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五六章遭遇偷袭

    第二五六章遭遇偷袭

    军参谋长板着脸,神情异常严肃地说道:“所以说,这次上级首长的决心是非常的大,远远大过你们的想象据情报显示,在班翁地区南部的野『鸡』岭,我军找到了一个极佳的设伏阵地,如我特工部队和武装民兵进展顺利,很快将会有队的一个半机械化团会进入我们的口袋,上级希望你们通力协作,将中国的半机械化团彻底消灭,给周围的中国增援部队以迎头痛击ii你们这次是虎口拔牙,将带给狂妄的中国人一个惨痛的教训为了达到如此目的,军部将于今晚八点左右下命令所有陷入或即将陷队包围圈中的部队不再突围,而是朝班翁地区秘密集结”

    304师师长范文权已经麻木了,他嘴里只喃喃地说道:“疯了……疯了……”

    346师师长黎安德半眯着眼睛,问道:“万一敌人不上钩,万一我们围歼班翁地区的队失败,我们何去何从?要知道我们可是在队包围圈中设包围圈,任何最坏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军参谋长说道:“正因为这个计划异常危险,所以我们称之为‘虎口拔牙’但我希望你们有信心、有胆量,坚决而果断地执行这个大胆的计划我们越南军队从来就不怕包围当年法国人包围过我们,我们胜利了,当年美**队海陆空立体包围过我们,我们胜利了我们越南的大山、大山上的山『洞』、大山上的树木都是我们的士兵,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对付他们的包围

    如果‘虎口拔牙’计划失败,或者我们虽然消灭了『精』心引『诱』的那个半机械化团,但队依然没有被我们调动,你们无法从中国的东线军团、西线军团的结合部突围回来,军部授权命令你们,必要时你们可以攻入中国境内在中国境内你们可以自由开战这是他们『逼』我们做的,我们总不能不做”

    如果郭拙诚在这里,肯定会呲之以鼻:别这么说好不好,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前世的时候没有我们特战队,你们不一样朝我们国家内地进行进攻,只不过被我边防民兵打回去了,『阴』谋没有得逞而已

    现在的特战队行走在丛林中,见天『色』已晚,郭拙诚下令就地宿营

    坐靠在树干旁边,郭拙诚一边通过树叶的间隙看着星星,一边回忆着这两天的战斗情况,思索着得与失,同时也努力回忆着前世有关这场战争的资料他真不明白前世东线军团总前指为什么下达一天一夜穿『插』到高平城后方的命令,这要求也太严格了

    就算是特战队也难以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如果不参加黑石渡、鹰嘴山的战斗,他们拼死拼活也要两天两夜才可能到达高平城后方

    坐旁边的陈垚看郭拙诚睁着眼睛看着天,就推了他一下,小声问道:“头,你能确定其他穿『插』部队到位了吗?”

    郭拙诚没有转头,小声回答道:“我不能确定但我们能确定,如果我们不赶到高平城后方,那么越304师、越346师的主力部队就会从高平城周围逃跑早点睡,明天还要跑很远的路”

    上半夜是有徐鹏带着战士站岗,除了原特战队的士兵,还有这次从先遣营挑选的战士,为了让他们尽早和特战队融合在一起,现在特战队干什么事都要从中『抽』一部分战士参加

    对于宿营地的值守,特战队一直慎之又慎,在开战前就被郭拙诚作为最重要的工作告诫战士们予以足够地重视特别是在夜晚,越军特工和民兵活动得很厉害,万一被敌人『摸』了营,那就完蛋了每次宿营,特战队都是派出最有经验的老兵带队,由老兵设置明哨和暗哨,主要位置由老兵把关

    其中最经常被安排值守的就是孙兴国,因为他的听力好,基本上每天晚上的后半夜都有他的身影潜伏在营地周围,以前演习的时候是如此,现在上了战场是如此

    “啪啪啪……”郭拙诚刚睡着没多久,一阵ak47的枪声在东边骤然响起,里面夹杂几声若有若无的惨叫

    郭拙诚大惊,迅跃起,低声道:“趴下不动孙兴国、张剑、宋军,随我来”

    郭拙诚喊的这三个人可以组成一个无敌组合:孙兴国能在第一时间判断敌我;张剑可以说是一『门』人工迫击炮,万一真的遇到敌人,在不暴『露』自己火力的前提下给敌最大杀伤;宋军不但枪法好,主要的是冷静,能迅制止『混』『乱』

    晚上黑暗中最怕的不是敌人偷袭,而是自己人惊慌失措而『乱』跑,这样最容易制造恐怖气氛,一旦心理素质不好的士兵受了惊吓,他们往往胡『乱』开枪,如果打中了无辜的士兵,而那个士兵也慌『乱』开枪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炸营或者互相残杀都有可能

    让郭拙诚意外而无语的是,他紧张而惊讶,他手下的三个士兵却是兴奋都『激』动,看向郭拙诚的目光都是跃跃『欲』试,分明是在说:哇太好了,又可以干掉越南小鬼子了

    张剑是在微微的月光下给郭拙诚打起了手语:跟着师傅打仗就是舒服,刚睡醒想活动一下,越军就来了

    看着张剑他们得意洋洋的样子,郭拙诚真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生气好他只好回了他一个狠狠的眼神:“注意点”

    在郭拙诚的带领下,四个人呈菱形方式前进:郭拙诚拿着步枪居最前面,左边是宋军,右边是孙兴国,张剑殿后

    他们这是一个完美的战斗队形,郭拙诚是尖兵,孙兴国掩护,宋军突击手,张剑火力支援只要敌人不过十人,绝不可能从他们这个阵形里得到好处,最可能的结果就是敌人全军尽墨

    没有走多远,前面的枪声就已经停止,但还有零星火点存在,在草丛里闪动

    郭拙诚看见有人站起,连忙问道:“我是虎零幺,什么情况?”

    “我是狼幺拐,发现越军特工四人”回答的是陈鹏的声音,如果没有开火爆出来的火光,丛林里漆黑一团,根本看不到潜伏的他们他接着说道,“四个特工已经消灭,我们没人伤亡周围暂时没有发现敌人”话语里有着一丝惭愧

    果然,张剑不满地问道:“既然只有四个特工,为什么开枪?笨蛋”

    按要求,特战队宿营地四周都布置了陷阱,值守人员手里都有弓弩、飞刀,如果『摸』来的敌人人数多,这些措施自然无法完全对付,只能使用枪支和手榴弹等武器来御敌,可现在敌人明明只有四人,明哨暗哨的人数都过对方,且敌人在明特战队在暗,在张剑等人想来完全没有必要开枪暴『露』自己

    作为一个老特战队员,陈鹏不应该犯这种错误,所以张剑的声音毫不客气

    陈鹏旁边一个心虚而内疚的声音说道:“我……我看见他们过来,差点踩着我了,我就开枪……”

    很快情况就明朗了:原来是一个刚加入特战队的先遣营战士犯下的“错误”,他晚上主动要求值暗哨,陈鹏帮助他掩护好之后就到另外的地方检查其他战士的值守情况

    很倒霉的是,他潜伏在草丛里没有多久,就有四个越南特工朝他潜伏的方向走了过来

    本来越军特工只是路过这里,他们是按照上级的命令在满山『乱』窜,试图寻找渗透进来的队这些越南特工一个个光着脚板,走路无声无息当藏在草丛中的这个士兵发现这四个特工的时候,他们离他只有三米的距离了

    看到越军特工很可能踩着自己,这个从先遣营过来的战士急了,想也没有想就打响了手里的枪,ak47的扳机抠下后根本没有伸手,子弹如雨一般扫向四个比他倒霉的越军

    猝不及防的特工一下子就被打了一个正着,一个个先后倒下最倒霉的是最后一个,因为他处于最后面,开始的子弹由前面的人挡了,机灵的他转身往后跑但没跑两步,后面的子弹就追了上来一颗颗子弹『射』在他的背上又从前『胸』『射』出

    这个越军扔掉枪,双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抱住旁边一棵小树,身体虽然『抽』搐不已,但就是没有倒下

    这样一来,这个胆虚的中国士兵以为这个家伙还死还想掏怀里的手榴弹,子弹不停地朝他『射』击一个弹匣三十颗子弹,足足有十八颗『射』在他身体里,全身被『射』成了大筛子,『胸』膛几成了空『洞』,脑袋是成了一个砸碎的西瓜,被子弹削掉了一大半,只剩下一小块后脑勺竖在肩上

    如果不是弹匣里的子弹『射』完,这个家伙肯定真会变成一堆烂『肉』

    郭拙诚安慰了这个倒霉的士兵几句,然后下令特战队分成四组向四处搜索,查清周围情况,查清后面还有没有其他越军

    一个小时过去,周围三公里以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没有任何其他越军活动的痕迹特战队将四具尸体扔进山『洞』里后迅转移了宿营地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