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六四章 会有惊喜

    许大将军又说道:“你不用担心,特战队的战士是宝贵的,但我们部队的其他战士也是宝贵的。首发如果他们能将越军的特工队、民兵、警察等下三滥的武装都给吸引过去,我们部队就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就不会白天被人设陷阱,晚上给人偷袭。战士们就可以大大减少牺牲,就能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下面的战斗。

    即使他们真的失败,我们这个代价也是可以付出的。我倒是担心越军会不会真的这么简单,会不会真的恼羞成怒,想孤注一掷地聚歼我们的特战队。他们可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战争,从小打仗打到到大,如果真的这么直接,那就谢天谢地啰。……,这娃娃会给老子什么样的惊喜呢?”

    说着,他将双手背到背后,走到墙壁前,眼睛在地图上扫描着。

    在高平市的越军前线指挥部里,前面见过的那个军参谋长也站在地图前,也在认真地看着地图。不过,他的神态跟许大将军的神态完全不同,或者说相反。

    许大将军是一脸的严肃,眼里饱含着狐疑。越军军参谋长则一脸的轻松和自信。

    旁边一个军官笑着说道:“参谋长,这次中**队上当了。呵呵,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们的企图。他们的目光不是盯在那支小小的特工部队上就是盯在我们这里的高平市。”

    军参谋长很装13地说道:“计谋嘛,当然是神秘点好。我们不可轻视中国人,我们的计谋大部分是从他们的老祖先那里学的。不到最后时刻不要轻言成功。”

    旁边的军官说道:“首长这次肯定玩nong中国人于股掌之间。我实在看不出他们哪里有翻盘的可能。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煮熟的鸭子不但飞走了,还变成了老鹰,反过来啄他们一口。”这家伙的马屁拍得真是天衣无缝。

    军参谋长果然龙颜大悦,老脸笑成一朵菊hua,但故意装出很平静的样子,说道:“对于304师、346师,不但其进攻路线要计划好,其撤退的路线也要规划好。作为指挥部。我们应该有应对多种情况的准备,万一我们的行动失败。有了计划就能尽可能减少损失。”

    军官连忙点头道:“是。我们一定会确保万无一失。这次一定会给中国人一个巨大的惊喜。书mi群2虽然我们绝对不会失败,但我们一定执行您的命令,制度相关计划,有备无患。”

    ……

    郭拙诚趴在弹坑里就如一团luan草,虽然有好几个越军从他身边不到五米的地方经过。但xing急的越军只顾得上追击“逃跑”的特战队,对郭拙诚和他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人熟视无睹。

    当然,也不能说是熟视无睹,实在是因为郭拙诚他们藏的太巧妙,匆忙追赶的越军真的没看见。

    等越军追过去之后不久,郭拙诚微微抬起头。正要起身,却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和一个越军军官的大喊声:“快!快!追上中国人。你们的炮就不要轰了,先追上再说。”

    陈鹏用手语“说”道:“越军几乎倾巢出动了。根据俘虏的jiao待,军火库里估计剩下的人数不到一个排。”

    郭拙诚举起手。做了一个手势,所有的队员又趴了下来。耐心地等待第二批越军过去。

    在淡淡的硝烟中,几个特战队员如幽灵般地在丛林、杂草、灌木丛中穿行,他们没有笔直冲向军火库,而是向东cha,越过了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茅草棚,但依然向前。在经过茅草棚不远的地方,他们汇集了陈垚和另外一名摆脱了越军追踪后返回来的战士。

    现在柳援朝按之前制订的计划带着越军在山林里“游逛”。追击中的越军自然不知道还有几个特战队士兵“掉队”了。

    远处几辆运输弹yao的越军卡车司机茫然无措。他们被前面子弹横飞的场景吓怕了,特别是茅草棚被炸成碎片散落四方的那一幕。在他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yin影。

    倒是军火库前面广场上接二连三的卡车爆炸对他们没有什么冲击力,因为距离太远。他们根本看不到,只看到漫天的烟雾而已。

    就在越军运输人员走不是留不是的时候,前面走来近一个班的士兵,他们大声喊道:“口令!”

    等卡车上的人回答完口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卡车前面,留下四个人说要检查证件、检查武器,另外的士兵则继续朝后走去,似乎到后面检查其他车辆。

    这群士兵显然是郭拙诚他们装扮的。

    陈鹏对着驾驶室喊道:“下来!下来!现在有中国特工渗透到了这一带,我们必须严格地检查。……,瞪什么眼睛?不愿意?哼!……,看见了吗?那些逃上山的中**人就是化妆成我们的样子,想menghun过关,想hun入我们的军火库搞破坏。如果不是我们警惕xing高,这个军火库就被他们炸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中国特工?”

    说着,还用拳头敲击着车men,发出砰砰砰的巨响。

    押车的士兵是一个皮肤又粗又黑的大块头,对“细皮嫩rou”的陈鹏很是不爽,一边下车一边嘀咕道:“别借口前面打仗就耍威风。我们来这里好多次。说怀疑,我还怀疑你呢,我以前根本没看见过你。快点查,我们可不是胆小的人,真要胆小就会如后面的人一样开车逃回去了。对我们自己人这么凶,就是不知道你们打中国人怎么样……”

    张剑冲上去就是甩了这个嘀嘀咕咕的越军就是一巴掌,吼道:“垃圾!我们按照上级的命令严格检查,你不服?不服可以,我们把你扣在这,让你们的领导来领。若是反抗,老子现在就毙了你,信不信?”

    这个士兵一下打懵了,本来只是嘀咕几句,以挽回一下被赶下车的不爽,却不料这群士兵这么凶恶。

    旁边的司机连忙劝道:“同志,都是自己人,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确实被这里的打仗搞得烦死了。你们不知道,我们可是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运了军火后还要立即回去,向北方追赶部队。还不知道要跑多远。请原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站在后面一如既往当越军小兵的郭拙诚很不经意地问道:“往北方追赶部队?”说到这里,他的枪口猛地抵住司机,大喊道,“他们是中国特工!抓起来!”

    陈鹏、张剑心里虽然很奇怪,但还是动作迅速地掀倒了押车的士兵和司机。这些士兵倒是没有反抗,只是嘴里大叫误会。

    一个越军大喊道:“你们干什么?我们是自己人。你们喊你们的营长来,我认识他……”

    郭拙诚对脸se苍白、双tui颤抖的司机说道:“你们以为装得这么像,我们就被你们骗过去了?哼!刚才的话lu出马脚了?现在谁不知道中**队占领了阮家台、占领了鹰嘴山?我们的军队正在you敌深入,大部队都在往后撤退。可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们将把弹yao到北方去。北方是谁?北方是中国人,你们把弹yao送中国人,不是间谍是什么?”

    张剑猛地一拳击在那个押车士兵的脑袋上,也不管那家伙是死是活,嘴里说道:“草,装得真他玛的像,如果不是你这么一说,差点被他们meng哄过关了。班长,怎么办?”

    陈鹏大声对后面的同伴喊道:“小心!他们可能是中国间谍!我们抓了三个间谍。”

    越军司机大急,慌忙争辩道:“同志!同志!你们错了!你们错了!是你们不知道情况。现在我军真的往北方去了,是去反攻因洪水而滞留在班翁地区的中**队。这个命令才下来不久,是下到野战部队,不是下到你们这里……。不信,你们可以打电话问……”

    郭拙诚朝陈鹏暗暗打了一个手势,陈鹏又大声对后面的同伴喊道:“慢!可能误会了!等我们问清楚了,你们再行动!先请他们下车,带到路边。”

    本来很紧张的形势因为陈鹏这么一嗓子,很快就缓和下来。后面两辆车的越军也听到了前面的声音,一个个很“委屈”地说道:

    “你们真是瞎闹。被中国人打得胆虚了?啊——”被人打了一枪托。

    “就是检查再严格,也要区分谁是自己人。别推,我自己会走。等下,我要向你们领导反映,这么粗暴地对待自己……,哎哟,干什么?老子是自己人!”

    “耽误了弹yao装车,责任在你们。”

    看到车上的越军和司机都被“请”下车,被分别押送到路边的草丛中,郭拙诚大声说道:“好了,好了,别嘀嘀咕咕,现在是特殊时期,不小心不行。如果真的怀疑错了,到时候我们向你们道歉。”

    说着,他和张剑不慌不忙地朝后面走去。很随意地走到那些忿忿不平的越军身边,在其他同伴的配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们一个个扭断了脖子。

    三辆车九个人,没有几分钟就搞定。之后,两辆车后退掉头,朝原路开回去。而最前面的一辆车则由张剑驾驶着继续朝军火库开。陈鹏、孙兴国坐在驾驶室里,郭拙诚、宋军等人则坐在安装了遮雨蓬的车厢里。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