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五一章精准猎杀

    第二五一章精准猎杀

    特战队已经成功穿插到越军炮兵阵地背后,标志着他们的偷袭成功了一半,余下的战斗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技术含量。

    按照郭拙诚的本意,下面的战斗就由手下来完成,他不准备出手。毕竟他知道手下这些人将来都会因为军功当上军队的干部,将来他们大多数会成为职业军人,应该让他们多多锻炼。而自己的兴趣、志向都不是军旅生涯,他只不过想捞点战功,提升级别,让自己早日走上政途,尽快地施展自己的抱负,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记忆、自己的特长在政界发挥作用。

    再说,部下取得战功,他作为特战队队长,自然也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功劳。

    可是,当他看到战友期盼的目光,看到就是柳援朝和陈垚也希望他带领大家去战斗,郭拙诚决定还是自己亲自行动。

    叫上宋军、张剑,郭拙诚在叶俊辉的领路下避开两处明哨和一处暗哨爬向越军炮兵阵地。在途中,他和孙兴国、陈鹏汇合了。

    看着山顶上一脸茫然的越军,看着码成小山的炮弹箱和铮亮的火炮,郭拙诚很快就舍不得炸毁这批军火了,来自前世的他看到这些时,并不把它们认为是要消耗的弹药,而是把它们看成了一堆堆钞票:一发炮弹可是要好几千元!

    他用手势命令叶俊辉回去通知其他特战队的人从左右两侧潜行上来,到位后所有战士突然冲出来。等叶俊辉下去后,他又安排宋军占据高位锁定敌指挥官,张剑利用大树做掩护扔手榴弹,注意避开堆放炮弹的地方。他和陈鹏则负责收拾敌人的暗哨和明哨。

    很快,几个人迅速地离开,各自执行自己的任务了。郭拙诚和孙兴国、陈鹏两人悄悄地比划着,商量如何最好地消灭这些哨卡:

    两道明哨处理起来并不难,因为第一道明哨与第二道明哨有一段四十多米的距离,而且中间有一些茅草遮断,相互之间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要他们不弄出很大的动静,越军一时不会怀疑什么。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越军的暗哨。

    这个暗哨布置在一丛野生芭蕉下,上面用宽大的芭蕉叶盖着,里面不知道有几个人,从他们的方向可以看到两道明哨的情况。明哨也相应地能看见他们,可以说,这道暗哨的地点选择很巧妙,正好成了两边明哨的桥梁,弥补了两道明哨的缺陷。

    三人决定绕到暗哨的侧面,用钢弩干掉他们。按他们估计,躲藏在这个位置的暗哨不会超过三人,三支钢弩完全可以对付。

    暗哨侧面正对着一道陡坡,黑色的麻石,周围长满了稀稀落落的杂草,正好给他们提供掩护。陡坡高度大概有三米五高,这里是越军明哨的视线死角。

    三人爬到陡坡下,各自观察了一个方向,见周围一切如常,陈鹏马上站在陡坡前蹲下,郭拙诚迅速地轻盈地踩到他肩上,手扶住石头,然后右腿抖了一下。

    陈鹏立即站了起来,将郭拙诚高高顶起。郭拙诚很顺利地抓住了陡坡上的一丛灌木。他没有急于爬上去,而是悄悄地观察了一下四周,见一切正常,这才双手用力,将身子吊了上去,很快就消失在上面的芭蕉丛里。

    陈鹏如法泡制,将孙兴国也送了上来。

    就在陈鹏等待孙兴国放绳子下来的时候,孙兴国将手伸出,对他打了一个手语:“暗哨里只有两人,无需你上来,在下面安心等待就是。”

    早就想表现一番的陈鹏不由一阵郁闷,腹诽了几句后,很不爽地趴在了草丛里藏了起来。

    郭拙诚、孙兴国两人透过杂草、树叶的间隙,认真倾听和观察着掩体里的哨兵。里面的哨兵实际上有三个,但有一个家伙竟然把帽子盖着脸睡着了,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另外两个则背对着陡坡,也就是背对着郭拙诚、孙兴国的方向站立着,一边小声地说着炮兵阵地的事情,一边不时看一下明哨方向,似乎尽心尽职。

    郭拙诚、孙兴国选定了适合发生弩箭的地方后,镇定地用匕首清除阻挡钢弩发射的树枝和碎石,同时悄悄地将遮盖暗哨的芭蕉叶移开一些。

    正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只见一阵山风刮过来,刚好将孙兴国抬起的芭蕉叶吹得飞了起来,刺目的太阳光顺着这个大窟窿直射下去。

    突然增强的光线刺激了两个心不在焉的哨兵,他们很自然地回过头来,正好看见虎视眈眈的郭拙诚、孙兴国。四双眼睛同时睁圆!

    左边的越军心理素质不错,只发愣了一秒不到,手就朝背后的枪支摸去。右边的那个惊呆了,张大嘴巴不知道如何动作,傻傻地看着孙兴国。

    “咔!咔!”“噗!噗!”

    前面的声音是钢弩发出弩箭的声音,后面的声音是弩箭入肉的声音。

    郭拙诚发出的弩箭直接命中目标的咽喉,抓枪支的越军双手突然举起,双手抓着插在脖子里的弩箭,颤抖着倒下。

    孙兴国发出的弩箭从对方两眼之间的眉心射入,那个越军弹跳了一下,然后摔倒在那个盖着脸睡觉的士兵身上,被那个惊醒的士兵一推,啪哒一声摔倒在地。

    “干什么?让我再睡一会……”声音到此嘎然而止,郭拙诚抓过一把碎石扔在那家伙的脸上,几颗碎石飞进他的眼里,痛得他一下站了起来。

    郭拙诚好整以暇地伸出手,双手正好卡住他的脖子,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这个倒霉的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死了。

    两人暗叫一声侥幸,人如老鼠一般扭动几下,然后又从陡坡处溜了下来。

    呆在下来的陈鹏急忙举起手,做了一个手势:“怎么发出了声音?吓了我一跳。”

    孙兴国回了一个手势:“出了一点意外。”

    没有了暗哨的掣肘,郭拙诚他们三个动作快了很多。这次郭拙诚没有出马,他把这个光荣的使命交给了陈鹏和孙兴国:明哨里只有两个越军,正好一人一个。

    但是,最终郭拙诚还是没有脱身事外,因为陈鹏、孙兴国潜伏到越军哨位前不远时,两个越军不知是因为第六感觉还是因为碰巧,竟然双双面对孙兴国、陈鹏他们藏身的位置,而且长时间保持不动。

    呆在远处的郭拙诚一见,心里笑了一下,然后捏着鼻子咳嗽了一声。在越军听来,这声音很怪异,既不像人发出的,也不像已知动物发出来的,他们有点迷惑地朝郭拙诚所藏的位置看了过来。

    郭拙诚创造了这个机会,孙兴国、陈鹏自然不会让它白白丢失:只见两人几乎同时半跪起来,弓弩从杂草的缝隙中对准了越军。

    因为他们现在与目标相距一段距离,受地形和杂草的影响,身子趴在地上弩箭无法射中目标,只好采取半跪的方式发射。

    有一个哨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脑袋突然转向陈鹏隐蔽的地方,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什么。另一个哨兵虽然晚一点转过头来,但他比前一个无意识转过头来的同伴更早发现了半跪着的陈鹏。

    陈鹏轻轻而镇定地抠下扳机“咔!”

    弩箭呼啸而去:“嗖——”弩箭破空的声音很细。

    孙兴国的钢弩几乎同时抠下扳机发射出去:“嗖——”

    一支弩箭射中了哨兵的胸口,一支弩箭射中的另一个哨兵的太阳穴。

    在哨兵摇晃身体快要倒下的瞬间,陈鹏和孙兴国到了,两人接住这两具尸体,慢慢地放倒在地。

    郭拙诚嘘了一口气,快速地爬到哨位。他命令孙兴国趴地上,自己则快速地换上越军的衣服。站起来之后,他将草帽似钢盔压低,背着枪不慌不忙地朝上面的哨位走去。

    因为他发现死去的两个明哨中,只有自己的身材跟其中一个近似,只有他假冒的越军最像,更容易让越军迷惑。

    上面明哨里的哨兵听到脚步声,随意地转头看向郭拙诚,他们果然一点惊讶的感觉也没有。其中一个越军看了郭拙诚一眼后,还大声问道:“猴子,又没有烟了?老子的也抽完了。你来了也没有用。”

    郭拙诚的脚步很轻很快,当两个哨兵发现的时候,已经离哨卡不远了。

    郭拙诚笑着说道:“老子知道你藏哪里了。”他是一边暗暗加快步伐,一边摸着鼻子说话。他的话听起来鼻音很重,虽然音调跟以前有所不同,但还是没有引起越军的怀疑,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朝其他方面想。

    刚才发话的越军也笑道:“知道也不给。你这家伙就知道抽别人的。”

    当他的话说完,郭拙诚已经到了哨卡的前面,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直到这时,两个越军才发现眼前这个人虽然身材跟自己的同伴差不多,但绝对不是自己的同伴,这才惊鄂地相互对视一眼,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枪支同时放低枪口,嘴巴大大地张开——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凌晨还有一更,大爆发求月票和推荐)

    ……

    第二五一章精准猎杀

    第二五一章精准猎杀,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