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六九章教授你错了

    第一六九章教授你错了

    以他对微处理器的了解,让他一个人设计、制造一款新的微处理器芯片固然不行,但让他说出眼前这种8080芯片的逻辑图,说出8080芯片各脚的参数、功能,让他编写相关应用程序,那完全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他看了大约十分钟图纸,就指着上面一个与非门的逻辑图说道:“这个应该不是与非门,而应该是或门。否则的话,逻辑解释不通,会进入死循环。”

    在众人讥讽、粟广笙惊讶的目光中,郭拙诚又指着一处说道:“这个电压取样不应该在芯片内部,应该是通过外设电容来进行的,否则取出来的电压波动大、运算错误的几率也大。”

    刚才发话的男子又一次忍不住了,怒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这是国家学部委员画出来的图纸,你狗屁不懂就在这里指手画脚……”

    惊讶的粟广笙却连忙走过来,一把抓住郭拙诚的手,说道:“走走小郭,到我的办公室去”

    众人这才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地相互打量着。等郭拙诚随着粟广笙走后,一个女人才小声问道:“这孩子是谁啊?这么厉害?我看他绝对不到十三岁”

    还没有进办公室,粟广笙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小郭,你怎么知道的?你真的是一眼看出这些问题的?”

    郭拙诚也是一愣,问道:“这些问题你们早就知道?”

    粟广笙这下真正吃惊了,因为他从郭拙诚这句话里听出他之前并不知知道这张图纸只是一张在测绘过程中画的草图。

    也就是说郭拙诚事先并不知道这张图纸上有错误,能够从一张“正确”的图纸里找出错误,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么地自信和多么敏锐的目光。这跟明知道里面有错误再从里面找错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些图纸确实是粟广笙利用自己是项目组主要研制人员的关系从项目组搞来的草稿,里面自然有一些小问题。他拿过来是给自己的弟子做培训教材的。

    老头激动了,双手死死抓住郭拙诚的手,大声问道:“真的是你自己看出来的?你能够明白8080微处理器内部的逻辑电路,是不?

    郭拙诚想不到粟广笙如此率真,堂堂的著名教授专家,竟然表现得如此失态。

    他连忙小声道:“别人看着呢,我们先进办公室再说。”

    粟广笙看了一眼周围闻声止步的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呵呵,你比我还镇定还稳重。行,我们进去谈。小郭,你可要好好教我,我对这些逻辑图还有不少疑问。”

    郭拙诚故意加大声音说道:“我就是来向粟教授你请教的,我好几道习题都不会做。”

    粟广笙并没有感激郭拙诚为他遮羞,说道:“小郭,你就别给我脸上贴金了。……,嗨,怪不得赵启东那家伙对你如此赞不绝口,我一直以为他是在气我呢。现在我承认他终于做了一件好事了。”

    粟广笙将郭拙诚带进他的办公室之后,并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经过办公室后面一道小门进了另一栋小楼的走廊,经过一段阴暗的走道后,走进了一个入口有军人把守的大厅。

    郭拙诚和粟广笙都以为要好好解释一番军人才会让郭拙诚进去,不想他们走到军人面前时,那个军人除了向粟广笙敬礼外,还向郭拙诚也敬了礼。

    粟广笙惊讶地朝军人问道:“你认识他?”

    军人微笑了一下,说道:“保卫处已经给我们看了他的相片。按照赵校长的指示,我校所有非特级机密场所,他都可以进。”

    郭拙诚有点惊呆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赵启东竟然给自己这么大的权限。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很多事情都是分级别的,不到那个级别你休想看到这个级别的资料,而且现在的大学跟很多国有企业一样,都驻扎有军队,很多规定制定得非常死板,只要违反了可不是写检讨就能过关,非得让你脱一身皮不可。

    看到郭拙诚吃惊的样子,粟广笙笑了,开心地说道:“小子你真牛啊。赵启东总算又做了一件好事。走我让你看一样好东西。”

    粟广笙拿出的东西是郭拙诚熟悉无比的芯片z80。虽然多年不曾见过它,但拿在手里有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心里不免有点激动:这可是前世各理工科大学的当家菜啊,呵呵。

    粟广笙没有注意到郭拙诚的神态,他亲自给郭拙诚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的茶杯蓄满水,笑问道:“小郭,你应该没有见过这东西?这可是我最近才搞到手的,是一个华侨从美国带到香港,然后转进来。我争取了好久才从他们手里弄到了五块。”

    郭拙诚装作第一次见得它的口气,说道:“粟教授,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粟广笙开心地说道:“这是另一款微处理器。是前年美国zilog公司推出的,它的性能极好,有强大的输入输出接口能力,有快速的运算速度,是1974年intel公司推出的8080改进型。”

    郭拙诚对它自然清楚无比,可以说除了它的设计人员,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就是他对它的功能最熟悉了。他还可以自信的说,他对它的应用了解还超过这款芯片的设计人员。

    要知道z80后来被广泛应用于pc机接口及扩展和各种工业、控制领域。尤其是美国、日本有专门的研究机构潜心于它的市场开发。

    郭拙诚前世为了做好毕业设计,自然对它的历史和应有领域都有涉猎。特别是担任机床厂设计所所长后,对单板机的研究就更多了。他所在的机床厂所生产的数控机床控制单元就有不少是借鉴z80在国外的成熟应用经验而开发出来的。

    zilog公司对z80微处理器的设计定位是要求该微处理器既能象asic那样尽可能利用硬件设计满足应用对象的各种特殊要求,又能通过软件代码手段来适应各种应用场面。这个特点是它成为了80年代最成功的8位cpu之一。

    郭拙诚将手里的芯片小心翼翼地放到办公桌上,问道:“粟教授,你准备用它制造计算机吗?”。

    粟广笙连连摇头道:“不,不,我的想法是仿制它以我们滇南大学为主,向国家申请项目,争取用二年时间仿制出来。这款微型处理器肯定比他们沪海市仿制的8080更加出色。没有看到你,我还心里有点没底,有了你,我的信心更足了。呵呵,真是幸运啊。真出了成果,你就可以凭借项目领导者的身份直接升为副教授。二十岁不到的副教授可是全世界都难以寻到几个。”

    郭拙诚对仿制没什么兴趣,不想辛苦几年就是在报纸上刊登一个豆腐块,说中国cpu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况且他知道z80芯片采用了nmos的大规模ic工艺,中国没有这方面的加工能力。没有精密的光刻机,没有先进的制版技术,仿制z80完全不可能。

    即使在实验室里制备出来,那也是天价,根本无法推广使用。

    如果要引进这些设备和技术,即使美国不搞政治歧视,不对中国禁运,花费的资金也绝对是海量,不是滇南大学所能承受。

    他记得以国家为主仿制8080,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最后也不过是变成了几本科技档案和报纸上的一则鼓舞人心的新闻而已。至于在这次仿制中培养出来的年轻科技人才,很多被后来的国外企业聘请打工了。

    与国家巨大的投入而言,这些年轻人个人赚取的所谓高收入,根本不值一提。

    郭拙诚不忍打击粟教授的积极性,而是委婉地说道:“粟教授,我虽然知道一点点电子技术,可在您面前完全是门外汉,对这个项目可没有一点帮助。”

    粟广笙听到郭拙诚冷淡的话语不由一愣,在他想来郭拙诚这种年轻人最多是谦虚,可怎么就这么死气沉沉呢,副教授难道还不能让他动心?

    他依然热情地说道:“小郭,我相信你。凭我几十年的识人经验,你对电子电路的敏感性是超前的。我可以说,我所见得的电子专家,除了庆华大学的杨教授,就你的直觉能力最好。我可不相信你刚才一下子就把那张图纸吃透了,可你一眼就看出了两个问题,这意味着什么?你是聪明人,你肯定能想到意味着什么。”

    郭拙诚心里哭笑不得,心道:我可爱的粟教授,那是因为我前世对它了如指掌,所以一下就看出来了啊。

    粟教授见郭拙诚没有说话,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又继续说道:“你可不要太谦虚。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太谦虚的话就会失去勇气和活力。你更不要小看你的这种直觉,在研究高精尖科技的时候,这种直觉有时候比丰富的经验更有用。你不用担心,今后你就不要去上那些基础课了,你就跟着我学,我每天抽时间教你四个小时的课。怎么样?”

    如果不是拥有前世的记忆,郭拙诚可能会感动得痛哭流涕,立马跟着这个老头干了。可有了前世记忆,郭拙诚再感动也不想做这种花费巨资远远跟在美国佬后面跑的事。

    郭拙诚头痛了:“我又想学他的知识,又不想跟着他干这种伟大的事业,怎么办呢?”

    (感谢订阅,求推荐票,谢谢)

    第一六九章教授你错了

    第一六九章教授你错了,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