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八六章残忍的少年

    第一八六章残忍的少年

    早来的早退伍,晚来的晚转业,全师的刺头兵最鼎盛的时候有近五十个。后来有的新兵单位一遇到不听指挥、有点后台、难于管理的士兵就往这里送,被夏海涛师长知道后,拍了一次桌子,狂骂了一顿相关干部,这种事情才被制止。

    但现在这里还是有二十三个刺头兵,另加三个炊事员、二个正儿八经的“好”士兵。

    这两个“好”士兵是上级派来看管两支没子弹的步枪、发现刺头兵做出格的事情时阻止或向上级汇报。

    邓子峰就是其中的一个“好”士兵,他憨厚、原则性强、快要退伍的“老”兵。

    晚上,郭拙诚和柳援朝睡在一间房间。

    柳援朝犹豫了一下,问道:“郭拙诚,你这么做好不好?不是常常说要爱兵如子,官兵打成一片,这样才能使官兵团结吗?你这简直就是军阀作风。”

    郭拙诚不以为然地笑道:“你啊太书呆子气了。此一时彼一时,如果我是一个四五十的军官,我与他们打成一片,跟他们共甘共苦,他们当然感动,他们会自觉不自觉地改正自己,严格认真地执行我的命令。”

    郭拙诚话语一转,说道:“可是,我才多大?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娃娃,他们肯定以为我是靠父母、靠后台进的军营,走后门当的班长。如果我跟他们达成一片,他们不但不会敬重我,反而会以为这是应该的,也许我受的苦越多,他们越幸灾乐祸。

    虽然过半年或一年的时间他们的心态会慢慢改变,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对我言听计从的。我等不起半年,我只能采取雷霆之势,让他们知道我比他们强,我是靠本事来这里的,他们才可能被迫接受,才可能按照我的要求进行训练。你放心,我能让他们心服口服。”

    柳援朝还是劝道:“这这样的话,传到领导耳朵里你就麻烦了。”

    郭拙诚笑道:“没关系。军队是军队,这是一个最看重结果的地方。如果我能将他们带成一支战斗力强劲的队伍,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领导赞扬的。如果我最终带出的队伍依然还是渣,他们才会指责我,处分我。呵呵,那那时,我自己已经卷起背包走人了,他们能耐我何?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军籍,你就不要担心什么了。人家夏师长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反正这些刺头兵被他放弃了,随我在这里折腾都没关系,你还不明白?”

    柳援朝点了点头,说道:“我真是跟不上你的思维。”

    郭拙诚马上接上话:“所以你今后听我的就行。”

    对于郭拙诚的大言不惭,柳援朝已经免疫。

    第二天,起床号响起,士兵们虽然全身还是酸软,但一个个快速起床整理内务。

    郭拙诚站在队列前大喊道:“全体都有,徒手强行军,目标:君兰坝。前进”他手一挥,第一个冲出了军营。

    全班所有的人向君兰靶冲出。

    君兰坝离驻地大约有六公里,一来一回十二公里,足够训练他们的体质了。郭拙诚考虑到他们是第一次拉练,所以没有要他带武器。但是结果还是让他很失望,刚跑出驻地大门还好,跑到一半就显出原形,队伍越拉越长,简直成了一群残兵败将。

    郭拙诚和邓子峰两人在后面不停地驱赶,郭拙诚更是干脆用脚踢:“快点踢死你”

    张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累过,身上的军装早已湿透,一双腿如绑了铅块一般提不起来,身上全是汗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连眼睛都睁不开。连头都是昏沉沉的,他大口大口喘着气,觉得肺部如同一个破风箱,怎么扯都漏气,没迈一步,他身上的肥肉都抖上几下。他真的想躺在地上永远不起来,但看到后面用脚踢的郭拙诚,他咬紧牙关继续朝前冲。

    返程时,看着战友一个一个的超过他,他心里很着急,但双腿并不听他的使唤,那个穷凶极恶的小屁孩还在后面虎视眈眈呢,真他玛的不知道他怎么有那么好的精力,跑前跑后竟然没有一点累的样子:“难道这家伙是铁打的?”

    当所有人都回来时,早到的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

    郭拙诚注意到高个子宋军是最先抵达的。即使表现最好的他,到了营区也是东倒西歪,抱着一棵树软软地坐着,大口大口地喘气。

    其他人更是不堪,一个个干脆就躺在泥地上不动弹,只有张口的嘴巴发出噗哧噗哧声。

    柳援朝抓着郭拙诚的胳膊往前挪着,喘着气问道:“郭拙诚,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郭拙诚没有说话,只将他几下扔进营区,然后跑步督促后面的士兵去了。

    等最后一个几乎是爬着进来的士兵到齐后,郭拙诚命令整队,看着歪歪斜斜的队伍,,郭拙诚大声问:“大家是不是很累?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太残酷了?”

    虽然没有人回答他,但他们的目光显然回答了他:“你就是恶魔”

    郭拙诚大声道:“对于你们以前的训练,今天的拉练是苦了很多,苦得让你们有点受不了。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今天的训练难度还远远不够今后每一天都是这样,都有这样的拉练。而且从明天开始就进行分组,每四个人一组,最后一组到达的没有早饭吃。来回十二公里的强行军也好,拉练也好,还是跑步也好,对于我的要求而已,都是小儿科。可以说,你们还刚刚学会走路。我的要求是你们训练一段时间后必须保证在负重十五公斤的情况下,五十分钟内完成十二公里的武装越野。”

    面对疲惫的士兵们充满怨恨的目光,郭拙诚坦然地说道:“不要吃惊,也不要以为你们做出这个表情我就会改变初衷。我告诉你们只有平时多流汗,才能在战场上少流血。作为军人,是随时要准备上战场的,国家养你们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就是为了战争,就是为了胜利。现在没有打仗,并不意味着明天不打仗,更不意味着明年不打仗。你们不要以为上级首长送来的猪肉、鱼、鸡是为了给你们改善伙食的,是为了让你们养膘的,不是这些鱼、肉、鸡、蛋是为了你们多流汗的是为了你们多训练的明白了没有?”

    下面稀稀拉拉地喊道:“明白了。”

    郭拙诚大声喊道:“没有吃饭,还是不想吃饭。我再问一声,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声音大了许多,也整齐了许多。

    郭拙诚继续喊道:“回答我,明白了没有?”

    众士兵异口同声狂喊:“明——白——了”

    “吃饭上午射击”郭拙诚总算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高兴的话,“解散”

    战士们都喜欢射击,他们以前很少真枪实弹地训练过,现在有充足的子弹和足够的枪支供他们训练,一个个笑逐颜开。

    他们不知道的是几天之后他们就厌烦了,看见枪支就想吐,因为郭拙诚太变(态)了,让他们二十四小时枪不离手,除了进宿舍睡觉的时候他亲自下来检查子弹是否退出弹匣、保险是否关上这个几秒钟完成的动作外,其他时间枪支一直在他们手上,睡着了也要抓在手中。

    射击的时候不是吊三块砖头就是命令他们趴在地上、杂草中甚至污水沟中,打远处那些移动的小目标。

    最难受的还不是这些,最难受的是晚上潜伏。虽然说可以自己随意选择地方隐蔽,但他又出了一个无耻的招数,把所有人分为二组,一组潜伏,另一组寻找。在规定时间之内被人找到的话,除了罚跑二十个圈,还要躺在厕所旁边的墙壁下半个小时,让你被臭气熏得欲晕,让你被蚊子咬得痒死。

    当然,那些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找到潜伏者的人自然一样受到这种残酷的惩罚。

    为了不被人找到,所有的人想尽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藏起自己,什么污水沟、什么杂草丛,哪里别人想不到,哪里最难受,他们就往哪里藏。没有“好的地形”了,或者那些污水沟被人藏过几次后,大家就自己创造地形,有的将自己埋在污泥中,有的将自己埋在沙土中,有的受电影的启发含一根草潜入河水中……

    郭拙诚前世没有当过特种兵,只是随着小舅子到军营里去过几次,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去打靶,对特种兵的训练并没有系统的了解,现在的他只能凭自己的想象,凭脑海中的记忆训练这二十多个人。

    他相信经过这些训练,士兵们将自动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将来在战场上一定能减少伤亡。通过这类训练,士兵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敌人设置的陷阱,找到敌人可能潜伏的位置,能在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同时,能在第一时间里消灭敌人。

    随着时间的延长,渐渐地,士兵们脸上的懒散、懈怠神色不见了,代之以精悍和干练。通过训练和了解,郭拙诚也从这二十来号人中发现了几个有特长的士兵:

    (感谢青火)、寒凛凌冽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今天的更新时间提前一下)

    第一八六章残忍的少年

    第一八六章残忍的少年,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