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七0章 师傅,你太厉害了

    孙兴国又转头对这个倒霉蛋说道:“我以越南正规军士兵的名义向你保证,只要你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们会很快将你送给我们的上级,让你享受俘虏待遇。但是,如果你不说真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按间谍罪将你处决。

    你应该知道各国对战场上的战俘和对从事特工活动的间谍是完全不同对待的,战俘不许虐待,但间谍却不在此列,他们不受日内瓦战争公约的保护。如果你内心真有什么委屈,将来找到我们上级,你可以向他申诉,争取公正待遇。你是愿意因说假话而被我们立即处死,还是愿意说真话求得生机,一切都在你自己手中。我们越南人不像你们中国人那么不讲道理。”

    孙兴国说出这么一大堆话,说完后不为人知地、很怨恨地瞥了旁边的郭拙诚一眼。这些话都是郭拙诚在旁边用手语提醒他的,如果他自己说,肯定不会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贬低中国人,这根本就是自己骂自己嘛。当然,如果让他说,他也说不出这些话来。

    郭拙诚装着与他无关的样子,笑了,眼睛看向远处。

    因为他的年龄太小,为避免越南民兵注意,这种事只能让孙兴国出面了。再说这家伙的越南语说得太好,想从语言中发现什么问题是不可能的。

    倒霉的士兵从孙兴国的话里终于寻到了一丝生机:现在先按这些愚蠢家伙的要求回答问题,应付了他们。等将来回去了再找领导说清楚,到时候就可以报这一箭之仇了。

    “这仇非报不可!非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可!”倒霉蛋心里暗暗发誓。同时也做好了暂时妥协的准备,“老子现在顺着你们的话来说,只要老子的命保住了,我就不信将来整不死你们!”

    他深深知道,在目前这种hunluan的情况下,面对这些武断的家伙,他就是有十张嘴也无法说服他们,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自己是越南人。为了保命。现在的他只能委屈求全。

    殊不知郭拙诚、孙兴国就是要这个倒霉蛋“认清形势”,只要他暂时配合就行了。至于以后。谁管他们越南人的以后?呵呵。

    孙兴国还不知道,刚才那这番话说出来,还真把这些土包子民兵给镇住了。~~他们可不知道什么日内瓦公约,也不知道战俘与间谍的待遇竟然有不同:“都是敌人,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在这些民兵心里。眼前的这两个军人不但打仗厉害,而且知识丰富、见多识广,本来在正规军面前有点自卑的他们更加崇拜和信任他们了,怀疑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

    nv民兵眼冒星星地看着孙兴国,很想成为他的老婆:没办法,越南经过多年的战争。nv人多男人少,只要不是长的太随心所yu,男人都会有很多nv人追的,虽然孙兴国有点尖嘴猴腮的样子。但他有知识有文化有魅力不是?

    nv民兵红着脸,克制了好久才压下内心的渴望,羞涩的她又深情地看了孙兴国一眼后,这才尽可能地用她所认为的最标准普通话问倒霉士兵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发现了什么情况。”

    倒霉士兵很委屈地用带有楚南话的口音回答道:“我们是按照上峰命令化妆后过来寻找那支中国特战队的。”

    孙兴国越南语对nv民兵道:“别让他luan七八糟地说,这样会耽误我们的时间,那支中国特工队会跑得更远。你就问他们一路来发现什么情况了,我相信你能问出很多情报来。”

    对于心上人的要求。nv民兵自然言听计从,她立即虎着脸用中文说道:“别拖延时间了。说!你们发现了什么?看到了我们多少支特工队。多少民兵?现在你们中国的特工队到了哪里?”

    倒霉士兵看男民兵又举起了拳头,连忙用中文说道:“我们的……薪庄军火库被中国特工队占领后。追击特战队的一部分士兵就急急忙忙回去了。中国特工队利用这个机会打了一次反击,然后逃跑。我们就是奉命追击的。因为担心误会,我们有意避开了与民兵和特工队见面。一路上只看见三支民兵小分队,看到了鳄鱼支队、猕猴支队还有271分队,一共三支特工队,因为我们隐藏得好,加上他们可能接到了上级通知,不能和我们见面……”

    孙兴国又适时cha言道:“问问他在哪里见得的特工队,人数多少,与我们掌握的情况验证一下,如果wen合,他显得说的是真话,否则砍了他。”

    因为会说中国话的人不少,对于孙兴国明显能听懂中国话的行为,大家见怪不怪,nv民兵立即按照孙兴国的要求问道:“你们在哪里见得鳄鱼支队、猕猴支队还有271分队?”

    为了保住脑袋,倒霉士兵立即详尽地将他们遇到特工队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特工队名称、人数、武器、活动地区等等。显然这种化妆成中国侦察兵的特工队级别不低。

    郭拙诚这时对孙兴国做了一个手势。

    孙兴国对民兵说道:“这个俘虏现在很老实了,就jiao给你们。对于他,你们在问完之后jiao给上级就是。这次战果也请你们帮我们上报,因为我们必须马上归队。根据纪律要求,我们暂时不能透lu我们部队的番号。在报告里你们可以用我们部队的代号‘河内之熊’代替,我姓孙,叫孙兴国。只要说出‘河内之熊’和我的名字,上级就能知道我。这里的战场打扫和押送俘虏的事就麻烦你们,再见!”

    民兵想不到他们说走就走,特别是那个nv民兵更是依依不舍,她多情的目光直到孙兴国的背影消失好久了才收回来,心里把“孙兴国”这个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

    她依依不舍的样子,让旁边那个男民兵心里酸酸的。

    等郭拙诚、孙兴国一走,民兵们也就没有了问话的兴趣,他们将倒霉蛋用绳索捆起来,嘴里塞了一把茅草,然后或抬、或背、或拖地带上他们自己的伤员和尸体以及“缴获”的56式步枪打道回府了。

    对于他们民兵而言,今天可是取得了巨大的战果,虽然最大的功劳是那两个正规军的,但他们的功劳也不小。

    知道了附近没有多少越军特工队,郭拙诚、孙兴国干脆顺着山路走,为了防止被特战队当成越军干掉,孙兴国走一段距离就把右手曲起来伸进嘴里发出一种似鸟非鸟的鸣叫以提前提醒:我们是特战队的,只不过穿的是越军衣服,看清楚了?

    等确认离开战斗的地点至少三公里后,两人又爬到一座山的山腰,坐在一棵大树底部吃饭、休息。

    刚才因为事出突然,他们来不及吃完饭,也来不及让身体恢复体力。

    虽然离自己的部队越来越近了,但谁也无法预测前面有没有零散的越军,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发生战斗,很多人因为大意而死在胜利的前夜,郭拙诚可不想这样。

    喝了几口水后,孙兴国还是忍不住感叹道:“头!我这的佩服你!你怎么就一眼看出他们是越军特工装扮的?我当时可真的不相信他们不是我们兄弟。”

    郭拙诚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虽然明知道周围每人,但孙兴国还是放低声音说道:“开枪之前。开枪的时候我可是全身都颤抖呢,担心死了,如果……,嗨。……,头,说真的,我是在开枪之后才确认你说的对。听到那些临死前的特工嘀咕着什么‘我们是化了妆的自己人啊’,看到他们快要死去的眼神里那中冤屈,我相信了。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死人的表情也假不了。而且,开始的时候明明我的子弹朝他们扫she,他们也没有向我动手的意思,我就相信了你的话。”

    郭拙诚敲了孙兴国的脑袋一下,如教训小弟弟一般,说道:“你真是蠢笨得死。至少有五个方面证明了他们不是我们的部队,至于是不是越军特工还是越军正规军,倒不是那么明显。”

    孙兴国瞪大眼睛,脱口问道:“五个方面?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破绽而我都没发现,你说,是哪五个方面?你别糊nong我,别这么打击我的自信心。”

    郭拙诚笑了,说道:“在我面前你还有自信心?……,第一,他们的武器。第二、他们的服装。第三、他们的动作。第四、活动区域。第五、他们的习惯动作和体形。”

    听了郭拙诚说这么多,孙兴国笑了,说道:“头!就我们两个人,你没有必要故nong玄虚了。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们的武器怎么啦?”

    郭拙诚瞪了他一眼,说道:“首先是他们的武器。你现在回想一下,他们的武器有什么破绽?”

    孙兴国回忆了一下,说道:“没有破绽啊,一切正常。普通战士配备56式半自动步枪,正副班长配备56式冲锋枪。他们身上还都背有手榴弹、水壶,这都正常啊。你说,他们有什么不正常的?”

    郭拙诚说道:“太正常就是第一个破绽!”

    (感谢阿辉ぅ、书友100224221240258、wdid007、vgk45a、夷江漂勇、jack8599、有闲人士、书友080628230449240)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