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二六章 指挥全团

    第二二六章指挥全团

    带队的班长脱口问道:“黄狗儿,你瞎说什么?走!”面对充满杀气的特战队,这个班长心里有点发虚,但好奇心又让他忍不住问道,“他们怎么啦?”

    两人的对话声音不高,但传到貌似镇定自若的特战队士兵耳朵里就如一道惊雷,很多士兵都竖起了耳朵,双手默默的握紧了手里的钢枪。

    那个叫黄狗儿的越军对着特战队嗅了嗅,心底单纯的他直接说道:“他们身上有一股硝烟味,衣服上有一股死人的味道,可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崭新的……”

    越军班长愕然地看着神情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的特战队,但随即淡然地笑道:“黄狗儿,你的鼻子比狗还灵,今天怎么失效了?……,走,走,……,快走。”

    郭拙诚早已经注意到了,而耳朵灵敏的孙兴国及时地用手语将越军的动态告诉郭拙诚:“敌人班长已经怀疑!他的心跳突然加速,呼吸变得粗重……”

    郭拙诚一愣,打量了一眼到山脚的距离,然后毅然举起右手,手指和手掌不断地变化着,公开而悄悄地发布命令:“后队收拾这队越军和刚过去的记者一行。中队消灭射界内的任何活着的目标,并掩护前队进攻。前队跟我冲,狙击手注意射界里的重机枪手。行动!”

    随着郭拙诚的手往下一压,枪声骤然响起:

    “突突突……”

    “啪!啪!啪!……”

    郭拙诚第一个朝前猛冲,肩上的56式半自动步枪不急不缓地吐着子弹,斜道上几个聊天的越军一个接着一个栽倒在地……

    无论是路上巡逻的越军还是田地里农作的农民,只要他们处在特战队的射程里,都会被夺命的子弹照顾到,四处都是惨叫声、呻吟声……

    死得最快的就是与特战队相对而行的越军这个班,特战队两个对付一个几乎在郭拙诚手压下的时候就将他们扭断了脖子,一个个眼珠子凸出倒在地上。

    那两个趾高气扬的记者和四个护卫他们的士兵依然不急不慢地走着,直到后面四支ak47泼来弹雨,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常。不过,此时的他们除了留恋地看了这个世界最后一眼外,实在什么都来不及做。

    这六个人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麻烦留在第一道岗哨的陈鹏他们去收拾了。

    指导员陈垚指了身边两个战士:“你们上去!将记者和四个警卫身上的东西都搜集过来!不放过一张纸条、一卷胶片、一份证件……”

    两个站在斜道下面的越军士兵至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临死前,他们只看到一双双脚踩着他们尚未死透的躯体朝上冲。

    虽然郭拙诚他们冲锋的速度很快,沿途也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但久经战争考验的越军反应也不慢。开始的时候他们压根没想到这支“坦然自若”的军队是中国人扮的,但等枪声一响,就是傻瓜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冲上三十多米的陡坡,越过三道越军修筑的简易工事,就在郭拙诚带人准备冲过前面坡度明显变缓的地界时,上面越军的重机枪响了:

    “哒哒哒……”

    一个冲在前面来不及趴下的特战队员一下被打成了碎肉,无数的子弹在郭拙诚面前组成了一张火网。尖啸的子弹从他们头顶飞过,让人身上不由冷汗直冒……

    幸运的是,他们已经占领了陡峭的坡度,受地形影响,越军的子弹无法打中趴在陡坡上的特战队员,只能阻止他们往前冲。

    没有一分钟,越军更多的机枪、步枪响了,不时扔下一颗颗手榴弹。

    柳援朝急忙问道:“怎么办?”

    郭拙诚吐了一口的泥土,骂了一句:“我草他姥姥,被那个狗鼻子王八蛋坏了老子的好事。”接着,他胸有成竹地吩咐道,“留下一个排与他们对射,两门迫击炮寻机端掉他们的机枪重地。一个排马上修筑加固防御工事。另外一个排给我们到附近搜集水牛、黄牛、马匹、驴子!就是肥猪也要!”

    柳援朝大惊,问道:“搜集这些动物干什么?驱动它们朝上跑,我们跟后面它们后面冲锋?这肯定不行,重机枪一扫,立刻就成了一堆烂肉。就算没有打死,上面手榴弹一炸,它们还不掉头往回跑,反而会踩死我们,不行!没用!”

    郭拙诚冷峻地命令道:“就以你带队收集,找不到十头牛,你别回来。快!争取在周围越军来之前把牛马集中,我有用。”

    柳援朝虽然不明白郭拙诚要干什么,但还是答应了,立即下山,带来后面的士兵前去执行收集耕牛的任务。

    陈垚更没有质疑郭拙诚的命令,二话不说就带领战士们加固、修筑掩体。他知道这种掩体不但要防止上面的越军冲下来,还要防止周围知道消息的越军的冲锋。最坏的情况就是特战队受到两面夹击,工事不修牢固不行。

    现在特战队的队员都知道他们可能遇到的最坏情况:他们这么孤军深入就是要吸引越军围歼的,就是要为前线减轻压力,给其他兄弟部队创造战机的。

    越军来的越多,特战队的作用就越能体现,将来的战功自然就越大!

    在郭拙诚这个重生者潜移默化下,纯洁的特战队战士都有点渴望军功、渴望上升。

    趴在山腰的郭拙诚小心地避让着头顶横飞的子弹,注意着不时砸下来的手榴弹。

    因为特战队人员少,这里地方开阔,加上越军看不见下面的陡坡的情况,只要特战队员注意躲藏,倒也不担心被手榴弹炸到。

    幸运的是越军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有敌人能冲到这个位置,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以至于他们没有砍掉山坡上双人合抱的树木,也没有清理掉射击死角。他们肯定是想这些会为他们自己提供保护的,只是现在便宜了中**人。

    但地形不完全对特战队有利,因为坡度的突然变化,让越军打不到趴在陡坡上的中**人,同样,趴在陡坡上的中**人也看不到防守的越军,若想看清对方,只能撑起身来,伸出脑袋。这样一来,死亡的几率成倍增加。

    他们只能用一部分人在一个方向吸引越军火力,另一部分人在另一个方向由狙击手射杀。短短几分钟内,枪法奇准的宋军就干哑了两挺机枪,射杀了一个越军低级军官,还将一个举起手榴弹欲扔的越军胳膊击断,冒烟的手榴弹在越军自己身边爆炸,死伤了好几个。使越军迟迟组织不起像样的进攻,只能与特战队对射着。

    郭拙诚对盛国忠命令道:“马上联系团部!”

    通信机刚刚打开,里面传来急切地呼叫:“两洞五八,两洞五八,我是洞四拐,我是洞四拐,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2058”是特战队在电台里的呼号,而“047”是团部在电台里的呼号。从对方嘶哑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对方喊叫已经很久了。

    盛国忠看了郭拙诚一眼,回应道:“洞四拐,我是两洞五八,我是两洞五八。”

    对方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呼叫道:“两洞五八,两洞五八,我是洞四拐,一号命令你们马上返回,一号命令你们马上返回,夹击进攻丁号的敌人,夹击进攻丁号高地的敌人。否则军法处置,否则军法处置!”

    郭拙诚冷笑一声,心道:他姥姥的,只呼老子特战队的代号,看来老子暂时接管全营指挥的权力被没收了。

    他从盛国忠手里拿过送话器和耳机,大声道:“洞四拐,我是两洞五八,请告诉一号首长立即发起反击!立即发起反击!我们已经攻到阮家台,我们已经攻到阮家台,现在我们与阮家台的守军战局陷入僵局,战局陷入僵局,我们等着你们增援,我们等着你们增援!”

    很快,对方的声音也变了,变成了团长甘建新的声音,而且他没有采用什么呼号,直接用密语命令道:“我命令特战队立即返回,夹击正在疯狂进攻343高地的越军!”

    郭拙诚断然拒绝道:“不行!我们现在已经攻入阮家台,虽然我们现在受阻于越军猛烈的炮火,但整个战争态势对我军十分有利。我相信进攻343高地的越军得知消息后一定撤军。我建议全团立即发起进攻,以彻底打乱越军的行动部署。”

    甘建新怒道:“你还没资格指挥我!现在我撤了你的职,我宣布,特战队队长之职从现在开始由柳援朝接任!”

    接着,他苦口婆心地劝道:“郭拙诚,你们孤军深入,前后受敌,一旦现在进攻343高地的越军回撤,而疲倦的我军追赶不及或者进攻受阻,势必导致你们特战队全军覆没,给我军士气以沉重打击。只有你们立即撤回,不但可以实现前后夹击越军的目的,我们还能更好地接应你们。请你立即执行我的……,你们特战队立即、彻底、执行团部的命令。”

    很快,这位团长变得气急败坏了:“我警告你,如果造成战士大量伤亡,我惟你是问!即使这次你们侥幸成功,我也要送你上军事法庭……”

    正在这时,一个战士气喘呼呼地跑过来:“报告团长!越军又开始冲锋了!他们完全是不要命地朝上冲!我们的左翼已经顶不住了!”

    (感谢刘定凯、我想20、风吹走的浮沉的打赏,感谢陈少爷、精灵、眼睛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支持)

    *

    第二二六章指挥全团

    第二二六章指挥全团,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