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0八章 郭拙诚的绝招

    很多来自警卫连的士兵都受到过这种让人深恶痛疾的“照顾”,而且这些刺头兵特混蛋,每次营区大搞环境卫生的时候,其他地方都搞得干干净净,连树荫里、灌木丛中都没有一片垃圾,但就是那条臭水沟不许清理,警卫连的士兵主动去搞卫生,都会被骂走。

    这些刺头兵不但不将里面的垃圾弄走,这些王(八)蛋还有事无事地朝里面撒尿。

    那里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臭气熏天。

    现在看到张剑如此放低身段,这个战士急了,连忙说道:“张大哥,你必须发誓不把我扔臭水沟,我就放你过去。否则,我就是不放!”

    张剑见柳援朝等人已经和郭拙诚握手了,着急的他只好收起脸上的怒色,装出一副要多善良就有多善良的口气说道:“我保证不把你扔进臭水沟。如果违誓,我自己也躺臭水沟里。”

    听了他的保证,这个战士不但没有高兴,脸上反而布满了更多的怒火,他吼道:“好啊,既然你不仁,那老子就不义。”他边吼边扯住张剑的手往里面拖。

    他之所以听了张剑的保证不喜反怒,是因为张剑这些刺头兵们对臭水沟毫不在乎,很多次训练的时候,他们还主动躲里面。问他们,他们还振振有辞地说如果连这种臭水沟都能躺,将来还有什么地方不能躺的?还有什么脏的地方不能藏身的?

    很多时候刺头兵处罚人,把被处罚的倒霉蛋扔进臭水沟的同时,他们自己也跳了下去。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他们用脚踩着或者用屁股压着警卫连的那些倒霉蛋,弄得“新兵蛋子”连脑袋带鼻子、嘴巴都是脏兮兮的,狼狈的样子让刺头兵开怀大笑。

    这个战士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魅力,没有搞清楚身后的人为什么一边倒的支持他而反对张剑。他以为自己占理,以为自己一下得到了大家的同情,殊不知大家都是急于要下去,不得已而反对卡住车门的大块头张剑,并不是因为他做得对或做得好。

    他与张剑讨价还价的行为。特别是将张剑往车里扯的动作,激怒了车厢里几乎所有的人。车厢里的人一起转移了火力目标。恶言恶语一下子铺天盖地地朝他扑来,有的战士干脆举起了拳头朝他身上招呼。

    这个战士傻了,痴呆地站在哪里: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张剑刚准备狂揍对方一顿,突然感觉身体松动了。狂喜之下。他再也顾不得找那家伙的麻烦,如疯牛般冲过去,嘴里大喊道:“师傅!班长!老大!我来了——”

    在他前面的柳援朝、宋军、孙兴国被他撞得东倒西歪,一个个忍不住破口大骂。

    张剑对他们一律无视。

    郭拙诚微笑着朝张剑伸出手。

    就在这家伙欢天喜地双手迎上来准备握住时,郭拙诚突然出脚,只一扫。张剑庞大的身子一下飞了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摔到在地。

    郭拙诚冷笑道:“那么宽的车门都通不过,你这种笨蛋也配到我们特战队来?滚!”

    宋军、孙兴国、盛国忠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嘴里连连说道:“不配!不配!该滚!该滚!……”

    摔倒在地的张剑飞快站了起来。揉了揉臀部,面对众人的嘲笑,他不但不郁闷,反而嘴巴笑得裂到后脑勺了,嘴里高兴地说道:“师傅,师傅,你的武功大进啊,恭喜。恭喜……”

    郭拙诚哭笑不得地说道:“就凭摔你这一招?老子几年前就行了,用不着什么武功大进。张大块。要不要尝尝我的其他本事?”

    张剑连忙说道:“别,别。师傅,我知道你厉害。……,嘿嘿,能不能教我几招?一招就行……”

    宋军等几个家伙也是眼冒绿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板着脸说道:“老子又不是街上卖杂耍的,哪里来的一招又一招,老子只知道一招,就是打人!快点整队!”

    柳援朝连忙立正道:“是!”

    看着这些平日在自己面前威风凛凛的家伙在这个小屁孩面前如老鼠一般小心翼翼,特别是看到块头巨大的张剑被他不知用什么手段轻易地摔出去,那些警卫连的士兵一个个不由得不小心起来,一个个心里不断将他们印象中的凶神恶煞与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孩重合起来,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不能被他表面的样子所蒙蔽。

    团里为这支连队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在这次仪式上,连指导员陈垚正式在战士们前露面。这是一个精干的小伙子,大约二十六七岁,说话做事风风火火的,不像一个做思想工作的。

    郭拙诚希望的是一个级别高的干部,至于他是不是适合做思想工作,他并不在乎。在他看来陈垚这种人更好,肯定有担当,不会总拿政治思想工作来制约他。也许柳程智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才派他过来的。

    整支部队的人数到达了一百二十三人。都是实打实的战斗人员,炊事班、司务长等人由地方部队解决。部队的补给完全由上级解决,无论是伙食标准还是弹药消耗指标,都明显高于其他部队。

    部队只休整一天,郭拙诚就此带领他们开始了训练。

    考虑到新兵都是从警卫连抽调来的,郭拙诚并没有立即带着他们长途越野、荒地潜伏,而是搞起来了高处背摔、四人扛巨木的训练,以提高他们相互之间的融洽力、亲和力、责任感以及协调能力。

    所谓背摔训练,就是事先用长木立起一个高达四米的门字形架子,士兵从旁边爬上去,站在最上面的横梁上,然后仰面倒下。下面有几个士兵用手接住。倒下的士兵会不会受伤,全靠下面的士兵是不是全力以赴接好。这不仅仅是锻炼仰面倒下士兵的胆量,更主要的是让这个士兵完全放心自己的战友,他们一定会保护好你。

    而扛巨木训练更简单,就是四到五个士兵扛一根笨重、粗大、光溜溜的树干。必须每一个士兵都用力,否则就会有人受伤,以培养士兵的责任心。

    这些训练项目虽然很简单,但效果很明显。加上郭拙诚年纪虽小,他的本事让人刮目相看,每次训练都是身先士卒,休息时还露几手,比如将强壮的士兵摔倒,教士兵几招拳法,这些“亲民”手段使整支队伍的融合力大大增强。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士兵们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泾渭分明的界线了,无论是以前的刺头兵还是后来的警卫连士兵,都成了一个整体,他们一天天变得彪悍起来。

    就是陈垚也不例外,很多时候战士们包括郭拙诚都忘记了他是指导员。

    看着他们慢慢呈现出一副“天下独有,舍我其谁”的神态,早有准备的郭拙诚开始给他们以劣性教育:

    他把队伍分成三个小队,分扎在不同的地域,某天晚上突然命令其中两个小队乘夜色偷袭另外一个小队,将那些大意者不是捆起来就扔进河水里。到了白天,他还命令这些被“俘虏”了的士兵在操场上罚跑。

    等到晚上,又换一个小队继续玩这些似乎只有小孩子玩的把戏。战士们休息不好,睡不好,就是睡觉都必须睁一只眼睛,以至于一个个苦不堪言。

    但是,随着袭扰次数的增多,士兵们越来越有经验。明哨、暗哨、陷阱等防御手段层出不穷,潜伏、惊扰、冒充等偷袭手段不断更换。

    防守的一方坚决不让敌人得手,偷袭的一方非得让防守一方出丑不可,双方无时无刻不在斗智斗力,战士们无时无刻不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破绽……

    在这种“游戏”似的训练中,孙兴国成为双方抢夺的对象。因为这个家伙的听力有点变态,不论你是悄悄地走路还是有意加重脚步声,他一眼就能听出那个声音是谁发出的。如果有人不经意间咳嗽了一下,更糟,不但姓名知道,连方位、距离甚至连对方的心情都能揣摩出来。

    可以说,有了他,防守的一方力量倍增,往往偷袭的一方还离好远,孙兴国就已经发出了警报,防守就设置了陷阱等对方钻进来。

    有了他,偷袭与反偷袭就失去了悬念,也让战士们的兴趣大减。

    最后,郭拙诚只得将孙兴国这个变态单独调出来,不参加任何一组,而是命令他趴在地上专门负责汇报双方的进展情况。

    其他战士的兴趣又来了,但孙兴国自己却变得郁闷无比,只能当精彩的节目旁观者。

    除了这些协作训练,郭拙诚还加强了手语和越南语的学习,加强了边境地区,特别是越南境内的地图识别。这些地图都是军长柳程智特意安排人给他们送来的,很多还是中国抗美援越时留下来的,纸张都发黄了。

    不是部队保管不好,主要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中国与越南还有翻脸的时候。当时中国和越南可真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相互之间好得不得了,为了装备越南军队,中国还将装备自己主力部队的武器弹药收上来交给他们。

    真可谓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第二0八章郭拙诚的绝招

    第二0八章郭拙诚的绝招,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