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七一章父亲的新动作

    第一七一章父亲的新动作

    好一会儿,粟广笙教授才回过神来,问道:“炮兵指挥仪?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

    郭拙诚忍住内心的好奇,很简单地将前几天到军队玩的事情说了。他说道:“看了他们那样子,我心里急啊。那么大的计算量,一个个数据纯粹凭手工计算,辛苦不说,还充满了随机因素。那么多数据,其中有很多取值都需凭专家的经验选取,万一某人的经验不足,或者这个专家一时失误,那情况就会很不妙。

    最不好的就是耽误时间,为了计算出射击诸元,部队计算兵非得满头大汗计算十分钟不可。如果我们能利用z80芯片开发出一款针对炮兵的专用计算仪器,不就可以减少那些随机因素,不就可以大大减少他们的工作量,不就可以提高炮兵的反应速度吗?我想即使只将时间缩短一分钟,那也是一大进步。”

    等郭拙诚说完,粟广笙苦笑道:“小郭。不瞒你说,其实我们之前为炮兵开发过炮兵指挥仪。那可是花费了我们无数的人力物力,可结果呢?这个炮兵指挥仪交付部队后几乎没有被动用过,扔在仓库都都生锈了。一想起这事,我就惭愧啊。……,你来看看……”

    说着,他走到一个资料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搬出一大堆图纸来。

    凭郭拙诚前世丰富的阅历和产品开发经验,他只看了几眼整体装配图就知道为什么部队不愿意用了:这套指挥仪使用起来太繁琐了

    就如这个时代的计算机一样,没有显示屏输出数据,也没有键盘输入数据,更谈不上炮位与指挥所与计算室的联网。当炮兵观测员从前方报来数据,这台仪器的操作员就必须将这些数据输入穿孔机,穿孔机在纸带上打孔,操作员在检验纸带上的孔位正确后再将纸带输入读带机,这套仪器这才开始工作,计算的结果又用打了孔的纸带输出。

    操作员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读着纸带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所代表的意义,读出来之后再向指挥所的首长汇报,由首长向炮位下命令。如果打孔的时候出现错误,操作员没有从无数的孔眼中发现问题,那结果则是灾难性。

    再加上当时的芯片和系统质量并不稳定,很容易让炮兵指挥员产生撞墙的冲动。

    郭拙诚的目光从图纸上移开,说道:“这种指挥仪只能说原理上有用,实际用起来相当于多了一个需要照顾的老祖宗,用它还不如人工计算呢。”

    这话说得很让人羞愧而死,但粟广笙没有生气,而是问道:“你有更好的想法?能克服这些缺点?”

    郭拙诚点头道:“我有。我首先设计一个输入系统,必须让数据直接输入微处理器,不再需要很容易出错的穿孔机。其次,我们必须设计一个简单的显示系统,就是在数据输入的同时,这个数据必须显示出来,让输入人员实时判断他输入的数据与应该输入的数据是否相同。第三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显示系统同时还能显示出运算结果,而不是吐出一连串纸带。另外,我还计划可以增加一个联网功能。”

    粟广笙认为郭拙诚前面说的太庞大、太复杂,而对他后面说的则非常不解,他脱口问道:“什么联网功能?”

    郭拙诚说道:“就是将最终结果通过传输网络传送到需要这些数据的人面前。运算数据出来之后,不但操作人员看见,指挥所的首长也能看见,还有就是炮位的官兵也能看见。发布命令的好似好,只需指挥所的首先按下一个键或者说一句话,炮位的官兵就可以按照显示的数据调整射击诸元。”

    粟广笙惊呆了,急切地问道:“对啊,实现这个联网功能并不难,电话线就可以。你的想法很好。”接着,他怀疑地说道,“可是,这个显示系统怎么做?”

    郭拙诚现阶段还不能说用监视器、用电视机,毕竟太超前了一点,而且这个工作量还比较大,只能等以后再说。

    他说道:“我们暂时用数码管,反正只显示一些阿拉伯数字就行。至于输入系统,我们可以设置几个固定的参数性能键。例如,我们按下标有‘x坐标’的按钮,接下来输入的数据就是有关x坐标的数字,指挥仪就会将其存放在x坐标所对应的存储器里。同样的,如果按下标有‘风力’的按钮,接下来的数据就表示风力等级和方向,前面两位数字表示风力后面两位数字表示方向。”

    现在国内还没有键盘、没有鼠标的概念,郭拙诚暂时只能采取如此笨拙的办法来,等这个指挥仪成功之后再进一步改进。

    郭拙诚虽然说的很简单,办法也不高明,但因为采取了后世的一些先进做法,在粟广笙教授听来简直就是先进得不得了,而且聪明的他稍微一想,觉得实现起来也并不很困难。

    所有人都知道,有时候科技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要有人点破,一些高深的技术就会变得很简单。很多时候需要的不是高深的开发,而是需要一个良好的创意。

    粟广笙说干就干,他逼着郭拙诚和自己一起画起了原理图,功能框图。

    他是功底扎实的计算机专家,也是微电子专家,往往郭拙诚只是说一个开头,他就立即明白了意思并寻找到了解决办法。

    有时候郭拙诚甚至认为粟广笙早就知道这样东西,故意让他郭拙诚过来显一手。

    只是涉及到z80的电路设计,特别是外设电路设计的时候,粟广笙才没有那么精明了,才认真地看着郭拙诚设计,一副小学生求教的样子:“这样行吗?……,这样啊,好……”

    让郭拙诚啼笑皆非的是,粟广笙教授拖着他呆在办公室呆了整整一天,连中间吃饭都是让他的手下打饭来的,直到深夜了才放郭拙诚回宿舍,而且临走的时候还一再嘱咐明天一定要早点到,尽快把原理拿出来。

    回到寝室,同寝室的三个人都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了。看到他进来,柳援朝笑道:“郭拙诚,你丫的年纪到底有多大?我看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还脚踏好几条船。”

    连不苟言笑的匡国胜也笑道:“我们小郭肯定招女孩子喜欢,可不能脚踏好几条船哦。”

    郭拙诚知道他们笑什么,肯定又是收到信了,里面肯定有不少女孩子的信。

    不说他们寝室,就是他们班他们系他们学校,郭拙诚收到的信件都是最多的。特别是刚开学的那几天,每天都有大量信件过来,最多的一天竟然有五十多封,他们专业七十多号人的信加起来还没有他一个人的多,当负责收发信件的同学目瞪口呆。

    为此,郭拙诚不得不将书桌的一个抽屉专门用来存放这些书信。

    写信来的人极大多数是郭拙诚在补习班当老师时的学生,特别是考上了大学的学生。他们写信表示感谢,也高兴地汇报自己的大学生活,让郭拙诚分享他们的喜悦。

    也有一些人是慕名写信来的,写信请教一些数理化方面的题目,这里不断有去年高考落选的,也有今年准备参加高考的。

    除了这些人,写信来的还有舒校长等人、自己的父母、爷爷奶奶以及京城的外公外婆、袁莉。

    当然,写得最多最勤的是梁凉、舒巧,这两个女子每周两封信,雷打不动。开始的时候两人信里都有一丝怨念,埋怨郭拙诚将她们扔在京城,自己一个人却跑到了滇南省上滇南大学。后来她们才慢慢地写自己的生活写自己的学习,写自己周围的朋友。

    这么高的写信频率,又明显是女孩子的笔迹,自然让同学们认为郭拙诚是在谈恋爱,虽然他这个年纪实在不是谈恋爱的年纪,但他们就是喜欢朝这方面想。

    后来那个袁莉也加入其中,也开始每周两封信。而且这女孩显然不相信郭拙诚外公外婆所说的郭拙诚只有十来岁,在她的心目中,郭拙诚也就比她小一二岁而已,特别是他让印刷厂给她们高考资料的那一幕,以及他一个人打李国威那伙流氓的那一幕,已经深深印在她脑海里,她觉得他比自己还成熟,完全可以将他作为同龄人对待。

    所以她的信中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倾吐少女情愫的意思。

    只不过郭拙诚现在没有跟她们暧昧的想法,每周一次回信都是很公式化,有时因为打球或其他事情耽误了干脆就不回信。

    但三个女孩的信件依然按时飞来,没有哪一周中断过,这让郭拙诚有点无语。

    果然,在他办公桌那个专门放新收信件的抽屉地堆了一堆信,今天至少十封。他先朝廖新文这个义务邮差笑了一下:“谢谢你。”

    廖新文有点难为情地笑了笑:“没事。”

    接着,郭拙诚将这些信件全部翻了一遍,看见了梁凉、舒巧、袁莉三人的信:“这次还真有点巧啊,三个人一起来。”

    在这叠信件最后有一封厚厚的牛皮信封,他一看就认出是父亲的笔记。他心里一动:“难道是父亲写的文章发表了?”

    (感谢rogerfu的月票,感谢猫咪想睡中、六小天魔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第一七一章父亲的新动作

    第一七一章父亲的新动作,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