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八三章打完之后再嘲弄

    第一八三章打完之后再嘲弄

    倒霉的士兵都没有出声反对。事实上,他们心里已经认同了这个小孩当自己的领导,虽然觉得有点难为情。

    郭拙诚看了众人的神态,知道他们心里开始认同自己,就笑着说道:“起来,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郭拙诚就大步朝军营走去。

    到了门楼值班位置,怔怔站在那里的哨兵傻乎乎地看着郭拙诚。郭拙诚立正朝哨兵敬了一个军礼,然后矗立在他旁边,保持立正姿势一动不动。

    柳援朝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小声问道:“郭拙诚,我们怎么办?”

    郭拙诚朝柳援朝敬了一个礼,大声道:“操场集合”

    柳援朝一愣,但随即举手还礼,大声应道:“是”

    其他士兵你看我我看你,都犹豫着不动,但目光有意无意地在郭拙诚和那个魁梧大汉脸上停留。

    魁梧大汉开始装作没看见别人的眼光,低着头站在街上慢慢地走着。但走了十几步之后,毅然抬起头来,昂首挺胸地走向门楼。

    其他士兵也陆续起身,慢慢朝门楼走来:虽然他们都被郭拙诚打倒,但郭拙诚并没有下重手,用的都是巧劲,打的地方都很痛,但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只是暂时的失去反抗力而已,休息几分钟就没问题了。

    郭拙诚看见他走近,严肃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报名”

    魁梧大汉脸色一下变得铁青,站在郭拙诚面前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最后咬牙吼道:“张剑”

    郭拙诚又严肃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报名”

    邓子峰只好回了一个军礼,再次大吼道:“张剑”

    郭拙诚大声道:“操场集合”

    张剑应道:“是”不过,这声音明显不大,还带有一丝颤音。

    有了魁梧大汉带头,其他士兵一个个在经过门楼、经过郭拙诚身前的时候,都举手回礼,或高或低地报出自己的姓名,象征性地表示了服从,表面上接受了郭拙诚的领导。

    一个黑脸士兵大喊:“邓子峰”

    瘦高个嘀咕道:“宋军”

    一个尖脸青年阴阳怪气地报:“孙——兴——国。”

    一个裤子带血的士兵愤怒地喊道:“陈春芳”

    不管别人怎么报名,郭拙诚都一律以“操场集合”四个字作答。

    看外面的士兵都进了军营,郭拙诚转身走进操场,面对歪歪斜斜的队伍大声道:“同志们,我叫郭拙诚,是上级首长命令我来担任这里班长的。我知道大家很不服气,一个如此年纪的人来当你们的领导,心里很腻味,对不对?”

    这句问话,并没有带来热切的响应,除了少的可怜的“对”余下的都是用“哼”或沉默来代替回答。

    郭拙诚冷笑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服。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们服。刚才我已经让你们明白你们其中没有一个人能打得过我。虽然我也用了一些阴招,但这是聪明,是用计。在战场上不会用计的士兵就是傻蛋,就是短命鬼。在打架的时候,不会用计的人就是蠢人,就会多挨拳。刚才大家也看见了,我和柳援朝同志同时来这里,同时与你们对打,结果呢,我轻松胜利,而我们柳援朝同志却被你们打的脸青鼻肿,鲜血直流。说明什么?”

    “说明他是傻蛋呗。”尖脸男子孙兴国大声道,“说明有人阴他呗。”

    几个士兵都用嘲笑的目光看着柳援朝。

    柳援朝心里将郭拙诚骂了无数遍,心道:草,有这么损人来抬高自己的吗?

    郭拙诚无视柳援朝吃人的目光,说道:“看来大家都是明白人,一下就看出我们的柳援朝同志是傻蛋。但是,我要表扬的是,柳援朝同志明知我们的分工对他不利,他还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吸引你们大多数人的拳头,让我轻松地应付剩下的几个士兵。这种严格执行命令的态度值得赞扬。

    如果在战场上人人都不愿意吃苦,人人都想着做安全的事,怎么打仗?如何能取得胜利。我可以说,我这次之所以能打败你们,看似这都是我一个的功劳,但实际上有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六十的功劳属于柳援朝,没有他挨拳头的身体,没有他的诱敌,我很可能会被你们群殴。”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这家伙原来是替他当沙袋的。”

    “敢死队的干活,呵呵。”

    听了郭拙诚的话,柳援朝心里五味并存,骂不是感谢也不是,最后还是感觉自己被郭拙诚当猴耍了:草,你这家伙纯粹是得了便宜来卖乖。

    不过,想了一会,他又觉得郭拙诚的行为无可厚非,在那种情况下,哪里容得他们协商好了再动手?

    郭拙诚说道:“柳援朝同志是牺牲自我来完成任务,是用傻子的行动来实现他做军人的承诺。那么你们呢?”

    众人脸上显示一丝羞愧。

    果然,郭拙诚说道:“本来我不想说,但我现在不得不说:你们真是蠢到姥姥家了。我无法形容你们多蠢。我见过蠢的,但没有见过像你们这么蠢的。不信?那我跟你们解释解释。”

    众人眼里射出噬人的目光:说一个人有什么缺点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一个人蠢。而且还被一个小孩如此冷嘲热讽地说,谁不生气?

    郭拙诚继续大声说道:“首先,你们这么多人竟然看不出我是暗藏的杀手。一个个傻乎乎的以为柳援朝同志才是最危险的敌人,愚蠢地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这难道不是愚蠢吗?”。

    一个士兵忍不住喊道:“谁他玛的知道你一个小孩这么能打?”

    郭拙诚冷笑道:“看来你还不服气啊,心里还很不认同你们很蠢啊。我问你,上级首长带我和柳援朝来的时候,你们看到我之后有没有惊讶?有可你们也就是惊讶我的年龄小而已。

    俗话说没有‘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你们就没有想想,我如果没有本事,敢来你们这里吗?这是第一。第二,你们难道没有注意上级首长将我们的名字介绍给你们的时候,我的名字是排在柳援朝同志的前面吗?第三,你们没有注意到柳援朝同志每次看向我时,目光里饱含尊重和佩服吗?……”

    我们柳援朝同志实在忍不住了,大声抗议道:“我目光里哪有什么佩服……,说的真恶心,我没有”

    众人大笑起来,很开心他们内部“相斗”。

    众士兵心里的郁闷虽然说不上一扫而光,但也减少了很多。

    郭拙诚笑道:“柳援朝同志,有了功劳也不要骄傲。你否认是没有用的,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一种不为你察觉的感受。你眼里流露出来的尊重,是你自己注意不到的,但别人可以。”说到这里,郭拙诚对众人大声说道,“柳援朝同志自己感受不到,难道你们看不到?好你们说你们是大老爷们,哪有心思注意这些娘们才注意的东西,对不对?”

    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对”

    很快有人就注意到了郭拙诚在玩语言把戏,不过,没有人跟他辩驳,因为郭拙诚没有给他们时间。

    郭拙诚大声道:“我知道你们是爷们,不过是蠢笨的爷们。即使你们没有注意到柳援朝同志的目光,但你们应该注意到柳援朝同志自觉不自觉地落后我半个身子?如果这么明显的动作都看不到,都感受不到,那你们算什么军人?都是一群马大哈而已。又怎么可能料敌先机,又怎么可能克敌制胜?你们以为打仗只要举着枪往前冲就是了?不对那样做,你们不是勇敢,是犯罪是破坏公物”

    柳援朝确实有点佩服郭拙诚这个家伙人小鬼大,但说到尊重就有点过了,至于落后“半个身子”什么的,完全是郭拙诚在扯淡。

    众人面面相觑:草就算我们在战场上蛮干猛冲,也不过是不讲究方法而已,即使算不得勇敢,也最多是鲁莽,怎么可能与犯罪划等号?

    郭拙诚大声问道:“你们说说,我们的步枪是不是工人制造的?我们的子弹是不是工人制造的,我们的衣服是不是工人制造的?你们这么胡乱地冲上去,本来无须死亡的却让敌人给打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父母伤心不说,还损失了多少东西?枪丢了,衣服烂了,以前吃的粮食浪费了,国家还要为愚蠢的你们建筑墓地,这不是破坏公物、浪费国家财产吗?”。

    对于郭拙诚的歪理,大家无语,但听起来也有一定的道理。

    郭拙诚说道:“好,不扯远了。我继续说第四点理由。这场打架是我发动的,但你们竟然没想到我才是为主的。我问你们,如果我不是本事最强,柳援朝同志看着我得罪你们而不出言阻止吗?”。

    几个士兵难得地点了点头,几个人心里开始认为自己确实有点笨。

    郭拙诚趁热打铁地说道:“除了没看出我是主要对手之外,你们还犯了战术错误,不懂得扬长避短。……,在不知道双方谁厉害的情况下,你们应该尽量保持你们的优势,可你们没有,甚至都没考虑。我问你们,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感谢订阅)

    第一八三章打完之后再嘲弄

    第一八三章打完之后再嘲弄,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