主要是没有一个人的衣服上有污血和硝烟,只有一些泥土和液汁。他们的衣服看起来一直是在和平环境里巡逻。”

    孙兴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郭拙诚接着说道:“第三个破绽就是他们的动作。这点表现尤其明显。如果是我们在敌方势力范围内行动,肯定是小心翼翼。走路时肯定先派尖兵、休息时一点布置暗哨。我们在尖兵后面走路,一样不会太大意,总是眼观四方,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躬着,双手紧握枪支。时刻准备开火。哪有他们这种直着腰,排着队伍走的?还不是他们觉得在自己的地盘上,产生不了那份应有的恐惧和谨慎,自然而然地把平时的习惯动作带了出来。

    至于第四点活动区域的问题,与前面的是相辅相成的,让我一看就知道他们这是在自己的后方行动。他们表现这么大方、这么自在。不是因为大意,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单兵素质和纪律xing不行,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进入工作区域、还没有进入工作状态,他们以为在这里是安全的。还不到jing心伪装的时候,根本没想到我们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另外,他们越南人的身材普遍瘦小、肤se黝黑。如果我们一个班里有这么多南腔北调的人,这些人肯定来自不同的省份,身材不可能如此近似。南方人比较瘦小,北方人普遍高大。总之一句话,只要对他们的身份有了怀疑,我们就能轻易地看出问题来。”

    孙兴国衷心佩服。他双手抱拳道:“头!你真的是我的师傅。”

    郭拙诚看他郑重其事,笑骂道:“你***平时喊师傅难道是虚心假意?”

    孙兴国急忙说道:“没!没!绝对是真心真意。只不过现在我对你更是仰……仰……仰什么来着?”

    郭拙诚哭笑不得得说道:“不知道就不要掉书袋,酸溜溜的。恶心。”

    孙兴国又问道:“师傅,我们刚才完全可以趁那几个愚蠢的武装民兵不备而将他们干掉,你为什么不下令干掉他们呢?”

    郭拙诚开玩笑道:“因为我看那个nv民兵对你有意思,如果我杀了她,谁知道你心里会不会生我的气。”

    孙兴国老脸通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怎么可能?……,她真的喜欢我?不会?”

    郭拙诚讥讽地说道:“心动了?”

    不等孙兴国反驳,郭拙诚却收住笑,说道:“我只是想刺ji一下越军。你想象一下,如果越军高官听说抓到了敌人的特工部队,他们还不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一看?结果发现这个俘虏是自己派出的jing锐部队,你说他会不会气得半死?会不会被同事嘲笑、被上级狂骂?”

    听了这里,孙兴国早忘记了郭拙诚笑话他的事,乐道:“呵呵,那可不?如果那个高官有高血压,非让他当场气死不可。肯定会猛甩几个耳光给那些要赏的民兵,哈哈,太有意思了。师傅,你真厉害!”

    郭拙诚坦然地接受了他的恭维,说道:“这些民兵肯定要被关起来进行审查,到战争结束也不会放出来,也许还要坐好几年的牢房呢。这与我们杀不杀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哦。”

    孙兴国这次没有拍马屁,反而摇头道:“师傅,我就不觉得你有这么好心,肯定还有其他目的。你说的这两个狗屁理由虽然有道理,但我们都看不见,可以说都是虚的。你一贯以来不喜欢玩虚的,你就说一说真实目的,让我学习学习。”

    郭拙诚说道:“我只是让他们帮我们报信。传递一个信息给那些越军高官们:想跟中国人玩yin的,他们不配。我们两个人能消灭他们一个jing心准备的小分队,还能带领他们的民兵帮助冲锋。

    你说如果越军高官知道仅仅我们两人就让他们铩羽而归,他们还敢这么派特工吗?而且他们从这件事能分析出薪庄一带很不安全,想仅仅依靠少量的正规军和地方部队控制地盘,而chou掉大部队进攻我军,是不可能的。他们必须立即修改作战计划,必须把一部分部队调回来。如果越军真的这么做了,我们不就调动越军了吗?”

    孙兴国连忙说道:“是啊,如果我们把这几个民兵杀了,谁帮我们宣传我军的威武?”

    郭拙诚说道:“这叫把他们卖了,他们还得帮我们数钱。”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笑声不大但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吃完饭,休息了半个小时,刚准备下山,就听到前面传来脚步声,不久就看到一群士兵从丛林里走出来,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

    郭拙诚、孙兴国几乎同时给对方打了一个手势:“自己人!”

    孙兴国先将右手指曲起放进嘴里发出一个长长的鸟叫声,然后又大声用中文问道:“你们是那支部队的?”

    听到声音,对方立即伏下身子,但随即有一个士兵站起来说道:“我们受在不在?”

    郭拙诚、孙兴国笑着走了出来。郭拙诚说道:“你们133师动作不慢啊。特战队与你们汇合多久了?”

    一个上衣有四个口袋的军官连忙上前敬礼:“报告郭队长,侦察班正在执行迎接任务,请指示!”

    报告之后,他才回答道:“他们和我们汇合四十多分钟了,就在前面不远。你们动作真快,我们以为还要深入更远呢。”

    孙兴国问道:“才四十分钟?那我们刚才不吃饭不休息的话,很可能比他们更快和你们会面。刚才我们可能隔着一座山平行前进,只是他们那些兔崽子归心似箭而已。”

    将郭拙诚、孙兴国保护在中间,这支小小的侦察兵队伍回到了特战队所在的位置——一个没有越南人的小村庄。

    这里有133师一名副师长在这里迎接他们。而133师主力部队根据上级命令朝薪庄一带继续推进,以迅速剿灭该地之敌,并解救占据薪庄军火库的陈垚他们。

    第一次见到郭拙诚的那个副师长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特战队队长竟然如此年轻,更无法想象这个明显还是孩子的队长竟然带着这支小部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绩。

    副师长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看望和慰问一下特战队,帮助解决特战队的后勤补给、伤员安置、士兵补充等问题。

    其实,这些事情完全用不着副师长出面,接到上级通知的各级军事主官对特战队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只要他们提出要求,就是自己没有也要想办法解决,根本不需要副师长协调。他之所以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显示133师非常重视特战队,希望特战队今后能更多地协助133师或其下属部队战斗,同时也想特战队回去向上级汇报时,顺便说说133师的好话。

    看到郭拙诚、孙兴国出现,柳援朝等人一个个高兴不已,纷纷围过来问长问短,争先恐后地说着分开后自己的战斗情况,也询问陈垚他们的安全。

    短时间的分离,让大家觉得似乎分开了好久似的,兄弟之情更浓。

    (感谢pujianguo、书友916125959、玄雨、青枫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